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26章 “谁怕谁是孙子!”……

第26章 “谁怕谁是孙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郁家夫妻离婚事件再出新进展:郁万荣不但外面养了个情人, 这情人还在他结婚之前就为他诞下了一儿一女,且隐忍多年,儿子就在北临中学读书。

    段茹正式向法院提出了诉讼, 除了离婚, 还有郁万荣以公谋私、严重损坏公司利益, 数次违规操作转移财产等等等罪名。

    郁万荣成了个经济犯, 很有可能面临坐牢的风险。

    郁万荣真的慌了,他没想到段茹会这么狠, 丝毫不念及往日的情分,他急得满世界寻找段茹,希望与对方达成和解, 但是段茹却一反往紧追不舍的态度,消失了。

    他在郁家大门口、公司,段茹常去的几个商场和美容院, 蹲了好几天好几夜, 都没找到人。

    季和风知道这件事的时候, 已经过了好几天。他一向不关注外界的八卦,直到郁家的事情越闹越大。

    怪不得郁甜这几天没来这里蹦跶,原来是遇见了这种事情。

    季和风看着手机,看着那已经好几天没有新消息的对话框。斟酌了一下,点开了通讯录中蠢弟弟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此时,段茹正带着郁甜做指甲。

    那日段茹慌忙带郁甜上车, 季家的小二抱着她闺女坐在后座, 尴尬的阻止她:“段……姨,她好像是装的。”

    段茹一个急刹,与她睁开眼的闺女大眼瞪小眼, 然后郁甜挨了一个脑瓜崩。

    段茹都不知道,自己闺女与季家的孩子关系已经这么好了。

    此时,郁甜左手拿着奶茶,右手拿着一张鉴定单,悄咪咪瞥了一眼优雅靠在紫色丝绒高背椅子上的段茹。

    段茹的手还在美甲师的手里,另一只手跟她一样,拿着一杯奶茶。

    郁甜那小眼神儿刚飘过来,段茹就察觉到了,头都没动一下,直接问她:“怎么?”

    郁甜纠结:“您要看吗?”

    “哼,”段茹道,“你都这反应了,我还用看吗?”

    郁甜手里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郁威和郁万荣的亲子鉴定,不出所料,郁威真的就是郁万荣的亲生孩子。

    “那个郁柔呢?”郁甜皱眉。

    “谁管呢,我一定要送那个狗东西吃牢饭。”

    郁甜一哆嗦。

    段茹说完话,欲言又止,皱起了眉,似乎有些后悔刚才的话。

    “妈你怎么了?”郁甜不解。

    “甜甜啊,我这么说你爸,你……”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呢。

    郁甜将亲子鉴定往桌子上一拍,笑着说:“他是郁威的爸爸。”

    段茹叹了口气。

    “宝啊,咱们不去也可以的,工作室不是哪里都有,经验不是哪里都能学啊,我真害怕在那里看见郁柔就想抓花她的脸啊……”

    青墨文化工作室门口,曲蓉蓉抱着郁甜的胳膊,一脸不情愿。

    这次,两个人的位置完全颠倒,郁甜揪着不争气的闺蜜,说:“你这人怎么那么容易被情绪影响工作,反正咱们就是来白嫖的,看看就走,怎么可能那么巧就碰见郁柔?”

    曲蓉蓉噘着嘴,不情不愿的小声嘟囔:“她最好是,原来我还挺喜欢她呢,想不到她居然是你……下次看见她我一定狠狠教训她!”

    “行了行了,哪就那么巧……”

    “您好,我们找刘女士,是提前预约过的。”

    “你这这边请。”

    这个工作室是业内数一数二的,面积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路过一白色的门时,他们还听见了里面的争吵声。

    其实也不算是争吵,是一个女人在单方面发脾气,可以听出来,对方真的很恼火,隔着一道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压!压不住也给我压!张导的戏有多重要还需要我说吗,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盯着小柔吗,这种时候能能闹出这种幺蛾子!!”

    郁甜和曲蓉蓉对视一眼。

    消失在拐角的时候,两个人没看见,一个戴着口罩的女人从门中走了出来,她不经意间看向拐角,愣了一下,然后随便拉了个人,问道:“那两个人是谁?”

