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36章 我住你旁边行吗?

第36章 我住你旁边行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过了半天, 郁柔迟迟没有现身,舆论开始进一步发酵。

    不仅如此,这件事还在第二天一大早再次迎来翻转, 让互联网上总是能飞快降下去的新闻热度再次攀升。

    因为, 有知情人士扒出, 这个神秘的受害者郁家千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就是近期采访了秋芮欢并马上要与云霏霏合作的时尚博主郁甜。

    这下子事件热度再次攀升,跟郁甜合作过的明星以及大V全都站出来了, 开始不约而同的祈祷郁甜能够平安。

    感到炸裂的,还有“甜蓉小饼干”的粉丝,他们家甜甜可是靠脸吃饭的啊, 这下该怎么办!!

    【吃瓜吃到自己家,我这心情可真是……以前就不喜欢郁柔,不多说了, 祝她牢底坐穿。】

    【救命啊, 太窒息了, 甜甜做错了什么,那么乐观爱笑的一个姑娘,居然就这么被毁了?】

    【天啊,原来她的家庭情况这么复杂,看她的性格还以为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呢,这也太可怜了吧】

    【……】

    一时间,郁甜的照片在网上疯传, 事件影响进一步扩大。

    但是还没闹多久, 郁甜本人就站出来发声了,用的是“甜蓉小饼干”名下属于郁甜的个人账号,视频中, 郁甜本人出了镜,但是由于忙碌又受了伤,所以状态并不太好。

    “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跟大家认领我的身份,我一直觉得这里应该是我跟大家分享快乐的地方,所以不想将这些乌烟瘴气的事情在这里公之于众。网上传的都是真的,只不过受伤的并不是我,而是我工作室的员工,但伤情并不严重,手指被溅了几滴酸液,已经在医院处理过了,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会对这件事情追究到底,绝不姑息那个肇事者。”

    “……所以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处理家事,我会尽快回来的,希望大家生活愉快!”

    “……”

    郁甜的视频被转发了无数次之后,事件不但没有因为郁甜的澄清而逐渐平息,反而烧起了更大的火。

    好家伙,原来复仇根本就没找对人,还伤及了无辜的人!

    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讨论郁甜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的人,还有人细心的发现了郁甜手上的绷带,问这又是怎么回事。

    最后还是曲蓉蓉在一个经常互动的大V的评论中给出了回复:

    【曲蓉蓉】虽然现在讨论这种东西不合适,但是那是她自己在医院的时候太着急摔的。

    粉丝们又心疼又好笑。

    虽然受伤的不是自己,但肯定急坏了吧。

    在此之后,网上对郁柔的追讨声更大了,而且据小道消息说,相关证据已经找到了,郁家已经报案,现在只等找到躲起来的郁柔了。

    此时,他们讨论的对象正趴在季和风的床边。

    季和风睁开眼睛之后,第一眼就看见了郁甜。

    “季哥哥,你好点了吗?”

    季和风揉了揉自己有些抽痛的额头,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他突然就晕倒了。

    “你怎么回事啊,工作也要有个限度吧,高秘书说你已经快两天没合眼了,你知道自己是个地球人吗,你知道自己是要睡觉的吗?”

    “我没事。”

    他突然晕倒,应该跟这没什么关系。

    恐怕是因为他没能出现在出了事的施家吧。

    “先吃点东西。”郁甜捏起了一颗大樱桃,“啊。”

    樱桃入口并不甜,味道也不浓中,只有一股轻微的酸。

    郁甜震惊的看着面不改色咬着樱桃的季和风:“你、你……”

    原本想使坏来着,但是见季和风这反应,她突然有点良心痛。这樱桃是柳鹤买过来的,昨晚她尝了一颗,牙都要被酸倒了,她分给段茹,段茹尝过之后不顾母女情的把她锤了一顿。

    季和风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了?”察觉到郁甜的表情似乎不对,季和风有些莫名。

    郁甜眨了眨眼,从床边的果盘中又捏起一颗大樱桃,红红的,色泽相当诱人,她想了想,把樱桃塞进了嘴里,然后立刻痛苦面具。

    “季哥哥,这个不酸吗?”

    季和风犹豫了一下,朝郁甜伸手:“再给我一个。”

    郁甜将信将疑的又给了他一颗。

    有些酸苦的涩味,但是并不重。

    郁甜不信邪,又吃了一颗,然后直接跑出去吐了。

    病房中一下子只剩下了季和风一人,他面无表情的从桌子上又捏起了一颗樱桃,放进了嘴里。

    他的味觉被剥夺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

    这次为什么只是变得迟钝呢?不是应该一点味道都尝不出来吗?

