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八十年代拖油瓶[古穿今] > 第126章 正文完结

第126章 正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吉祥的个人画展,不止米庆大师来了,就连她的四位师兄,也从各地赶了过来。可见对小师妹的重视程度。

    上午十点左右,贵宾们陆陆续续到齐,吉祥作为此次画展的举办人,剪彩的时候站在了最中央。

    站在她左边的是老师米庆大师,右边则是爷爷付鲲。

    当付圭点响鞭炮时,这厢手持红色绸缎的五个人,握住剪刀同时剪了下去。

    仪式成功后,吉祥这边倒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该接待的之前已经接待过了,现在基本是客人们自由看展览的时间,一应事宜也有专业人士陪同。

    所以,这会儿,真正喜欢吉祥画作的基本已经沉浸在绘画中,也有部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

    认出了付鲲的身份,这位可是平日里相见都见不着的大人物,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再打听清楚了老爷子是吉祥的爷爷后,一个个的,都围在老爷子身边套近乎。

    若是平日里,老爷子早就走人了,不过今个儿是家里孩子的大事,再说这些人说话也极有分寸,基本都是在夸赞他家孩子出息,老爷子便也忍了下去。

    “意意想逛一逛吗?”付圭今日格外好看,亮色的衣服将他偏冷的气质都冲淡了几分。

    其实他极其不喜欢亮色的衣服,柜子里的衣物基本不是黑就是白,今个儿喜庆,所以他才会在小姑娘的要求下,穿了一条与她裙子颜色接近的,浅蓝色的衬衫。

    吉祥看着越加俊美的哥哥,弯了弯杏眸,主动牵起男人的手:“好呀!”

    作为吉祥画作的忠实拥护者,冯靓此次绝对是有备而来,进入展厅后,她嫌小情侣碍事,便让女儿陪着小卫去看画展,自己则带着助理一幅幅的慢慢欣赏。

    连续欣赏了五六幅后,她在心中直点头,果然是她最为看好的画家,哪怕沉寂了两三年,她的画技与意境表达却一点也没有落下,反而每一幅的构图、意境、笔触,都有着明显的进步,这一幅幅佳作,完美的展现出画者的独特与力量。

    它们高调的向世人展示,吉祥并没有如外界猜测的那般,只短短惊艳了世人,便明灭于芸芸众生之中。

    三年后的今天,她用一场小型画展,强势回归,并且告诉所有人,她吉祥依旧是那个叫世人惊叹的天才。

    她亦如几年前一般优秀。

    不!

    不应该这么说,她比几年前更优秀,只有真正的站在画作前,面对着面欣赏着,才能切身的体会道,这些色彩带给世人的是怎样的震撼。

    冯靓静静的站立在画作前,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她的眼神近乎贪婪的,注视着眼前这一幅,由黑白灰三色组成的故宫一角。

    这幅画中,每一根线条,每一丝纹理都有着吉祥的个人特色,柔和的、细致的、又饱含深意的。

    ……分明是冷色调,却又因为画家用笔的细腻与精湛的功底,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反而是厚重的,温暖的珍品。

    不知又过了多久,仿似用眼神将画作中流畅的线条全部描绘了一遍,冯靓总算从画作中抽离了心神。

    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抽出帕子擦了擦手心内,因为激动,因为共情而产生的汗渍,侧头小声对身旁的助理交代:“这幅画,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拿下,你现在就去花经理那边登记,顺便把我的立场表明。”

    助理……之前五幅您也是这么说的。

    当然,冯靓这样的激动与震撼绝对不是个例。

    这些驻足在画作前,全心沉浸进的贵宾们,几乎在看到自己喜欢的画作时,都在下达着同样的指示……

    ……无论如何,必须要买到它!!!

    吉祥的个人画展一共举行了三天。

    与一些大规模的画展相比,她的这次展览的确不够看。

    但是参加竞买的人,却远远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

    竞买的模式,吉祥没有特立独行的选择现在流行的现场竞拍,而是选择了以往的规则,每一幅画作下面都会放一个小箱子,箱子上开了一条,只能容纳一张卡片塞进去的缝隙,待竞买这天打开。

    没有投卡片的画作预留,投了卡片的画作,则价高者得。

    时隔三年,吉祥再一次成了画坛中公认的年轻辈第一人。

    无他,只因她的八十幅展览作品,除了她事先表明非卖品的十二幅,其余的全部被竞买走。

    这样的成交率简直跌破了所有人的眼球,要知道,开画展更多的目的,是打造画家的名气。

    像今日这样高的收获,是只有类似米庆老爷子这样的级别,才会有的待遇。

    也或许会有人酸,表示买画可能是冲着米庆老爷子或者付鲲老爷子的面子去的,这或许都有,但不能否认,因为这一次亮眼的成交率,让吉祥再一次一战成名。

    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因为她沉寂几年,而说些似是而非的诋毁话语,因为,她站的已经足够高……

