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37章 看电影,美人出浴

第37章 看电影,美人出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季哥哥!你在忙吗?”

    晚九点, 书房的门被打开,露出了郁甜的小脑袋。

    季和风从文件中抬头,问她:“怎么了?”

    郁甜弯着眼睛笑得很甜:“我能进去吗?”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 但是她其实已经挤进来了:“你还剩下多少工作呀, 咱们一起看电影呀, 我自己害怕!”

    “让季和邈陪你。”

    “阿邈也害怕啊!”

    季和邈:“……”

    我不是, 我没有!

    “来嘛来嘛,你别骗我了, 我都问过阿邈了,你这些东西根本就不重要,你再熬夜加班我就给潘姨打电话了啊!”郁甜跑过去, 跟季和风隔了一个桌子,下巴磕在了桌子上,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他。

    “看什么电影?”

    “大型奇幻想象现代都市惊悚推理恐怖片!!”

    季和风:“……”

    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看的电影。

    见他不说话, 郁甜一脸怀疑:“你是不是害怕, 你是不是不行?”

    季和风在文件的落款处牵上了自己的名字, 放下钢笔,抬头看郁甜。

    郁甜眨眨眼。

    季和风伸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走吧。”

    他已经站起身朝门口走过去了。

    郁甜扒着桌子,还是那个姿势,一边捂着自己的额头,一边转头惊悚。

    怎么,难道他还没看电影就已经鬼上身了?

    “你在干嘛, 走了!”季和风已经走了, 见郁甜迟迟不出来,季和邈推开门,莫名其妙的开始催促。

    郁甜站起来, 跑了出去。

    季家的影音厅设备非常齐全,他们要看的片子是最近特别火的《死亡X像》,这个恐怖题材的电影是很早之前就有的,但是今天要看的是最新翻拍的版本,网上的评分很高,他们全都是第一次看。

    电影还是以第一视角拍摄的,还有一半的内容开启了“夜视”模式,是绿色的画面,代入感很强。

    尤其,新版是3D的。

    郁甜是有预谋的,她要拉着季和风一起疯玩到深夜,然后趁对方累到睡着,再去扯他的袖子。至于季和邈——纯是被她用激将法叫过来的。这小子好像晕3D,不知道一会儿会是被晕死还是被吓死。

    郁甜抱着厨师长做的一大堆小零食冲进了影音室,然后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拎回来两瓶酒。

    “快来帮忙,把沙发和这个沙发榻都搬走。”

    “你要干嘛?”季和邈莫名其妙的,但还是伸手跟她一起搬。

    郁甜搬走了沙发,直接坐在了毯子上,她的旁边靠着沙发的另一边,然后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坐吧,看这个大家当然要挨在一起了!”

    季和风坐在了她旁边,季和邈坐在了季和风的旁边,兄弟俩的大长腿无处可放,看得郁甜直乐。

    “阿邈,给你这个。”

    季和邈接过砸向自己的不明物体,仔细一看,是只猴子。

    “给我这个干嘛?”

    郁甜理所当然:“你一会儿害怕了,就抱着它呀!”

    季和邈指他哥,满脸写着不服:“他呢,你凭什么觉得只有我害怕?”

    郁甜咧嘴,老毛病又犯了,她拽着季和风的胳膊,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张嘴就撩:“季哥哥有我,不用猴子。”

    季和邈:“……”

    :)鲨了你们。

    电影开始了,主人公收到了奇怪的邮件,邮件中有她失踪了很久的父亲寄回来的录像,她的父母于一周前离开去旅行,原定今晚就会回来,但是一直等到晚上,她就只等来了这个小小的卡片。

    她用电脑播放了录像,一开始的内容都好好的,全都是父母恩爱的出游记录,甚至还有浪漫的结婚纪念日爱心晚餐,但是晚餐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他们在旅行的途中偶遇了一对当地的热情夫妻,白天两个人遭遇了点小意外,是这对夫妻出手帮了他们。

    录像中也记录了那两个夫妻的脸,两个人热情的邀请他们去宅子里玩。

    季和邈吐槽:“不要跟陌生人回家,这是幼儿园小孩都知道的事情。”

    “你懂什么,这叫缘分,缘分!不回家接下来还怎么演。”

    “这男的一看就不像好人,没看见他们俩阴险的对视了一眼吗?”

