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 第139章 穿越原著

第139章 穿越原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嗯嗯?礼堂是吗,包在我身上!”

    接到夏油杰电话时,五条悟正在外地出差,他随手捏死最后一只咒灵,兴高采烈的模样仿佛周围都飘起了小花花。

    拱白菜的猪报复也报复过了,气也出完了,作为早纪的哥哥和夏油杰的挚友,对于他俩的结合,五条悟当然是乐见其成的。

    一下子能让两个重要的人得到幸福,五条悟收获的是双倍的快乐。

    他笑眯了眼:“决定好了是西式婚礼吗?我这就去帮你们包会场……嗯,需不需要我去把伏黑甚尔引开?”

    夏油杰很是无奈:“当然不行了,早纪的婚礼,家属不出面像什么话。放心,岳父那边我已经沟通好了,婚礼现场不会出现意外。”

    哦豁,这都开始喊起岳父了。

    五条悟挑眉。

    “难以置信,你还真能让那个别扭女儿控松口啊,怎么做到的?”

    大家都相处这么多年了,伏黑甚尔的德性五条悟他们早就摸清楚了。

    平日对早纪爱管不管漠不关心,一旦触及底线他炸得比谁都快,偏偏嘴上还不肯承认,以至于五条悟等人私底下叫他“别扭女儿控”。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伏黑家只有早纪控和扭曲的早纪控,看来过了这么多年,这个定律不但没有打破,反而变本加厉了。

    “还能怎么办,老老实实完成岳父的条件呗。”夏油杰耷拉着眼皮,“难不成我还敢在岳父面前耍手段?”

    “幸好以前从高层那薅了不少羊毛,还有大笔储蓄没动,勉强能支撑起彩礼金。”

    五条悟的嘴角快和太阳肩并肩了:“那多亏了我当初英明的谈判,还不快谢谢悟大人?”

    “是是,谢谢你。”夏油杰有气无力地敷衍道。

    “你听上去状态不太好?”

    “可别提了……”

    夏油杰被五条悟这一提醒,牙酸地捂住脊椎侧边紧贴后腹的某个部位,心里那是一个北风潇潇雪花飘飘,满是千山鸟飞绝的苍凉。

    自从早纪开荤后,每日每夜都对他异常热情,而且精力条深不见底,夏油杰都快被她榨干了,在早纪软乎乎的身子缠上来的时候又拒绝不了。

    逼得夏油杰都想狠狠摇晃早纪的肩膀,欲哭无泪地大喊“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五条悟从他的语气里猜出前因后果,当场捧腹大笑!

    “噗哈哈哈哈哈!!”五条悟笑得直不起腰,言语化作箭矢毫不留情地刺穿了夏油杰的心扉,“杰你怎么回事哈哈哈太逊了吧!你真的是男人吗哈哈哈嘎嘎——”

    夏油杰微笑着,慢慢握紧了电话。

    “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不行了不行了我要笑死了这也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太丢脸了杰!!”五条悟被辅助监督生拖硬拽上了车,整个人在宽敞的后座笑成一滩猫饼,“这么好笑的事我一定要分享给硝子他们哈哈哈哈,哦对硝子还是医生,说不定她能给你开专门药方呢是不是,鹅鹅鹅!!”

    果然,即使过了八年,已经入职高专当老师了,五条悟还是不改鸡掰本性,在夏油杰的雷区疯狂蹦迪。

    “不——需——要——”夏油杰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语,“你要是敢和别人透露半点风声,悟,你就死·定·了!”

    被榨干难道是他的错吗?他的体质明明高出普通成男一大截了,要怪只能怪早纪她的体力根本不在人类范围内,她是个体力怪物啊!!

    夏油杰冒着黑气挂断五条悟的电话,鸡掰猫肆无忌惮的嘲笑声再听下去,他难保不会杀人。

    这时,浴室里的花洒声停歇,喷砂玻璃门被拉开,水雾争先恐后地钻了出来,女性的身影在雾气里若隐若现。

    她赤着脚走过去,毛巾围在脖子边上,发丝还在湿漉漉地滴水,她却半点不见外地扑进了夏油杰的怀里。

    夏油杰浑身僵硬:“……”

    “杰!”早纪抬起脸,眼睛发亮,写满了期待,“我今天换了新的沐浴露哦,是很香的草莓味!”

