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她先惹我的 > 第130章 番外五

第130章 番外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嘉/连沐安。

    唐嘉第一次遇见连沐安是在一间嘈杂昏暗的老酒吧里。

    那时候,她和谷阳已经彻底断绝了关系,可是那么多年的感情和付出哪儿能轻易放下?

    整日整夜的泡在酒精里,让神经和感官变得麻木迟钝,她才能感觉到一时半刻的放松。

    那段时间,她去酒吧的时间远比回家长,才有机会能碰上连沐安。

    真正遇见她那天,她刚刚找到了一拍即合的人,正准备离开。

    唐嘉身形不稳地走过来碰到她旁边的女人,被用力推开,撞在了坚硬的桌角。

    一瞬间的剧痛,撕裂了唐嘉伪装多日的平静。

    她弯着腰,一点一点蹲下来,抱着自己,眼泪从沉默到崩溃不过须臾。

    周围多的是看热闹的人,没有任何一个肯上前问一句她需不需要帮助,更甚的,连沐安身边的女人还在持续辱骂。

    那副趾高气扬的嘴脸,即使有精致妆容的修饰,依然藏不住内里的狰狞和扭曲。

    连沐安忽然觉得索然无味,慢条斯理地抽出被女人抱在胸前的胳膊,笑着说:“临时有点事儿,今天就不约了。”

    女人脸色骤变,“你耍我?”

    连沐安笑容不减,“真有事。”

    女人不屑继续伪装,一开口,声音拔得很高,“什么事非要现在办?!”

    连沐安觉得刺耳,脸上的笑没了,“就认识这一晚,我的事需要和你交代?”

    “你!”女人怒不可遏,又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忍着怒气甩手走了。

    连沐安后退一步,姿势慵懒地靠着吧台喝剩下的酒。

    余光里,唐嘉还蹲在那里,有人拿了手机在拍她。

    唐嘉也能感觉到。

    她清楚,自己如果还想要手里这份工作,就应该马上站起来离开这里,可是外露的情绪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不淌到平稳,或者有人拉她一把根本停不下来。

    但是,谁来拉她?谁会来拉她?

    这里只有肉。体的买卖,没人会奢侈得跟她讲人情。

    她今晚注定……

    “要不要换个地方哭?”女人陌生的嗓音突然传来,“这里全是看戏的,你哭得越伤心,他们笑得越畅快,你和他们非亲非故,何必委屈自己在这儿搭一抬没人会付费的戏给他们看?”

    那道声音漫不经心,说出来的话一针见血。

    唐嘉抱在膝头的手颤动了下,抬起头,湿淋淋的眼睛看向连沐安——她单腿压下,蹲在她面前,暗色光线在她脸上拉过几条阴影,衬得一侧轮廓异常清晰,笑着的时候不过是淡扯着嘴角,漆黑眼眸里看不出一点善意。

    这么一个看起来就没有多少怜悯心的人在和她说话。

    在场唯一一个,她想知道她的善心是真是假。

    “你不喜欢看戏?”唐嘉反问。

    连沐安的笑里多了几分玩味,“戏有什么好看,这里的人才好看,还好玩。”

    连沐安这话说得已经非常露骨。

    唐嘉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听得懂。

    那一秒,她的脑子里闪过一个荒唐的想法,抓住之后,直接问了出来,“玩开心了是不是就能暂时忘掉眼前的事?”

    连沐安,“是。”

    “那你找到陪你玩的人了吗?”唐嘉认真地问。

    连沐安眼眶微敛,眸色渐深,“目前没有。”

    “……”

