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29章 他身上的秘密

第29章 他身上的秘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待会儿积极点, 别光顾着吃。”曲蓉蓉贴在郁甜的耳边,轻声提醒。

    郁甜反驳:“我是那样的人吗?”

    他们今天来酒店参加一个品牌方的活动。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由郁甜被季和风抱着那张动图开始, 加之谢鸣的得力帮助, 甜蓉小饼干在网络飞速走红。

    两个颜值高有钱化妆穿搭干货贼多还会说相声的美女姐姐, 谁不爱呢?

    她们俩在网上甚至已经有同人文了。

    郁甜虽然不如曲蓉蓉心中所想那样惦记着吃的, 但是她这次也确实不是专心搞事业来的,事业什么的, 随便搞一搞就好了,重点当然是她那个有意思的任务。

    半个月不咸不淡的过着,郁甜挥笔狂舞在自己的小白板上罗列出了一系列计划之后, 得出一个结论:以不变应万变。

    一来大动干戈有翻车拿不到积分的风险,二来季和风过于精明,万一打草惊蛇就相当得不偿失了。

    但是这个不变也要灵活, 为了验证季和风到底爱不爱施可岚, 郁甜开始找机会就往施可岚身上凑。

    就比如现在。

    “他们两个怎么也来了?”曲蓉蓉惊讶的看着走在一起的施可岚和丁思铭。

    郁甜的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哪呢, 哪呢?”

    曲蓉蓉无语。

    上次两人在鬼屋外吵架被偷拍的视频闹出来之后,郁甜就绞尽脑汁儿的想要探明原因,最后说到底也不过是情侣的一些小口角恰好被人拍下来了而已,从那之后两人重新合体,现在依然过得很好。

    “别看他们了,看见那个陈凯了吗?陈博之的侄子,谢鸣说他有意更换合作对象, 依照咱们现在的人气……不是不能试一把。”

    陈家手里握着国内最大的快时尚品牌C-LO, 在电商发展火热的今天,因为陈家的高层及时根据时代转变做出的决策,让C-LO在无数敌手围攻的今天也杀出了一条血路, 稳坐国内快时尚江山。

    郁甜却觉得陈凯这小子一眼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瞧他那吊三角眼一直盯着施可岚看的样子,那不就……咦?他为什么要看施可岚?

    郁甜转头问她的好姐妹:“你刚才说,他是谁的侄子?”

    “陈博之啊……”

    你来了啊,大反派!

    郁甜的剧情小雷达一秒上线,马上就想起了今天会发生的事情。

    施可岚尚未在施家摆脱困境,还在寻找强有力的靠山,这个最强的靠山,除了季和风,那必然就是陈博之了。

    就是这货利用施可岚设计季和风,然后让季和风被捅了十几刀当场死亡。

    郁甜觉得她叫着的季哥哥似乎跟这书里说的根本不是一个人,她没证据,但她就是有这种玄玄乎乎的感觉。

    曲蓉蓉不知道郁甜的脑子里装的那么多戏,她拉着郁甜就朝陈凯的方向带,郁甜满脑子都是季和风,所以没看见施可岚朝她投来的怨恨的眼神。

    “看什么呢?”正投入的时候,一个女声忽然响在她的耳边,施可岚吓了一跳,然后转头一看,是郁柔。

    “没看什么。”

    郁柔轻轻一笑:“我都看见了,别装了。”

    施可岚皱眉问道:“你最近如何?”

    她跟郁柔一开始关系确实很要好没错,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们俩都面临着麻烦。

    首当其冲就是郁柔被搞了,不知道陈佳希是哪里弄来的料,郁柔的亲妈劈腿已婚男人,并在原配尚未怀孕时就诞下了孩子这件事被捅了出去,现在有关郁柔是私生女、亲妈是小三儿这样的新闻满天飞。虽然郁柔的公司第一时间就发出了严正的声名,但是事情还是没能止息。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她的粉丝在掉,代言在掉,甚至那个已经摸到门道的大制作也被张导一个电话踢了出来,换成了陈佳希。

    施可岚原本非常烦恼,因为与丁思铭的那些新闻。但是郁柔与她一比,她反而觉得自己会被牵连。

    先前与郁柔交好,她给自己送来了不少流量没错,但是现在她也自身难保,随时有人盯着,她觉的她们两个还是不要如此亲近比较好。

    瞧见施可岚眼底微妙的变化,郁柔笑了,她仰头,将香槟一饮而尽,手中的高脚杯放在了桌子上:“也就那样吧,承蒙施小姐惦记,与其关心我,不如管好自己的事情。”

    郁柔刚一转身,就看见了笑着回到施可岚身边的丁思铭,她勾唇一笑,与丁思铭擦肩而过,手指在对方的手背轻轻划了一下,感觉到丁思铭的愣怔,她无声的笑着,大步离去。

    “小岚,她是来干嘛的……”丁思铭回望郁柔的背影,再次晃神。

    施可岚转过身,不答反问:“你刚才去哪儿了?”