    晚上还有一场聚餐。

    买完画后,大部分贵宾都没有离开。

    吉祥做东,请所有人去了提前预定的J市饭店吃饭。

    作为画家,她只要人到现场吃吃喝喝就好,至于招待客人,自然有八面玲珑的专业经理人,包括花彤姐。

    所谓的聚餐,其实对于这些成功人士来说,不仅仅是一次餐饭,更重要的是能通过这次的平台认识更多的,可发展的生意伙伴。

    所以,哪怕没有这些个经理人从中招待,他们也能三五成群的交流的很好。

    这也正合了吉祥的意,毕竟她的性格,实在不太擅长应付生意场上的客套。

    所以,小姑娘基本只顾埋头吃饭,时不时的再朝着,游刃有余的跟在冯靓身边与人寒暄的珺珺投去几眼,心中忍不住赞叹她的厉害,未来又是一位铁娘子啊。

    唯一叫吉祥不自在的是,哥哥没有陪在自己身边。

    下午竞买结束的时候,付圭说临时有很重要的事情,便匆匆忙忙离开了。

    平日里,吉祥没有那么粘人,就是这会儿的环境让她很不习惯,再加上一天暴富,叫她整个人的情绪都处在亢奋之中,还没办法跟人分享,委实憋的慌。

    “再忍一忍吧。”冯珺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吉祥身旁,看着好友魂不守舍的样子,好笑劝慰。

    吉祥以为珺珺说的是这次的聚餐,笑道:“也没那么难受,就是不习惯。”她只是这些年被家人宠着,并不代表不通人情世故,为了她的画作,为了她的荷包,这些应酬都是必要的。

    冯珺轻笑:“我没说这个。”

    吉祥不解,抬眼看她:“那忍什么?”

    “你家付圭啊,不是因为他不在,你才这么坐立不安吗?”

    “……咳……也不是,就是不大习惯吧。”吉祥极力挽尊,她说的也是事实,今晚上的聚会,身边一个家人都没有,她难免有些不自在。

    冯珺也只调侃了两句,便换了个话题:“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结婚……吗?

    其实在吉祥去年满20周岁后,她一直以为哥哥会跟自己提结婚的事情,然而……并没有。

    再有几天她都21周岁了,还是没有。

    虽然大学生结婚,是有些不大好看,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更何况她博士都毕业了。

    “我也不知道。”吉祥抿了抿红唇,今晚的好心情,因为这个话题起了一丝裂缝。

    冯珺皱眉,没想到好友跟她未婚夫居然还没有提到结婚的事情,这不太可能啊?这两人感情好到什么程度,这些年,她这个做朋友的可是一清二楚。

    就在冯珺想着要不要找自家男友探一探付圭口风时,就见小姑娘咕咚一口,灌了一杯酒下肚。

    酒杯不大,但是架不住酒的度数高,见小姑娘被辣的皱巴起小脸,冯珺赶紧递了一杯水给她漱口,嘴上还不忘轻斥:“你这是做什么?你会喝酒吗?这是要借酒消愁?”

    吉祥顾不上说话,此刻她眼泪汪汪,只觉得从嘴里一直到胃里都火烧火燎的,原来这就是酒吗?这也太难喝了,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样的东西?简直不能理解。

    等猛灌了几口凉水,又吃了几口菜之后,她才觉得那种快要然着的感觉降下去了些。

    “我没有借酒消愁,我至于吗?就是刚才有些上火,想喝点凉水,不知道怎么就把酒灌下去了,好难喝。”说着,吉祥又夹了两筷子味道偏重的菜,吃进嘴里,企图将那酒味全部压下去。

    冯珺简直无力吐槽,却又担心好友没有喝过酒,会醉:“怎么样?头晕吗?”

    吉祥摇头:“没有。”

    “这酒度数深,后劲儿大,要是不舒服就跟我说。”冯珺还是有些不放心。

    吉祥抬腕看了下时间:“不用担心,我就喝了一小杯,再说马上就要散场了。”

    见小姑娘眼神的确清明,说话也有条理,冯珺才渐渐放下心来,也是她关心则乱,一杯白酒,一两都没有,应该不至于会喝醉。

    于是,放下心来的两人,又就着彼此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闲聊了十几分钟。

    突然,吉祥咬了咬唇,凑近冯珺小声问:“珺珺,你说……我自己向哥哥求婚怎么样?”

