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樱桃大佬他又甜又软 > 第60章 面包剩个圈,鸡蛋剩个边。

第60章 面包剩个圈,鸡蛋剩个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迟——九——渊!!”

    咆哮声打破小院清晨的宁静, 邵滢蹲在水龙头旁边刷牙,闻言呸的一口吐掉牙膏沫,好奇的问:“怎么啦怎么啦?头一次听小陶这么凶。”

    北屋里,陶苒凶狠的扑到迟九渊的背上, 嗷呜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

    迟九渊差点被他撞进灶台里, 但还是不忘背过手, 托住他。

    “阿苒,你要吃龙肉么?”他好笑的问。

    这会儿还没有跟拍他们俩, 屋里的摄像头也没开, 很多话倒是不用传音了。

    “我知道是你了!”陶苒咬着他的耳朵磨牙。

    迟九渊挑眉:“阿苒, 你在说什么, 我听不懂。”

    “你个黑心龙, 我想起来昨晚上哪里不对了!”陶苒松开他的耳朵, 转而揉乱他的头发,“昨晚上, 你给我那什么……用手之后,你竟然没……没……这放在平时根本不可能!你早就扑上来了!”

    陶苒:“所以!猫见到小鱼还舔了腥,却没吃掉这条小鱼,你说这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猫吃饱了。

    “原来是这样……”迟九渊若有所思, “所以下次梦里吃完了,出来还是要吃,这样阿苒就不会起疑了吧?”

    于是观众们就听到了那声咆哮。

    陶苒出来洗漱时, 睡得乱蓬蓬的头发, 好像气炸毛的毛茸茸。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我还是要说, 我桃的素颜真特么可爱】

    【陶宝每天早上都气呼呼, 到底是起床气太大, 还是昨晚有人惹他生气?】

    【嘿嘿嘿……昨晚的戏演完了吗】

    陶苒自然看不见弹幕,不然非要回一句:演了你们也看不见,心机龙坏得很!

    早餐是节目组提供的,在另一个院子的堂屋里吃,但他们竟然只给了包子,独独陶苒有一碗紫菜蛋花汤,小葱翠绿,香油味浓,看着那汤,邵滢觉得手里的包子都不香了。

    不过看出来小两口闹别扭了,小陶出来就坐在了她身边——桌角的位置,旁边抵着墙,所以没放凳子。

    杜绝了迟九渊挨着坐的可能性。

    迟九渊端着汤过来时,也注意到了。

    邵滢正想着怎么给迟九渊让位置,才能不动声色的缓和一下他俩紧张的气氛,又能不那么刻意……

    “邵姐。”迟九渊说:“锅里还有汤,大家都可以去盛。”

    于是大家呼啦一下都跑到小屋盛汤去了,长桌上瞬间清空。

    迟九渊坐在陶苒身边,两人在镜头前没说话,实则是在传音。

    陶苒:“哼!”

    “真错了。”迟九渊低头搅弄着蛋花汤,“昨日你睡了,我一个人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修炼了一会儿,就去整理玄渊殿里的东西,无意中发现了那个玉简。”

    “而且阿苒……”迟九渊传音的语气很是真诚,“梦境不是我构造的,我进去的时候,正好是劫匪冲下山的时候,撩开帘子看到你,我也很惊讶。”

    “我才不会做梦呢。”陶苒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包子,“树才不会做梦。”

    “树之前还说不会喜欢呢。”迟九渊眼底浮现柔软的光,“现在也学会了啊。”

    陶苒一时无言以对,“反正不可以有下次……”

    “你不喜欢?”迟九渊又给他拿了一只包子,“但我觉得,你好像挺……”

    他脚背被不轻不重的踩了一下,暂停了话头。

    陶苒耳朵又红了,敞开的门吹进来的风吹的一阵凉一阵热,“不许!这也太……太羞耻了吧?”

    原来是不好意思。

    迟九渊笑了笑,抬手顺了顺陶苒耳朵头发,这句话是开口说的:“别生气了阿苒,以后再这样做,我提前和你说一声,行吗?”