    “主角爸妈又没看见他们两个对视。”

    “傻!”

    郁甜直接暴击:“所以你成不了主角。”

    季和邈:“……谁会想当恐怖片的主角?”

    郁甜把肉松饼干扔给他,还往季和风的手里塞了一个辣味的牛肉干。

    季和风对辣的东西接受程度很一般,但由于现在味觉迟钝,所以什么对于他来说都很无所谓,他咬了两口就顺手打开了面前的一罐果酒。

    电影还在继续。

    这对儿本地夫妻异常热情,除了主角父母两个人,他们还结识了一对兄弟,这对儿兄弟胆子很大,对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接受了这对儿本地夫妻的邀请,决定晚上去他们所在的寨子。

    主角的母亲的心中有些不安,但是又很想去看,因为那个女人给她展示了寨中的先知制作的同心结,据说在寨中的百年大树下挂上同心结的人,会长相厮守。同心结的模样很别致,是女人从未见过的,加之那个本地女人神神秘秘的,说中了他们的很多事情,主角的母亲愈发心动。

    只是父亲更谨慎一些,想要按照原本的计划结束他们的旅程,然后回国。

    可是,那个女人又开始拉着主角母亲说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原本打算听从丈夫的话的母亲又开始蠢蠢欲动,最终,夫妻俩决定去看看。

    “不去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季和邈再次吐槽。

    “但你不好奇嘛,如果你有特别想知道的事情,不弄清楚你甘心吗,他们都说了,这辈子可能只来一次这个地方。”郁甜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边说。

    季和邈回以那句至理名言:“好奇害死猫。”

    “季哥哥,如果是你,你有想知道的事情,但是这可能会害死你,你会去做吗?”

    季和风的眼睛盯着屏幕,开口道:“会。”

    人是种很奇怪的生物,有时候,明知道可能万劫不复,但还是会情不自禁的迈开走向深渊的脚步。

    T国是个有些复杂的国家,秩序没那么好,热闹的市中心还好,一旦远离那里,你是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的。

    他们的寨子很远,坐了一个小时的车,驶离了市中心,来到了森林边缘,按照那对夫妻的说法,穿过幽静的小树林,直奔森林中心。

    季和邈又忍不住了:“这都敢去?”

    郁甜这次也赞同了:“不先留个定位吗?”

    季和风说:“他说的那个先知,源自T国的一个历史故事。”

    说是寨子,但其实这里的房屋全都是现代化的水泥砖房,有的甚至还是两层小楼,但是寨子里的卫生情况不太好,由于光线太暗,路边没灯,只能依稀看见房子的墙上有黑色的污渍。

    寨子门口挂着一只被剖肠挖腹的鹿,这只鹿似乎已经死去很久了,尸体已经发臭,到处都是苍蝇和蛆。

    两兄弟中那个叫阿行的人捏着鼻子,不客气的问道:“你们的猎物都不处理吗?”

    领路的人笑着蒙混过关,但是其他人也终于隐约开始感到不对劲儿了。

    他们被邀请参加了寨中的晚会,暂时被安顿在了先知的家里,女人似乎很想看一看村中的百年大树,但是先知却神神秘秘的告诉她,一切要等到晚会结束之后。

    说是晚会,但是却更像一个邪门儿的祭典,夫妻两个待在房间中发生了争吵,但是在这之后摄像机就没电了,主角无从得知,自己的父母在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主怀着恐惧又忐忑的心情打开了下一段录像,观影人与女主角一样,瞪大着眼镜,等着看录像的内容。

    一声骇人的特效之后,独属于夜视仪那绿色渗人的画面从放大的屏幕中跳了出来,配合上那3D特效,特写中陡然在眼前放大一颗瞳孔散开、五官残缺的死人头,郁甜和季和邈一起发出了一声大叫,把头埋到了季和风的身后。

    “这么玩意儿!”