    郁柔算是这里的常客了,除了她本人就是这里的半个老板,还有最近的事情,她那不争气的妈在外面干了蠢事,还被有心人给拍了下来,公司花了大价钱才将负面消息给压下去,尽管是这样,还能从不少盯不住的角落冒出来各种负面消息。不管是郁柔还是她的经纪人,这几天都精力憔悴。

    那小助理被郁柔搭话,有些激动,说话都开始结巴了:“那……那两位是郁小姐和曲小姐,刘姐好像想签她们。”

    郁柔皱眉:“那个姓郁的叫什么?”

    “啊……”小助理愣了一下,转头就跑,“等、等一下,我帮您问问。”

    郁柔皱起眉,有些烦躁。

    郁甜和曲蓉蓉坐在刘春华的对面,这女人很严谨的问了很多问题,然后突然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房间。

    “你觉得怎么样?”曲蓉蓉问郁甜。

    郁甜点头:“她倒是挺专业的,但是听她那话里的意思,我们不能拿到条件最好的合同,因为人气不够,这样限制就多了,比如必须要走他们给规划的人设什么的……”

    “郁小姐,曲小姐,”几分钟后,刘春华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合同,“想了解的问题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你们看一看这个合同,如果没有问题,现在就可以签。”

    郁甜皱了皱眉。

    曲蓉蓉接过了刘春华手里的合同,看了一眼,也皱起了眉:“这些条款比刚才说的要严格吧?”

    刘春华重新做回自己的位置,双手交叉,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二位只是刚起步的新人,我们尚未了解你们的商业价值,所以不能冒险,如果以后表现得好,待遇方面自然也会提上来。”

    这个刘春华的态度跟刚才有点儿不一样了,难道跟刚才她接到的电话有关系?

    “算了,我看依照贵公司的态度,似乎也并不打算好好跟我们谈合同,既然这样,您还是去找一找其他好苗子吧,我们一会儿还有事,就不在这耽误时间了。”

    曲蓉蓉站起来,一改刚才客气的态度,拎着自己的包转身就要走。

    刘春华也确实觉得依照这两个女生的潜力和外形条件,这样的合同有些苛刻了,是留不住人的,但是郁柔已经那样发话了,她又有什么办法?

    见两个人要走,刘春华有些着急,她身体朝后靠去,皱起了眉:“两位只是新人,如此急功近利的态度怕是不好吧,我只是让你们先看看条款内容,有什么不满意的都能商量着来,我看你们的态度,怕也不知真想……”

    “刘女士,”郁甜猛地回头,笑得相当和善,“是郁柔给你打了电话吧?”

    刘春华愣住了。

    郁甜上前一步,“啪”的一声,双手撑住桌面,凑近了刘春华。

    她刚才只是这样猜测,看对方这反应,她应该是猜对了。

    于是,郁甜笑得更核气了:“这样吧,你帮我传个话,一个私生女罢了,别这么嚣张,她是花着郁家的钱长大的,要是这么叛逆对不起自己的衣食父母,早晚会遭报应的。”

    刘春华张了张嘴,都蒙了。

    “还有,我看这青墨也算是个有潜力的地方,别卷进这种乌烟瘴气的闹剧里来,小心捞不到好还给自己惹一身腥。”

    “愣着干什么?走。”

    曲蓉蓉回神,这才看见郁甜已经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啊……哦,宝贝,不是右边……”

    曲蓉蓉屁颠屁颠的跟了出去,却发现郁甜朝右边拐,她刚要拉住人,就看见郁甜一闪身,从尽头的楼梯口拽住了一个人,还是一把薅住了那个人的头发。

    “啊,疯子,给我放手!”

    郁柔被偷袭得猝不及防,被吓出了惨叫。

    郁甜拽着郁柔那漂亮的直发,抬起了她的脸:“想把我用蝇头小利绑在你的名头下面揉捏搓扁?你想得倒是美。”

    “你嚣张什么,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郁柔气急败坏。

    曲蓉蓉都惊呆了,根本猜不出来郁甜到底是怎么知道郁柔在这里的。

    “那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与其躲在这里烦的抽烟,不如好好想想到底怎么争取到张导的角色吧。郁万荣要蹲大牢了,他可没钱给你兜底了,就凭你那稀烂的演技背后不靠大山,能赢得过陈佳希吗?”

