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33章 他再不承认就是傻子

第33章 他再不承认就是傻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眼见两个人走没了影, 郁甜回头,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跟季和风对视:“季哥哥……”

    季和风望着郁甜:“到底是什么事?”

    郁甜:“捉奸……”

    “?”

    望着季和风那略显迷惑的表情,郁甜眼珠一转, 跑到沙发边, 把沙发垫子全都掀了起来, 放到了玄关, 拉着季和风靠墙在门边坐了下来:“是这样的,季哥哥, 我们刚才在大街上吃饭的时候遇见丁思铭了,他在跟别的女人约会!!”

    季和风有些疑惑:“丁思铭?”

    他不记得丁思铭出过轨啊,他不是只跟施伟斌那一家有勾结吗?

    他垂眼, 看向煽动了翅膀的小蝴蝶,问她:“跟谁?”

    郁甜坐在他旁边曲着两条细直的腿,头可可爱爱的枕在膝盖上, 就那么看着季和风:“不确定哦, 所以才来这里蹲点, 就是对面的房间,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瞧着很像郁柔。”

    ……

    如果是郁柔的话,那的确很有可能,毕竟这个郁甜没来到这里的时候,郁柔跟施可岚的关系一直很好。

    但是……

    “咱们就这么一直等着?”

    “这家酒店隔音很差的,他们如果开门咱们一定听得到,要不把门开个小缝?”郁甜蠢蠢欲动。

    “啊……他们应该不会完事得这么快, 要不咱们点个炸鸡?”

    郁甜说干就干, 拿出手机问季和风:“季哥哥,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我最喜欢蜂蜜芥末的。”

    季和风从没吃过那种裹满了酱料的炸鸡, 闻言并无什么建设性意见,郁甜点了蜂蜜芥末、甜辣,以及芝士三个口味,还点了一沓啤酒。

    季和风瞧着她一点也没做狗仔的精神和觉悟。

    郁甜点完才一拍脑袋,问季和风:“季哥哥,你忙不忙啊,在这里陪我没问题吗,毕竟是被坑来的呢。”

    季和风“嗯”了一声,没有要走的意思。

    认真算来,他很久没这样跟郁甜相处过了,这丫头越来越忙了。

    “对了,”郁甜思维很跳跃,想起一出是一出,她又问季和风,“季哥哥,你看我直播了吗?”

    季和风不动如山:“什么直播?”

    郁甜不死心的凑近:“就是今天做点心的直播,有人给我刷了一大堆礼物,是不是你呀。”

    “不是。”

    “哦。”

    季和风没再说话,郁甜又语不惊人死不休:“我觉得他想泡我。”

    季和风:“……”

    她一边悄悄观察着季和风的反应一边说:“我直播间里还有个朋友,也给了送了很多礼物,他就是想泡我的。”

    季和风皱眉:“那个【新远】?”

    说完,才有些懊恼的看向郁甜。

    郁甜像个偷到了奶酪的小老鼠一样抱着季和风的胳膊,笑得歪倒在了对方的肩膀:“你怎么知道的呀?”

    失策了,没忍住。

    郁甜见好就收,也不再问了,而是转而说道:“季哥哥,如果真的抓到了丁思铭出轨的证据,你会怎么做,告诉施可岚吗?”

    “这是你发现的秘密,所以你来做决定。”

    “咦?可是我可能不会立刻将这件事曝光呢,没问题吗?你不希望施可岚和这个人渣早点分手吗?”

    “是她自己识人不清,我只做我该做的,就算这件事由我来说,她也不一定会感激我。”

    郁甜震惊一百年。

    “你怎么知道她不一定会感激你?”

    怎么,你对自己舔狗的定位这么精准且有自知之明吗?那之前那些不求回报的付出算什么?

    郁甜那先前被摁下的好奇心,再次复活。

    果然还是不太对劲啊。

    季和风看了她一眼,很平静,但那意思不言而喻。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做的哪一件事,不说感动或者感激,哪一件换来过哪怕对方的一张笑脸?

