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 第106章 通透世界

第106章 通透世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形体的特级咒物彻底闭拢,无数只大大小小的眼睛在六面睁开,幽然冰冷,带着森森不详的寒意,滚落到乱石堆中,撞出轻微的“啪嗒”声响。

    早纪正要捞回狱门疆,却陡然感知到一阵刺入骨髓的寒气,淡白的雾气弥漫开来,触到指尖不过两秒,连皮肤都被这丝丝白雾冻结,她毫不犹豫地收回手。

    下一秒,层层冰柱将她和狱门疆阻隔开来,冰墙上伸出参差不齐的犬牙状冰锥,将狱门疆牢牢锁在其内。

    咒力在里梅的指尖缠绕,他的眼瞳分明是葡萄紫色,却像是从雪原极地的最底层挖掘出来的,万年不化的玄冰。

    “呼……”

    他对着指尖一吹,像是要把这看不见的咒力吹散。

    冰凝咒法·冰牢。

    哗啦——

    根根冰锥搭起一个小巧的牢笼,无视地心引力飘起,顺从着里梅咒力的牵引,连同狱门疆一起落入他的掌心。

    “走了。”

    他淡淡地瞥一眼后方,直接略过紧绷着身躯的早纪,对躺尸的三个咒灵说道。

    他甚至没把她放在眼里。

    夜风猎猎,早纪的外衣吹得鼓鼓作响,她受伤的手指微微蜷缩,不动声色地握紧了刀刃。

    刚才只是不小心沾到了一点冰雾,她的手指便僵硬到现在才回暖……这还是她用呼吸法加速血液流动的情况下。

    心脏沉入谷底,早纪盯着面前的少年僧人,知道她或许是碰上迄今为止……乃至于两辈子加起来都分外棘手的强大敌人了,仅次于鬼舞辻无惨。

    对方的能力是冰。

    在早纪前世今生的丰富战斗经历里,只有一次极端危险的状况能与面前的敌人相提并论。

    上弦之二,童磨。

    当初对付童磨,是靠着蝴蝶忍自我牺牲、香奈乎瞎了一只眼、加上伊之助的拼命才成功砍下他的头颅。

    就连无限城那会儿都有外援,可现在却只有早纪一个人。

    ……不过没关系。

    早纪压低身子,灼热的呼吸带入氧气,刺激血液加速循环流动,冰雾仍在蔓延,逐渐填满海上大桥的结界,周围的温度急速下降,而早纪的头脑却愈发清晰起来。

    如今不同以往,她无需舍命斩下敌人头颅,当务之急是从里梅的手里夺回狱门疆!

    “你在看哪里呢?这位先生。”

    雷色刹那间将天际染成一片灿金,短短瞬息内腾挪转道数十次,劈里啪啦的雷暴声如同上天的震怒,牵引着一丝极细的刀弧,陡然斩向里梅的脖子!

    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

    铛!

    并没有斩到实物的质感,刀刃狠狠地撞到某种坚硬的物质,被弹了回来。反震力让早纪的虎口一阵发麻,她却不减攻势,就着突袭的姿势横劈而去!

    刀尖缠着细密如麻的电光,在空中爆开五道半圆弧,桥面再度重创,平整的混凝土被犁出深深五道沟壑。

    二之型·稻魂。

    然而那携着万钧之势的雷霆却生生卡在半空,刀光消弭,从烟尘里缓缓走出的,是皮肤表面凝结着坚硬冰霜、以至于肤色一块块霜白的里梅。

    正是这比钢铁还坚硬的冰霜,挡住了早纪的攻击。

    他脖子上的霜色迅速消褪,那双葡萄紫色的眼眸眯了眯,饶有兴致地扫过早纪。

    里梅是追随两面宿傩上千年的诅咒师,其心其魂早已污浊不堪,所有贬义肮脏的词汇都能堆砌在他的头顶,那是诅咒师共通的特质——

    恶。

    纯粹的恶。

    好比此刻,他忽然不急着把狱门疆带走了,骨子里的那点点恶劣再度冒出了头,里梅想看看这个女孩被碾碎了所有手段,山穷水尽、榨干了希望后……流露出的那歇斯底里的绝望。

    正如猫捉老鼠,先逗弄一番再将其玩死。

    “你不该拦着我的。”里梅捏了个手诀,“真是可惜,为什么不乖乖听五条悟的话逃走呢?”

    冰凝咒法·直瀑。

    天空中,有什么东西在反光。

    早纪恍然间抬首,才发觉这不是月亮的光……而是那在半空中出现的层层冰锥,如同固态的瀑布飞流倾泻,把她所有的退避路线悉数堵死,她唯有硬抗!

    早纪提起一口气,手中长刀再度变招。

    三之型·聚蚊成雷。

    像是有一万只蝇蚊在耳边嗡嗡作响,密集到难以捉摸的细小电光霎时间聚集在一起,强烈的波动扭曲成气流状的漩涡,波纹般朝冰锥瀑布横扫而去。

    无数的碎片从空中炸开,雨点般淅淅沥沥地落了满地。

    早纪小腿发力,借着方才使出三之型的冲劲,无缝变换到下一型,只见电光火石间,她本就快到极致的速度硬生生又拔升了一个档次,像是全身被雷电包裹着,无规则的雷光向四周辐射。

    四之型·远雷!

    她的目的昭然若揭,甚至未曾掩饰。

    早纪擅长的从来都是近身战,她一直在尝试着拉近两人间的距离。

    而她的速度实在太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里梅的面前!

    葡萄色的瞳孔里映出了她毫无波澜的面孔,雷霆长龙在对他咆哮,发丝几乎要被电光灼焦,里梅发出一声短促的气音,忽然笑了:“哈……”

    轰隆!!