    作为一个性格比较强势的女生,冯珺倒是不觉得女人求婚有什么不对,结婚这种事情,觉得时机到了,谁提都一样。

    所以听到好友的问话,她认真的思考了下才回:“可以啊,不过……你打算怎么求?”

    吉祥眼神亮了亮:“我之前看电影里有很多送花求婚的,你觉得怎么样?我特别喜欢那样的。”

    冯珺在脑中想象了一下好友手捧鲜花,对者付圭那张冷脸求婚的场景……

    她甩了甩脑袋,总觉得画面奇奇怪怪的,难道是刚才应酬时,喝的酒后劲上来了?

    “……不行吗?”吉祥见好友甩头,以为她觉得不合适,声音里就带上了些许失落。

    冯珺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些:“不是,我是觉得没有必要,直接说呗,肯定会娶你的。”

    这话小姑娘爱听,吉祥忍不住笑弯了杏眸,不过……“万一……不愿意呢?”

    “……”冯珺一时无语:“你怎么想的?怎么可能?”

    吉祥不知道怎么说,这些年她跟哥哥感情越来越好,每天的亲亲抱抱也不会少,但是就是没有提到结婚这个话题。

    本来她还以为哥哥在等她毕业,可是她博士都毕业的,还是没提,小姑娘期期艾艾:“……要不……一次不成我过两天再换个求婚方式?”

    冯珺……

    聚会结束的时候,大约是晚上九点。

    付圭也总算忙完了,赶过来接人。

    与所有客人一一握手道别后,吉祥又挥别了好友,然后在冯珺加油的眼神中,跟着哥哥往车上去。

    “哥哥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很不自在?下次哥哥一定陪着你……你喝酒了?”走到阴暗的角落,付圭俯身亲了亲小姑娘的脸颊,突然发现鼻息间有一股淡淡的酒香。

    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付圭又靠近了女孩几分,确定没有闻错后,男人少见的对女孩皱起了眉头:“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

    说话间已经将人直接打横抱起,快步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吉祥也觉得脑袋有些晕乎,飘飘然的感觉,还有些集中不了精神,听到哥哥的提醒,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这是醉酒了?

    好像也不是,就是脑袋有些晕乎,不像人家说的醉酒状态……

    待被哥哥放在副驾驶时,被哄着闭上眼眯一会儿后,吉祥还迟钝的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

    但是已经一团浆糊的脑袋里,却没能扒拉出一丝有用的信息。

    就这么一路晕晕乎乎的回了四合院。

    等再次被哥哥抱下车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吉祥拍了拍男人的手臂:“……你放我下来,我有话要说。”

    付圭哄她:“等明天再说好不好?你乖,咱们先回家睡觉。”

    吉祥不干,精致的小脸上难得带上了小脾气,她拍了拍哥哥的手臂,还悬空蹬了蹬腿:“我不……不乖,我就要下来,现在就要下来。”

    付圭轻笑出声……好吧,他依言将人放了下来,大手却不放心的揽着小姑娘的腰,担心她摔倒,从来都是软和的甜丫头难得发小脾气,也是可爱的不行,他舍不得不顺着她。

    吉祥站定后,甩了甩有些眩晕的脑袋,不想直接将自己甩的踉跄了几步。

    幸亏付圭不放心她,大手一直护着,不然说不准还真能摔个屁股蹲,男人无奈,只觉期待已久的这一天估计要错过了。

    不过见意意这般迷糊的模样,他弯腰,抬手刮了刮小姑娘的俏鼻,无奈苦笑:“小酒鬼。”

    “我不是……不是酒鬼!”吉祥“啪”的一声拍掉男人的大手,睁大眼睛瞪着他,然后在他怔愣中,两只小手死死的揪着男人胸口的衣襟,迫使哥哥弯着腰与自己对视。

    女孩儿有一双好看的眼睛,这是付圭一直知道的,他家的意意是一个漂亮的大宝贝,哪里都好看的叫自己迷恋。

    此刻,他的女孩儿,正用那如黑曜石般耀眼的杏眸,死死的绞着自己的视线,小脸薄红,语气坚定说:“哥哥,我们结婚吧!”

    付圭瞳孔猛然一缩,如何也没想到小姑娘生气的原因是因为自己。

    更加没想到,他的小姑娘会主动跟自己求婚。

    “行不行?你给句话!”酒劲慢慢过去,见男人不回话,脑袋越来越清醒的吉祥一鼓作气,凶巴巴的继续追问。

    付圭又将腰身往下压了压,语气也带上了弥足的懒散:“要是哥哥不同意怎么办?”

