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 第104章 触及逆鳞

第104章 触及逆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正好这周末,我也要去名古屋旅游。】

    【名古屋?那可真是太巧了,我刚好要去这座城市出任务,早纪酱来找我玩呀~】

    句尾不忘带一个**的波浪线,没错,说的就是你五条悟。

    早纪和小伙伴们的联系从未断过,她经常把各种生活趣事晒到LINE上,一般来说不出两个小时,底下就会有一堆评论和点赞。

    五条悟留言说他和杰、硝子他们分头行动,那两个人去北海道,而他则一个人单枪匹马杀去名古屋。

    早纪有点担心。

    【真的没事吗?特级咒灵……】

    【没关系啦没关系,一天解决,我争取周末的时候约早纪酱出来逛街!】

    隔着屏幕都能听到五条悟那含着笑意的轻佻声线,早纪抿了抿唇,不由得感到无奈。

    她只回了他一句“好”,两人便没了下文。

    早纪乘着产屋敷的私家车出门,后座上紧贴着一左一右两个漂亮JK,天晴潋滟,郊外的长道边是水波粼粼的大片农田,天内理子挽着早纪的手臂,不时指向窗外美景小声惊叹,清澈的眼睛里异彩连连。

    产屋敷凉夏枕着早纪的肩头,双目阖上,困意席卷了她的脑海,只敷衍地轻声应和理子。

    早纪承受着来自两人的甜蜜重量,无聊地浏览着手机上各色新闻。

    她习惯事先做好准备,在去名古屋旅游之前,也要备足功课才好。

    搜索关键词“名古屋”。

    只是未曾想,弹跳出来的第一个界面是名古屋的都市新闻,挂着匪夷所思的标题。

    [名古屋跨海大桥附近连日出现小型地震,多名本地居民无缘无故失踪在桥上,日前警方及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配图是一张高清的跨海大桥照片,能清晰地看到地表上出现数道不规则的裂缝,以及被黄色的警戒线围起的大桥路口,忙碌的身穿制服的警署人员。

    名古屋跨海大桥地处交通要道,每日往来车流量极大,封停一次都会带来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难怪这件“都市怪闻”连上面的人都惊动了。

    应该是近日不久发生的事吧,如果真的和非自然力量有关,五条悟会中途变道赶来名古屋也无可厚非了。

    关上手机,早纪也阖目养神了。

    这件事有专业的人去处理,正如五条悟所说的……她应该去相信他们的力量。

    ……

    名古屋自然是一个现代化程度很高的城市。

    它遵循着当今现代城市的大流,暮色降临时,形形色色的夜经济随之兴起,大街小巷、高楼大厦,无一例外都遍布人类活动的气息,写字楼灯火通明,商业街广播、音乐不断,霓虹灯闪烁变幻,还在加班的社畜们忙碌不休,早早完成作业的学生们却能无所顾忌地呼朋唤友,一起逛街游玩。

    没有人发觉,一双无悲无喜的澄蓝双眸将他们的生活映入眼底,少年凌空而立,高天的风拂开他的碎发,城市被无限拉远,踩在他的脚底,像是孩童手中随意搭建拆毁的模型玩具。

    天空与地表,割开了两个世界。

    平凡的人们永远不会涉足阴影中的里世界,正好比今日,即便新闻媒体已然白纸黑字地将“跨海大桥事件”刊登在报纸最醒目的第一栏,居民们也不过是匆匆扫过一眼,感慨一声“最近真是越来越不太平了”,然后又重新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

    这便是世界上的大多数,这就是“普通人”。

    他们好像离那些离奇古怪的事情很远,除非麻烦惹上身,否则绝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

    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几曾何时,他们的头顶上空有一位少年模样的“神明”,居高临下地,将这个城市尽数纳入眼底。

    五条悟的眼眸微微转动,仿若在将这座城市抽丝剥茧,袒露出内里的不堪入目。

    残秽。

    肉眼看不见的,只属于咒灵的恶心残秽,散发着腐烂的恶臭气息,在空中缓慢飘动,绕过钢铁丛林,钻入地下水道,直朝海上大桥游去。

    五条悟的眼睫垂下。

    看到了。

    他被无形的风托起,轻飘飘地足尖点落在桥面上,就在落地的那一刹那,他双指并拢,念出咒语,暗色的“帐”登时从天而降罩住大桥。

    如果真的是特级咒灵,那么最次也是把桥拆毁,闹出的动静可不算小。

    跨海大桥这种重要地带,五条悟总算是没忘记放帐了,设置的条件正是“普通人不可进入”。

    “怎么,还不出来?”

    莹蓝色的咒力环绕指尖,每一点星尘般美轮美奂的光,都蕴含着极为恐怖的能量。

    五条悟嗤笑道:“还要我亲自动手,把你们一个个揪出来不成?”

    兴许是感受到了他的威慑,桥底下的海水平白涌起浪潮,呈顺时针流向其间一个中心,不出十秒,那里就变成了一个深色漩涡。

    五条悟忽然往右边一侧身。

    一根枝蔓几乎是贴着他的肩膀擦过,名为花御的咒灵悄无声息地落在了桥梁一边,无数荆棘蓄势待发。

    五条悟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叹声:“哦……一只。”

    他的头顶陡然显出一颗巨大火球,携着能将人骨头熔化的炙热高温,狠狠当头砸下!

    轰——

    混凝土的桥面被灼烧出一个大洞,高温余波猛然扩散,火星如雨下,降落在水面,“滋滋”地蒸发出不少白雾。

    单眼壶状头颅的咒灵沉着脸,站在五条悟的前方,烟雾尚未散去,他也不确定是否击中了他。

    然后……他听见了那毫无感情的少年声。

    “两只。”

    在漏瑚惊骇的注视下,五条悟拍了怕衣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闲庭信步般从烟雾中走出。

    花御猛然大吼一声,她的话语听在人耳里像是乱码,但其中蕴含的情感是实打实传达到位了。

    【退后——】

    漏瑚应声骤退,与此同时,藏在海底的最后一只咒灵也出手了。

    浪潮盈天!