    前后加起來不到十句話,唐嘉就跟著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連沐安去了酒店。

    連沐安在这种事上很放得开。

    甚至,有些怪异癖好已经超出了唐嘉的接受范围,但她不能否認,连沐安的投入让她沒有一秒多余的精力去思考那些堆积在心里,无法纾解的情绪。

    往后很长一段时间,两人保持着一周见两次的频率。

    见了面什么都不谈,就做那一件事。

    唐嘉前面的三十年里,没有过任何同性的感情经历,在两人的关系里,打从一开始就是连沐安在主导。

    主导着唐嘉一次又一次,用接近于凌疟的方式让她体会到那些不可言说的愉悦。

    唐嘉一开始并不在意这种方式是否合适,反正她们之间只是各取所需,没有感情,她没必要,也没精力去心疼谁。

    后来,唐嘉无意知道连沐安会有这种怪异癖好的原因竟然是在国外不得志的那几年被人罐了酒用过强的。

    这个真相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唐嘉的心理状态,她开始对连沐安频繁‘侧目’。

    慢慢的,唐嘉收到了连沐安的回应。

    她会对她好。

    她的好可以细致到连夜飞去她在的城市,给她煮一碗红糖水,一整晚替她暖着因为流产导致的例假腹痛,也可以没有任何怨言地忍受她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的坏脾气。

    那是一种没底线的忍让。

    唐嘉觉得自己应该知道连沐安会这样的原因——因为没有爱,所以无所谓。她对感情的态度很干脆,就像以前出现在她身边的那些女人,或者只有一夜,或者就那一会儿,过后分道扬镳,谁也不纠缠谁。

    这种干脆对现在的唐嘉来说恰到好处——不用花心思维护,就有人随叫随到。

    两人很快住在一起。

    同居之后,她们之间最多的交流还是身体上的纠缠,时间久了会自然地开玩笑,会询问对方的去向,会在对方心情不好,或者身体不适的时候主动关心。

    在外人看来,她们俨然是一对热恋的情侣,唐嘉却始终记得她们是怎么开始的,同居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约定——腻了,随时结束,而且,爱人啊,她哪儿还有那个力气?

    这些规矩记得太清楚,界限画得太明确,发生争吵的时候就很容易脱口而出。

    连沐安起初总一笑了之,后来学会了冷脸,再后来,她会咬牙切齿地质问,“唐嘉,我对你真就这么可有可无?!”一直到心灰意冷,在唐嘉拒绝公开的时候选择先她一步退出。

    到那一秒,唐嘉还在问自己:‘日’久生情,生出来的会是真感情吗?她这样的人,还能全心全意喜欢另一个人吗?

    唐嘉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准确的答案。

    有一天,唐嘉从两人共同的朋友口中听到了连沐安的消息,她说连沐安又变成了以前那个连沐安,每天混迹在灯红酒绿的娱乐场里,和不同的女人接吻上床,玩得很凶。

    听到这个消息,唐嘉忽然觉得愤怒。

    愤怒之后心脏疼得要死。

    ————

    酒吧后面的潮湿巷道里,连沐安屈腿倚着墙,领口的扣子解了三颗,能看到里面黑色的胸衣边缘。

    她身前,一名风情万种的高瘦女人单臂撑着墙,离她很近。

    “晚上要不要去我那儿过夜?”女人开门见山地问。

    连沐安两手插兜,嘴角噙着散漫的笑,“我要能玩得开的。”

    女人眼底翻滚的欲。望的不加掩饰,“会不会玩,到那会儿不就知道了?还是,你想先验一验?”

    两人之间的距离随着女人吐字的气息越来越近。

    浓重到刺鼻的香水味让连沐安生理性反胃。

    她以前其实并不介意这些,毕竟就一两次的交情,谁都没义务顺着她的喜好来。

    后来遇到唐嘉,她身上的味道总清清爽爽得,偶尔会因为工作需要喷香水,但也都是淡雅舒缓的清香,不止不会让她觉得反胃,还会勾着她的神经,讓她更加熱烈的親吻她身体。

    從耳後到肩骨,一路往下。

    ……

    “你走神了。”女人的声音忽然在耳边想起。

    连沐安呼吸一停,烦躁感骤然涌了上来。

    不是因为女人身上的香水味,而是,她又想起了唐嘉。

    连沐安嘲讽地笑了一声,在心里告诉自己,“你求也求了,闹也闹了,分手这半年,人连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你,你还在惦记什么?要点脸吧,人少了你照样风生水起,你呢,人不人鬼不鬼,连这种只要给钱,自己亲姐夫的单都接的垃圾货色竟然都能靠这么近说话……”

    也只限于此。

    连沐安在女人红艳唇落下来之前偏头躲开了。

    本能反应。

    视线对上不远处做梦也不肯来她梦里的女人,目光瞬间变得生硬阴沉。

    女人感觉到,落空的嘴唇,隔着寸余距离从连沐安脖子里掠过,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问:“认识?”