    “我懂。”郁甜忧愁的伸手拍了拍他的头。

    舔狗最懂舔狗。

    郁甜很馋,所以她找的炸鸡店距离这里很近,现在已经过了饭点,所以送餐速度很快,她拉着季和风转战小茶几,两人对坐下来,三盒炸鸡摆满了小桌子。

    “来,一看你就没吃过这种东西,今天就告诉你什么叫人间珍馐!”

    珍馐倒不至于,但新送来的食物还是热乎的,炸鸡酥脆的外皮和色泽诱人的酱料搭配起来,真有一股香味。

    季和风学着郁甜的样子戴上一次性手套,捏起了一块鸡肉。

    “啊,尝尝这个。”郁甜将一块炸年糕塞进了季和风嘴里。

    季和风不是第一次被郁甜这么强行安利了,咬了一口,浓郁的芝士在嘴中爆开,配上年糕软糯的口感和风味独特的的酱料,确实是一番别样的体验。

    “好吃吧?”咬着鸡肉,郁甜笑眯了眼。

    果然垃圾食品才是人快乐的源泉啊。

    结果快乐的源泉过于上头,郁甜酒喝多了,不至于酩酊大醉,但是酒意上头,有点儿犯困。

    她靠在沙发上,明明想睡得要死,却还是不放心的拽着季和风的衣袖:“如果我真睡着了,你一定要叫醒我。”

    “不行……”郁甜倔强的想回到门边,她挣扎着起来,但是身上没什么力气,头还有点晕。

    季和风坐在她旁边,挡住了她出去的路,她只能强行抬腿,想从季和风的大长腿上跨过去。

    腿长真的很难顶,把整个不宽的过道都给占满了。

    跨过了一只腿,季和风却并没有绅士的为她降低攻略难度,而是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看着她折腾。

    “啪!”郁甜的头一阵晕乎,另一只腿没抬起来,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坐在了季和风的腿上。

    两人皆是一愣。

    郁甜还是有点儿理智的,但是愣过之后她就不想起来了,想借着酒劲儿撒泼,显然已经忘了自己刚才想干什么。

    她的爪子糊在了对方结实的胸膛,凑近了看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俊脸。

    没想到季和风不但没有推开人,反而伸出有力的长臂,将她整个人抱紧了,还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不属于自己的陌生气息扑面而来,靠在意外宽阔又舒适的胸膛,感受着那有力的心脏跳动,郁甜罕见的有点儿懵。

    她一眨眼,干脆装傻:“季哥哥?”

    季和风不知道面前的人有几分醉,这么做过之后他自己也有些懊恼。

    还是没忍住啊。

    但是温软在怀,季和风难得不想要顾及自己的理智,直接放开。

    “生气了吗,在边夫人那里?”

    他想了很久,还是不太清楚郁甜那天直接走掉的原因,而且还披上了那陌生小子的外套。

    真是怎么想怎么让人火大。

    季和风一向很会调节自己的情绪,毕竟他的路那么难走,如换作常人,恐怕早就崩溃了。

    他是最了解自己的人,若说先前想不通自己对郁甜的特殊感觉也就罢了,事已至此,他再不承认就是傻子。

    但那又怎样呢,前路未知,生死不定,他甚至不能主宰自己的行动意志,他喜欢的这个人这么娇气,受不得一点委屈,看见自己对施家伸出援手,肯定又会生气的。

    还是不行啊。

    “嗯。”郁甜闷闷的,很大方的承认了。

    季和风的心情难得有些复杂:“为什么?”

    “你外套呢……”是不是给施可岚了!

    郁甜一想起来就生气,也不知道自己生哪门子气。明明季和风保护施可岚,是理所应当的。

    “被服务生撞了一下,不能穿了。”季和风还是不太明白郁甜的脑回路,但却在认真解释。

    “啊?”郁甜疑惑抬头,“不是送人了?”

    “送谁?”谁会要一个被人穿过的外套?