    【怎样做?!】

    【啊啊啊啊啊不要说谜语啊啊啊】

    【他们俩今天好怪哦,又别扭又黏糊……好怪哦,再看亿眼】

    陶苒哼了一声。

    迟九渊很机智的没再追问,已经明白了小樱桃的默许。

    等大家盛汤回来,他俩明显已经重归于好了,高哥摸了摸有点秃的脑袋,很热情的坐到迟九渊身边。

    “小迟,你怎么做到的?”他小心翼翼的请教,“就是……怎么能把人这么快的哄好啊?”

    迟九渊顿了一下,只能说:“心诚则灵。”

    高哥:“哦……啊?”

    “哎呀你快点回来坐,去那当什么电灯泡。”邵滢招手叫丈夫回来,“人家小迟的绝招我知道,你学不会的。”

    高哥不服气:“为什么?”

    “啧……”邵滢翻了个白眼,“非让我说明白了,人家长得帅啊!”

    高哥:……

    后期在他头上加了颗碎成渣的红心,还发出清脆的炸裂声。

    【心碎.jpg】

    【我笑死了,虽然是实话,但邵姐你这也太过……直白了】

    【高哥:我人傻了啊我】

    “高哥年轻的时候也很帅啊。”陶苒喝着汤,好像不经意的给高哥递了台阶,“而且高哥年轻的时候唱过摇滚的吧?邵姐你不就是那时候认识的他?”

    这段往事很多小年轻们都不知道,毕竟老高只出过一张专辑,就下海经商了,观众们对老高的印象只有两条:中年发福以及低调的土豪。

    听陶苒这么说,老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击邵滢道:“看没看见,我这还有‘小粉丝’呢!”

    邵滢也笑了,掏出钱包,给大家展示里面的照片。

    “那实事求是,我家老高年轻时候确实不错,也就比小迟差一个小陶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邵姐,求你别说了】

    【窝日,这照片,帅哥你谁?】

    【该说不说,高哥年轻的时候确实很俊啊,干净清爽的,很耐看】

    【岁月是把杀猪刀】

    【只有我想说吗?陶陶的情商好高哦】

    【是的,夸了高哥还夸了邵姐,高哥肩膀一下就支楞起来了】

    【自信.jpg】

    吃过早饭,有工作人员上前,总结上一阶段。

    “昨天晚上坚持要大家自己做饭,是因为镖师们行走江湖,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做饭的,比如说露宿荒野时,或者错过了驿站,就算到达落脚点,很大可能还是会让自己人做饭……”

    “这题我会!”邹梦璇举手:“怕有人给下蒙汗药!”

    “咳——咳咳……”陶苒喝水呛到,见众人看过来,连连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又踢了某龙小腿一下。

    工作人员:“没错,所以各位镖师最后还是体验一下自己做饭。”

    “好吧,那今天我们做什么任务?”邹梦璇问。

    工作人员:“我们已经把各位嘉宾的行李运送过来了,吃完饭大家就可以恢复现代身份了,然后再回到这间堂屋领取任务。”

    不管怎么样,总算不用穿裙子了,陶苒倒不是嫌弃这衣服如何,主要是行动有些不方便,而且昨天奔波一天,大家的衣服上都是灰尘,他和迟九渊也不好用清净咒洗衣服。

    所以他刚才才肆无忌惮的踩了迟九渊的靴子——反正也看不出他的脚印。

    要出门时,迟九渊找了顶卡其色的棒球帽按在了陶苒头上。

    陶苒:“嗯?”

    “压一下。”迟九渊低笑,“头发有点乱。”

    “好吧……”陶苒拉着他的手,两人一起往堂屋的方向走,“也不知道还回不回苹安村了,我还想和逗儿姐的主人商量一下,领养一只小狗崽呢……”

    迟九渊脚步一顿,很不爽的皱眉。

    然而更不爽的还在后面。

    堂屋里,站着四个小朋友,两男两女,都是四五岁的年龄,忽闪忽闪的四双眼睛,和进来的嘉宾懵懂对视。

    “啊!”邹梦璇一拍手,“我明白了!是不是带孩子体验?”