    陈佳希,郁柔的死对头。

    她已经休息了好几天,可不是单纯只确定了郁威那张亲子鉴定书那么简单。

    曲蓉蓉听了这话才看见,地上真扔着抽到一半的女士香烟。

    “郁甜,我杀了你!!!”

    刘春华总算听到了这里的动静,打开门看见这样的场面,都快吓疯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赶紧放手!”

    刘春华想去拉郁甜,却被曲蓉蓉一把给拉住了:“刘女士,你最好别管他们的家事。”

    刘春华吓得腿都软了。

    她还以为那些传闻都是陈佳希的团队故意制造出来想要拉郁柔下水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那些都是真的,郁柔现在不就是个定时炸弹吗?

    郁柔推了郁甜一把,郁甜被楼梯扶手硌了一下腰,咧着嘴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

    这里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听见有脚步声传来,郁柔的怒火瞬间凉透,匆忙朝楼下跑去。

    “甜甜,腰还疼吗?”

    出了青墨工作室的大门,曲蓉蓉赶紧给她揉腰。

    “没事,”郁甜咧了咧嘴,“但是咱们把那个女人给得罪了,估计要吃点苦头了,她在娱乐公司的人脉还是挺广的。”

    “怕她个鬼!”曲蓉蓉翻白眼,“我家小柳还是冬阳的大股东呢,大不了咱们去冬阳挂靠嘛,还剩着自己处理杂事了。”

    冬阳,与郁柔所在的锦团娱乐全部都是业内不错的娱乐公司,而他们刚才说到的张导的新戏,是风瑞盛天公司旗下的工作室出品的电视剧。

    风瑞盛天,国内娱乐行业的老大哥。

    郁甜没想那么多,她单纯觉得郁柔没那个本事,有那个本事又怎么样,怕她不成。

    两人正开车上了马路,商量着中午要去吃点什么,郁甜的手机就响了。

    曲蓉蓉还在那里噼里啪啦的说着青墨的事情,郁甜那边已经笑着接起了电话。

    “季哥哥,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呀!”

    小甜妞一个,仿佛刚才拽人头发撕逼的人根本不是她。

    “啊?什么风瑞盛天,我们刚才去的是青墨哦。”

    曲蓉蓉:“!!!”

    ……

    “二位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了,我会让小谢与你们做后续沟通,你们可以回去商量一下,任何条件都可以提,如果没有问题,咱们就签合同。”

    “好……谢谢……”

    谢超推了推眼镜,礼貌点头,起身:“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好……”曲蓉蓉愣愣抬手,与谢超握了一下。

    直到走出风瑞盛天的大厦,曲蓉蓉还没回神,郁甜一巴掌就糊在了闺蜜的脑壳上,然后轻轻推了她一把:“回神。”

    曲蓉蓉眼神聚焦,然后由平静变得痴狂:“天哪,是谢超,真的是谢超!!!”

    谢超啊,她小时候最喜欢的主持人啊,后来退居幕后成了风瑞盛天的高层。现在新媒体行业飞速崛起,风瑞盛天自然坐不住,打算开辟新业务,挖掘一批优秀自媒体人好好培养,而谢超就是这一新业务的总负责人。

    有谢超的加持,风瑞盛天这次必然会成功的!!

    曲蓉蓉觉得自己在做梦,梦中惊醒,曲蓉蓉又不满的皱眉伸手去捏郁甜的脸:“臭丫头,你跟季和风到底什么关系,他怎么会帮你做这种事情?”

    郁甜说:“我不知道啊。”

    刚才季和风给她打电话,叫她去风瑞盛天见谢超,也不知道他到底从哪儿知道的他们要去青墨工作室。

    他们当初确实没想着签公司的,但是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首先当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其次项目刚刚启动,资金充足,身为盛天第一批要培养出来的新人,那必然是大把好资源,这比他们孤军奋战那可强了不止一星半点。而且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签约,而是类似于那种挂靠性质的合同,这也就意味着主动权依然在他们的手上,但是他们的内容会有更加专业的团队把关。

    总之就是好处全让他们占了,爆红了,他们算是互借东风,糊了,盛天这波被她俩白嫖,问就是背后有人。

    “我从来不知道季家居然投过娱乐业啊。”曲蓉蓉啧啧感叹,再一次为季和风的壕气冲天感到吃惊。

    “我也不知道,他说这是他自己私下的投资,还是在十多年前,与季家的规划没关系。”