    郁甜跑出去吐掉了自己嘴里的东西,却没立马回到病房。想到季和风晕倒的模样,她皱起了眉。

    她转身,打开了楼道的门,拿出了手机。

    “阿邈,你先前说的施家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施可岚的父亲去世了,施家现在已经乱作一团了,他们那边的股价已经开始波动了,为了避免施伟斌趁机收购散股,我哥让我……”季和邈说到这里,停了口,他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让我收购施家的股票……”

    郁甜了然:“为了施可岚吗?”

    “应该是吧……”季和邈原先觉得他哥决计是对施可岚不感兴趣的,但是现在他还真的有点儿不确定了。

    毕竟事到如今,施家已经成了一个烂摊子,别人撤资逃跑还来不及呢,他哥反而一直让他盯着,还往上凑,把自己沾一身腥。

    他不理解。

    但你要说,他如何喜欢施可岚,又找不到什么证据,毕竟他一下飞机就直接……

    “但你不要多想,他出国之前交代好的,要亲自回来处理施家的事情,但是一听见你出事的消息,还是去了医院。所以其实……”

    “哦。”

    郁甜也迷惑了。

    事情不对劲儿好像不是一次两次了。

    “还有,高秘书已经找到郁柔了,她购买硫酸的证据也找到了了,我哥一直在昏迷,所以东西现在在我手上,你给我个地址吧,我把东西给你送过去,郁柔已经跑不掉了,怎么处置都由你做主。”

    “你……”季和邈犹豫了一会儿,一咬牙还是说道,“可能你说得对,他跟施可岚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所以没那么容易就放下……但我还是觉得,他现在已经喜欢上你了,你给他点时间……”

    郁甜:“?”

    施家灵堂。

    施泰元已经睡着了,赵启芸虽一身黑的始终都坐在石丽的身边,但是一天一夜下来,她也有些受不了,用白色的手帕轻轻掩住嘴打了个哈欠,她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旁边已经流干了眼泪的一对儿母女。

    施伟延走得太突然了,以至于施可岚在医院大闹了一通,足足折腾了大半天才肯安静下来,那时,所有施家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老实说,这么冒险的计划她一开始是不太同意的,但是,没想到丁思铭那小子居然如此靠谱,从人去世到处理后事,一直没出现什么大的纰漏和问题。

    由于石丽受不了打击直接晕倒,施可岚大闹着不肯消停下来,后事反而是施伟斌出面全权处理的。在此之前,其实她最担心的就是季家突然过来横插一脚,毕竟他们可得罪不起季和风。

    但是,总喜欢多管闲事的季和风这次却没来。

    要她说也是么,她这个侄女就是个白眼儿狼,被伤透了心也是早晚的事情。

    所以顺利得不可思议,施伟延就这样走了。

    赵启芸打完哈欠,看向自己的丈夫,朝她递眼色,施伟斌会意,咳嗽了一声,然后走到了施可岚的面前:“小岚啊……我知道你现在难过,但是有件事你必须要知道……公司现在已经乱套了,需要人主持大局啊,你是不是……把这边的事情先放一放,跟我走一趟啊。”

    施可岚呆愣愣的看过来,眼中充满不解:“我爸刚走一天,你就只想着公司里的事情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小岚啊,你年纪小,不太懂这里的弯弯绕绕,股价一直在跌,如果没人出面主持大局,绝对不行啊!”

    “那大伯就去吧。”

    一旁的石丽听了这话才终于抬起了头,睁着一双血红的眼,勉强站了起来,哑着嗓子说:“小岚,你就去吧,现在是非常时刻,你爸爸他……”

    “妈……”施可岚受伤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固执道,“我要在这里陪我爸!”

    “可是……”

    石丽无力的跪坐在了她旁边,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能理解女儿的心情,但是现在……现在施可岚是施伟延最后的代言人了,如果这种紧要关头她没能出现在公司,让施伟斌一家趁虚而入,那以后……

    “弟妹,你快劝劝这孩子,无论如何,至少要出面安抚一下股东们啊,还有个决策等着咱们下呢……”

    施伟斌手中的股份让施伟延无法在公司只手遮天,无论如何,施可岚这里的话语权很重要。

    “我不去,”施可岚含泪看了一眼施伟延的遗像,“让丁思铭替我去……”

    坐在一旁始终不太敢说话的丁思铭错愕的抬头:“小岚,我……”

    石丽也看向丁思铭,无可奈何中还带着点信任,毕竟,施伟延最后的那段时光,是丁思铭陪伴着度过的,现在,她也不似从前那样排斥这个女婿了。

    “既然这样,小丁,你就替岚岚去一趟吧。”

    “可是我……”丁思铭有些为难的开口,这么大的担子忽然落在他身上,他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这像什么话,小丁根本就不施家的人,他怎么代替你?”施伟斌板着脸有些生气了,“你拿施家那么大的公司当儿戏吗?”