    连沐安不语,一双眼睛沉凉漆黑,一瞬不瞬地盯着唐嘉。

    盯到累了,唐嘉也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不生气,不靠近,不说话。

    她在等什么?

    连沐安讥讽地笑了一声,说:“前女友。”

    女人脸上顿时露出鄙夷之色,“你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清汤寡水,上了床叫都不会叫吧。”

    女人的话不为假。

    唐嘉的职业要求她的妆容和着装绝对不能随意,但也不能风头太盛,免得压过那些富太太 大小姐,同时,又要经常陪她们去世界各地看秀看展,需要穿得干脆利索,行动方便。

    以前,她自己形容自己是时尚圈的销售,时尚有品又严谨保守。

    这样的打扮在穿着暴露得恨不得只遮三点的女人看来确实清汤寡水,但连沐安清楚,就是这个清汤寡水的女人,一旦和她在一起,随便动一动手指就能让她疯狂。

    教啊?

    她不需要会,被完的从来都是她连沐安一个人!

    抓着她,求着她。

    呵,没有一点羞耻心。

    ……

    以前的事只是稍作回忆,连沐安就感觉到身体里忽然涌出了一股异样,盘绕在胸腔里的烦躁变成汹涌怒气。

    连沐安推开挡在身前的女人,声音冷淡坚硬,“今天没兴趣,你想完去找别人。”

    女人笑了一声,无所谓地耸耸肩,转身离开。

    经过唐嘉,女人侧目看她一眼,嘴角噙着笑,偏头对着后方的连沐安说:“你前女友好像喝多了。”

    连沐安抵着墙根的脚下意识动了一下,很快压回去,没有对女人的话做出任何回应。

    片刻,巷道里恢复死寂。

    唐嘉站在入口一动不动。

    连沐安觉得没劲,直起身体往出走。

    和唐嘉擦肩而过的时候像是没看见她,生生撞着她的肩膀过去。

    其实没那么重,唐嘉却直直朝后倒。

    连沐安的本能快于意识,迅速伸手拉住了唐嘉的手腕,见她的身体还在往下坠,另一只手着急地跟上来,搂住她的腰,将她稳稳抱回身前。

    仲夏的天,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很单薄。

    一刹那密实的相拥竟然让连沐安眼眶发酸。

    这个怀抱,曾经让她少做过少噩梦,可是这个人,总以为她只是惦记她的身体。

    ……

    连沐安将眼底的酸涩淡下去,松开唐嘉,只用那只受过伤,几乎没什么力气和知觉的手攥着她的胳膊。

    唐嘉站得踉跄,眼神涣散,身上酒气浓重。

    难怪刚才只是站这儿不动,醉成这样能有作为才会让人奇怪。

    不过也是,如果意识清醒,应该在看到她一秒就跑了。

    连沐安试着松了手,走出不过一小步,唐嘉绵软的身体从忽然后面贴上来,一言不发地抱住了她。

    连沐安垂眼看着横在身前的胳膊,心如止水。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嘉放在口袋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醉得太厉害,接不了,打电话的人又似乎很执著,打到第三个,被连沐安接通,“喂。”

    对方是来接唐嘉的网约车司机。

    连沐安和他确认好位置,看了一会儿腹部细白的胳膊,一点点掰开,将后面的人背了起来。

    本以为顺利把唐嘉送上车,自己就能功成身退,司机却说一个醉得没有意识的年轻女性在自己车上,万一有点什么事,他身上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非要连沐安陪同。