    说到这个地步,基本是明示了。

    夏油杰的眼角微微抽搐,他干笑着,不动声色地和早纪拉开一段距离:“早纪,我觉得今天很晚了,明天还要布置礼堂,很忙的,今晚还是早点睡吧。”

    早纪不解地歪头:“诶?可是这又不耽误明天布置礼堂……杰不会连这点体力都挤不出来吧?”

    夏油杰痛苦地捂住眼睛。

    可我就是挤不出来啊!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精力无穷无尽吗,给我有点体力怪物的自觉啊你这家伙!

    我没了,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早纪你都不歇两天的吗,哪怕是为了你今后的性福生活着想——

    “杰。”

    所有的思绪戛然而止。

    夏油杰的眼睛忽而一顿,瞳孔微颤,注视着近在咫尺的女性面容。

    早纪瘪嘴,撒娇般环住了夏油杰的脖子,他们的脸挨得太近了,呼吸纠缠不分,能看清人的吐息喷洒在脸上凝成的细密水珠。

    “可是我喜欢这样。”早纪向来如此,直言不讳地剖开内心的真实想法,“我喜欢踏踏实实地感受到杰的存在,喜欢这种炙热到融化彼此的温度……”

    呼吸法剑士,最根本的要义就是通过加快血液流动,提高体内温度,以大幅度增强身体素质。

    也就是说,能让自己“热起来”的任何活动,都只会给早纪上增强buff。

    身体越热,她的精神就越是兴奋,体力就越是充沛,从而进一步促进温度上升。

    也就是说——

    在这方面,她是个永动机。

    夏油杰眼前一黑。

    “杰,不好吗?”

    “不,当然可以。只要早纪喜欢的话……”

    搂住早纪腰肢的前一刻,夏油杰苦哈哈地心想。

    我还能怎么办呢,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要不然还是偷偷找硝子问一下有没有药……嗯?或许真人的无为转变也能派上用场?

    ……

    五条悟虽然平时不太靠谱,但给好友和妹妹选礼堂这件事上,他可是用了心的。

    即使不相信五条悟本人,也要相信五条家花费举族之力呕心沥血培养出来的完美继承人的品味。

    五条悟是贵族中的贵族——仅凭这一点,就无需质疑他的眼光了。

    最终敲定的礼堂是位于冲绳的白之教堂。

    是近两年才落成的,由东京晴空塔设计师吉野繁先生设计,教堂一面靠海,全片落地窗前是蓝色丝绸般泛着粼粼波光的海洋,礼堂主色调一如它的名字,是纯洁的白色。

    在前廊能看见清一色的福木叶,不见天真烂漫的鲜花点缀,反而衬出了海与树的沉静,清爽与幸福。

    教堂大厅不大,仅能容纳五十余人,但这个容量对于早纪他们而言刚刚好。

    咒术师本就人际关系简单,交友圈狭窄,叫上几个年级的同期,再喊来新人双方的亲朋好友,也就差不多了。

    她还依稀记得,婚礼当日,波涛壮阔,阳光盛大。

    牧师在台上致辞,早纪一身纯白婚纱尾曳拖地,与之相配的则是夏油杰的西装礼服,两人并行到牧师前,相视一笑。

    那是长达十余年的默契,一切尽不在言中的温情脉脉。

    以庵歌姬为首的女生们鼓掌得最为用力,感性的女子还偷偷抹了眼角,男性那边也都挂着欣慰的笑意,平日被夏油杰狂塞狗粮的恼火如今悉数变质为了美好的祝福。

    就连伏黑甚尔,也难得收敛了吊儿郎当的情态,倚在一个座椅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身穿婚纱的黑发女性,碧色的眼底漾起微的波澜,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起了什么。

    伏黑惠和菜菜子美美子两姐妹都穿上了正经的礼服,前者尽职尽责地指挥在场工作人员,后者则注视着早纪手里的花束跃跃欲试。

    产屋敷家的人也到了。

    产屋敷辉利哉垂垂老矣,据说在两年前就无法下床了,但他奇迹般撑到了现在,也许黄泉的引渡人都不忍心在他看到最美满的画面前带走他。

    这个背负太多、劳碌一生的主公大人静静地坐在观众席上,他儿孙绕膝,生活圆满,然而直到他看到早纪步入婚礼教堂前的这一刻,他才恍惚觉得人生真正的无憾了。

    伏黑甚尔和产屋敷辉利哉,他们是早纪的两个“父亲”,虽然二者没有交集,但此刻他们的心情却无比的一致。

    齐木楠雄匆匆赶到,见到这个场景,眸里也柔和一片。

    是大团圆的结局。

    嗯……看了这么多命运线后,他果然还是喜欢这种发展。

    婚礼致辞也快到了最后阶段,在场的人陆陆续续站起,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给出雷鸣般的掌声了。

    与此相比,一道惊呼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抱歉借过一下……啊!”