    见施伟斌这个模样,施可岚反而感到有些快意,她也不看施伟斌,只看着前面的灵位:“这有什么,签个授权协议就行了。”

    “你……”施伟斌似乎被气狠了,转身就走,没人看见他转身之后扬起的唇角。

    “和风,有件事想拜托你。”

    季和风此时已经从病床上起来了,重新换上了新买的西装,又是那个优雅寡言的帅气霸总。

    “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我晚上还有个生意要谈,要赶飞机,保姆始终是外人,我也不知道那一家子还能作出什么妖……能不能请你帮我照顾小甜一段时间?”

    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儿啃鸭脖子的郁甜一怔,看向她妈。

    “妈,我就是手伤了,又不是不能走……”

    “可以,先让她住我那里,阿邈最近经常在家,可以看着她。”

    郁甜:“???”

    她怎么就被安排了?

    “那就拜托你了。”段茹笑眯眯的,像是在看女婿一样。

    “妈,其实我也不用……”

    “你闭嘴!听我的安排,手好之前只能待着,不能上班!”

    “可是郁柔……”

    “小风不是找到人了吗,证据递上去,立马让她坐牢!”

    她倒是去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是在机场被抓到的,当时还在人那么多的地方挣扎了半天,闹了不少笑话。

    段茹眼中闪过冷芒。

    “那他们一家……”

    “那是我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许管!”

    段女士一如既往的强硬。

    郁甜被训了,缩着脖子不敢再说话。

    “没问题,我会好好看着她的,您安心去办事。”

    段茹满意的点头:“刚才打电话是有事吧?先去忙吧,晚上我就把她送过去。”

    于是季和风离开了。

    郁甜抓着她妈:“您搞什么鬼!”

    “呀,害羞了,我看你之前搬过去的时候不是巴不得吗?”段茹挑眉。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郁甜想哭。

    “怎么,给你机会你别不中用啊!”段茹莫名其妙的,“不是你之前总季哥哥长季哥哥短的吗,以前我不太满意那孩子,总觉得他喜欢施家的那个小姐,现在我瞧着不像嘛,和风对你多上心啊,累倒了还要找过来,这样的好男人错过你上哪找去!”

    她是真不放心啊,今天那个私生女敢泼硫酸,后天没准那个小三儿或者那么私生子又会干出什么来,她已经彻底打算让郁万荣下地狱了,万一他再狗急跳墙呢?

    能在季家比在自己家还安全呢!

    “……”

    她现在反而担心剧情会因为她崩得一塌糊涂。

    她从未见过这种因为一个与主线剧情毫不相关的女配会让剧情崩得一塌糊涂的情况。

    她左思右想,前思后想,想了又想,怎么想都觉得这应该是因为自己。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偶然,那三次呢?

    但凭什么呢,这不是自己的锅啊,管理局送来的时间都对不上,剧本也没这么多细节,就连男主的都不太对,这锅她背得多少有点儿冤。

    但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季和风会如此。

    她记得,曾在一个世界中,她负责扮演一个中二少爷的未婚妻,虽然那小子不像季和风,根本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是她依旧非常敬业的每天都送温暖。

    只不过不同的是,她烤的蛋糕会被对方直接摔在地上,买的衣服会被他扔进垃圾桶,写的情书会被他当场用打火机烧成灰。她每次跟那个傻叉少爷battle之后,都得拿着卡去狂刷一顿才能摁住自己的血压。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还敲晕了准备对他出手的死对头,然后冒充那伙人亲自上场把人的腿给打折了才解了气。

    被甩那天,她特意抓了好几把洋葱,哭得昏天黑地。

    就这,也没见那少爷感动呀,人家还是开开心心的跟女主HE了。

    难道是她仗着世界会重置所以为所欲为过了头??

    郁甜一边沉思一边啃着鸭脖子,惶恐忐忑中……还带着点儿兴奋。

    啊,这种总是出乎意料的发展真是……

    “……回神了!!我跟你说话呢!臭丫头。”

    “啊?”郁甜抬头,模糊开口。

    曲蓉蓉没好气的点她额头:“想什么呢,季和风刚走就在想他?我都听段姨说了,你又要“登堂入室”了?”

    “是啊,”郁甜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我得抓住机会啊。”

    趁着这次机会,一定要看看季和风的胳膊上那个红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特别、特别、特别的在意。

    最好再弄清楚,季家的地下室到底有什么。

    季哥哥的身上秘密可真多啊。

    但是曲蓉蓉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还以为郁甜的意思是要抓住机会把季和风一举拿下,闻言她点头:“快点吧,我觉得他也喜欢你,这种好男人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咱们女孩子就不能要别人挑剩下的,要把最好的握在手里!!”