    工作人员:“是的,让嘉宾提前体验家里有小朋友的生活,金影后和袁总可以回忆一下儿子长大前的生活。”

    “啊?不是吧……”陶苒举手,弱弱的说:“这个环节,我和迟九渊不用参与吧,我俩又不会有小孩。”

    工作人员:“重在参与嘛。”

    【哈哈哈神特么重在参与】

    【参与什么啊?我要被这小哥笑死了】

    【就是说造人的结果不重要,重在参与过程?】

    【哈哈哈哈哈前面的姐妹,企业级理解】

    【迟哥好像真的不高兴】

    【呃,确实,透过屏幕都能闻到酸味……】

    由于迟九渊确实脸色不好看,而且他又长得高,逆光时确实有点凶,所以小朋友们在做选择时,纷纷走向了其他嘉宾。

    只剩下最后一个小男孩,他站在原地,咬着手指看陶苒很久了,他也带着一顶卡其色的小棒球帽,甚至机缘巧合的和陶苒穿了一个色系的衣服。

    这可是太合眼缘了,就算陶苒对人类幼崽无感,也不得不感慨一句“缘分”。

    迟九渊是不可能招呼小朋友过来了,职业道德在这里,陶苒只好弯腰,笑着和那个小孩打招呼:“你好呀~”

    他笑起来时眉眼弯弯,真要释放亲和力的时候,整个人都甜的像朵樱桃口味的棉花糖,小朋友被打动了,迈着小短腿走向陶苒。

    “哥哥~”他软软的叫了一声,张开了短短的小手。

    然而他没扑进漂亮哥哥的怀抱里,一双大手已经把他抱起来了,回过神,他已经稳稳的坐在迟九渊的胳膊上。

    老实说,迟九渊并不会抱孩子,孩子也有点怕他,扁着嘴向陶苒伸手:“我要哥哥,不要叔叔……”

    迟九渊:……

    陶苒没忍住,当场笑的丧心病狂。

    任务倒也简单,照顾小朋友一上午,做一顿午饭,下午就可以和小朋友告别了。

    迟九渊和陶苒照顾的这个小朋友,小名叫烁烁,有一头可爱的小卷毛,摘下帽子后头发就蓬蓬起来了,坐在小桌边,很安静很乖巧。

    四位小朋友手里都有家长的“心愿便条”,大概意思就是给明星们布置了任务,不要光带着小朋友疯玩,真正体验一下为人父母的责任。

    迟九渊从小卷毛的帽子上揪下来那张便条,上面写着:“希望烁烁能学会叠衣服~”

    陶苒看了眼绷着脸的迟九渊,心里是不指望他能教小朋友了,于是自己拿着小凳子,坐在小朋友旁边,从他的小书包里拿出衣服,给小朋友演示。

    烁烁妈表示,平时这小朋友是有点坐不住凳子的,可今天似乎格外听话。

    陶苒也这么觉得,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孩的脑袋,“小朋友,你怎么这么乖啊?”

    小孩四下看了看,见那个帅气的叔叔去了厨房,才小大人似的松了口气,但小手还在认真的摆弄衣袖。

    他小小声的回答:“因为那个叔叔看起来好凶,也因为……”

    小家伙羞涩的笑了一下,踮脚软软的亲了一下陶苒的脸颊:“哥哥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你~”

    “当啷——”

    厨房里,某龙失手打翻了醋瓶子,一时间酸香四溢。

    迟九渊磨了下后槽牙,他要早点做完饭,让那个人类小鬼早点滚蛋!

    于是中午,北屋里的两大一小,最早开饭。

    小朋友学会了叠衣服,开心的踩着小凳子跳上跳下,陶苒在他身后坐着,手护在小朋友身体两侧,防止发生意外。

    闻到食物好闻的味道,反带着棒球帽的两个脑袋齐刷刷的看向了端着盘子的迟九渊。

    像两只等待投喂的小动物。

    阿苒自然是可爱的,至于另一只大眼仔……

    哼,不过如此,绝没有他幼年体可爱。

    陶苒把小朋友抱起来,放在桌边的凳子上,好奇的看了眼菜色。

    几乎都是清淡的口味,和他们平时吃的完全是两个画风……看来迟哥虽然不喜欢小朋友,却还是很细心的照顾了小朋友的口味。

    就还……挺傲娇的?