    “没事了。”郁甜撇撇嘴,又躺回了季和风的肩。

    季和风的思虑远不止这些,他在惶恐,他甚至不害怕死亡,但是他却害怕新一个轮回之后郁甜会消失不见。

    他先前对“郁甜”并无多大关注,自然也就无从知晓先前的“郁甜”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她”为什么会消失?这个人又为何会来到这里,她会不会再次消失?

    季和风的眼中一片阴沉,那本应无底的黑翻涌着一股恐怖的情绪,连带着右胳膊,小臂的地方一阵剧痛。

    他下意识松开了手,看向自己的右臂。

    那红,蜿蜒而上,似乎是个图案,说不清它是纹身还是长在一层薄薄的皮肤下面。

    鲜红,愈发的清晰。

    郁甜睁开眼的时候,正躺在柔软的床上。

    为什么醒来呢,因为门好像响了。

    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季和风正好从外面回来,郁甜下意识的转头看去,未被完全拉上的窗帘露着外面尚未亮起的天空,只有门口的灯开着,屋中有些昏沉。

    “季哥哥?啊……他们怎么样了!!”

    季和风走进门,坐到了床边,揉了揉她有点乱的卷发:“怎么醒了?”

    郁甜问他:“你去做什么了?”

    季和风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将照片亮给了她。

    郁甜一看,双眼立马瞪大了一圈。

    “这两人可能怕人发现,所以凌晨三点出门一起去了咖啡厅。”

    这种阴间时间,24小时营业的咖啡厅根本没人,郁柔大着胆子只戴了个帽子,在摄像头盲区、店的角落与丁思铭接吻。

    可惜躲过了店员和摄像头,没躲过季和风。

    郁甜看了眼照片,又看了看手机的时间,3:50。

    于是她伸手拉季和风:“我们的记者哥哥辛苦了,快睡一会儿吧。”

    季和风收起手机,并没推拒,顺着郁甜的拉扯就躺到了她的旁边。

    郁甜:“?”

    “不困了?”见郁甜不动,季和风睁眼不解的看她。

    “啊……困……”于是郁甜也躺了下来,还好心的将自己的被子分给了为她熬夜蹲点的季和风。

    虽然困是真的困,但是她并没断片,模模糊糊的记得,她坐在季和风的腿上,靠在人家的颈间,没能抗住醉意,睡着了。

    是季和风将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的。

    噫……

    郁甜睁眼偷瞄躺在她旁边的男菩萨。

    季和风的俊颜染上了几分疲惫,闭着眼很快就睡着了。郁甜悄悄往对方的方向挪了挪身体,看着对面人高挺的鼻子,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感受到郁甜有规律的呼吸,季和风睁开了眼。

    他伸手,轻轻碰了碰郁甜睡得泛起了红晕的小脸,伸手将她整个人都捞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她光洁的额头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

    郁柔接到经纪人的电话回公司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钟了。

    “徐姐,什么事这么慌张?”她的声音有些抱怨,因为与丁思铭待在一起,她一夜都没怎么好好睡觉,原本想回自己的住处补觉的,但是却被经纪人给叫到了公司。

    “什么事?你还有脸问什么事!!”徐姐都要气疯了,“啪”的一声就将手中的手机扔在了桌子上,“你到底得罪谁了,不是说私生女的事情是陷害吗!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郁柔一怔,一股不好的预感立马袭上了她的心头,她试探着,在徐姐的逼视下拿起了手机。

    #爆!当红女星郁柔母亲知三当三石锤

    #贪污公款为私生女铺路的父亲

    #锦团娱乐

    #……

    一系列不堪的标题映入眼中,虽没有直接与她相关的热点,但是桩桩件件,她根本无法脱开关系。

    这个料不是一般的猛,爆料媒体为平台一圈内知名八卦工作室,原文图文并茂,求锤得锤,不但披露了郁万荣贪污与砸钱给郁柔送资源、联合锦团娱乐洗钱的铁证,还有一个视频。

    视频是经过处理的,但看视角是站在人群中的吃瓜群众的偷拍,除了郁万荣和任舒馨,其余人全都被打了码。

    博主在文中称,被任舒馨一把推倒的是原配的女儿,小姑娘在这里偶遇了自己来给私生子参加家长会的父亲,被其当场撞倒,任舒馨冲过来一把就把想要理论的女孩给推倒在地,凶神恶煞,相当嚣张。

