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35章 被抱了个满怀

第35章 被抱了个满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萱萱, 你先回家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郁甜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甜姐……我没事, 咳咳咳……”萱萱抬头, 没忍住咳嗽了几声, 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什么没事啊, 感冒那么严重,明天再去医院瞧瞧, 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来上班啦。”郁甜说着,还把自己的外套扔给了萱萱。

    萱萱揉了揉发红的鼻头, 咧嘴朝郁甜笑:“我的老板真好啊,这要是被我大学同学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羡慕呢。”

    “你想的美。”郁甜整理着手中的文件, 头也不抬的说, “好好休息, 回来继续被我压榨就好。”

    萱萱傻乐了起来,拿起外套,惊讶道:“这……这不是那个限量的……”

    “什么限量不限量的,就是一件衣服而已,晚上冷,路上再着凉你就又严重了,我还有别的衣服, 先拿去穿吧。”郁甜看了看萱萱身上单薄的裙子, 揶揄道,“中午去约会了吧,一下班就跑得那么积极?”

    萱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男朋友来接你?”

    “不, 他要加班,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那你等我一下,咱们一起走。”

    “好!”

    两个人走出了公司大门。

    这地方处于繁华地段,车流很大,一般情况下是很容易就能打到车的,但是今天很不凑巧,这附近发生了事故,所以需要往前走一段路。

    萱萱吸了吸鼻子,郁甜走在她身边,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对。

    她下意识的回头,却又什么都没有。

    “甜姐?怎么了。”

    “没事,我好像看错了……”

    郁甜回过头,打算继续朝前走。

    阴影处,两个人站在那里。

    其中一人看见从大门口出来的两个女人,迫不及待的跟了上去,但是却被另一个人给拉住了手。

    “姐,这有两个人……”

    “两个人怎么了,你没看见郁甜在里面吗!”

    “……咱们真的要这样做吗,如果一个人话还好……”

    “别拉我,放手,她把我害得那么惨,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郁甜那个贱人难道觉得自己能够独善其身吗?就算她马上要下地狱,她也要拉着对方一起。

    “姐——你再想想,爸不是说不让咱们轻举妄动吗,妈还在医院里,咱们现在……”

    “放手,如果不帮忙就滚回去!!”

    郁柔现在显然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所以不管不顾的挣开了郁威的手,大步冲了出去。

    ……

    萱萱走着走着,忽然听见了背后的争执和脚步声,她咳嗽了一声,犹豫着回头朝后看去。

    就在这一瞬间,一片阴影下,一个好像熟悉又好像陌生的脸映入她的眼中,紧接着,眼前一花。

    “啊——”

    一声尖叫在昏暗空旷的街边响起。

    萱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的手指却像是一瞬间被火点燃了一般,灼痛难耐,她后退一步,却踉跄坐倒在地上,回过神来,已经被郁甜护在身下。

    郁柔兴奋的握着瓶子,盯着那摔倒的女人,她的双眸迸射出兴奋的异光,像是个怪物一样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看着昨晚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着的这一幕,女人血肉模糊的脸不停的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

    眼前一阵眩晕,梦中的场景与现实融合。

    她睁着眼,咧了咧嘴,想要放声大笑。

    “救命……救命……”

    那瓶子掉在地上,流出来的东西在地上发出诡异的声响,萱萱心中无比的惊恐,张了张口,嗓子发紧,只能低声呼救。

    “那边怎么回事?”

    “嘿!你们是干什么的!”

    一旁写字楼中的保安和路过的人听到了动静,立马围了过来。

    郁柔被外人的声音唤回了一点理智,她再次朝地上那女人看去。

    只见那梦中本该被她回去容颜的女人转过身,因躲避及时,脸上并无任何损伤。

    “轰!”

    一颗炸弹在她的脑中爆开,将敏感的神经炸得四分五裂。

    “嘶啦——”

    不……

    她怎么没事……

    虽然刚才的背影酷似那个她恨透了的女人,但她不是郁甜!!可她明明穿着郁甜的衣服!!

