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 第110章 揍猫现场

第110章 揍猫现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件事我很感兴趣,不如展开讲讲?”

    夏油杰:“……”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大写加粗红色的“危”字悬浮于他的头顶上方。

    夏油杰不动声色地往旁边轻移一步,用身体挡住门扉,假笑着说道:“好久不见甚尔叔叔,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别转移话题。”甚尔回以假笑,“我那傻闺女怎么了?她在医务室?”

    “没、没什么。”夏油杰忙走上前,作势要为甚尔引路,“只是硝子她不放心早纪,给早纪做了个全身检查而已。不说这个了,甚尔叔叔你是要去解除狱门疆吗?我给你带路吧。”

    啪。

    一只大手忽然扣上了夏油杰的脑壳。

    夏油杰嘴角微抽着向上看,只感到一阵浓重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甚尔:“可以,你就在路上给我解释清楚吧。”

    至于他的闺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家后有的是机会好好“审问”她。

    夏油杰艰涩地咽了口唾沫,此刻他的亿万脑细胞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转动起来,电光火石间,他便排列组织好了措辞。

    对不起了,悟。

    夏油杰在心里默默想道。

    反正这事你要负一大半的责任……死道友不死贫道,不能怪兄弟坑你。

    从医务室到办公室的距离并不长,但在甚尔的有意控制下,他们像是走了一个世纪。

    就连原本的事外者夜蛾正道都不说话了,他对名古屋异变的事情经过也分外好奇。

    只听夏油杰娓娓道来。

    “名古屋的那场任务中,悟遭遇了埋伏,除了三个特级咒灵外,还遇到一个名为里梅的诅咒师,就是被押运回来的那个昏迷的少年僧人,夜蛾老师你们应该都知道。”

    见夜蛾正道点头,夏油杰轻咳一声:“根据我从早纪那听来的描述,悟是不小心中招,被封印在狱门疆,而当时在名古屋且有能力把他带回来的只有早纪……”

    “然后早纪正面对上了那个诅咒师,受了很重的伤——不过现在被治好了——历尽艰险,终于从诅咒师手中夺回了悟。”

    夏油杰委婉地提醒道,狱门疆是你闺女拼了命带回来的,算账的事先不提,你至少不能让她的努力白费吧?

    方才一番叙述中,夏油杰并没有撒谎。

    他只不过是稍稍地……模糊了一下细节,然后强调一番五条悟这个重点。

    夏油杰按死为数不多的良心,话里话外疯狂抹黑自己的好兄弟五条悟,无数黑锅“哐当哐当”地砸在狱门疆里浑然不知的大白猫上。

    早纪她会遇险,是因为五条悟掉以轻心了!

    没错五条悟就是那个拖后腿的累赘!

    如果不是他不小心被封印,根本不会有那么多事儿!

    反正一切都是五条悟的错!

    叔,你看怎么样?要不要我把猫拖出来让您揍一顿消消气?

    伏黑甚尔微微扬起下颌,碧色的眼里嘲意更浓,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凝,那是他在里世界混迹多年的、洗不掉的杀气。

    “继续。”他懒懒地耷拉着眼皮,“你还有什么瞒着我。”

    夏油杰一噎:“……”

    不是,您怎么总在早纪相关的问题上如此敏锐啊?

    彼时,三人已经来到了办公室门前,夜蛾正道去开门,把抽屉里层层封锁的狱门疆拿出来,办公桌堆积的文件早已被扫到一旁,狱门疆就搁在桌子的左上角。

    趴在甚尔肩膀上装死不动的丑宝也张开嘴,甚尔看都不看一眼,径直从丑宝嘴里抓出一小截白嫩的腿……

    嗯,小腿?!

    夜蛾正道和夏油杰双双瞳孔地震,惊悚地盯着丑宝嘴里吐出的那一截小腿,伏黑甚尔则是一顿,发现了手感不太对劲,回头一瞥。

    “哦。”他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最恐怖的话,“我把儿子塞进去了而已,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津美纪在家里睡觉,反而是一贯听话的伏黑惠听说爸爸要出门找姐姐,立刻追上来想要一起去,甚尔又懒得带小崽子,干脆把他往丑宝脑袋里一塞就出门了。

    也不知给小惠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心理阴影。

    夏油杰无语凝噎,半晌才从喉管里憋出一个小小的“草”。

    早纪,你能活着健康长大真的太不容易了。

    拿错了东西,再塞回去便是。于是夜蛾正道和夏油杰又眼睁睁看着甚尔松开小腿,任由小惠再度滑入丑宝的无底洞胃部,男人反手一掏,这回终于掏对了武器。

    特级咒具天逆鉾,狱门疆的开匣钥匙。

    形状奇异的刀上,似乎有薄薄的一张白纸鼓风飘起,又因为粘胶而迟迟未能脱离,借着视角的便利,夏油杰看到了那张纸上的图画。

    是五条悟的彩色大头照。

    夏油杰:“……”

    他开始感到迷茫。

    为什么早纪爸爸的武器上要贴悟的大头照啊?是有什么特别寓意在吗??

