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高岭之花他过分呆萌 > 第63章 番一

第63章 番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原本说好, 婚礼在七月举行。

    但温榆架不住许笃琛的软磨硬泡,这人每日一问:“我们提前办婚礼吧。”

    温榆虽然不理解他为什么急着办婚礼,但看他迫不及待的样, 终究是不忍心。

    于是婚礼日期提前到了五月。

    五月, 是夏日的预告。

    没有春天的微凉, 也没有夏天的炎热, 正是出门野餐的好时候。

    可婚礼临近,温榆和许笃琛晕头乱向,哪里还有时间和经历去野餐。

    那老爷子强烈要求温榆得回北都办一次婚礼,毕竟是他最疼爱的小外孙女,还是想给她大办一场。

    温爷爷温奶奶和那老爷子有同样想法, 在申城也应该大办。

    他们都十分嫌弃温榆那个什么穷酸的森林婚礼。

    好在顾女士十分支持她。

    温榆和许笃琛也表示:“没事, 实在不行,我们就办个两人婚礼也可以。”

    起初,温榆对办两次婚礼这件事,也没有异议,但真正接触了婚礼那些准备事项后, 她有种一次都不想办的冲动。

    办两场,那她可以直接登顶南天门。

    最后温榆连哄带骗的蒙混过关,本准备去北都办, 让申城的亲朋好友们跑一趟。

    但那老爷子说, 还是在申城办, 虽然在他们心里, 温榆就是亲的孙女, 但她毕竟姓温。

    婚礼上需要注意的东西, 花的颜色, 种类, 每首音乐,各个区域的布置,时间天气,温榆都做了功课。

    她可没有二婚的打算,就结这么一次婚,每个细节她都要反复考量,做到极致。

    许笃琛的任务同样不少,但他空闲的时间相对更多些,温榆便把和婚庆沟通的任务交给他,美名其曰这是锻炼他。

    最后婚礼定在申城的城郊森林公园里举行。

    这天,温榆特地空出一天的时间,和许笃琛吃了早餐便开始准备伴手礼。

    之前温妈听说温榆还有要亲手做的东西,就差没翻个白眼。

    “工作忙又还要自己做,又不缺钱,你不是没事找事吗?”

    温榆笑着回答:“是我的错,下辈子我一定向您学习,做一条咸鱼。”

    温妈瞪大了眼,处在发火的边缘。

    温榆稍显做作的摆了一个pose,扬起下巴:“一条精致的咸鱼。”

    “......给我滚回你的滨江道去,也不知道小许怎么受得了你。”温妈嘴里说个不停,往楼上去。

    温榆呲牙:“好嘞,我这就圆润地离开您的视线。”

    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倾洒进屋里,雪饼在地板上睡得四仰八叉,仙贝团在沙发上的阴凉处,瞳孔浑圆,盯着正在忙碌的温榆和许笃琛。

    “诶诶,过来一点。”温榆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切吧。”

    许笃琛缓缓落下切皂器。

    温榆看着完美的手工皂,对他笑得一脸灿烂:“成功!”

    许笃琛揉揉她脑袋,嘴角微翘,那当然,他现在手工是一等一的。

    前些日子,温榆从网上给他定做了一个奖牌,刻的是‘手工小达人’。

    并扬言,如果他继续保持良好的表现,过年就在家里给他拉个横幅。

    温榆随意编了一个麻花辫,有些松散地垂在一侧,杏眼微闪,嘴唇粉嫩莹润。

    小皮筋从她发尾滑落。

    许笃琛挪开目光,在柜子上的粉色小盒子里拿出一个柠檬的发圈。

    几分钟后,一个优秀的丸子头出现了。

    温榆照照镜子,非常满意地说道:“不错不错,村口许师傅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许笃琛叹了口气。

    温榆笑得眼睛弯弯,圈着许笃琛精瘦的腰,在他脸上‘吧唧’一口,娇声说:“这是奖励。”

    许笃琛那里受得了她这种声音的撩拨,低头去捉她的唇。

    温榆灵活地像小蛇一般溜走。

    站在落地窗边,叉起手:“小许同学,你别动手动脚的,我们正事还没做完呢!”

    许笃琛知道,温榆这是打开了戏精模式,但因为没得逞,他多少有几分不快,没心思陪她玩。

    他只是幽幽地盯着温榆,眉梢轻挑:“那等正事结束,我们继续。”

    温榆:“......”