    这下,前阵子郁柔事件中由于缺乏证据又不得不消停下去的吃瓜群众又闹腾了起来。

    郁柔出道至今的好资源人尽皆知,大家全都以为是她家境托底,却不想,原来好家境是这么个模样。以及,由于长期占据好资源却久无亮眼表现,所以郁柔的黑粉与真正的粉丝一样多,这下子算是彻底阴沟翻船,黑粉狂舞,路人下场,甚至有大粉头子确认过证据真伪之后当场脱粉。

    陈佳希趁着此次事件一鼓作气,放出了很久之前就收集到的、曾被郁柔推下楼的证据。

    这下子,陈佳希的粉丝也忍不住了,平时因郁柔过于嚣张的的罪过的对头们全都忍不住了。

    【真牛逼,我就说么,希希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崴伤了脚不得不退出剧组,原来真是你搞的鬼!】

    【那个角色希希演最合适了,结果不得不临时更改剧本,添了许多郁柔的戏份,我还以为是我们家倒霉,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多说,滚出娱乐圈ok?】

    【……】

    “不……不可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郁柔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她后退一步,额角青筋暴起,下一秒却当场崩溃,将手机砸在了地上,屏幕四分五裂。

    “啪!!”

    手机落地,但是其在地上砸出的声音却被一记响亮的耳光给盖了下去。

    徐姐阴狠的看着郁柔,隔着桌子拽住了她的头发:“我问过你的吧,你说先前那些报道全都是污蔑,我信了你的鬼话,原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她一开始就不喜欢郁柔,她本有机会带更厉害的艺人的,但是上层却将郁柔分给了她,她眼睁睁的看着郁柔一次次将飞天的好机会糟蹋浪费,心中早有怨气,却想不到原来那些还是轻的。

    “朱锦……朱锦在哪……我要见朱锦!!”郁柔尖着嗓子大喊。

    “你还想见少东家?你不怕他现在就杀了你吗,你这次把整个公司都连累了,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介入调查,公司自身难保,你以为那个睡了你几次的男人还顾及得上你的死活吗?”

    “啊!!!”

    郁甜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季和风的怀里,季和风依然闭着眼睛,沉沉的睡着。

    她翻了个身,摸起了自己的手机。

    季和风也因为她的动作睁开了双眼。

    “小甜甜,你做了什么!网上的热搜是怎么回事?”曲蓉蓉的嗓门儿一如既往的大且提神。

    “啊?”郁甜下意识反应。

    “快看热搜!”

    郁甜挂了电话,点开了热搜。

    嚯!

    难道她梦里把郁柔给搞了?她没那么厉害吧?

    郁甜将消息全都看了一遍,然后这才翻身下床。季和风刚好从卫生间出来。

    “季哥哥,你睡得好吗?”郁甜笑着问。

    “嗯。”这一觉睡到将近中午,季和风也恢复了精力,而且难得的,他心情不错。

    “那咱们去吃早午餐?”郁甜满脸写着期待。

    “好。”

    “你请我?”

    “嗯。”

    “好耶!”

    郁甜翻身下床,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小化妆包。

    因为郁柔多少有些特殊的缘故,且最近她发生了不少出人意料的变故,所以季和风也一直都在关注着郁柔。

    郁甜冲进卫生间之后,季和风也看见了网上的消息。

    “啊,你也看到了啊。”郁甜一出来,就看见季和风在看手机,还是郁柔的消息。

    季霸总也会看八卦让她小小吃惊了一下。

    “你做的?”季和风抬头。

    郁甜头摇得像拨浪鼓,想了想,又说:“但我估计应该是我妈。”

    “上次在牡丹派对,我不是拉你去跳舞吗,郁柔去找蓉蓉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等我从舞池出来的时候,发现杯子被人动了手脚。我们挑的那个地方本来就靠着墙,那里没什么吃的,人也少,所以基本没人过去,蓉蓉全程都没离开,所以……”

    郁甜耸了耸肩。

    季和风却重复道:“动了手脚?”