    “这个……”丁思铭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刚才大伯带我去见了几个施家的大客户,说是让我混个脸熟……”

    “哼,你叫得倒是亲热,什么大伯二伯的,你忘了他们是敌人了吗,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小岚,话不能这么说,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我是真希望大家都好。”

    施可岚又是一声冷哼。

    丁思铭就是这样,走到哪儿都是一个老好人,但是这么做也不是没有效果的,她这样的性格说不出软话,但是有了丁思铭在施家调停之后,赵启芸明显有所收敛,她妈石丽的日子都好过不少。

    但是,再怎么是一家人,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原本属于父亲的东西一点点被大伯一家占据。

    陈博之……

    施可岚按照约定,开始在宴厅中寻找陈凯。

    忽然,她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然后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得意一笑,走了过去。

    郁甜为什么也在这里?

    她是不是想要陈凯手里的C-LO?

    可惜了,她早就跟陈博之做下约定了。

    她总在这丫头面前丢脸,怎么着,也该轮到她赢一次了。

    “……我倒是觉得二位形象不错,但是我已经答应了我们的总监,将这次挑选合作对象的权利交给他,具体会如何,还是得看二位的表现。”

    陈凯说话滴水不漏,看着面前两个女人的目光带着审视,停留在郁甜面上的目光多了那么几秒,眼底划过兴味。

    “这是自然,王总监是个非常公正的人。”曲蓉蓉也笑着,但是心底却在暗骂陈凯这个王八羔子滴水不漏。

    陈凯忽然举起手中的高脚杯,伸向郁甜:“我也对二位有信心,不如咱们提前预祝合作愉快?”

    郁甜也笑着,但是却非常想把手中的酒直接一个暴扣全都扔在陈凯的脸上。

    这男人看她的眼神邪门儿的很,让人非常不舒服。

    “巧了,原来熟人都在这儿呢。”施可岚从容而来,站在陈凯的身侧。

    陈凯看了一眼施可岚,好奇的问:“你们认识?”

    施可岚笑意盈盈:“当然认识,我们是在季家的宴会上认识的,老相识了。”

    “那很好啊,施小姐最近不是总跟王总监一起出去吃饭吗,快给曲小姐她们‘做个弊’,你应该很了解王总监的喜好了吧。”

    “确实呢。”施可岚望着郁甜,眼中的得意几乎浓得要溢出来。

    郁甜轻轻叹气:“施姐姐在与C-LO合作了吗?”

    “我也只是在接触,还尚未确定最后的合作关系。”

    郁甜摇摇头:“走吧小曲儿,这样的话王总监肯定就看不上我们了。”

    “为什么?”曲蓉蓉莫莫名其妙。

    她刚才看见施可岚那副得意的样子就心里冒火,差点就呛回去了。

    “你不明白吗,王总监喜欢施姐姐。咱们差太多了,不合适,还是施小姐这样稳重的姐姐最好。”

    什么狗屁牌子,就冲陈凯这黏黏糊糊的眼神,她也不想恰这烂钱。

    陈凯:“……”

    施可岚气得憋红了脸:“你说谁老呢!”

    “别乱说哦,我没说你老,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施可岚被气得说不出话,转头一看陈凯却还在盯着郁甜的背影,她“啧”了一声,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笑道:“怎么?”

    陈凯收回目光,周围再无外人,他眼底的轻蔑就掩饰不住了:“施小姐,以后人前还是不要跟我乱攀关系的好,想拿我当枪使可没那么容易。”

    “我今天只是个传话的,你好自为之。”陈凯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房卡,塞进了施可岚的手袋,然后放下手中没喝完的香槟,转身离去。

    他走出大门之前,略一回望,又看见了那个清丽的背影,女孩儿被自己的好姐妹拉着,似乎在偷吃蛋糕,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陈凯这才离开大门。

    这一趟好像也不是一无所获呢。

    另一边,郁甜还在盯着施可岚,眼见她磨磨蹭蹭的离开活动场所,郁甜甩开自己的小姐妹,一溜烟儿就没了影子。

    来了来了!她要去跟男菩萨偶遇了。

    但在偶遇之前……

    郁甜想了想,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跟段茹告状。

    郁甜:妈,陈家的那个侄子想泡我,但我不喜欢他。

    她刚猫上楼,段茹就回了消息。

    母上:知道了,下次下午茶我跟他妈提一提。

    郁甜:我听说郁柔的事情了,是您吗?