    她好想对许笃琛说出洪世贤的那句经典台词。

    5月21日,申城的城郊森林公园。

    宽阔的林荫小道两侧是参天的原生树林。

    垂钓纱幔的米白色与林间郁绿色,花的色系是与婚礼现场呼应的白、粉、绿和卡,一派低饱和度的复古色调。

    暮色席卷黄昏,薄雾微笼,微风清澈,卷着清新的森林气息。

    林间的悬浮花艺是马蹄莲和七里香搭配些许的满天星。

    树干间挂起的串灯,在夜幕中像星星在闪烁。

    斑驳的树影下,每个细节里都泛着爱意的涟漪。

    温榆挽着温爸,从森林的灯光阑珊处缓缓走出。

    她不喜欢大拖尾、蓬蓬裙、又闪又亮的那类婚纱。

    她的婚纱,没有多余的设计,垂坠抓皱,肆意中又包含雕塑般的线条,古典与现代感竟奇妙融合,立体鱼尾剪裁显得她越发的高瘦,轻薄勾勒出她的窈窕身材。

    圣白的经典缎面,在星星点点的灯光下犹如细腻的月光。

    这套婚纱虽简洁淡雅,但和温榆骨子里散发出的那种无拘无束,爽飒多姿十分相配。

    温榆掀起眸,唇边漾着柔婉的笑意,望向礼台上盯着她发愣的许笃琛。

    许笃琛的礼服外套是温榆喜欢的天鹅绒面料,优雅的青果领,复古包边华丽精致,配白色褶裥礼服衬衫,他身形英挺修长,肤色极白,矜贵得像是刚从古堡出来的王子。

    她忽地想起试婚纱那日,她穿好婚纱一转身,他亦是这样愣了一会儿。

    他的冷白皮,在净白的强光下,那泛红的眼眶自然是遮掩不住。

    温榆向他走去,许笃琛本能地偏过了头。

    温榆捧他着脸,转回来,杏眸里溢出笑意,柔声询问:“怎么了,难不成你还要哭?”

    工作人员已经识趣地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他们。

    “你好美。”许笃琛唇间徐徐吐出这三个字。

    “所以你是被我美哭的?”温榆故意撩了撩头发。

    许笃琛被她逗笑,眼眸恢复清明。

    温榆实在不理解他们男人为何都会有这种情绪,那思嘉试婚纱时,路梃也是这个样。

    “那等你换好礼服,我是不是也要红一下眼眶,这样说明我们不分伯仲,我被你帅哭了。”

    许笃琛摇着头走向试衣间,对她的调侃置若罔闻,他已经麻木了。

    可温榆并没有停下聒噪的小嘴。

    “你别婚礼那天当着大家哭出来啊。”

    ......

    “想什么呢?婚礼现场还走神。”温爸轻咳两声,提醒温榆。

    温榆低头,唇角漾开浅笑,踩在松软的林地上,一步一步,离他越来越近。

    温爸把温榆的手交给许笃琛时,喉头哽咽了下,想说些什么,但似乎无法修整好情绪,他抿了抿唇,看一眼两人,回到座位上。

    温榆看见温妈轻轻拍了拍温爸的后背。

    每个有女儿的父亲都会面对这一天,没事,她爸这是成长了。

    温榆的视线移回到许笃琛脸上。

    这位气质非凡的新郎,眼尾红得十分明显。温榆本想打趣他,鼻子却莫名地发酸,忍不住跟着红了眼圈。

    温榆抬起手,在眼边扇了扇,怎么回事?她真的没想哭。

    她和许笃琛这一路,太平顺了,没有狗血,没有鸡毛,确实没什么可以哭的。

    那天分明是她要看许笃琛的笑话,现在先哭出来的人却是她自己,许笃琛只是眼眶微红而已。

    许笃琛看温榆的脸色红了又绿,终是忍不住笑了。

    温榆蹙眉,起了愠意,边轻拭眼泪边说:“逗我是吧?好玩吗?我可不嫁给你了。”

    说罢就要走下礼台。

    许笃琛眼中闪过一丝慌张。

    温榆的玩笑话和真话,他至今也分不清。她总是上一秒还和颜悦色,下一秒就能让他打包滚去客卧。

    他迈了一步,单手揽过温榆纤细的腰肢,拿出戒指给她带上,垂头低声说:“没有后悔药。”

    说完便深深地吻了下去。

    一旁当司仪的易琛然憋不住了,哼笑一声,拿起话筒。

    “我们这对新人可真是随心所欲,旁若无人啊。”他扯了扯领结,痞气十足,“好歹是婚礼,你们按流程来行不行?”

    温榆和许笃琛吻得难舍难分,压根没理他在说什么。

    易琛然猛地吸气,脸色极差,他这哪里是司仪,分明是个人形立牌。

    底下落座的一群哥哥们都笑了,他们也不明白,温榆为何会让易琛然去主持,这不是给她砸场子吗?

    另一边的位置,有温妈的两个闺蜜,看着对面的一遛优质男青年,两个人窃窃私语着。

    “啧啧,我都看花眼了。”

    “怎么的,你还挑上了?”

    “哎呦,我一想起上次,绮芮说想让我二儿子和小七相处相处......”

    “你接着说啊。”

    “还好没成,不是我不喜欢小七,我巴不得她做我儿媳妇。但......她这哥哥也太多了,哪天一吵架......”短发阿姨颤了颤肩膀,“我儿子怕是招架不住。”

    另一位阿姨数了数,砸吧砸吧嘴:“确实挺多。”

    两人齐齐看向台上的许笃琛。

    这才是真的勇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