    搞错了……

    居然搞错了……

    “姐……快走,来人了……”

    郁威不知何时冲到了郁柔的身边,拉着她就跑。

    男孩子的力气还是很大的,即便郁柔现在脑子是懵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她还是被郁威给拖走了,赶在更多的人来到这里抓住他们之前。

    即便远去,坐上了自己停在路边的车,他们却还是能听到那撕心裂肺的惨叫。

    郁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脏砰砰砰砰几乎跳出嗓子眼儿,她的头皮整个都是麻的,耳边一片嗡鸣,脑子都空了。

    “姐,姐你到底在干嘛,快开车啊,有人往这边来了!!”郁威对自己没能阻止住郁柔的举动感到懊悔不已,但他没看到萱萱倒地的模样,且尚有一丝理智。

    无奈之下他只能重重摇晃坐在驾驶位上不停发抖的郁柔,催促着她。

    郁柔猛然抬头,有两个男人举着手机大亮的手电筒朝车子的方向冲了过来,郁柔咬紧牙关,猛踩油门,绝尘而去。

    “姐……姐……你冷静一下,慢一点!慢一点!!你不要命了吗!!!”

    高压之下,即便一直寡言淡漠的郁威也有些忍不住了,高速行驶的车子中,未系好安全带的提示不断响起,郁威脑中紧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断了。

    “我让你停车!!”

    “哧——”

    车子的轮胎与地面狠狠的摩擦了一段距离,发出了刺耳的声响,郁柔猛地踩下刹车,疯狂朝前栽去。撞在方向盘上,生疼。

    但她却好像不曾察觉一样。

    “错了……不是她……”

    “为什么……不是她……”

    “你在说什么!”郁威又害怕又烦躁,听见郁柔不清不楚的喃喃自语有些不明所以,他一拳捶在车门上,手上的疼让他勉强恢复了一些理智。

    坐在副驾驶的他转过身,猛地看向郁柔。

    “什么不是她?”

    郁柔愣愣的对上郁威的眼睛,张了张嘴,终于沙哑着嗓子吐出了几个字:“那不是郁甜。”

    郁威只觉一桶带着冰的凉水兜头浇下,让他从里到外的感到刺骨、寒凉。

    “你……你什么意思……”

    他虽然极力阻拦郁柔的动作,但说到底,他还是跟过来了,这也就表示,其实他的潜意识中,是希望郁甜被毁掉的。

    那女人破坏了他本该拥有的一切、本该完整的一切,还害得他的家人遭此不幸,他恨不得郁甜去死。

    虽然害怕,但是他心底,那心底深处,却是感到无比快意的。只要想到那女人的脸被硫酸烧得血肉模糊,甚至因此瞎了双眼,他就忍不住的兴奋、激动到颤抖。

    但是刚才他的姐姐……说什么?

    她说什么?!

    “姐,你说什么,什么不是她?”郁威比刚才还要激动,流着血的手都不能再拉回他的理智,他突然像是疯了一样,死死的摁着郁柔的肩膀,拼命地摇晃,“说清楚!!”

    郁柔扯了扯嘴角,抬头,看着她的弟弟:“你刚才说的对,那不是她……”

    “不是她还能是谁!!!”郁威崩溃了。

    “我不知道,你放手!我也不知道!!不知道!!!”郁柔疯了一样的挣脱了郁威的手,宣泄般的大吼着。

    “她是谁……你到底伤了谁,她有没有看见你,刚才那些人有没有看见咱们!!”

    “我……不知道……”

    完了,全完了!

    如果这次不能……

    她就再没有机会了!!!

    郁柔忽然抬起头,布满血丝的双眼瞪着郁威:“下车!”

    郁威一怔。

    郁柔开始歇斯底里:“下车!!!”

    她要赶紧逃,趁还来得及。

    曲蓉蓉终于整理好了明天要用的所有材料,她抬起头,揉了揉酸痛的脖子,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郁甜刚好给她打来了电话。

    “亲爱的,你们已经走了吗?”