    似是没想到哥哥会这般说,吉祥在脑中思考了好一会,才瘪了瘪嘴儿,眼眶也忍不住发红,却依然凶巴巴道:“那我就再问一次。”

    没想到会将人逗哭,付圭映着昏黄的灯光,看清楚了女孩儿的每一刻表情,见到小姑娘眼眶泛红的那一瞬间,他就后悔了。

    付圭一把将小姑娘抱起来,像是抱小孩一般,推开四合院的大门,直接抱着人进了院子里。

    吉祥窝在男人的怀中,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早上还什么都没有的院子里,此刻却开满了各色的花,红的、粉的,而这些花海更是组成了一个个浪漫的图像。

    今日没有参加聚餐的家人们,此刻也都面带笑容的站在院子里。

    有已经回国的小姑一家三口,有付钰堂哥一家三口,有吉皓堂哥一家三口,有两方的四位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跟三月……

    此时此刻,在院中亮如白昼的灯光下,在唯美芬香的花海中,在团子引领的几百只鸟儿的跳舞(扑棱)中,所有的家人都带着祝福的笑容看着她。

    突的,吉祥眼泪毫无征兆,大颗大颗往下掉,连她自己也一点而准备都没有。

    这一瞬间,她已然明白过来……明白为什么哥哥一直没有提到结婚的事情,他一直在等自己完成画展,他一直再等自己从压力中脱身。

    付圭一直抱着小姑娘,直到将她放在一个巨大的爱心花环下,他弯腰,用拇指帮小姑娘擦拭起眼泪。

    眼见小姑娘眼泪毫无停歇,莫名的,付圭像是被传染了一般,也觉得嗓子酸涩的紧,他眨了眨凤眸,敛去眸底的泪意,短促的笑了声后,才从口袋中掏出手帕,一边帮小姑娘拭泪,一边哑声道:“听说最近很流行这样的求婚,所以,哥哥参考了很多,学习了很久,又亲自种了这些花,想着别人有的,我的意意也必须要有,还要更好的,其实……哥哥期待这一天很久了,我的女孩儿总算长大了,所以我想……”

    “我嫁!”看着男人从口袋中掏出戒指,准备单膝跪地时,吉祥一把拽住了他,不让他跪,甚至在男人错愕的眼神中,直接伸出了手。

    “噗嗤……臭丫头,你好歹矜持一点儿,又哭又笑的,羞不羞。”吉翠芳再也忍不住,笑骂了出来。

    “就是,这也太便宜小二了。”沈佩兰看热闹不嫌事大。

    吉雪美目流转,半偎在丈夫的怀中,无奈的看着闺女,这丫头,也太莽了,刚才居然在大门口就直接向小二求婚,她都有些没眼看。

    吉祥可不管家人怎么逗弄自己,她的视线只停留在付圭的身上,直到哥哥帮自己在无名指上戴上了一枚粉色宝石戒指,小姑娘才美滋滋的笑了出来。

    她收回小手,欢喜的看了又看,只觉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枚戒指更美的存在了。

    当着众人的面,吉祥借着微醺的酒意,大着胆子笑倚在哥哥的怀中,看向对面的一众家人,笑颜如花的表白:“哥哥这么好,是我赚大发了,我很爱很爱哥哥的,才舍不得他跪下呢。”

    现在的她,不符合从小受到的教条,但是她更喜欢在这个世界的自己,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敢于表达自己的爱意……

    付圭轻笑,紧紧揽着怀中的宝贝,喟叹般的轻声呢喃:“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你!”

    众人哄笑,保姆阿姨也笑着从屋内出来询问:“是不是可以开饭了?”

    吉祥眨了眨眼:“什么饭?”都这么晚了,家人还没吃饭吗?

    付圭俯身亲了下小姑娘的发顶,眼底的温柔几乎凝成了实质:“庆祝我们彼此求婚成功!”

    闻言,吉祥眼神霎时亮晶晶,女孩儿立马牵着男人的大手,与他十指紧扣,脚步欢快的跟在家人们的身后。

    “八天后去领证吧!”迈进屋子前,付圭轻声说。

    吉祥转头看他:“我生日那天?”

    “嗯!好嘛?”

    “……好!”当然好,没有再好的了,吉祥笑容就没有从脸上消失过,她想,她跟母亲定然是得到了各路神仙的关爱……

    才会这般幸福。

    并且会一直幸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