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 > 第173章 哨向炎明番外之你跟我走吧

第173章 哨向炎明番外之你跟我走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被巨狼扑到后,慕之明一瞬惊讶,但并不慌张。

    这就是那位黑暗哨兵的精神体么?

    果真异于常人。

    弓起的身子,可怖尖利的獠牙,杀气腾腾的绿眸,喉咙里发出危险的呼呼声,似乎下一秒就会咬断慕之明的喉咙将他撕碎。

    不过这匹狼并没有立刻伤害慕之明,扑倒他不过是因为哨兵的领地被侵犯所做的保护举动。

    巨狼不知为何显得焦躁不安,仔细看去能瞧见它右前腿皮毛下有伤,呈血肉模糊脓液粘稠溃烂状,受伤的位置与坐在椅子上的哨兵一致,巨狼低头张着血盆大口,利牙在慕之明脆弱的侧颈磨蹭着划过,没有弄伤他,只是有些尖锐的轻微到几乎可以忽视的疼痛感。

    就在这时,一条雪白的毛茸茸蓬松大尾巴轻轻地撩了下巨狼的耳朵和脸颊。

    巨狼蓦地转头看去。

    那是一只看起来十分温顺的雪狐,眼眸海蓝似琉璃,通体白似雪,不掺一丝杂色。

    巨狼似被雪狐吸引,缓缓走向它。

    雪狐退了两步,巨狼便跟了两步,离开了慕之明。

    巨狼身子伏低,警惕地看着雪狐,越凑越近,最后侧脸蹭上雪狐的脖颈在它身上嗅来嗅去。

    雪狐乖乖不动,任由巨狼蹭着,等巨狼放松警惕平静下来后,雪狐伸出粉肉色的舌头,先是舔了舔巨狼背部皮毛,见它没有抗拒和生气,于是一寸寸舔下去,直到舔上巨狼受伤的右前腿。

    而另一边,慕之明也站起身。

    他揉揉摔倒磕疼的手肘,走到那名黑暗哨兵面前。

    黑暗哨兵没有任何动作,他低着头,双眸黯淡无光,眼睑处落着一片阴影。

    若不是能察觉到他轻微的呼吸声,其真的犹如一座静默石雕,毫无生气。

    慕之明在哨兵面前半蹲下来,手轻搭在他的手腕上,仰头看他。

    他真是一名俊逸帅气的男人,只是脸色苍白如纸,薄唇毫无血色,双目空洞似行尸走肉。

    慕之明屏息,释放精神触丝试图进入眼前这名哨兵的意识,但是他的精神触丝全部被阻隔在一堵高大黑暗、毫无缝隙的墙外,无论怎么努力,皆是碰壁。

    这名哨兵明明精神已临近崩溃,却还能筑起这样牢固的意识屏障。

    真不愧是黑暗哨兵。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愿意接受向导的精神疏导?

    慕之明握住眼前人的手,只觉得寒凉如冰。

    他尝试着和这名哨兵对话:“不要撑着了,已经没事了,放松下来吧,你可以试着依赖我,我会治好你的。”

    “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你已经安全了,这里不是太空,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没有回音,向一滴墨入大海,顷刻被浪冲散,寻不见一丝痕迹。

    慕之明犹豫了下。

    随后他做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决定。

    他释放了自己的向导素。

    淡淡的向导素可以安抚焦躁失控的哨兵。

    但是眼前的哨兵并非情绪暴躁,正相反,他如一潭死水。

    所以慕之明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没有用。

    但是他想试一试。

    淡淡的白茶清幽冷香犹如雨后空气般清新,温柔地缠绕着两人。

    一旁和雪狐依偎的巨狼忽然一个激灵,抬起头来。

    与此同时,慕之明面前的哨兵终于有了反应,他眸光聚焦,看向了慕之明。

    瞬间,那高大的黑墙出现了缝隙。

    慕之明的精神触丝抓住机会,立刻进入眼前这名哨兵的意识。

    眼前的场景蓦地变幻。

    慕之明闭眼再睁眼,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架战舰中央。

    他还没看清眼前的景色,巨大的恐惧和痛苦顷刻间淹没了他。

    向导的情感共鸣能力极强,慕之明被绝望和哀恸折磨得直接摔倒在地,他压住喉咙里的惨叫,抬头看去,发现这架战舰摇摇欲坠,控制台发出失控的警报声和刺眼的红光,正前方能看见冰冷无垠的太空。