    这是季和邈。

    “他怎么没有嘴!”

    这是郁甜。

    季和风也皱着眉,不知道是被死人头吓的还是被这两个人给吓的。

    录像中的画面断断续续的,那死人头是是兄弟俩其中一人的,他扩散开的瞳孔中流着黑色的血,鼻子和嘴唇的部位似乎是被人用刀子给割了下来,嘴中塞着什么密密麻麻的黑色东西。另一个男人哭着爬向那颗人头,但却又被后面的什么扯住了拼命往后拖。

    一个一米九的肌肉壮汉,瑟瑟发抖、惨叫着被那似乎长了四只手的东西给拖到了画面之外。

    女主角的父亲颤抖着将摄像机对准自己,他也受伤了,失去了一只胳膊,脱力的躺在地上,地上流了一地的血。

    这位父亲哭着低声对摄像机忏悔着,直言早知这里有恶魔,他拼死也要阻止母亲到这里来。

    然后,一只血盆大口就出现在了画面中,直接扯断了男人的后半截身子。

    一个小女孩儿从镜头前走过。

    季和邈看见那些独属于美式恐怖的血浆与重口味的时候还勉强能冲,考虑到他从前成长的地方,他一定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些玩意儿。

    但是这个小女孩儿就不一样了,她穿着一个破布裙子,瘦骨嶙峋的,由于摄影机掉在了地上,所以只能拍到她的裙摆的脚踝,那脚踝瘦的只剩下了极细的一把骨头,她抱着一个玩具熊,低头,伸手,捡起了那个摄像机。

    “啊啊啊啊!!她的脸!!她的脸!!!”

    季和邈蚌埠住了,大叫一声,把手里的零食给扔了出去。

    “啊!!别过来!!滚啊!!”

    季二少爷能接受美式的血浆和重口味,但是却接受不了亚洲式的诡异。

    季和邈飞快弹起,抄起身边的东西就砸了过去,季和风反应快速的伸手抱住了郁甜,挡住了季和邈扔过来的空罐子。

    季和邈乱扔东西,“哐”的一声砸到了播放器开关,屏幕变得漆黑,头顶的灯亮了起来。

    “喂!看你那点出息!”郁甜不爽的被季和风抱在怀里,伸手就想打人。

    正要精彩了呢!

    季和邈疯狂后退:“你别过来!”

    “东西砸坏了你赔吗!”

    “我赔就我赔!”

    郁甜扔掉了手里的零食,翻身直接趴在了季和风的腿上:“臭小子,打死你!怎么办,我还想看。”

    “看个屁,这是正常人会看的电影吗,”季和邈理直气壮的嫌弃这部电影,“我都能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主角肯定去那个地方寻亲,然后被那里的怪物给吃掉,直接团灭!”

    “才不是呢!”郁甜反驳,“她找到妈妈了,他们一起活着从那里出来了。”

    “你这不是知道吗,你都看过了,还非要看这吓人的东西干什么!”

    “那是看网友说的!”

    “我不行,我晕3D!”

    “嘿!”郁甜给气乐了,顺手抄起了一早准备好的扑克牌,“来,发牌,我赢了你就继续看!”

    季和邈撸起了袖子:“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赢了你可别哭!”

    “谁怕谁啊!”

    郁甜跟季和邈隔空放狠话,季和风被夹在中间看两个人battle。

    郁甜一边发牌一边问季和风:“季哥哥,那你赌点什么?”

    季和风有点好笑的看着两个人:“这跟我没关系吧?”

    “赌你的照片!”季和邈嚷嚷,“你书房有个相册,里面是不是有你小时候的照片!”

    郁甜的眼睛“噌”的一下就亮了:“这个好!”