    连沐安没办法,跟着坐上了车。

    目的地是两人同居过很久的那套房子,里面的陈设和连沐安离开时如出一辙。

    她一秒也不想在這個熟悉到讓她窒息的環境裏多待,動作粗魯地把唐嘉拉進浴室,讓她自己靠着墙壁站好,拿了花灑給她沖洗身體。

    還是那麽白,那麽細。

    水汽肆意暈染著朦朧春色,湿漉漉得,像無形的絲線,緊緊勒住了連沐安的血脈,她稍一動彈就會被割破皮肉,眼睜睜看著自己渾身血液為她流淌幹凈。

    连沐安不想死。

    她收回手,站在離唐嘉不過咫尺的地方冷眼看著她。

    她也在看她。

    連沐安一點都不想回应。

    她關了花灑放回去,轉身去找浴巾。

    手剛碰到,忽然被唐嘉从后面抱住。

    ……

    细枝撩动着浓稠春色。

    这算什么?

    连沐安蜷着手指,双手渐渐握成拳头,咬牙喊道:“唐嘉,你发什么神经?!”

    唐嘉的神经被浓厚醉意冲撞着,不回连沐安的话。

    连沐安对唐嘉没有一丝抵抗力,吐着气,用夹杂着嗔怒与无力的声音问她,“唐嘉,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嘉停在那里,含混不清地说:“想你。”

    连沐安灰败的眼底闪过亮光,像易逝的烟花,过后只剩满目空荡,“想我什么?想我能在床上随你高兴,还是想我偶尔也能猜中你的心思,恰到好处地哄你开心?”

    唐嘉沉默着,等到水雾萦绕的热意淡下去才又出了声,还是那两个干巴枯燥的字,“想你。”

    连沐安笑出了声。

    从嘲讽到疯狂,最后只剩听天由命的落败。

    唐嘉的支架瓜得她升腾,她其实感受不到一点温晴,可她还是不受控制地给了唐嘉回映,让她顺利地为沉默已久的溪水恢复生机,陪她在成片的清脆声响里再遇高处独有的风景。

    太久远,连沐安反应迟钝,还没来得回神及欣赏,下一座高峰已经被唐嘉送到了面前,且终点只有一步之遥。

    ————

    翌日晌午。

    唐嘉从后脑一阵接一阵的闷痛里艰难醒来,入目还是熟悉的玻璃窗,透着热烈阳光。

    余光看到一侧的墙边靠着个人,唐嘉目光一震,快速坐了起来。

    手腕和胳膊上让她难以忍受的酸疼在提醒她,昨晚可能发生过什么。

    可她一点也想不起来,就记得她去了那间和连沐安相遇的酒吧,连沐安不在,她就一个人坐着喝酒,喝到周围那些人的脸开始变得模糊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抓住一个人就问:“你见过她吗?”

    那些人不屑和酒鬼交谈。

    她被赶了出来。

    然后……

    “你送我回来的?”唐嘉问,嗓子干涩难听。

    连沐安收回凝固在窗外的视线,一步一步走到床边,俯视着唐嘉,冷淡地问:“玩够了吗?”

    唐嘉浑身发冷,张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连沐安不愿意等,追着问:“还有下次吗?”

    唐嘉双手紧握,嘴唇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对不起。”她说。

    连沐安立刻回她,“我接受,然后呢?我,你打算怎么处理?分手后还能当跑友,还是昨晚只是酒后乱性,不会再有下次?你说,不管哪一种我都配合你行么?够么?”

    连沐安无情的话像刀,她平静的语气像按在唐嘉肩上的手,固定着她,一刀一刀刺着他,刺得她鲜血淋漓,连喊疼的资格都没有,可是,“连沐安,我想你,这半年,我每天都在想你,我不想分手,连沐安,我不要分手!我不要!”