    “蓉蓉啊,我这里遇到一点儿特殊情况……”

    应云霏霏的邀约,曲蓉蓉今晚跟对方出门吃饭了,原本是邀请了他们两个人的,但是因为工作室最近又签了好几个人,所以谢鸣这阵子比之前还要忙了,加之她们手里工作越来越多,所以郁甜没能走开,只能兵分两路的工作,她今天是待在总部的。

    “挺顺利的,云霏霏这个女人呢……嗯,就是有点傲,性子倒也还好。既然你那边结束了,就赶紧让萱萱回家吧,我记得她昨天好像一直在打喷嚏,感冒了吧?”

    “是呢……但是现在不好解释,你是不是回公司了?”

    “是啊,”曲蓉蓉突然觉得有些不对,郁甜好像从没这么着急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出门!出门你就知道了,顺便帮我找找监控,看看那两个人有没有被拍下来,咱们一会儿再联系!”

    聊天的空档,曲蓉蓉已经离开了写字楼,楼下有些异常的聚集着好几个人,曲蓉蓉将电话收回自己的包里,转头看了看车库,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人群。

    犹豫了一下,她转身,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刘叔,怎么了?”

    正说着,她就看见了地上的一滩不明液体,夜色太黑,所以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她经常来公司,附近的人已经全都脸熟过了,所以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保安。

    隔壁大楼的保安刘叔转身,看见是熟人,叹了口气。

    “嗨,刚才有两个小姑娘在这里被人泼了硫酸……不知道是什么人,已经被救护车拉走了,我听着声音特别像总跟着你和甜甜的那个小姑娘呢,她还在公司吗?”

    曲蓉蓉愣了一下。

    “什么?”

    这事情多少有些莫名,所以她一下子竟没反应过来。

    “对了,这个瓶子……这是证据吧,得保管起来啊,刚才那么多人全都着急打救护车,居然没人报警……”

    “刘叔,这个交给我吧。”

    “我去确认一下,时间也不早了,您还等着交班吧,别让阿姨等着急了,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萱萱确认一下。”

    “哎……那行。”

    望着保安离开的背影,曲蓉蓉努力压制住了心中的那股不安,重新打开了手机……

    “喂?萱萱吗……”

    “啊,那您是……”

    “我、我现在就过去!”

    ……

    曲蓉蓉一边飞快的跑向车库,一边从通讯录里翻出了郁甜的电话,再次打了过去。

    王八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这么突然!

    曲蓉蓉急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萱萱的家人远在外地,无法第一时间就赶过来,幸好男友陆永及时得到了消息,一早守在了这里。

    曲蓉蓉见过陆永接萱萱下班,所以认识这个人,她冲进医院的时候,陆永就坐在病房外面。

    “怎么样了?”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发乱糟糟的,但是她没顾上这些,满脑子都是萱萱和郁甜的情况。

    陆永见是女友的老板,急忙起身,但是脸上却没多少担忧:“没事……郁老板帮忙挡了一下,手指被酸烫到了,正在包扎。”

    曲蓉蓉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咬牙:“究竟是哪里的神经病……那郁甜呢,她咱么样了?”

    “她也没事,但应该是吓到了。”

    半天也没说话呢。

    她无法想象若那个神经病得逞,他们会如何,这两个女孩子的一生都会被毁了。

    曲蓉蓉放了心,但是马上就想起了郁甜交代给她的事情,于是开始给自己的人打电话。

    他们足够幸运,那边有不少摄像头,虽然这两个人经过乔装,但是他们慌忙逃跑到车边的时候,还是拍到了能认清身份的侧脸。

    一个是郁威,那个女人是谁还用说吗?

    “郁家人?”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郁甜难得发愣。

    那不就是……冲着她来的吗……

    所以,萱萱是被波及的?郁柔姐弟是要针对她,但是弄错了,是这个意思吗?要是他们两个真的得逞了,那……

    郁甜只觉浑身的血都被冻住了。

    她的指甲掐进了肉里。

    “甜甜?甜甜你还在听吗,你听我说,这是不怪你,谁也不知道那两个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就算自责,也先处理好这件事再说,明白吗,你说句话!!”

