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 第79章 在幼儿园

第79章 在幼儿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黎明时分,温软的阳光犹如金粉洒满屋檐,黑发的女孩窝在父亲怀中,小小的身子蜷缩着,如同一只冬眠的松鼠,她无意识地抱着甚尔的手臂,好比护食的松鼠揣着松果,抱得紧紧的,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甚尔很难形容那一瞬间的心情。

    他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温情贴心向来不是他的风格,但看着早纪熟睡的面容,他的步伐却减轻了许多,开门时都小心着不发出细微的声响,好在她约莫是太困了,深度睡眠和周身安心的气息让她的听力短暂失效,并没有惊醒。

    甚尔把早纪放到沙发上,拖过玄关处的毯子,轻轻披在了她的身上。

    之后,他双目放空,静静地凝视了她一会儿。

    ……他没有猜到。

    甚至是,他想都没想过。

    会有人执拗地守候在家门口,等待他的归来。

    甚尔过了十多年的流浪生活,直到遇见早纪的妈妈之前,他都像是被世界忘记的人类,无根浮萍、居无定所,说好听点是不羁的浪子,难听点,就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即使是和早纪母亲重组了家庭,甚尔也没有改掉那贯彻自己青年时期的流浪习性,只是他的妻子温柔可亲、善解人意,看破了却从不道破,像一帘润物细无声的雨,坚信着迟早有一天能彼此磨合,能让浪子生出对家的眷恋。

    可惜世事无常。

    在那位夫人成功改变甚尔之前,就憾然长逝。

    甚尔从来不把自己的过去向家庭吐露,也从不将外界的一丝腥风血雨带入家中,或许这是在和妻子结婚后的七年里,他唯一学到的东西。

    他总是一味地瞒着家人。

    却忽然忘记了,“家人”也会担心他。

    早纪在玄关处静坐一夜,任由秋夜寒凉的风裹挟着漫天寂寞,铺在她的衣衫上,徒添几分萧索。

    这是连她的母亲都未曾做过的事情。

    那位夫人是典型的日本女性,温婉与柔顺的写照,她纵使心灵聪慧,为人妻的身份却让她止步于“逾矩”的行为——不论丈夫出门做什么,不要多问,不要多说,安静地辅佐与支持就好。

    哪怕他们家庭有一点点特殊……赚钱的是妻子,做家务的是丈夫。

    在有了孩子以后,辗转忙碌于工作和家庭之间,她就更加顾不过来自己的丈夫,给予了甚尔充分的自由,却常常因为过于疲惫倒头就睡,忘了给晚归的丈夫留一盏灯。

    甚尔其实是不在意的,对他而言,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就足够了,不会再贪求太多。

    直到今天。

    他才终于体会到了,“被人等待”的滋味。

    原来他并不是不在意,只是他不曾体味过,才能这般轻拿轻放,像个没有见识到真正的金银财宝,就口口声声对钱财嗤之以鼻的故作清高之人。

    被巨浪拍打、随波涛起伏颠簸的小船,忽然就安定了下来。

    “……”

    甚尔垂眸看她,良久,绷成直线的唇才略略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他从沙发上站起身,随意地脱掉染血的夹克,便径自走进了厨房。

    ……

    早纪是被空中弥漫的淡淡咸香唤醒的。

    她迷糊着撑开了眼皮,视网膜上映出了几道模糊不清的人影,盖到肩膀的毯子倏忽下滑了几厘米。

    她发出一道微弱的、疑惑的气音。

    随之传入耳内的,是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一点无精打采:“醒了?醒了就过来吃饭。”

    早纪眨了眨眼睛。

    然后她像只踩到尾巴的猫,唰地一下弹了起来。

    “爸……爸爸!!”

    早纪的脸涨得通红,她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之前?”

    甚尔却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出乎早纪的意料,以逗弄女儿为乐的屑爸爸,竟然没有拿这件事取笑她:“睡迷糊了吧。行了,中午给你们熬了粥,再不吃我就倒掉了。”

    “别别别!”

    早纪忙不迭掀开毯子,麻利地穿上拖鞋窜过来,盯着桌上简易的白粥和配菜,双目放光。

    天上降流星雨了,爸爸竟然亲自去下厨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早纪借着端碗的空暇,悄悄瞅一眼甚尔。

    他的心情好像很不错?比平时好说话了很多。

    心下稍定,早纪大着胆子开始问道:“爸爸是又出去工作了吗?”明明她也是可以养他的啊,爸爸不是那种能吃软饭绝不努力的人设吗?

    甚尔的表情一瞬间十分复杂。

    “不是我自愿的。”他想了想,说道,“有几个不自量力的诅咒师盯上了我,这几天处理了一下。”

    早纪顿时担心了,“爸爸没事吧?”

    “我还没废物到那个程度,”甚尔有点不爽,“解决了两个,被剩下的两个逃掉了,因为在忙着调查踪迹,所以不太经常回家。”

    早纪再一次确信了,爸爸的心情是真的不错。

    以前他可不会和她解释这么多的!