    粘照片的可能是502特效强力胶,压根撕不干净,于是甚尔也放着不管了。

    他拾起天逆鉾,目光挪向狱门疆,不忘问道:“姓夏油的小子,刚才问你的话还没回答完。”

    “早纪那傻子的事,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夏油杰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狱门疆的眼神已然添上兔死狐悲的怜悯。

    对不起,悟。

    我尽力了,真的撑不住了。

    希望你能拥有光明的未来。

    夏油杰从来不会在早纪的事情上撒谎,况论是关心着她的亲人,眼见拖延时间不成,夏油杰只好破罐子破摔:“还有一件事就是……在夺回狱门疆的途中,早纪开了斑纹。”

    咔嚓。

    是甚尔一刀捅进狱门疆的响声。

    夏油杰话音落下,甚尔便再也没有说话。

    他只是顶着一张毫无表情的脸,睁着一双看死人般的眼睛,用怎么看都不像是开锁的力道,把天逆鉾猛然捅进了狱门疆内。

    也就狱门疆是特级咒物才没有当场崩散,然而可怜的檀木桌遭了殃,被余波震得四分五裂,颓然散架。

    夜蛾正道看得心惊胆颤,生怕他学生一个不小心就交代在里面了。

    “那个,伏黑先生……”

    “咳,老师。”夏油杰急忙扯过还未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夜蛾正道,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别再说了。”

    “可是悟他……”

    “那是悟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我们帮不了他。”

    夏油杰正色道。

    他对夜蛾正道疯狂使眼色,没看到伏黑甚尔身上飙升的宛如实质的杀气吗?!他是真的想杀人了,不要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啊!

    伏黑甚尔此刻究竟是什么心情,夏油杰根本不敢细想。

    哪怕是和早纪毫无血缘关系的他,在看到她的斑纹时也瞬间大脑空白,激亢的情绪如同洪水决堤般冲垮了他的理智。他都尚且如此,何况是早纪的亲生父亲伏黑甚尔?

    反正,夏油杰是一动不敢动,最多在心里为他好兄弟祈祷,这一天过去后还能留一口气。

    也不知究竟是天逆鉾的作用,还是狱门疆终于承受不住甚尔的力道,方体六面的眼珠子齐刷刷睁开,瞪出血丝,似是在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嘶吼,却阻止不了躯体的寸寸开裂、灰烬飞扬,短短两秒后,狱门疆彻底崩散。

    白发少年一个不稳摔到了地上,好像还没有立刻适应环境的变化,他捂着嘴咳嗽两声。

    五条悟被解除封印的第一秒,他脑海中的想法是:我出来了?

    五条悟被解除封印的第二秒,他慌忙地抬起头,脱口而出一声“早纪呢?!”

    五条悟被解除封印的第三秒,他发现四周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

    “……”

    五条悟的眼珠缓缓上移,不无惊恐地看到甚尔那噙着诡异微笑的面庞,整个人都被笼罩在无形黑气之下,还幽幽地对五条悟打了个招呼:“嗨。”

    甚尔嘴角扭曲的笑容愈来愈大,他掂了掂天逆鉾,刀刃反射一抹冰冷的寒光,用猎户打量待宰牲畜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五条悟。

    “做好准备了吗?”

    五条悟还有些发愣:“什么?……卧槽!!!”

    轰隆一声巨响!

    五条悟猛地一蹦三尺高,闪现到办公室角落,而在他原来的位置,地面凹出了一个深深的坑,天逆鉾倒插其上,周边是蜘蛛网状的裂缝。

    “等一下等一下,你干什么……啊啊啊你不要过来!!”

    接下来所呈现的,就是一场五条悟单方面的大逃杀。

    刚从狱门疆里放出来就要马不停蹄地跑路,五条悟偏偏不敢有半点怨言,用膝盖想都知道伏黑甚尔是为什么追杀他!

    正是这个理由,导致五条悟连还手都不敢!

    他心虚啊!

    于是今日的高专,出现了一副稀世奇景:

    那位刚入学就招得全校人厌烦的不可一世的五条家大少爷,被一个不知名黑发男人撵得上窜下跑,鸡飞狗跳,上树下河飞檐走壁的满高专乱爬,而两人每到一处,都会传来如同地震般的剧烈晃动,吓得不知情人士以为诅咒师要攻打高专了。

    鸡掰猫凄惨的尖叫声响彻天际。

    “嗷嗷嗷你不要过来啊我错了还不行吗!”

    “啊——你是真打算下杀手啊!!”

    “卧槽你不要打脸!不要打脸啊啊啊!!”

    据说这一天,全高专的人达成了空前一致,包括优秀上进的好学生在内,四个年级的学生齐齐翘课,纷纷跑去快乐围观五条悟挨揍现场,拍照录像声不绝于耳,整个学校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也是同一天,伏黑甚尔博得了全东京咒高学子的好感,风评直线上升。

    据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歌姬小姐说道:不管他是谁,只要他揍五条悟,他就是好人!

    我们仍未知道那一天甚尔先生下手多狠辣,五条悟结局多惨烈。

    唯一可知的线索只有围观全程的家入硝子的那一句话。

    带着无比复杂的语气,对窝在医务室打死不肯出去的早纪说道:

    “你爸爸真厉害,悟被他揍出了反转术式。”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