    季和风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蠢弟弟,把季和邈看的头皮发麻,觉得比看见刚才那个小女孩儿还要渗人。

    既然有男菩萨小时候的照片,那么什么电影都不香了,郁甜一瞬间就改变了自己的作战目标,开始于季和邈化干戈为玉帛,联合在一起疯狂针对季和风。

    但是老话怎么说来着,姜他毕竟还是老的辣。

    郁甜第一次输掉的时候,她耍赖:“三局两胜!”

    季和邈输的时候,他怒喊:“我支持三局两胜!”

    然后,除了季和邈与郁甜各赢了一局,季和风自己就杀疯了。

    “不公平!”

    “你肯定作弊了!”

    “是不是作弊了!”

    “逮住他!”

    季和邈摔了手里的牌,拉住了他亲哥。

    郁甜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伸手就去拉季和风的右胳膊袖子,并默默在心中给季和邈点了个赞。

    但是袖子拉开,结实有力的小臂上还鼓着性感的青筋,透过白皙的皮肤,能看见青色的血管。

    郁甜眨眨眼,有点儿懵。

    怎么,她真见鬼了?

    她又拉开了左手,依然什么都没用,连一颗红色的痣都没有,跟不要说她想象中的什么纹身了。

    不对啊。

    “怎么了?”

    季和风平静的声音将郁甜拉回了神。

    郁甜抬起头,放开了季和风。

    “还玩吗?”季和风姿态优雅的、不紧不慢的放下了自己的袖子。

    “不玩了!”季和邈率先发言。

    再玩下去也是输。

    于是季和风走了。

    “喂,你怎么了?”季和邈觉得郁甜的表情不太对劲儿,像是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打击一样。

    “阿邈啊,你说人怎么证明自己是活在梦里啊。”

    季和邈:“?”

    郁甜直着眼给自己倒了杯酒,狂灌一大口。

    “你到底怎么了?”季和邈不解。

    “我觉得我在做梦。”

    “……”

    “啊不管了!”郁甜忽然转头,“地下室,都这么长时间了,你究竟看没看到地下室到底有什么!”

    “你不知道我最近多忙吗,我怎么有时间去地下室!再说了就算有时间又能怎么样,你知道密码吗?”

    郁甜一脸无可救药的模样:“当一个人失去好奇心,他就已经死了。”

    “……”

    不行!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必须得看看地下室到底有什么。

    季和邈打了个哈欠,已经开始困了:“你不累吗你还受伤呢,换完药还不早点儿休息,瞎折腾什么!”

    郁甜撅着嘴老大不乐意的被季和邈给拖了起来,不死心的问他:“你难道对季哥哥小时候的模样一点儿都不好奇吗?”

    “我怎么不好奇?但是他藏的太严实了,你知道那个相册在哪里吗?自从我发现那里面有他小时候的照片,他就将东西扔在了自己书房办公桌的抽屉里,那个抽屉可是上锁的。”

    “做人还是要有梦,搏一搏,单车没准儿就能变摩托,撬锁这方面我熟,想当年你房间的门,就是被我敲开的。”

    一提到这件事情,季和邈就生气:“我还以为是他偷偷留了我房间的钥匙!”

    “所以你应该相信我。”郁甜自爆卡车也毫无愧疚,试图撺掇季二少爷与她同流合污,此时的两个人已经离开了影音室,刚好看见季和风朝后花园的方向走去。

    郁甜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季和邈,两个人像做贼一样躲在墙的拐角,暗中观察着走远的季和风。

    “你猜季哥哥是不是又去那个地下室了?”

    “别管他去哪儿,现在是个好机会,他不在书房……你不是会开锁吗?”

    那还愣着干什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

    “你是不是傻!” 郁甜阻止住了季和邈动作,开始把人往后花园的方向拖,“你这人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吗,如果季哥哥去地下室了,那咱们不是刚好可以去看看里边有什么?锁头什么时候不能开呀!”

    “你真觉得他能让你进去?那可是他的秘密基地!”