    陶苒被他这种别别扭扭的小心思可爱到了,在迟九渊又端着盘子进来时,忍不住捂住小朋友的眼睛,抬头亲了迟九渊一下。

    只是蹭了一下,陶苒就坐好了,毕竟还有小朋友在这里,他放开小朋友,咳了一声,“迟哥,主食吃什么呀?”

    迟九渊端上来一份漂亮的三明治便当,用模具把火腿、煎蛋和吐司压出来猫猫头,又用生菜做了狮子的鬃毛,上面还有酱料画出来的圆圆眼睛和胡须……

    “哇!大狮子!”小朋友惊呆了,眼里满是崇拜的光。

    然后他看着又帅又凶的叔叔,把大狮子三明治放在了漂亮哥哥面前。

    那只修长的手把另一盘推到了他面前。

    小朋友低头一看,当即呆住了。

    也有大狮子,不过是个狮子形的洞洞。

    面包剩个圈,鸡蛋剩个边。

    小朋友:QAQ

    作者有话要说:

    龙龙:我只爱投喂一个小朋友,小樱桃也只能抱一个小朋友,人类幼崽,呵呵~ →_→

    小樱桃:喂!你还记得自己几岁不?●-●

    .感谢在2022-01-09 23:22:21~2022-01-10 23:54: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可爱书虫 10瓶;我就看看 7瓶;流画清泷 3瓶;24316854、落隰渊、袋袋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61 # 正文完 冰雪消融,自此万物复苏。

    哇的一声, 小朋友哭了。

    迟九渊不为所动,还有些不解的皱眉:“不都是面包么?为什么不能吃这个?”

    陶苒扶额,“迟哥……不不不,迟九渊小朋友, 你也知道都是面包, 为什么一定要给他这个, 还把我这份……我这份……”

    “哦……”迟九渊仿佛才恍然大悟,起身去了厨房, 又端出一份三明治, 放在小朋友面前, “喏, 你的, 不好意思, 我拿错了。”

    小朋友眼泪啪嗒啪嗒的掉,泪眼朦胧的抽噎着低下头, 看到了盘子的狮子三明治。

    他太小了,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真以为又凶又帅的叔叔拿错了盘子, 当即破涕为笑,还带着一点哽咽的说:“谢谢叔叔~”

    迟九渊原本伸手去拿那盘圈圈圆圆圈圈的边角料,听了他的谢, 手指又搭在了大狮子那一盘上, 还拉了一下。

    小朋友立刻警觉起来,又不敢伸手去抢, 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可怜巴巴的看着迟九渊。

    迟九渊:“叫哥哥……”

    陶苒差点笑到桌子底下去, 毫无形象的笑趴在桌面上,传音给迟九渊:“我的天呐迟九渊,你可真出息大发了你!你年龄是人家的一千倍啊?还叫哥哥?!哈哈哈哈哈……”

    迟九渊不为所动,小樱桃年龄还是这幼崽的四百多倍呢,不能仗着脸嫩就白白成了他的小辈!

    他们可是灵契崖前定下契约的道侣,小樱桃是哥哥,他自然也是哥哥。

    小朋友大大的眼睛里又大大的疑惑,他懵懵的和迟九渊那双狭长凛冽的眼睛对视了好久,终于低头,认真的对着盘子里的大狮子叫了一声:“哥哥~”

    纵横六界的妖王差点笑死当场。

    弹幕也要笑疯了。

    【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到邻居报警啊哈哈哈我裂了……】

    【哈哈哈我家边牧以为我疯了,正在旁边盯着我】

    【笑死了哈哈哈】

    废了点功夫,烁烁终于明白了,是把叔叔叫成哥哥,在甜丝丝的叫了一声之后,终于把狮子三明治吃到了嘴里。

    他面前还有单独盛出来的一小份菜,少盐口味的。

    陶苒都笑出眼泪了,眼尾红红的问小朋友,“要不要哥哥……”

    他又忍不住笑,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要不要哥哥喂你?”