    “那他不是赚翻了!!”这几年盛天可没少出爆款啊。

    不愧是大佬,打小就聪明还眼光好。

    郁甜并没有曲蓉蓉那么激动,因为拍视频做东西真就只是爱好,她到底能不能被大家接受喜欢从来不是一件值得考虑的事情,只要内容够好,大家自然会喜欢。更何况,说白了,还是因为她对这个世界没有归属感。

    怎么说呢,世界重置之后一切归零,所有人都会忘记他们都经历过什么,而且归零后不久她就要下班了,对于她来说活在当下才是最有意义的。

    活在当下=花钱+男菩萨。

    “曲儿,送我去季氏。”

    “得嘞!我必把你洗干净了打个蝴蝶结亲自献给大佬!”

    郁甜:“……”

    “等等,再去趟医院吧。”说着,郁甜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卫生纸。

    曲蓉蓉不解:“这是什么?”

    郁甜打开卫生纸,从里面捏出了两根头发:“郁柔的头发。”

    曲蓉蓉:“……”

    “季哥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季和风从财经杂志中抬起头,郁甜就拎着她的小包包扑了过来。

    好几天不见这人,季和风有种奇怪的感觉,但连他自己都没注意,一看见郁甜,那紧抿着的唇角都放松了下来。

    郁甜跑近了,又刹住了车,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一旁玩手机的季和邈都惊了:“那是什么?”

    几天不见,这女人肚子怎么鼓起来了?

    季和风顺着季和邈的话下意识的看过去,怔了一下。

    郁甜穿了牛仔裤和浅紫色的卫衣,化了个淡妆,梳着利落帅气的拳击辫,辫子里还加了两股紫色挑染。卫衣下面的大兜是鼓起来的,正好垂在小腹的位置。

    她刹住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摸了摸。

    那圆了咕咚的东西还相当配合的动了一下。

    郁甜沧桑抬头:“孩子他爸不是个东西,不负责啊……”

    季和邈跳起来抄起沙发垫就朝她扔了过去,郁甜接住沙发垫,一屁股坐到了季和风的旁边,把大兜里的小棉袄掏了出来。

    “当当!小棉袄,快告诉你干爹,你想不想他呀!”

    小棉袄似乎还记得自己的救命恩人,后腿儿一蹬就蹿到了季和风的身上。季和邈也见过这只小兔子,见状走过去长臂一伸就捏住了小兔子的后颈皮:“干爹,你也姓季?”

    “干!干!你懂什么叫干爹吗!”

    季和邈乐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哥认个兔子当了干女儿?”

    郁甜不满:“我们是男孩子。”

    “那它为什么穿裙子?”

    “怎么啦,你歧视女装大佬啊,真小气!”

    “……”

    郁甜跟季和邈拌了一会儿嘴,然后又扭头去看季和风:“季哥哥,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我今天是专程来道谢的。”

    “喏,”她拿出了三张门票,“咱们出去玩儿吧?”

    “这是什么?”季和邈拿过了门票,“嘉年华?”

    “是啊,最近每晚都来,就在中心公园,很好玩的,一起去吧?”

    她前天跟曲蓉蓉化了妆跑过去玩儿的呢,就是为了录视频,她们化了两个浓颜系小狐狸妆,一个红棕色,一个白色,还费劲的找来了颜色一模一样的睫毛,小裙子都是按照这个颜色来的。

    曲蓉蓉化妆真的很绝,而她比较擅长搭衣服,俩人相当拉风的走进夜场嘉年华,还遇到了不少上来搭话的路人。

    而且,当天晚上还被嘉年华里的乐队大哥们拉上台互动了,为了表达感谢,他们就送了好几张门票。

    “去吧去吧,你不去我就告诉潘姨你发烧了还看合同!”

    潘连珍在乘坐大游艇出游之前告诉过她的,要她看着不让人省心的大儿子,不要像个工作狂魔一样没日没夜的忙。

    季和风放下了财经杂志,揉太阳穴。

    郁甜就狗腿的把小棉袄扔到季和邈的怀里,然后给他揉太阳穴:“去嘛去嘛,我真的告状啦!”