    母上:白的人是怎么也抹不黑的。

    郁甜:我悟了。

    母上:牡丹派对的名单出来了,加你们两个丫头片子上去,记得给我争气。

    郁甜:瞧好吧您!

    牡丹派对,几个举足轻重的权贵太太举办的重要活动,是她给曲蓉蓉的一个惊喜,届时他们家小曲儿最喜欢的华人设计师会出席。

    如果真的能在那里面得到机会,谁还在乎陈凯的C-LO?

    郁甜跟着跟着,就发现了不对劲儿,因为,上楼的可不止她一个人,她悄悄的慢了下来,闪身躲在角落,看着前面的丁思铭,摸了摸下巴。

    真精彩!

    施可岚心事重重的模样,站在那里还有些犹豫,郁甜看清了门牌号,顺手拉开了一旁楼道的门,钻了进去。

    她猫着腰在玻璃上瞧了瞧,恰好能勉强看到施可岚站在那门前犹豫的模样。

    但是,犹豫了许久,她还是用房卡打开门,走了进去,而丁思铭从另一个方向下了楼梯,站在那个门口许久,终于,转身离去。

    郁甜直起腰,一边想着施可岚会跟陈博之在里面谈些什么,一边想着季和风什么时候会来救场。

    如果这种不太需要季和风出现的场合,他准确的出现了,那么就说明他其实一直都关注着施可岚的动向的。

    郁甜正想着,不经意间一回头,然后浑身汗毛倒竖身体僵直。

    季和风正站在楼梯上,与她隔了四五个台阶,两人四目相对。

    几日不见,季和风一如既往的俊朗,他穿着一身板正的西装,正要上楼,郁甜刚才贼一样的行径好死不死被看了个正着。

    郁甜看见季和风,惊喜一笑,压低了声音开口,反客为主,一点儿没有偷看跟踪被抓包的尴尬:“季哥哥,真巧啊!”

    季和风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的点头。

    郁甜又问:“你来这里找谁呀?”

    季和风说:“我是来找施可岚的。”

    郁甜险些没反应过来。

    你终于想起你的人设了吗?前阵子那架势我还真以为你那深情不悔的剧本已经被撕了呢!

    季和风不知郁甜心中所想,但是郁甜先前所做的桩桩件件事情竟神奇的与他所布置的事情完美收拢,这让他意识到,郁甜真的是特别的。

    这样的认知让季和风死水一般的心中竟荡起丝丝涟漪,就连发现季和邈的时候,都是没有的。

    这一次的郁甜的出现,搅乱了段茹原本会惨淡收场的婚姻,他也低估了郁甜的战斗力,她竟能翻出郁柔的事情。

    郁家父母的事情当然不会影响到施可岚,但是郁柔就不一样了,现在,郁万荣的落败影响到了郁柔,也就会影响到施可岚。

    她就像是小蝴蝶,煽了一下翅膀,然后,一切开始巨变。

    这与他时刻需要在刀尖行走、时刻被那看不见的世界强大意识掣肘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加之,他一次又一次的回溯时光,一次比一次回来得更早,一次比一次改变得更容易。

    季和风有股预感,他会成功的。

    他最终,会自由的。

    郁甜不太懂季和风看她的眼神,她总觉得有点儿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两人久久对视,一向厚脸皮的郁甜都开始发毛。

    却又是在这时,季和风动了,他大跨一步,长腿直接迈上了几节楼梯,然后把郁甜抓到了角落,食指抵在她的唇上,示意她噤声。

    郁甜不解的眨眨眼,然后就听到了外面“砰”的一声巨响。

    施可岚走进房中也无比忐忑,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她却潜意识觉得自己不会遇到危险,陈博之也不会真的对她做什么。

    因为陈博之这个人,虽心狠手辣,但却是不近女色的。

    但是这一次,她似乎想岔了。

    陈博之早早等在套房之中,放下手中的矿泉水瓶的时候还皱了皱眉,似乎非常看不上这次活动商选择的酒店。

    他不明白施可岚为何明明有季和风那样的大山可以靠,却偏偏非要参加这种低端商业聚会。

    罢了,这也正是他有机可乘的原因,不是吗。

    “施小姐,坐。”

    施可岚走到他面前,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陈博之俨然一副上位者的语气和姿态:“上次施小姐明明已经拒绝我了,不知这又是为什么?”

    施可岚咬了咬唇。

    还不是因为与丁思铭争吵之后放弃了求助于他的想法,她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与虎谋皮是非常危险的。

    但是又过了几天,在嘉年华上,心烦意乱的她忽然就爆发了,彼时的丁思铭刚在鬼屋前买好门票,对方的压力似乎也很大,加之先前就已经有裂痕的关系,他们不管不顾的在那里吵了起来,最后还被有心之人拍下,一度陷入舆论危机。

    “是这样没错,那时是我欠缺考虑了,希望陈先生别放在心上……之前说的话,不知道还算不算数……”

    陈博之笑了:“当然算数,那么施小姐能让我看看诚意吗?”