    迟九渊幽深的目光转向小朋友。

    烁烁年纪太小了,不会看眼色,不过他小大人似的摆了摆手,“不要!我上中班了!”

    他拿着勺子,吃得很香很认真。

    迟九渊冷哼一声,给陶苒递筷子,“笑累了吧,多吃点。”

    陶苒:“好嘞~”

    【拿了通告费,带个孩子还甩脸子,真不愧是豪门继承人啊,我等平民僭越了】

    【酸菜缸里的石头又冒头了[白眼]】

    【有的人就是不喜欢孩子不行吗?】

    【迟哥是不喜欢,但做饭还是照顾小朋友的口味了,键盘侠有空御贱上天,不如去给自己孩子做个辅食试试】

    【笑死了,他可能连个对象都没有,哪来的孩子】

    桌上两菜一汤,焖鸡腿和菠萝肉段以及一份虾丸蔬菜汤。

    和平时的口味完全不同,调味料明显放的很简单,小朋友吃的应该提前盛出来了,大人份的又加了点盐,吃着很清爽。

    虽然陶苒平时爱吃红油赤酱麻辣口味的东西,但偶尔吃这种感觉也不错,而且……他发现丸子都很小,适合小朋友一口一个。

    陶苒咬了口菠萝,嘴里有点酸。

    “在想什么?”迟九渊问他:“吃饭还发呆?”

    “没什么……”陶苒咬了一下勺子,状似不经意的说:“你很会带小孩嘛。”

    “随手搜的辅食菜谱。”迟九渊垂眸喝汤,“比做你爱吃的简单点。”

    陶苒:……

    哼,菠萝更酸了。

    “不过给你做饭我心里高兴。”迟九渊放下汤碗,斜睨了一眼人类幼崽:“他?呵呵……”

    烁烁大概以为凶巴巴哥哥要抢自己的饭,吃的速度更快了。

    酸后有点回甜……

    陶苒咳了一声,暗自吐槽自己怎么回事儿,让迟九渊这个五千岁的幼稚鬼传染了不成?竟然吃一只五岁崽崽的醋?!

    “咳……”他掩饰的咳了一声,低头安静喝汤。

    醋坛子里泡着的酸酸龙鼻子失灵,很遗憾的错过了对面糖醋樱桃酸溜溜的小心思。

    两大一小一起吃了午饭,下午陶苒又带着小朋友玩了一会儿,临走前,不忘让小朋友又复习了一遍衣服的叠法。

    但小孩子这种神奇的生物,你越是对他不假辞色,他就越想引起你的注意,下午陶苒就发现了,烁烁小朋友总往迟九渊身边凑。

    傍晚时家长们来接各自的崽崽,烁烁妈羞涩的和陶苒合照,而节目组也要乘车返回苹安村了,那边还有最后一项活动。

    烁烁拉着妈妈的手,只能看见两位哥哥都很长的腿,在人群里视线被遮挡的很是憋屈,只能和另外几只相同海拔的幼崽交流今天的午饭。

    比来比去,烁烁小朋友的胸膛越挺越高,像只骄傲的小公鸡。

    因为他的两位哥哥,一个教会他叠衣服,一个做了超级威风又好吃的狮子三明治!

    就算是去了眼睛叔叔家的小朋友,也没有他吃的好!

    他仰起头,悄悄的看迟九渊,一眼又一眼,最后大人们就要告别了,他终于忍不住,冲过去抱住了迟九渊的腿。

    迟九渊其实挺想闪身避开,让这讨厌的小东西摔个嘴啃泥,不过最终还是站在原地没动,任由他抱住,只是低头神色冷淡的问:“抱错人了?”

    “没有没有……”烁烁奶声奶气的摇头,很费力的抬手拉住迟九渊的手晃了晃,“哥哥,我也喜欢你~”

    迟九渊:……

    ……

    上车时,陶苒和窗外的小朋友挥手道别,忍不住用胳膊怼了一下迟九渊。

    “小孩儿还哭了呢,你怎么也不看一眼……”

    “看什么?”迟九渊自己不看,也不让陶苒看,车子启动后,把人拉进怀里,捏着脸把那颗小脑袋转过来,“他很可爱么?有我小时候可爱?”