    “是呢,幸好我发现了,就把杯子给带走了,检测报告昨天送到家了,还是我妈打电话告诉我的,所以我觉得是她。”

    “她做了什么?”季和风捏紧了手机,眼中划过一抹暗色。

    “不知道,等我回去问问……我好了,咱们走?”

    郁甜跟季和风并肩走出酒店的时候,好死不死碰见了老熟人。

    对,就是施可岚。

    看见她跟季和风一起从这种地方走出来,施可岚整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儿。

    郁甜笑眯眯的伸手跟人打招呼,一点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真的待见自己:“早啊施小姐。”

    看她今天这打扮,似乎也是约了人的,施可岚现在对郁甜的反感丝毫不隐藏,她只是望了一眼季和风,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于是郁甜爽了。

    她来的这家brunch是经常跟曲蓉蓉一起来的,她熟门熟路的指挥着季和风用手机扫码,然后拿过手机开始点单。

    牛芦笋卷班尼克蛋必吃,再来个谷物贝果、番茄薯角、芒果思慕雪、摩卡咖啡……她点完,还抬头问季和风,“季哥哥,你来过这里吗?”

    季和风就知道她什么意思了,开口道:“都听你的。”

    郁甜乐了,然后大手一挥帮季和风点了单,把咖啡换成了他经常喝的拿铁。然后才把手机推给季和风,让他给钱,一点不见外。

    从他们所在的三楼往下望去,热闹的商业街人并不多,许是工作日的缘故,且现在并不是午饭时间。

    季和风就算休息日一般也都在工作,这还是难得的悠闲时刻,他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别样的清闲乐趣。

    郁甜跟季和风吃完了东西,也差不多要回家了。

    因为昨晚是和曲蓉蓉一起开车出的门,所以今天她只能打车回家。季和风原本要送她回去,但是吃饭的时候他就被高秘书给call了,所以郁甜愣是连推带拉的把季和风塞进了车子里送走了。

    她回到家的时候,段茹果然在家,打开门,还没张嘴,段茹的声音就冲了出来。

    真的是“冲”。

    “对,就是我干的,你想怎么样?杀了我吗!”

    “我毁了她又怎么样,她活该,都是你生出来的小杂种自己作出来的,你知道她给甜甜的酒里下了什么东西吗?我告诉你,这是我女儿还好好的,所以那个小杂种现在也活着,如果甜甜真的出了意外,你拉你们一家四口陪葬!!”

    “可是……”

    “可是什么?就你们家郁柔是妈生爹疼的,我的甜甜就活该被下激素药吗,你知道那外玩意儿都有什么副作用吗,发胖还是好的,要是有什么并发症她这辈子就毁了!!”

    郁万荣被段茹骂得哑口无言,郁甜当然也是他在乎的亲骨肉,但是,他又想起了家中已经哭到昏厥的任舒馨,底气有些不足的说道:“甜甜这不是没事吗……他们怎么也算是亲姐妹,既然没事,你就当这是一场闹剧,我会好好教训她的,你非要把我们全都赶尽杀绝吗……”

    郁甜鞋都没换,噔噔噔就踩着高跟鞋冲了进去,拎起包就砸在了郁万荣的脑袋上。

    “甜甜……”段茹没想到郁甜会突然回家,吓了一跳。

    “滚!”郁甜粗暴的拽着郁万荣就朝门口拖。

    郁万荣没想到自己会被亲生女儿这样对待,愣了一下又羞又怒,想反抗却惊讶的发现郁甜的力气似乎比他想的还要大。

    “砰!”

    世界重新安静,只剩下郁万荣灰头土脸的一个人坐在草地,愣愣的看着被狠狠摔上的大门。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