    他曾装作不经意间在地下室的门口与他哥偶遇,又“蛮不在意”的随口问起里边装了什么东西,但是他哥却并没有回答。

    郁甜拉着季和邈悄悄地跟在季和风的后面,此时天色已晚,气氛莫名紧张,加之他们刚看过邪门儿的森林电影,季和邈情不自禁的就紧张了起来。

    他们到底是慢了一步,只能远远看着季和风走进地下室,关上了门。

    季和邈觉得有点儿冷,于是诚心的提出了建议 :“回去睡觉?”

    “不,在这里等着!”郁甜愈发觉得季和风有些邪门儿。

    季和邈想打人:“那你自己在这里等吧,我要先回去了!”

    “不要!”郁甜拽住了季和邈,“我自己在这里害怕,周围都阴森森的。”

    季和风走进自己的地下室,入眼又看见一只躺在地上的鸟儿,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闯进来的。

    他很久没有进来这里了,这只鸟在这里横冲直撞,撞得头破血流也没能飞出去,此时躺在地上连尸体都僵硬了。

    季和风皱眉找来了一个黑色的垃圾袋子,刚要伸手清理一下地面,又洁癖发作,停下手中的动作为自己戴上了一次性手套。

    郁甜和季和邈并没有等多久,此时的郁甜正拉着季和邈给她的小棉袄挑衣服 。

    这是粉丝安利给她的网店,专门儿卖宠物的衣服,这家店的衣服特别的精致逼真,倒是不在于它多可爱,而是在于它特别邪门儿。

    此时的季和邈就相当不理解的指着郁甜加进购物车里的那套衣服:“究竟是什么邪门儿的人才会给自己养的宠物兔子挑一套眼镜蛇的衣服 ?”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究竟是什么邪门儿的店才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衣服?

    要是他没看错,郁甜的购物车里还躺着一套黑乎乎、毛绒绒,带着两只红眼睛的恶心蜘蛛衣服。

    小棉袄要是真穿着这一身衣服跳起来,他怕是会当场去世。

    郁甜满脸兴奋:“你懂什么,这叫艺术!我看买家秀,真的都可逼真了!”

    季和邈刚要张嘴再吐槽些什么,忽然,不远处传来了动静。

    “来了!”他警惕的拉了拉郁甜。

    郁甜精神一阵 ,收起了手机,猫下腰躲在了花丛的后面。

    不远处,地下室中的人走出来了,他的手中还拿着东西。

    显然是从里面带出来的。

    那是……

    一只黑色的垃圾袋。

    季和风带着一次性手套,将黑色的垃圾袋扔到了垃圾箱里,然后转身离开。

    “快过来!”郁甜拉着磨磨蹭蹭的季和邈,“看看里面是什么。”

    季和邈不可思议 :“你让我翻垃圾箱?”

    “你不好奇里面是什么吗?”

    “还能是什么,不就是普通的垃圾吗?”

    不然他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扔在后花园的垃圾桶里吧!

    郁甜经过一整天邪门玩意儿的熏陶,加之季和风干干净净的胳膊让她一度觉得自己已经活在梦里,产生了幻觉。

    所以她今天有些神神叨叨的,并不觉得这里面是普通的垃圾。

    她试探性的朝前走了一步,用没受伤的左手 轻轻扯了一下垃圾袋儿。

    一阵窸窣的声音后,从里面掉出了一张卫生纸。

    擦……

    QAQ带血的!

    救命!!

    郁甜哆嗦了一下,躲到了季和邈的后面,然后季和邈大着胆子又踢了一下那个掉在地上的垃圾袋,这才看见里面的小鸟尸体。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季和邈又在郁甜的毒害之下度过了刺激的一天,连躲带跑的回了自己的房间,郁甜一个人回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然后觉得这样不行。

    她跟季和邈那小子比起来简直不能更有优势了,这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她得去骚扰一下男菩萨。

    于是洗完澡的郁甜就穿着自己的小兔子睡衣敲开了季和风的房门。

    季和风刚一打开门,郁甜就溜了进去,然后抱着季和风的胳膊说:“季哥哥,我刚看完鬼片,自己一个人睡觉太害怕了,我想跟你待在一起。”