    “唔……”陶苒被捏的口齿不清,“可是你……也不让我看你小时候啊,而且他说他喜欢你哦!”

    “嗯,我听见了。”迟九渊低头在那张被捏的嘟起来的嘴巴上亲了一下,“但我只要阿苒喜欢就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边看边打胰岛素】

    【555~他们也太甜了吧】

    【我愿用十斤肥肉换他俩变成常驻,求爱神成全!】

    【我二十斤!】

    【这也能卷?都让让!我三十!!】

    来时走了差不多一天的路,原来驱车赶回去才不到三个小时,陶苒在车上靠着迟九渊的肩膀睡了一会儿,最后一段路程才清醒过来,揉着眼睛去看车窗外。

    赞助商提供的suv行驶在公路上,陶苒他们这一辆打头,窗外夕阳渐渐沉入地平线,晚春萌生出毛茸茸绿意的小山在斜阳下轮廓有点像只蹲着的小青蛙,生动可爱。

    陶苒很轻的笑了两声。

    他平时稍微有个风吹草动,迟九渊都会凑过来,更何况这次就在耳边。

    肩膀动了动,然陶苒靠的更舒服,迟九渊偏头亲了一下他的头发,“阿苒在笑什么?说出来让我一起笑笑。”

    “其实没什么……”陶苒慢悠悠的说:“就是觉得,和你在一块儿,好像看什么都特别有意思。”

    “是吗?”迟九渊勾了下唇角,“我也是。”

    弹幕有一瞬间空了,似乎大家都不愿意打破这一瞬的静谧,斜阳落入车内,陶苒眼睫上有暖光,同样的暖色也落在迟九渊的鼻梁和薄唇上。

    三十多秒后,弹幕才又集中出现。

    【玛德,我以为我刚才关弹幕了】

    【刚才他俩之间好像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真的,我要发弹幕我都有一种当小三的罪恶感男】

    【为什么他俩年纪轻轻的,竟然有种历尽千帆的感觉啊逢】

    【+1,就那个孙猴子骑自行车,平平淡淡才是真.jpg】

    【哈哈哈哈哈把前面的给我叉出去!破坏气氛!】

    然而此时热热闹闹的弹幕并不知道,靠在一起的两人已经开了“悄悄话”模式。

    “回去我准备准备,过几年就宣布退圈啦!”陶苒轻快的给迟九渊传音,“假死的话……樱桃酒们肯定会伤心,不行不行,那就宅个五十年吧!偶尔去钟镝、覃獴那里串个门,五十年后,咱们换个身份,你说我这次做什么呀?”

    “退圈?”迟九渊有些迟疑的敛眉,“阿苒,你不做演员了吗?”

    “我想学的,已经学会了。”陶苒眯起眼睛,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绿化树,懒懒的说:“谢谢樱桃酒们给我很多亮晶晶的喜欢,在我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一直陪着我,直到我遇到你。”

    “演的好,不是因为热爱,而是因为其他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说这有点不公平……现在是时候该启程踏上另一段旅途了!”

    “那接下来,你想做什么?”迟九渊问。

    “不如我们先结个婚!”陶苒坐起来突然出声,随手就丢出个雷,把观众炸的外焦里嫩。

    不管弹幕如何爆.炸,陶苒只笑着看迟九渊,“你觉得怎么样?”

    他们已经结了道侣契约,陶苒说的结婚,自然是……人界的婚礼。

    迟九渊怎么可能觉得不好,修长的颈上喉结滑动,他没答复,只是把人扯进怀里,低头吻住。

    狭小的空间里温度陡然升高,细微而暧昧的声响里,开车的工作人员终于忍不住升起了挡板,留下挂在车顶的摄像头默默工作。

    【我踏马心跳加速,是不是要死了】

    【我脸滚烫,是不是要死了】

    【我鼻血哗啦啦的淌,是不是要死了】

    最后陶苒咬了迟九渊一口,不然兴奋到摇尾巴的大黑龙,可能会抱着樱桃树啃一路。

    “不行,再亲一会儿不能播了……”陶苒有点缺氧,眼神迷离,唇还有点肿,他离迟九渊远了些,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隙,深吸一口带着凉意的空气,这才缓过来一点。

    在迟九渊又一次伸手的时候,他警觉的瞪圆了眼睛,“你干嘛?”

