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当雷呼转世成甚尔女儿 > 第61章 争夺小惠

第61章 争夺小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为了杜绝弟弟被偷走的可能性,早纪严防死守了两个多月。

    但是,在五月份即将入夏的时节,禅院家终究是如同嗅到了腥味的苍蝇般一窝蜂找上了门。

    就好像之前的不愉快不存在般,险些去美容院举族丰胸给甚尔冲业绩的禅院家,腆着脸再度堵在早纪一家的门前,以禅院直毘人为首,几名长老候在左右,为了谈判,身后的侍从拿出了两箱大面额现金。

    “嗯咳,关于十影的孩子归属问题,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其中一名长老视线飘到早纪的右侧,小惠正没心没肺地拽着姐姐的手指玩。

    丝毫没有自己是全场中心人物的自觉。

    气氛过于凝滞,像是紧绷到极致的弦,稍有不慎就会彻底崩断,人的试探、恶意、揣测散发在空中,几乎能磨擦出火星。

    两堂对峙。

    人数却呈现了明显的多寡。

    早纪一方仅仅四人,还有三个是气势不足的小孩,而对面阵容完备,上到家主长老,下到随从侍女,精锐齐出,看这仗势是必须要得到一个结果了。

    当然,早纪并不慌张,她只是有些不爽。

    早纪冷着脸,伸手把小惠挡在了身后,另一只手握着电话,随时准备喊外援。

    为何事态会发展成这样,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因为两个多月都没出过岔子,早纪不由自主地对弟弟妹妹放松了管控,她毕竟不可能真的限制他们的自由。

    就在周末放假,早纪带小惠他们去公园玩耍的时候,小惠走丢过一段时间。

    不长,也就十多分钟而已。

    但就是这十多分钟,吓得去买饮料的早纪心脏骤停。

    小惠独自一人遭遇了咒灵。

    一个早纪过往放都不放在眼里的,智力发育还不完善的三级咒灵,对于小惠这样的孩子而言,就是能夺走生命的危机。

    但是,当早纪匆匆找到人的时候,咒灵已经被祓除了。

    小惠躲在巷子角,轻轻地给玉犬顺毛,听到姐姐的脚步声,他啪唧一下抱了上去。

    “姐姐!”

    两只奶狗也凑了过来,呜汪着摇晃尾巴,像是在邀功。

    早纪:“……啊。”

    她略微怔愣,摸了摸小惠的脑袋。

    早纪心想,难怪爸爸会说小惠的咒术天赋是百年一遇级别的,用的还是那样嘲弄的语气。

    自己不具备的术师才能,自己的儿子却大放异彩,还有比这更像命运的玩笑吗?

    “真厉害啊,小惠。”早纪欣慰地感叹道。

    小惠歪歪脑袋:“姐姐?”

    “小惠有很棒的才能呢。”早纪微微躬身,牵起弟弟的小拇指,“以后一定要妥善利用这个才能,保护好你的津美纪姐姐呀。”

    小惠的玉犬把三级咒灵祓除了,但事情却并没有结束。

    咒术界在全国各地设立的咒灵探测点,名为【窗】的机构,将“三级咒灵被人为祓除”的迹象报告给了上方。

    咒灵被祓除了,但高专却并没有派遣咒术师,解释只有一个,普通人的世界里出现了有术师才能的孩子。

    再一调查,哦豁,这孩子前途无量啊。

    这么小就能利用影子式神来战斗……嗯?

    卧槽,影子式神?!

    消息传开以后,禅院家集体发疯了。

    禅院直毘人一巴掌把檀木长桌拍出了裂痕,他自己也整个人裂开来。

    他眼睛瞪得像铜铃,目光像是能把那薄薄一页报告灼烧出两个洞。

    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语:“十影……是禅院甚尔的孩子?!”

    下属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就像是老天开的玩笑。

    禅院家的人,做梦都不会想到,被他们驱逐出家门的“废物”,会生出一个宝藏儿子。

    再思及两个月前他嘲讽甚尔的孩子“只继承了被稀释的劣质血脉”、“废物的孩子也只会是废物”……禅院直毘人就感觉到脸部一阵火辣辣的疼。

    十影都是废物的话,他们算什么?不可回收垃圾吗?

    为了伏黑惠,禅院家当天晚上就紧急召开了一场会议,参会的长老们脸色都不好看。

    会议途中,争论有之,火药味浓厚,废话多如窜稀,但全场都绕不开一个中心论题——

    该怎样合理而不**份地把十影拐回来?

    不拐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随着五条家出六眼,加茂家出赤血操术,禅院家却掘地三尺也找不着他们的十影之后,禅院的地位已经渐渐显出了颓势。

    为了挽回名望,增进实力,巩固禅院在咒术界的崇高地位,十影他们势在必得。

    有人提出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

    “买。”

    甚尔此人有多好赌爱财,他们也略知一二。

    对这个男人而言,只要给的够多,卖儿子也不是不可以。

    巧了,禅院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画面。

    “如果是对价码不满意,我们可以详谈。”

    长老双手揣袖,端着高高在上的大家族架子,用一种“是老夫在施舍你们,不要不识好歹”的傲慢语气说道:

    “而且,恕我直言,让十影留在你们这种家庭,是对天才咒术师的浪费。”

    禅院直毘人频频朝甚尔看去,他们所有人都觉得甚尔才是主事的那一个。

    然而事实却是,甚尔全程一声不吭,把交谈的主权让给了早纪。

    他本人则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双臂抱胸,倚靠着家门口的围墙。

    早纪不怒反笑,她的眼睛里写满了轻蔑,轻飘飘地瞥一眼地上的两个现金箱。

    “就这?”