    后面的话是唐嘉声嘶力竭喊出来的,震动着连沐安的耳膜和胸腔,她努力压着呼吸,有那么一瞬间想答应,但是她早就‘变心’了,不想和唐嘉只是玩玩而已了。

    “唐嘉,现在的我不想只是到了晚上才被你承认,我想和你光明正大的谈恋爱。你行吗?”连沐安平铺直叙地反问,她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抱一丝希望,唐嘉却执拗地仰着头,告诉她,“行!我不要工作了,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连沐安惊诧又惊喜,死寂的心跳用力撞上胸口,她看清现实,难受得抓了一下衣服,俯下身,鄙视着唐嘉,“不嫌我不经过你同意就带你去见朋友,四处招摇了?”

    唐嘉毫不迟疑地摇头。

    “不嫌我在床上逼你用各种奇怪的姿势和方式了?”

    “……”

    “不嫌我想尽办法占着你,公开场合也要看着你了?”

    “……”

    “不嫌我三天两头就和神经病一样强迫你说爱我了?”

    “我爱你!”

    唐嘉脱口而出的话让前一秒还激烈的气氛瞬间变得死寂。

    连沐安就那么看着她,看到她好不容易攒足的勇气干瘪下去后,波澜不惊地说:“多好的,以前,我做梦都希望你不要总反驳我,推拒我,偶尔也能顺着我一次,现在好像成真了,可是怎么办啊,晚了,我等过,你不来,我就走了,我不是祁晞,不会在那个人不要我之后继续爱她。唐嘉,我忘记一个人很快。”

    “你骗人!”唐嘉声音尖锐,“如果不爱我了,为什么昨晚还要跟我那样?!胳膊是我的,什么感觉我知道,你根本没拒绝!”

    连沐安直起身体,恣意笑声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笑话,“是没拒绝,还挺享受得,可你是不是忘了,第一次和你尚闯,我就挺享受的,给你的热情应该不比昨晚少,那时候我爱你吗?不爱,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对我来说,只要爽,那个人不是非你不可。”

    唐嘉不可思议地看着连沐安,心脏仿佛裂了一道口子,冷风在往里灌,鲜血在往出冒,她摁不住,只好由着它去。

    “那你找到更合适的人了吗?”唐嘉平静地问。

    一针见血的话让连沐安淡然的表情四分五裂。

    没遇到唐嘉之前,她总能在众多人里一眼分辨出谁是合拍的那个,遇到唐嘉之后,她看谁都不是她。

    不是她,就不行了。

    最近那些关于她的传闻她懒得解释,因为没人在意,现在……

    “找没找得到对你很重要?”连沐安反问。

    唐嘉望着她,声音很静,“如果没找到能不能还是我?”

    连沐安漠然无神,“凭什么我到现在还要听你的?”

    “你不用听我的,这一次规矩你定,怎么样都行,腻……”唐嘉脸色煞白,硬撑着,“腻了,我就走。”

    连沐安认识的唐嘉永远任性,永远牵着她的龟壳,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躲进去,假装什么都不懂,不明白,等风声过了,再若无其事地爬出来,继续原地踏步。

    眼前这个委曲求全的,连沐安第一次见。

    稀罕。

    她立在那里,仔细地看,久久地看,心里的火烧了又灭,灭了又着,最后一条腿跪在床边,亲吻着唐嘉的脖子,快速拉过她的手往下,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说:“腻?唐嘉,你这辈子都别想!”

    【作话】

    红锁,修。

    这俩人的故事不适合在阿江写就这样了哈,改得已经不会了,我特么也不知道还哪里有问题……

    【评论】

    这一对多虐虐还挺带感的(狗头)

    圆满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看到初版。

    还有吗番外?

    救命,刚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刷新,还以为太太没时间更新了,结果到晋江网上一查才知道,原来大大已经改了很多次,妈的我要是大大直接暴走了好吗!!抱抱大大咱换个地儿更新就是了,一章一章地追下来她们已经不是只活跃在纸上的纸片人了,然后也打心眼的喜欢大大!加油!!等我有营养液了一定要全投给大大!!

    居然开锁了!!!

    大大继续吧 我们离不开你

    大大辛苦了

    终于解锁了

    这俩真的太野了,看得出来很尽力了,抱抱阿辞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