    曲蓉蓉与郁甜的关系这样要好,她算是最了解郁甜的人,当她第一眼看见那车子的所属人时,她就觉得不妙。

    郁柔与萱萱素昧平生,没有无缘无故害她的道理,反倒是最近她已经被段茹与郁甜逼上了绝路,狗急跳墙肯定是冲着郁甜去的。

    “甜甜?”

    郁甜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吸了一口气,握着手机的手用力到指节泛白。

    沉默许久,在曲蓉蓉焦急的呼唤声中,她终于再次开口。

    “蓉蓉,马上去联系谢鸣。”

    “……你……怎么了?”

    “我要最好的营销团队。”

    “怎么了……”

    “告诉他们,郁家的千金被小三的孩子泼了硫酸,现在躺在医院,重伤,生死不明。”

    不是想闹吗,那就来啊,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谁也别想逃!

    “啪。”

    陆永深深的看了一眼郁甜,不知为何,,这女人身上的气势突然就变了,开始变得具有攻击性,让人觉得危险。

    对上郁甜的双眼,陆明点了点头:“我能力有限,多谢你的帮忙。这件事……也不会张扬出去……”

    “谢谢。”

    “……”

    “哥,出事了!!”

    季和邈早早就等在了机场,只等季和风下飞机。

    “怎么了?”嘴上虽这样问着,但是季和风却也差不多知道发生了什么。

    算算时间,施伟延的生命应该也到了尽头了。

    他不是没想过通过拯救施伟延来改变施家,但是这一切都是施伟延的命数,就算不因丁思铭偷偷换药而恶疾突发,也会因为各种别的原因死去。

    这是他无力改变,且已麻木接受的事情。

    他只需要做好施伟延去世后的工作就好了。

    “你在飞机上没收到消息吗?”季和邈见季和风这副反应,就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了?”见季和邈这副表情,季和风终于开始觉出不对劲儿了。

    季和邈一咬牙,说:“施伟延一大早在医院去世了。”

    “嗯,那施家现在……”

    “还有!”

    还不等季和风说完接下来的话,季和邈就打断了他,显然,后面要说的才是重点,甚至远超于季和风临走之前叮嘱他的关于施家的事情。

    “昨晚郁甜被郁柔泼了硫酸,现在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不知道她现在……”

    “你说什么?”季和风朝前走的动作顿住,罕见的没有立马明白季和邈的意思。

    “郁甜出事了,但是我现在联系不到她也找不到人,不只是这样,连……”

    不只是这样,就连段茹都人间蒸发了一样,昨晚事发时在场的路人全都没看清女孩子的脸,就连认识郁甜的那个大楼保镖都说夜色太沉,根本不知道是不是郁甜。

    从一大早消息爆出到现在中午,谁也不知道郁甜到底怎么样了、在什么医院。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那一瞬间,季和风只觉自己眼前一黑,几乎窒息。

    怎么会呢……

    他离开之前不还好好的吗?他才离开多久,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季和邈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今、今天早上……网上全都在说……”

    季和风从不对季和邈藏私,所以身为季家与季和风相处最多的人,他知道季和风寡言的模样、见过他在会议室中极具威慑力的模样,更见过他在谈判中优雅从容却压迫力十足的模样。

    但却没有一个像今天这般……

    季和邈形容不上来,那眼中……

    见季和邈罕见的露出骇然的神色,季和风皱了皱眉,拿出手机,一边拨了一个号码一边大步朝机场外走去。

    走了两步,又猛然回头:“郁万荣的经济犯罪证据找到了吗?”