    “萱萱到家了吗?”

    “嗯,刚才打电话说已经回家了,给她发了奖金,让她去休假了,吓坏了吧。”

    曲蓉蓉叹气,虽然这孩子嘴上不说,但是谁遇见这种事情能不害怕?

    “是我连累了她。”郁甜叹气。

    “说什么呢!说这种话就没意思了……”

    不过也是,幸好没事,否则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过来接郁甜出院的人是季和邈。

    季家已经找到了郁柔,郁甜原本想去见她一面的,但是想起段茹的话,又歇了心思。

    她开始仔细回想,段茹之前就一直在调查这“一家四口”,好像郁柔从前在锦团娱乐就不是干净的,这次最好能把这个女人给彻底解决掉,否则真不知道她还能作出什么妖。

    “别操心了,养好伤再说吧!郁柔已经交给警方了,为以防出现变故,在她的判决下来之前都得有人盯着。”

    曲蓉蓉是这么说的。

    虽然她已经请了最厉害的律师团,想了半天,也没有再想出什么疏漏了。

    此时,郁甜正叼着棒棒糖,季和邈拎着她的行李,两个人上了车。

    “阿邈啊,我觉得你成熟了,穿西装有点儿像你哥,不太好,我就喜欢你青春靓丽。”郁甜指着季和邈的领带,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你有良心吗?”季和邈松了松自己的领带,臭着脸说,“为了来接你,我连夜把工作都做完了,我连作业都没写!”

    “噗……”郁甜乐了。

    “哎,我还以为你就当个成天吃喝玩乐的二世祖大少爷就行了,没想到这豪门少爷这么不好当啊。”

    郁甜想起了施泰元那个德行。

    啊,你们不一样。

    “你说……”季和邈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司机,伸手拉下了前面的挡板。

    “怎么了?”郁甜难得见季和邈这么认真,一时有点好奇他要说什么。

    “我觉得……”季和邈犹豫着,凑近了郁甜,“你说,我哥是不是有病?”

    就不治之症什么的。

    郁甜:“???”

    “我看你也像有病。”郁甜莫名其妙的。

    “那你说他这是为什么?”季和邈皱起了眉,“他为什么要这样重用我?”

    参与的事情多了,他的脑子就没以前糊涂了,但是越清醒,他就越觉得离谱,就算季和风不拿他当外人,但是他未免过于……

    像是交代什么后事一样,像拔着他让他拼命成长一样,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季氏帮他树立着威信。

    季和邈模模糊糊不太形象的描述了他大概的感受,但是郁甜也不明白。

    “不管了!”她拍了一下季和邈的肩膀,“趁着这次机会,看看那个地下室到底有什么吧!”

    里面一定有秘密!

    季和邈面上不显,但是心中却也非常好奇。

    两个人来到了季家,郁甜好久没花钱了,第一件事就是拖着季和邈带她去商场。

    由于这都是她经常光顾的门店,所以根本不用试穿,看好了就直接拎走,有了小跟班,根本不用安排店员送货,季和邈就是个没得感情的拎包机器,还得帮她抱着小棉袄。

    因为段茹经常不在家,郁甜也要去季家小住,所以就给保姆发了奖金,放了小长假,这样子,小棉袄就只能也带出来了。

    不,他有感情,他会一边骂郁甜一边刷卡付账。

    郁甜也不介意,笑眯眯的把他拉到了上次带季和风来过的brunch。

    “我请客,你随便吃,下次把季哥哥也带过来,咱们三个人一起来。”郁甜笑眯眯的强烈将班尼蛋安利给了季和邈。

    她看着季和邈吃东西,突然就对班尼蛋有兴趣了,戳着自己盘子里的蛋,郁甜做了个决定:“好!等我的手好了,我一定要做这个!”

    季和邈:“……”

    看见季和邈那一脸嫌弃的表情,郁甜一拍脑袋:“也不用等我好起来,你有兴趣吗,我的粉丝都可喜欢你了呢,做饭的帅哥最受欢迎了!”

    “我不会做饭。”

    “那帅哥翻车也好看。”

    季和邈:“……就绝交吧。”

    晚上,季和风也回来了,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又开始讨论那个熟悉的话题——

    郁甜梅开二度:“季哥哥,我住你旁边行吗?”

    季和邈熟门熟路:“他那里左边是书房,右边是健身房,对面是墙。”

    季和风表情不变,动作从容优雅的将食物送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说:“斜对面可以。”

    季和邈:“???”

    郁甜一愣,然后眼睛亮了:“好耶!”

    说着,她还不忘转向季和邈,笑着说:“你看我蹭上能不能转运。”

    季和邈:“……”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