    伏黑惠侧着身给人引路,并没有看到后面的齐木楠雄,因而不小心与他相撞。

    伏黑惠道歉后与他交错而过,齐木楠雄微微颔首,盯着伏黑惠的背影半晌,忽然感觉到头顶有什么不对。

    齐木楠雄:“……”

    他僵硬着,一卡一卡地低下头。

    被撞掉的抑制器躺在地板上,身首分离。

    齐木楠雄:!!!

    他猛然回头,像是要印证他的不安一般,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尖叫。

    一个漩涡状的黑洞无知无觉地出现在早纪身边,眨眼间便把她吞了进去!

    夏油杰反应极快,不假思索地追了进去。在场的嘉宾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五条悟第一个反应过来,身形一闪便瞬移了过去!

    但黑洞消失得极快。

    除了有瞬移外挂的五条悟,其他人赶到黑洞前时,它已然无影无踪。

    “……”

    礼堂内,一片死寂。

    ……

    “呜啊!”

    早纪是从高空坠落的。

    变故发生得太快,她甚至没能看清绿茵茵的树林内部,就感觉到脑部被一个坚硬的物体狠狠撞击,她闷哼一声,从大石头上滚了下来。

    好、好痛……

    这一下也不知是撞到了哪里,早纪捂着额头,只觉得愈发疼痛,眼前也眩晕一片,根据以往的经验,她或许是被撞出脑震荡了。

    大脑的防御机制开启,早纪短暂地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

    在森林的另一边不远处,属于JK的清脆声音回响在空中。

    “我和美美子都会全力支持夏油大人的决定啦!”

    “夏油大人做的都是对的。”

    “嗯,好孩子。”

    一行三人,在未开发的原始森林里仿若闲庭信步,中间身穿袈裟的黑发男人垂眸微笑,认真听着两个少女的吵吵闹闹,不时附和一声,丝毫没有不耐烦的迹象。

    他们拨开灌丛,继续朝出口行去……忽然,其中一个少女停住了。

    她惊愕得瞪圆了眼睛,捂住嘴巴,好险没有大叫起来。

    “夏油,夏油大人!!”

    “怎么了,菜菜子?”

    菜菜子忙不迭拉住了夏油杰的衣袖,此时夏油杰也看到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女子,他也是一愣。

    美美子迷惑了:“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穿着婚纱的女人??”

    难道是刚从婚礼现场逃跑吗?抢婚?可是不至于把人扔到原始森林里啊,中途都不换衣服的吗?

    夏油杰眼眸闪烁,他按住菜菜子的肩膀,把她带到后面。

    “我去看看。”

    夏油杰逐步靠近那个女子,他一手背到身后,手中的咒力凝聚成一团,随时保持防备。

    说来也巧,就在他走到女子的旁边时,她正好轻哼一声,捂着脑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夏油杰下意识挂上面对教徒时虚假的微笑面具:“你好,请问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

    “诶?”女子双手捂头,眼里尽是迷茫,“我是谁?我……我的头有点痛,我想不起来了。”

    失忆了?

    夏油杰的视线飞快地扫过女子的全身。

    身穿婚纱,沾满草屑,但是鞋底没有多少,很显然是被人从空中抛掷到这里的,衣服上的草屑和泥土应该是惯性打滚的时候沾上的。

    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大石块,看来就是被抛下的时候不小心撞到的,而且撞失忆了。

    夏油杰循循善诱:“名字呢?一丁点都想不起来吗?”

    “名字?”

    女子呢喃着,她脑海里零星闪过很多名字,她不知道哪一个是她的,呆呆地说道:“我叫什么来着……悟?甚尔?惠?啊,等等……”

    夏油杰眉梢微扬,面上却不动声色,保持着友善的笑意。

    女子忽然激动地一拍地面:“对了,我想起来了!”

    那个名字,她脑子里印象最深刻的,一想到心里就止不住的发烫。

    绝对是她的名字!

    女子握紧拳头,高声道:“我叫夏油杰!!”

    夏油·教祖·杰:“……?”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