    施可岚颤抖着,去解自己裙子的扣子。

    不知是不是故意为之,她今日的裙子是前面斜开的扣子,不是后背的拉链式设计。

    陈博之就像个猎手一样,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动作。他已经布置好了,到时候施可岚这丑态毕出的模样就会完整的送到季和风的邮件里,他都等不及要看这男人的反应了!

    她犹豫着,颤抖着,最后,还是无法下定决定。

    “对不起,我……”

    陈博之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他“哐”的一声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伸手就去抓施可岚:“施小姐这个人似乎没什么信用可言啊……”

    看着他忽然阴沉的脸色,施可岚的悔意更甚,挣脱了陈博之就朝门口跑去。

    “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

    示意郁甜噤声的季和风皱了一下眉,快速朝外面跑去。

    郁甜立马转身蹲了下来,借着门的遮挡悄悄顺着门缝看去。

    季和风一把扯过衣衫不整的施可岚,然后重重给了追出来的陈博之一拳,将施可岚护在了身后。

    “和风……不要!!”

    施可岚惊呼出声,惊动了同一层的工作人员,立马就有两个服务生上前,陈博之看了看季和风,又看了看施可岚,脸上的笑意味不明。

    但是他可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出名,陈博之抹了一下被揍出血的唇角,转身就走,走前,还留下了话。

    “施小姐,我的提议依旧有效,我不是个记仇的人,别怕。”

    “先生,小姐,请问你们……”

    “没事。”

    季和风那通身的冷意让凑上来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服务员吓得打了个哆嗦,头也不回的拔腿就跑。

    这一行干久了,一个人到底是何身家他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惹不起惹不起!

    “放手!”施可岚挣脱了季和风,有些怨愤。

    季和风放了手,冷冰冰的说:“陈博之只是想报复我,他并不是真的想帮你。”

    “少自大了,你以为全世界都是围着你转的吗?”虽然她有些后悔,但是这副狼狈的模样被季和风看见似乎更让她觉得难受,她别过脸,不想看季和风。

    “你走吧,以后不要来管我的闲事。”

    左右施可岚已经脱险,季和风不欲多作纠缠,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郁甜还猫在那里偷看。

    听见施可岚那话简直想跳出去咆哮。

    小姐啊,这世界不是围着他转的啊,是围着你转的啊!!

    施可岚扭头就走,但是季和风却留在了原地,他像是在极力忍耐什么一样。

    他们刚跑出来的房间的房门没有关上,施可岚已消失在电梯间,季和风却铁青着脸,钻进了那个房间。

    郁甜捂住嘴,忍住没出声。

    还是季哥哥周到啊,还知道去找一找这里有没有留下什么对施可岚不利的证据。

    但是却并不是她想的这样。

    季和风一头钻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自己的手,直到皮肤泛红。

    他这似乎是某种心理障碍,根本无法克服。

    外面的郁甜又开始纠结了,想要追进去瞧瞧,季和风刚才太匆忙了,也忘记了关门。

    但是这时,发现她偷跑的曲蓉蓉已经开始用电话轰炸她了,郁甜没辙,只能战术性撤退。

    难道她猜错了,其实季和风确实是对施可岚情根深种的?

    季和风回到了自己的家,直奔后花园,打开了那间地下室。

    空旷的空间一览无余,高大的四面墙壁上并不是白色,或者是别的什么粉刷过的颜色,这里也没有任何装潢。

    四面墙壁上,密密麻麻清清楚楚的写满了他前八次轮回中的所有影响到命运的事情和没用的细节。

    第二次,他拒绝去酒店救出施可岚,然后,他失去了味觉。在往后,越反抗,生命力就流失得越快。

    第七次,他侥幸死在了施可岚去世之后,虽然那看不见的世界意识没有崩塌,但是时光回溯却早了一大截。

    他的命很重要,所以不能因为这些小事被削减。

    空旷冰冷的空间之中,季和风又想到了那次的发烧。他抬起手,在第九条线中写下今天的记录。食指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还残存着郁甜柔软唇瓣的温度。

    密密麻麻的八次轮回,每一个事件、每一个节点,全都刻骨铭心,一件关乎存亡的大事、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某个人,甚至某件事物,最后都有可能影响到结局,影响到既定轨迹是否能重新扳回正点。

    他苦心孤诣,刀尖起舞,错一步就万劫不复,但是——

    他季和风,粉身碎骨也绝不会屈服。

    ……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