    知道爸爸有应对能力,早纪也放心了,她笑道:“那就好。”

    他们的交谈完全没有避讳两个小孩。

    小惠就算了,他满脑袋都是吃。

    听进去他们的对话,并抬头眼巴巴盯着他们的,是津美纪。

    津美纪早慧,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大人们的交谈,这也造成了她好奇心旺盛的个性,一旦遇到不懂的问题,总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姐姐。”津美纪扯了扯早纪的衣袖,软乎乎地问道,“爸爸是要做什么工作,才不能回家啊?”

    早纪:“……”

    甚尔:“……”

    两人都一阵卡壳。

    早纪先回过神来,头脑风暴短短几秒,便从记忆里扒拉出了最适合的解释。

    “是这样。”早纪扭头,一脸认真,“爸爸的工作学名‘小白脸’,这种工作有一个特别之处,越是不常回家,得到的工资就越是丰厚。”

    “津美纪,爸爸这是为了这个家啊!”她正气凛然。

    甚尔面无表情。

    很好,两年过去了,早纪对“小白脸”这一职业的理解又突破了新高度。

    津美纪却没有如早纪所想那般露出崇拜的神情,而是嘴角一下撇,眉头皱成一团,眼睛水汪汪的随时能凝成泪滴,满是不忍。

    她天性善良,共情力极强,富有同情心。

    因而津美纪的第一反应是:“‘小白脸’就不能回家吗?这也太可怜了。呜……”

    仅仅是为了赚到更多的钱,让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

    【小白脸】们就必须风餐露宿在外奔波,一年到头难以回家一次,把享受留给家人,把苦累留给自己。

    太伟大了。

    也太让人心疼了。

    在早纪姐姐的误解向描述,以及甚尔带来的爸爸光环加成作用下,【小白脸】这个词,在津美纪的印象中已经变成了“舍己为家”的伟光正职业。

    津美纪抹了抹眼角,把几滴不甚明显的眼泪拭去。

    她今年初就去幼儿园报道了。

    小班的老师们都很和蔼可亲,耐心温柔,陪他们玩游戏,与他们交朋友,还教他们知识,每一次放学前,老师都会给孩子们布置第二日的作业。

    作业有的是手绘一张贺卡,有的是唱一首儿歌,还有让人回答一个问题。

    津美纪的老师布置了这样一个作业:“在假期结束后,告诉老师你们的愿望或者梦想是什么吧!”

    这个问题,津美纪思考了很久,直到她的小长假快结束,都没有思考出结果来。

    她第一反应是“要成为姐姐那样的人”。

    可她很快就犯了难——姐姐是什么样的人呢?

    她试着问过和姐姐亲近的人。

    小惠说:“姐姐,是好人!”

    早纪姐姐当然是好人。

    小惠的话没太多参考性,津美纪转头就问了爸爸。

    甚尔说:“一个傻子。”

    津美纪感到困惑,早纪姐姐不傻啊,而且为什么会有爸爸说自己的亲生女儿是傻子呢?

    她又去问了早纪的朋友们。

    海藤瞬兴奋地说:“是漆黑之翼的五大支柱之一,组织的栋梁!”

    齐木楠雄比较正常:“是正道的光,洒在了大地上。”

    夏油杰就更加言简意赅了:“狗。”

    众说纷纭,各持己见,津美纪无法从天差地别的评价中寻找到真实的那个,她问了一圈下来,只感到脑袋晕乎乎的,姐姐的形象都快妖魔化了。

    这条路走不通,只好换个方向思索了。

    她在未来,想成为怎样的人?

    普普通通的家庭饭局,热气腾腾的白粥,丝丝凉意的咸菜,还有那扰得她心神不宁,几乎没了胃口的“小白脸之说”。

    ——津美纪似乎摸到了答案的轮廓。

    ……

    秋游结束,早纪回归到正常的上学轨迹中,她一如往常地送津美纪去幼儿园,然后再提着书包一路小跑去自己的学校。

    津美纪背着和姐姐同款的小号书包,稚嫩的脸颊上写满了坚定。

    小班的老师一眼就在校门口看到了她,笑着把津美纪牵进校门,“津美纪真的是乖孩子啊,不哭不闹,比男孩子坚强多了。”

    听听这幼儿园门口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初来幼儿园便淡定自如的津美纪简直是天使般的存在。

    老师把她立作榜样,理所当然的,每次上课前都是让津美纪第一个交作业。

    讲台上,老师含笑的眼眸看向津美纪:“那么,就请我们的津美纪来讲一讲,她的梦想是什么吧。”

    “是的,老师。”

    津美纪大大方方地走上台,卷起书本充当小话筒。

    “经过一个小长假的学习和思考,我看见、听闻了许多东西,也终于找到了我心中的答案。”

    迎着众多干净无辜的目光,津美纪一句一顿,字正腔圆:

    “我将来的梦想是,给全世界的小白脸一个家!”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用像爸爸那样漂泊在外,孤苦无依了。

    津美纪的眼中,是悍然正气。

    老师的表情,是整个裂开。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