    长老额头青筋一跳,刚想出声呵斥“无礼的小鬼”,突兀的一声汽车鸣笛横插直入,从平整的道路上急速驶来两辆名牌豪车,黑色外漆尽显低调的奢华。

    早纪的外援到了。

    产屋敷一家的强势加入,顿时给早纪一方添足了气势。

    “不好意思,惠这个孩子,我们也很感兴趣呢。”

    白色西装的产屋敷银哉面带微笑,不动声色地和早纪对视一眼,颔首。

    “我们可是提前了五天商谈好了,就算要买,也要讲究先来后到吧?”

    禅院直毘人的脸色漆黑:“你又是谁?”

    产屋敷银哉客气地递出一张名片:“产屋敷集团副总裁,产屋敷银哉,请多多指教。”

    禅院家:“……”

    他们懵了。

    咒术界虽然与外界隔绝,但又不是完全的对外封闭自立一国,他们终究还是属于日本这一国家的。

    所以禅院家当然听说过产屋敷这个日本第一财阀的名号,且和他们家有多次贸易往来——不仅是他们家,可以说御三家能在现代享尽繁荣奢华,扎根日本经营家族产业,都和产屋敷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突然在早纪家的门口看到了产屋敷的人,属实给禅院家整不会了。

    据他们所知,产屋敷并没有深入咒术界的打算啊?

    禅院直毘人沉默了片刻,“十影本就是属于禅院家的血统……”

    “诶,这我不管。”产屋敷银哉眨了眨眼,笑道,“我只是个商人,奉行的是等价交换原则呢。”

    “反正,我出钱买,你们的价没我高,也不能怪早纪卖给我是不是?”

    禅院家:@¥#&……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产屋敷银哉笑眯眯地拍了拍手,让属下取出一张黑卡。

    “我出十个亿。”

    禅院家长老咬牙:“我们出十五亿!”

    “二十亿。”

    “二十八亿!”

    产屋敷银哉微微眯眼,笑容愈发神秘,“五十亿。”

    禅院家:“……”捏妈。

    禅院直毘人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他扭头和长老低声商量。

    “不行,虽然不知道产屋敷有什么目的,但我们不能和他拼财力。”

    对面可是随随便便抛出上千亿不眨眼的,拼财力那是自寻死路。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

    不仅是禅院家这么想,早纪也是这么想的。

    说实话,她一开始见到产屋敷银哉用钞能力帮她留住惠惠,是吓了一跳的。

    双方都是家底厚实的大家族,真用拍卖的方式抢夺惠惠,怕不是要大出血一番。

    虽然主公他们可能不会介意,但早纪却不愿意平白让他们损失这一份财产。

    “十影是禅院的祖传术式,让这孩子改姓禅院,本就是回归正统。”对面商议好的禅院家,与早纪对上了视线,话锋一转,“但我们思索了一番,你们是这孩子的原生家庭,忽视你们的意见,也有失风范。”

    这就是让早纪他们提条件的意思了。

    禅院家为了十影,可以说是把姿态放的很低了。

    早纪点点头,“我也知道小惠有术师天赋,留在这里不利于他的成长——但是,你们真的能满足他的生活条件吗?”

    她这话什么意思?

    禅院直毘人难以置信地说:“你是指,我们不能保证他的生活质量吗?”开什么玩笑,他好歹是三大家族之一?

    早纪叹了口气,摇摇头,忽然抬手指向一直在看戏的甚尔。

    “不说别的,光是小惠日常需要的父乳,你们就弄不到吧?”

    被点到名的甚尔:“?”

    其他人:“什么父乳??”

    早纪语重心长地抱起小惠:“我弟弟对吃食很挑剔,他从小到大都只喝爸爸产出的新鲜父乳,吃不到他就绝食。你们禅院家有父乳吗?”

    禅院家:“………我们有奶娘……”

    早纪打断道:“那不行,小惠对母乳毫无兴趣,他只喜欢爸爸的大胸。”

    她慈蔼地低头看向弟弟,“小惠,你是不是最喜欢爸爸的大胸了啊?”

    小惠憨憨地笑道:“喜欢,爸爸,胸!”

    甚尔面无表情。

    他可真是谢谢你们。

    “除非你们能在两天之内产出令我满意的高质量父乳,否则免谈吧。”早纪轻哼一声,“我可不想小惠到时候去了你们家,被生生饿死。”

    禅院家:“……不是,男人要怎么产乳水啊!”

    他们已经疯魔了。

    万万没想到,早纪的要求竟如此刁钻。

    “男人当然可以。”早纪故作讶异,“催乳药啊,分泌雌激素啊,再丰丰胸啊,很容易就做到了吧。”

    早纪骄傲地叉腰,“当然,我不认为你们家族有人的胸比我爸爸大,产出的乳也不会比我爸爸更好吃。”

    禅院家沉默了。

    所有的长老们,都齐刷刷扭过头来,注目他们的家主。

    ——的胸。

    禅院直毘人惊怒地双臂交叉抱住了自己的胸。

    “你们想做什么?”

    长老委婉道:“家主大人啊,您身强体壮,胸部也……咳,再说了,这可是个十影……”

    要不你就,牺牲一下?

    禅院直毘人:“……”

    禅院直毘人:“老子不干,滚!!”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