    让慕之明瞬间毛骨悚然的是,太空里漂浮着各种各样的破损战舰和……

    人类的尸体残块。

    突然有人抓住了慕之明的脚腕。

    慕之明呼吸不顺,转头看去。

    一名浑身血肉模糊,半边皮肤被灼伤的人瞪着惊恐的眼睛,口中发出无法呼吸的嗬嗬声。

    他呻吟着拼尽全力求救:“救救我,救救我……”

    慕之明闭上眼睛,强忍着几乎快要将他弄疯的绝望,把精神触丝蓦地收回,退出那名哨兵的意识。

    慕之明一个后仰,坐在静安室的地板上大口喘息。

    他用手背擦拭着下颚的冷汗,缓神好半天,发现挂在静安室墙壁的通讯器正亮着灯。

    慕之明撑着膝盖站起身,走到通讯器旁接通电话。

    卫凌云上将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慕上校,您还好吗?”

    “我没事。”慕之明吐出一口气,他转身看了眼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的黑暗哨兵,“上将,我发现一件事。”

    卫凌云:“什么?”

    慕之明:“这位黑暗哨兵筑起自己的意识屏障,不是他在拒绝向导的精神疏导,而是为了保护那些向导。”

    卫凌云:“?!”

    慕之明:“他陷在自己的精神图景里,无法逃出,一旦有向导给他做精神疏导,就会无意识被他拉进他的精神图景,受到他精神图景里的负面情绪折磨,如果向导稍微脆弱点,极容易精神错乱,所以他宁可自己精神崩溃,也不愿伤害到别人。”

    卫凌云:“竟然是这样……”

    慕之明郑重地说:“他是个伟大的哨兵。”

    卫凌云:“情况我已明白了,慕上校,请您先从静音室里出来吧,我们商量下治疗对策。”

    “不。”慕之明对着电话说,“我已有对策,我要试一试,卫上将,时间紧迫,稍后再与您通话。”

    慕之明放下通讯器,重新走回那名哨兵面前。

    巨狼察觉到什么,抬爪朝慕之明走来。

    雪狐窜到巨狼眼前,海蓝的双眸看着它,发出撒娇似的嘤嘤声,凑过去用湿漉漉的鼻子蹭巨狼的鼻子,软乎乎的舌头讨好地舔它脸颊。

    巨狼不再注意慕之明,将雪狐扑倒在地,轻咬它的耳朵,和它玩耍打闹在一块。

    慕之明再次在哨兵面前蹲下,握住他的双手,深吸一口气,释放精神触丝,重新进入他的意识。

    果然,慕之明才进入他的意识,立刻被拉进他的精神图景里。

    这次慕之明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哨兵的精神图景中开启了自己的屏障。

    在别人的精神图景里开屏障,本身就是一件极难的事,很多S级向导都做不到。

    更不要说在一名黑暗哨兵的精神图景里开屏障。

    慕之明很有可能会被他的意识攻击,以至于造成无可逆转的脑损伤

    但现在,慕之明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慕之明睁开眼,依旧是残破失控的战舰,依旧是血海可怖的情景。

    但是因为开启了屏障,这次慕之明没有被痛苦情绪影响。

    让慕之明极为庆幸的是,他也没被攻击。

    这名哨兵的本能意识对他异常宽容。

    慕之明环顾四周,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那名黑暗哨兵正扛着一名被行星爆炸辐射弄得浑身起水泡不成人形的哨兵进医疗室。

    “活下去!”黑暗哨兵眼睛布满血丝,低吼着。

    他不停地救人。

    可他救一个,死一个。

    他并肩作战的队友,一个个以可怖的状态死在他眼前,死在他身边。

    他无能为力。

    他谁也救不了。

    他答应过他们,会将他们完好无缺带回晋星,带到他们家人面前。

    可他们都死了,以残破不堪的模样,死在这冰冷的太空里。

    就在此时,有人忽然握住他满是组织液和血液甚至还有肉块的手。

    顾赫炎怔愣,抬头看去。

    “结束了。”慕之明开口,他眼眸含泪,轻声,“都结束了。”

    “没有结束,他们还活着……”顾赫炎失神喃喃,要转头张望。

    慕之明伸手,捧住他的脸,让他只能看自己,再看不到尸体、残骸、,破损战舰,无声太空。

    慕之明:“你可以休息了,跟我走吧。”

    他释放精神触丝,温柔地轻抚这名早已疲惫不堪的哨兵的意识,将其脑袋中的负面情绪清理干净。

    慕之明:“走吧。”

    顾赫炎:“去哪?”

    慕之明:“回家。”

    静音室里,慕之明半跪在椅子前,扶黑暗哨兵的额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双手环住他宽阔的臂膀。

    黑暗哨兵僵硬的身子渐渐放松下来,像是安详睡着般晕在了慕之明的怀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