    “嗯……但上次不是说……”

    “交给段阿姨。”

    “……好……”

    “去安排一下施家的事情,不要让施可岚一家太被动。”

    季和风走远,季和邈这才缓神,背后出了一层冷汗。

    “哥,你不是说等你回来亲自处理施家的……”

    季和风已经走远了。

    短短半天的时间,事情在网上迅速发酵。

    不同于上次郁柔被捶私生女的事件,那时的大家大多是抱着吃瓜的八卦心态,看完吐槽完图一乐,若本就讨厌郁柔,那就再踩上几句。

    上次郁柔连累了公司,就算锦团娱乐不想,他们也勉强算是“命运共同体”,为了降低事件的影响,他们多少出了些力气,降低了一些此事的热度。

    但是这次的性质却完全不一样了,这明显就是恶意伤人事件!放在社会栏里都是极其恶劣的,更何况还是一个曾经做过明星的公众人物!

    网友们出离愤怒了,尤其,在他们知道被郁柔伤害的对象就是曾被她亲妈任舒馨在公共场合推倒在地的正室千金的时候。

    【这年头小三和小三的女儿都这么嚣张,我真是见识到了,不但下贱连心思都这么歹毒】

    【天啊,那可是硫酸阿,重伤那岂不是人家的下半辈子都毁了,这还是个人吗?】

    【报警吧,收集证据,送她去坐牢】

    【以前只觉得郁柔是个有背景的花瓶,甚至她妈出事的时候我都没觉得怎么样,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一个人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是今早看见这条消息的时候我真的震惊了,一个人的心思究竟能有多歹毒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封杀吧,这种人不配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凭什么让她露脸赚钱,她都把别人的脸给毁了!】

    【……】

    任舒馨刚虚弱的吃完药,就得知了这个消息,差点眼前一黑,再次晕过去。

    郁万荣早晨出门一次,似乎是被人给砸了什么东西,干净的衣服上脏兮兮的,神情气愤又狼狈。

    “你姐呢!”他一进门就猛地推开了郁威房间的门,浑身上下都是戾气。

    任舒馨听见郁万荣的声音心里一惊,慌张的挣扎着就要下床。

    郁威脸色惨白,显然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面对愤怒的郁万荣,他只能茫然的摇头:“我……我不知道……”

    再如何有什么阴暗的心思,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孩子。

    而且,这次他们真的办砸了事情。

    “什么不知道,你昨晚是不是跟她一起出去的,谁让她出去乱跑的,我是不是清清楚楚的告诉过你们,在事情尚未平息之前谁都不许出去,谁都不许!谁叫你们出去的!谁让你们出去的!!”

    郁万荣显然已经气疯了。

    倒霉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自从他的婚外情被发现之后,日子就没安生过。

    即便是这样,到底这都是他的家人,他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翻身的机会,他一直在等,在等风头过去,在等一个机会。

    但是,原本可以指望的、星途坦荡的大女儿被毁掉也就算了,她怎么能……怎么能办出这种蠢事……

    他这一路上,都在想着对策。

    万不得已的时候……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那个地步,他就只能……

    只能……

    郁万荣气得发抖,抬起手就朝郁威打了过去:“都这个时候你还想包庇她,她到底在哪!!”

    “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打我的儿子!”任舒馨及时冲了进来,从后面抱住了郁万荣,阻止了她的动作。

    但是她的身体太虚弱,比不过郁万荣一个大男人,被一把甩开,磕在了桌子上,额角一瞬间就流出了血。

    “妈!”郁威惊慌的叫着,冲过去扶住了任舒馨。

    见此,郁万荣也不得不停手。

    但他还是阴沉的看着这对儿母子:“郁柔在哪儿?”