    说完,她愣了一下,看看这只胳膊,又抬头看了看季和风。

    只见他们家男菩萨似乎是刚洗完澡的样子,身上只披了一件黑色的浴袍,大概是她敲门太急的缘故,所以浴袍的带子没有系紧,松垮的露出了若隐若现的胸肌线条。被她抱着的半截小臂触感有些硬,但是皮肤却很滑,白皙的皮肤上鼓起性感的手筋,还带着冲过热水澡的温热气息。

    再往上,黑发上还滴着水珠,顺着凌厉完美的下颌线条滴落在黑色的浴袍上,消失不见。

    郁甜看着面前的美色微微发愣。

    季和风轻轻戳了一下小白兔的额头,将人推开了:“在这儿待一会儿,我把头发吹干。”

    郁甜捂着自己的额头,看着季和风朝自己的卫生间走去,然后探了探头。

    “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美人出浴吗?”

    季和风开门的手微微一顿。

    郁甜特别热心的问:“需要帮忙吗?”

    季和风关上了门。

    靠在卫生间门上的他呼出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那人穿着兔子睡衣仰头抱着他胳膊的小模样真是让人——

    心都要化了。

    郁甜趴坐在桌子边,翻着季和风桌子上的财经杂志,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她抬起头,一脸失望:“还是浴衣好。”

    穿什么休闲服啊!

    达咩!!

    季和风走到桌边,坐到了郁甜旁边,听她如此直白的发言,屈起食指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别乱说。”

    郁甜原地碰瓷儿,歪倒在了男菩萨的腿上:“疼……”

    就特委屈,特会演。

    季和风轻笑着伸手隔着兔子耳朵揉了揉她的头:“真害怕?”

    “怕啊,”小兔子翻身,枕在季和风的腿上,“睡不着啊,一闭眼就全都是鬼,我可是病号啊,睡不好伤口就不容易好啊,不容易好就不能用手啊,不能用手季哥哥你就得喂我吃饭啊,喂我吃饭你怎么有空赚钱啊,为了赚钱,你得努力让我睡着啊。”

    “……”

    不能说没关系,只能说毫不相干。

    季和风问碰瓷儿的:“那你想做点儿什么?”

    郁甜歪头想了想,忽然灵光一闪,坏笑着看男人:“给我讲个故事吧。”

    季和风:“?”

    郁甜惊讶:“不会有人不会讲故事吧?”

    “……”

    郁甜眨了眨眼睛,跟男人持续对峙。

    终于,季和风像是投降了一样,拎着郁甜的兔子耳朵,跟她说:“起来。”

    郁甜:“QWQ。”

    狗男人,你不会是想赶我走吧??

    季和风没有想赶她走,但故事他是不会讲的。

    郁甜翻身,抱住了季和风有力精壮的腰,开始耍赖。

    季和风没辙,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

    “你想把我扔出去啊?”郁甜抱着男人的脖子,不满。

    季和风没想把她扔出去,而是把她放到了床上,然后自己走到了窗边。

    郁甜知道季和风是一个特别注重**的人,所以平时几乎不主动来他的卧室,前几次也都没注意到,原来角落还放着一架钢琴。

    季和风把郁甜放到床上,然后自己走向钢琴,坐了下来。

    然后,舒缓柔和的旋律轻轻飘满了房间。

    郁甜没想到男菩萨还有这种技能,她眯着眼躺倒在了床上,抱着枕头,静静的看着窗边的男人,月色洒在他的身上,他的侧脸干净又俊朗。

    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奏出了一曲宁静的夜色乐章。

    郁甜听着听着,最后竟真的睡着了。

    季和风不知弹了多久,琴声停止,他重新站起身,郁甜已经睡熟了。

    他坐在床边,给床上的人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轻轻捏了捏她已经有些泛着粉红的小脸,无奈的笑了一声,关上了床头暖色的壁灯,躺在了她的旁边。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