    如同小型的海啸,张牙舞爪地吞噬了大半的桥梁,那片沸腾的水幕几乎遮蔽了无垠天空,誓要将一切生灵吞吃入腹,供给为海洋的营养。

    陀艮,从人类对海洋的恐惧中诞生的咒灵。

    这里是它的主场,因而哪怕只有咒胎之身,它依然能发挥出不逊于真正特级咒灵的实力……

    “三只。”

    一道浅蓝色的光势如破竹,刺穿了厚重的海浪。

    藏身海底的陀艮,脑部顶着一个骇人的血洞,挣扎着被五条悟捏住皮肉,整个拎起。

    “咕噜……咕……”

    畸形的咒胎此刻像极了被捏住脖子的人类,咒力被生生切断,然后属于五条悟的、定时炸弹般不稳定的庞大咒力疯狂回灌,它感受到的窒息,比气管被阻断的人类还要痛苦十倍。

    五条悟就这样举着它,看着它。

    墨镜不知去向,他的眼尾弯起了纯然的笑意,他的五指生生插入陀艮的皮肉里,用力之大几乎把它捏得变形。

    五条悟还在用夸张的语气惊叹道:“哇,好险,差点被你偷袭成功了呢。”

    紧随而来的漏瑚闻言,差点破口大骂。

    “真亏发现得及时,你们还是刚刚诞生的咒灵吧?所以都没有领悟领域。”五条悟自言自语地说道,随手把陀艮弄残到半死不活,踩在脚底下,“不然我应付起来也有点吃力了,更别说还要注意不能杀掉,留着给杰增强术式……”

    炽热的火光骤然点亮了视网膜的一角,五条悟偏过头去,巨大火球已然近在咫尺。

    他仍然没有动作。

    但这一回,漏瑚看清楚了。

    不论是他的火,还是花御偷袭而来的藤蔓荆棘……都卡在他的周身不得寸进,像是被什么无形的墙壁阻隔住。

    五条悟的皮肤光洁如初,分毫未伤。

    “这是……什么?”

    他从未见过这般怪异的术式。

    漏瑚不可置信地喃喃着,下一刻便觉得眼前一黑,五条悟直接扣上他的脸,借着推力狠狠地把他嵌在了桥身上,石块簌簌地坠落,五条悟轻吐出一口气,不起波澜的双眸便转向了花御。

    “最后一只。”

    “你眼睛上的那玩意儿,看起来挺脆的啊?”

    他歪头一笑。

    花御忽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胆寒,逼得她止不住后退。

    这怎么可能……

    直到亲身面对五条悟之前,花御都未曾想过他们会败得这么彻底。

    即使刚刚诞生不久,但他们毕竟是特级啊。

    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尚未深刻,对“五条悟”也只停留在传说的部分。他们不是没有事先调查过六眼,但终究浮于表面,认为对方充其量不过是与他们斗个“两败俱伤”,但即便是那样也足够完成任务了。

    他们想都没想过这种局面。

    被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彻头彻尾的碾压。

    ——正如原本的时间线中,十年后的他们,被十年后的五条悟单方面碾压一样。

    世界的食物链,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反扑无用。

    如雨点般密密麻麻的攻击皆停在了他的身前,他不紧不慢地一步步走过来。

    海鱼沉底,飞禽俯首,走兽蜷缩,花草树木皆为之臣服——这便是花御从大自然中,听到的最后一丝声响。

    人为万物之灵长,但逃脱不开自然的定律。

    但这个人,连大自然都要退让三分。

    这是花御明悟到的唯一真理——

    不可能赢。

    ……

    “这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做什么?”五条悟把花御弄成半死后,和陀艮、漏瑚一道打包起来,准备扛回去送给夏油杰,“我又不是要杀你们。”

    相反,被咒灵操术驯服,说不定能迎来另一种人生……哦不,灵生呢?

    他拍了拍手,“收工。”

    正当五条悟要翻出手机,联系辅助监督时,他的动作忽地一滞。

    人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在寂静的黑夜里,鞋跟敲打地面的“哒哒”声,像是直接叩在鼓膜上。

    “稍等一会儿,五条悟。我这里有要交给你的东西。”

    那白发红挑染的少年僧人自阴影中走出,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了某个东西。

    他挂着淡然的微笑:“先看完这个再走如何?”

    五条悟眯起眼眸,转过身直面他,在他的背后,那原本应该昏迷不醒的三只咒灵,忽而手指微动了动。

    陀艮张开嘴,方盒状的狱门疆悄然滚落到五条悟的脚后。

    而此时,五条悟已然无暇关注身后的异响了。

    他的瞳孔凝固,目光仿佛缩成一根针,穿破里梅手中的那张薄薄的照片。

    黑发女孩浑身沾血,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他的视网膜都被刺痛,一直不曾有过情绪波动的苍蓝双眸,终于翻起骇浪。

    “你。”

    浩瀚磅礴的咒力,裹挟山崩海啸般恐怖的威势,瞬间爆发开来!

    五条悟用耳语般的音量,轻轻说道。

    “对她做了什么?”

    ……

    【正好这周末,我也要去名古屋旅游。】

    【名古屋?那可真是太巧了,早纪来找我玩啊。】

    破碎成块的光景在脑海中割裂,一幕幕闪回,头痛欲裂。

    五条悟的眼睛里,染上了无底的杀意。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