    “我真的不知道!”郁威也急了。

    他本就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惴惴不安,一夜都没睡,今天郁万荣一上来就要打他,病弱的母亲还因此流了血,郁威再不爱说话的性子都憋不住了。

    他有些怨愤的看着郁万荣。

    从前他无比渴望自己的父亲,因为他觉得父亲这个角色是英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会一直保护着他们。

    但是,这个一直从小到大都扎根在他脑中的固有认知却在家长会那天开始崩塌了,他放任自己的母亲在外面被羞辱,自己躲在车里;放任姐姐被那些人曝光、网爆;现在,姐姐失踪了,这个男人最先想到的却是打他。

    若让如此懦弱的父亲待在自己身边的代价是失去自己的母亲和姐姐,那么郁威宁愿从没有过这个男人。

    郁万荣觉得自己儿子的眼神有些陌生,是他从未见过的眼神。

    郁威在他的印象中从来都是认真听话的,但是今天……

    可能是吓坏了吧,毕竟还是个孩子,事情是郁柔干的,关他什么事呢……

    郁万荣有些懊恼,他深吸一口气,勉强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放缓了语气:“对不起,爸爸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着急了,你姐姐她现在本来就……还闹出这样的事情。”

    就算没这样的事情,段茹都一副赶尽杀绝的模样,现在……

    虽然联系不到那母女两人,但是郁万荣可不觉得他们真的不会找上门。

    这阵子,他受到的打压远不是郁氏能做到的那么简单,郁万荣觉得,这其中很可能还有季家的手笔,不总是传闻说,郁甜与季家的家主走得很近么。

    一想到这里,郁万荣就又开始头疼。

    “季总,有郁小姐的消息了。”高秘书严肃的走进门,虽然极力忍着逃跑的冲动,但却只能硬着头皮朝前走,把地址递给自己的老板。

    太可怕了QAQ,他想辞职回家!

    季和风一听见高秘书的话,立马结束了自己的通话,接过了地址,连外套都来不及穿,大步离开了房间。

    高秘书腿一软,后退一步靠在了桌子上。

    呼……

    前两天他女朋友看了一个电视剧,据说里面的反派用眼神和气场就能碾死一个人,高秘书大嘲编剧水平不行。

    结果报应不爽,他转天就遇见了这样的人,这人还是自己的老板。

    刚才季和风那个状态……怎么说呢,他真的形容不出来……

    这些想法转念间从脑海中划过,敬业的高秘书马上就又追了上去:“季总,让司机带你去吧!”

    季和风在国外不眠不休的工作了二十多个小时,下了飞机之后本打算回家休息的,结果郁小姐出了这样的事情,季和风一边处理着手头棘手的工作,一边处理着任舒馨名下那几家餐厅的调查结果,询问郁万荣的犯罪证据,还要一边担心着郁甜。

    他这样的状态显然不适合开车!

    郁甜躺在病床上,是被曲蓉蓉给摇醒的。

    “手还疼吗?”见郁甜睁开眼,一直守在旁边的段茹立马开口。

    郁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跟她妈讨好的笑:“不疼了,妈。”

    她这个蠢闺女真不让人省心,一开始她得到消息的时候魂儿都要吓飞了,虽然知道最后知道两个人并无大碍,段茹还是忍不住一阵一阵的后怕。

    郁甜能这么快就冷静下来想到应对的办法是她没想到的,为了避免被人找到,他们第一时间找了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可惜段茹还没夸自己闺女一句,这傻孩子就因为走神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把手指给戳骨折了。

    这才处理好之后,在麻药的作用下睡了一觉。

    “小陈,现在网上的舆论如何?”段茹不用再守着郁甜了,出门叫来了自己的秘书。

    “甜姐……”萱萱正好跑到门口,看见病房中的郁甜,视线下移,看见了她同样被包起来的手指头。

    虽然知道有点儿不合时宜,还是没忍住,笑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躲过了硫酸,没躲过骨折。

    “你还有心情笑啊,不知道那张小脸儿差点儿就被毁了吗!”曲蓉蓉捏着小助理的脸,有点儿匪夷所思。

    萱萱笑着求饶:“小伤啦,比芝麻粒大一点而已……这不是没事儿吗,就是这手指得包一阵子了,不知道影不影响我吃饭啊,我最近可没什么减肥计划。”

    “你可真是……”

    “老板这不是已经奖励我大红包了吗,还公款出国休假旅游,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郁甜看着小姑娘的眼神还带着愧疚:“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抱歉。”

    “你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啊,倒是甜姐你,”萱萱同情的看着郁甜,“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可能比我还严重啊……”

    郁甜一本正经:“我这是想减肥啊,没看见我特地摔了右手吗!”