    季和邈抱着兔子问他:“你怎么问我去不去?”

    郁甜:“你爱去不去。”

    季和邈:“……我把你推河里淹死。”

    季和风一下车就后悔了。

    因为这里太吵了,他最不喜欢吵闹的地方,不说那来来往往的人,他还没走进大门就看见了那远处被高高架起的舞台,那里灯光闪烁,有人在跳舞。

    郁甜还特别贴心的给他解释:“现在还不到演出的时间,等一会儿就热闹了。”

    季和风:“……”

    季和邈倒是很感兴趣。

    “什么乐队?”

    郁甜想了想,摇头:“不太清楚,叫……元爆?”

    “他们啊,确实挺厉害的。”

    郁甜来了兴趣:“你知道啊。”

    “知道啊,那个鼓手很厉害。”

    “你懂?”

    “嗯哼,以前在国外玩过乐队。”

    这下子,就连季和风都看了过来。

    郁甜直呼好家伙:“你不会拿了有个音乐梦但是不得不继承家产的少爷剧本吧?”

    “呸!别乱说!我不喜欢音乐!”季和邈说完,又觉得这么说也不太对,“打鼓可以发泄。”

    有一阵子,他闯了大祸,因为把别人打进了ICU,那之后,他消停了一阵子,但是他那烂生活总是能碰见傻哔,为了发泄,他只能干点别的转移注意力。

    “咱们从哪儿开始呢?”郁甜看着门票背后的地图,忽然眼睛一亮,一左一右的拉着季家两兄弟,“去鬼屋!曲蓉蓉那个臭丫头胆子太小,打死都不进去,可没意思了。”

    “鬼屋??”季和邈瞳孔地震,然后又觉得这样不妥,恢复了镇定。

    此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但是公园里到处都是等,郁甜抬头正好看见对方脸上一瞬间的慌张,有些怀疑的问:“干嘛?你害怕?”

    “我怕个屁!”季和邈双手插兜,迈开长腿就往前走,“谁怕谁是孙子!”

    郁甜毫不犹豫的认怂:“爷爷,等等我,我害怕,一会儿就靠你了。”

    季和邈:“……”

    季和风无奈的跟上两个人。

    前方的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他愣了一下,然后皱起了眉。

    施可岚也来了?

    “季哥哥!”郁甜追上季和邈,一回头发现季和风没跟上来,又跑了回去,拽住了对方的胳膊。

    季和风收回目光,看向郁甜。

    郁甜朝他笑,精致漂亮的小脸被头顶的灯打亮,眼中似乎都带着星星:“你不想去吗?”

    “没有,走吧。”

    “你们怎么这么慢!”郁甜和季和风走近了,季和邈已经等在门口了。

    看见俩人过来,走过检票口,朝俩人招手。

    郁甜半路还去买了三个面具,是那种很酷的半脸面具,上面还粘了羽毛。季和风已经被郁甜撒娇耍赖的带上了,整个人就像从手机乙女游戏里成了精的纸片人,靓到没边。

    郁甜一看见季和邈,就拉着人非要给他带上。

    这兄弟俩是黑色的,她是白色的。

    不知鬼屋这边是为了营造气氛还是为了别的什么,总之灯特别少,离刚才喧闹的地方也远,背后就是黑漆漆的树林,季和邈站的地方投下一片阴影,气氛一瞬间拉满。

    郁甜拉着季和风走过检票口,季和邈不情不愿的被戴了面具,转头就要扎进去。

    “等等!”郁甜伸手拉住了季和邈。

    “怎么?”季和邈回头,显得有些不耐烦。

    郁甜伸手,摘下了他耳朵上的一对儿蓝牙耳机。

    季和邈蚌埠住了:“给我拿来!”

    “我不要!”郁甜躲在季和风后面,把耳机贴近了自己的耳朵,然后一脸鄙夷,“季和邈,你可真不要脸!”

    说着,她就灵活的又闪到了季和风的前面,躲开了追到后面的季和邈,郁甜趁机把耳机塞进了季和风的耳朵里,“给你也听听。”

    季和风耳边一凉,然后,耳机里传出了穿透人头盖骨的红火歌声: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好运来我们好运来

    迎着好运兴旺发达通四海!!”

    季和风:“……”

    丢人。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