    “我……”迟九渊失笑:“录着呢,你说我能干嘛,过来,我想抱抱你。”

    小树哼了一声,勉为其难的靠了回去。

    两人不再说话,却都能感受到对方心情很好很好,陶苒靠了一会儿,又忍不住笑了,“迟九渊,我给你唱个歌吧!”

    这倒是新鲜,迟九渊低低的嗯了一声,一个音节,但轻而快的语调透着期待。

    陶苒声音清澈,如果去做歌手,大概也不错,唱的是一首老歌,歌词直白又真挚,又因为他记不清了,唱的含糊又柔软。

    很温柔的旋律,缱绻的像一阵无形的风,却在吹拂过荒原的瞬间让冰雪消融,自此万物复苏。

    迟九渊垂眸,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和无名指上的戒指。

    曾经那么长的岁月都虚耗在了修炼、硝烟和黑暗中,如果能早点遇到这棵小树就好了。

    可想来如果不是种种机缘巧合,他们原本是不会相遇的,曾经抽骨之痛,最终换来了余生欢愉。

    不亏,亦不悔。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啊,今天事情多,写完好晚了,先给大家磕一个orz

    我攒了一肚子话想和文下的宝贝们说,不过还没完结呐哈哈哈哈哈,写完番外再唠叨吧~【憋的脸红.jpg】

    下个番外婚礼啦,还有小树结果果,小树变崽崽,安排~

    ——————客官看一看预收吧——————

    大家都在传:沈家那个假少爷沈辞舟,在真少爷回归之后受了刺激,可能人格分裂了。

    原本任人拿捏的一朵病弱小白花,时不时性情大变,变成一朵暴力食人花。

    比如说,平时连瓶盖都拧不开,走两步路都扶墙的沈少爷,某天被十几个小混混堵在小巷里,等好友带人赶回来,沈辞舟正脚踩一个,拳打一个,边打边冷笑:

    “叫爹!叫爹!叫不叫?叫大声点!”

    众人:……

    再比如,被弟弟打赌坑害,莫名上了赛车参加比赛,上车前沈辞舟脸色苍白,泪水涟涟,下车时不仅跑了个第一,还一头盔狠砸过来,把真少爷给砸了个满脸桃花开。

    “不知道老子晕车?小兔崽子你敢坑我?!”

    众人:???

    还有,在未婚夫的生日宴上,被未婚夫泼了一脸红酒之后,前一秒绯色酒液还挂在下巴上我见犹怜,下一秒一脚飞起,把渣男踹进了游泳池,蹲在池边慢条斯理的擦脸,还不忘冷嘲热讽:

    “呦!孟总好兴致,湿身play呀!”

    众人:妈耶!这个沈辞舟不对劲!他精分了!

    沈辞舟也知道自己不对劲儿,他听着系统不断扣分的ooc警告,关上门非常认真的和“自己”谈判。

    “在使用我的身体时,你能稍微收敛一下,注意点人设吗?”

    镜子里却不是他的脸,那男人桀骜不驯,俊美英挺的一张脸带着痞气。

    季临戈说:“是沈公子把我的身体弄没了,你不赔我,我不收敛。”

    沈辞舟捏着眉心,“你要身体干什么?”

    季临戈:“拥抱你。”

    【白切黑病弱假少爷受】×【武力值爆表痞气海盗攻】

    ps:

    1.受原书人物觉醒自我意识,攻穿书,攻是星际海盗!不是加勒比非洲人!

    2.攻受前期共用身体,中期攻会有自己的身体。

    [2021-11-29,已截图]

    .感谢在2022-01-10 23:54:41~2022-01-12 01:1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狸撸鸭 10瓶;过后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