    没人信她。

    郁甜刚要再说话,病房的门却被段茹敲响了。

    “甜甜,和风来看你了。”

    “啊?他怎么知道咱们在这……”郁甜愣了一下,然后站起身,举着自己被包起来的爪子一边疑惑一边走了出去。

    确实太匆忙了,为了避免消息泄露,她只通知了段茹,还把手机给关了,做戏就得做全套嘛。

    “季哥哥,你……”

    郁甜顺着段茹指着的房间推开了门,话还没说完就被抱了个满怀。

    那怀抱突然将她包围,有些凉,还有些窒息。

    季和风从未、从未这么紧的把一个人抱在怀里,就好像他稍微一松手,这个人就会消失一样。

    “季哥哥……”郁甜觉得自己的骨头要被勒断了,赶紧说,“手……手……”

    季和风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他放开了郁甜,看见对方右手上的纱布,刚刚勉强平静下来的神色又变了:“这是怎么了?”

    他刚找过来的时候,段茹只说受伤的并不是郁甜,而是工作室的另一个小姑娘,可没说郁甜其实也是受伤了的。

    郁甜有点囧的指了指自己的爪子,说:“摔断了。”

    说完,她还特别自觉的道歉:“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没能通知你们,消息是我放出去的,我一定要让郁柔付出代价,我跟她本来就有仇,这样才能让她……”

    “我已经派人找到她了。”季和风突然开口。

    郁甜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她觉得今天的季和风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

    “想怎么办,都听你的。”

    郁甜沉默着,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的头靠在了季和风的肩膀上:“谢谢你,季哥哥。”

    就仿佛为了验证这不是她的错觉一般,往常的季和风虽不会排斥她的亲近,但也不会给什么回应。

    但今天,当她的头靠过去的时候,季和风却伸手又抱住了她。这次,力道很轻,动作中带着几分克制,几分温柔。

    郁甜看不见的是,季和风眼中那极力隐藏着的某种浓重的情绪。

    “给季和邈打个电话吧,他很担心你。”

    “好……”

    郁甜想直起身子,站起来去拿手机,但是季和风却没放手。

    郁甜扬起了头:“季哥哥,我手机不在这里。”

    于是,季和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郁甜眨了眨眼,褪去了最初的懵逼,她来了点儿兴趣,试探性的往又往季和风的怀里钻了钻,蹬鼻子上脸的直接坐到了季和风的长腿上,然后伸着自己的手,特别娇气的说:“疼,你帮我打。”

    季和风就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打电话。

    “阿邈!”

    电话一接通,郁甜脆生生的声音就穿了过去。

    季和邈一声“哥”还没叫出来,就及时刹了车,意识到电话对面的人是郁甜之后,破口大骂:“臭女人,躲起来干什么,不知道有人会找你吗!!”

    “啊,对不起嘛,受伤的不是我,是工作室的一个姑娘,她被我连累了,本来应该是我的。”

    “这不是你的错。”季和邈的语气还是臭臭的,但得知郁甜没事之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虽然那个姑娘很无辜,但是季和邈根本就不认识她,所以担忧霎时放下了一大半。

    又跟郁甜说了几句,电话交给了季和风。说是交给季和风,但是郁甜现在就坐在季和风的腿上,靠在人家的肩膀上,所以季和邈说了什么她还是能听见。

    当听到施伟延去世的消息的时候,郁甜立马就想起了这个情节。

    她震惊的抬起头:“季哥哥,施可岚的父亲去世了?”

    季和风挂了电话,平静道:“嗯。”

    “那你……”

    那你不是应该去施家当不被女主理会但是却热心肠帮忙处理闲事的壁花吗,跑到这里被我坐大腿是怎么回事!!!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