    五之型·热界雷。

    磨擦空气残留在刀上的极高温度,“滋滋”地融化了里梅体表用来防御的冰霜,渗出白色的雾气,刀尖微微下沉,终于实打实地砍到了里梅的**。

    然后……早纪再难寸进。

    她的刀只割开了里梅的一点点皮肤,他的体内是更深更冷的寒冰,不论早纪如何用力,她的刀都只能留下浅浅的痕迹。

    早纪正欲收刀,谁知里梅忽而伸手,捏住了她的刀刃。

    早纪脸色一沉,收不回来了。

    “是谁给你的自信?”里梅俯下头去,与她额头相抵,他的吐息都泛着寒意,用亲昵得宛如恋人的姿态,说出最残忍的话语,“认为近身就能打败我了?”

    咒术师——可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法师啊。

    或许比不上天与咒缚,但体术水平也绝不会弱。

    普通术师尚且如此,何况里梅是一个活了千年的老怪物。

    趁着掣肘早纪的这几秒,里梅又捏了一个手诀。

    然后他愉快地勾起浅浅笑意,看着锋锐的、数以百计的冰针从各个方向扎进了早纪的身体里,其中还有不少是专挑要害刺的。

    早纪的眼睛被刺穿一只,两边的耳朵被扎破,引以为傲的听觉短暂地离开了她,膝盖的骨缝中卡着两三根冰针,逼得她趔趄一下,半跪在了地上。

    “唔……”

    止血。

    她颤抖着将影响身体活动的冰针拔出来,艰难地调动呼吸法,强行止住血液的流逝。

    然而失聪无法避免,左眼坏死,剩下一只眼睛的残缺视觉也会造成失误,更别提她还有一只手不能动弹,战斗力直接被削了一半。

    “都伤成这样了。”里梅托着腮看她,“还要打吗?”

    早纪没有回答他。

    只是又一次将刀拾起,横握在自己身前。

    或许是受伤时的那一瞬,她失血过多,剧烈的疼痛刺激到大脑细胞,她的脑海中竟是无端闪回了曾经的记忆画面。

    她的师父曾笑着说,雷之呼吸一脉像是受到了什么诅咒般,大师兄狯岳不会一之型,二师兄善逸只会一之型,小师妹早纪又唯独不会六之型。

    早纪曾是感到羞愧的,她以为师父在指责自己缺乏天资,谁知道他随后便添了一句:“所以你们要互相照拂,三人合而为一,才能发挥出完整的雷之呼吸啊。”

    对不起,师父。

    他们三人并没有走向您期待的道路。

    对不起,直到下辈子,她还是没能学会六之型……

    但是。

    平庸无碌的她,姑且还是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的。

    她对疼痛的耐受度是一次次磨出来的,这点痛她还能忍受。

    在鬼杀队接受过完整的队员训练,在受伤致身体残缺时,该如何最大程度发挥实力——她也受过前辈们的指导。

    所以,这点程度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见早纪失去大半的气力,却仍然稳稳地握住了刀,里梅是真的开始惊叹了,为这顽强的生命力。

    “我说你,非要急着送死吗?”

    里梅蹲下身,用一种孩童观察蚂蚁般纯然的好奇目光打量着她。

    “难道你都没有察觉到吗?”他笑着说,“你已经快被冻僵了哦。”

    ——她当然发觉到了。

    没错,真正让早纪感到棘手的,不是伤口,不是疼痛,而是周遭不断下降的温度。

    冰雾的浓度已然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空气中溢满冰冷寒气,每吸入一口,血液都像是要被冻结。

    就如同大正时代那个在冰雾里放毒的童磨一样,眼前这位诅咒师里梅,也在雾气中添加了别的什么东西,只不过量太稀薄,直到此刻,早纪才有所察觉。

    只可惜,太晚了。

    呼吸的频率大幅度下降,早纪手脚的灵活度也不复刚才,而反观里梅,除了被她砍出一道皮外伤外,根本没有战损。

    五条悟说的是对的。

    现在的她不是里梅的对手。

    差距……太大了。

    早纪开始觉得缺氧,她的上身摇摇晃晃,勉强用刀支撑住身体,止不住地轻咳。

    她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风雪覆上了她的头发,染成一片霜白,她仍然一动不动,像是彻底冻死的尸体,一具美丽的冰雕。

    “唉,死了。”

    里梅略带遗憾地叹了口气,他还以为这次能遇上个好玩的呢……

    算了。

    他不加留恋地转过身去,正要去解开咒灵们的束缚,带它们一同离开。

    然后,他悠闲的脚步声倏然凝固了。

    一阵毛骨悚然的危机感攀上脊梁骨,头皮发麻,鸡皮疙瘩炸开。

    里梅全凭直觉地猛然后退,只见一道雷龙犁过钢铁大桥,嘶吼着朝他奔涌而来!

    天空中的云层仿若变成金色,翻涌在水雾中的,是能将山脉平原皆化作焦土的神明之怒。

    冰雾被生生劈开,雷龙擦过里梅的侧身,径直吞噬了前方半死不活的三只咒灵——这下,它们是真的连灰都不剩了。

    “怎么可能?”

    里梅惊疑不定地扭过头,盯着那残余电光的来处。

    女孩黑发凌乱,冰霜未褪,慢慢抬起了头。

    炙热火红的斑纹,妖异地绽放开来,遍布她半边额头。

    早纪闭着左眼,而唯一睁开的那只右眼,也泛起了粼粼幻彩,像是宇宙中的银河在其中闪烁。

    这只眼睛里,万事万物,皆为通透。

    ——所谓,通透世界。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