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宇宙最后一颗熊猫蛋 > 第62章、我爱你 变成十七岁少年的第十六天

第62章、我爱你 变成十七岁少年的第十六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谈判进行的很顺利, 厉戎峰承诺将混沌星拿出来作为半兽人新的栖息地,混沌新有一大片森林,足够他们生活。

    布鲁尔对于小崽的不亲近, 伤心又自责, 但他没有强迫崽崽, 他的儿子还活着就是最好的安慰。

    时然把光脑留下了, 答应以后经常通视讯, 这位眼眶泛红的老父亲才领着手下一步三回头,不舍的离开。

    崽崽哭累了,窝在他怀里睡得小脸红扑扑,时然环顾一圈, 发现房间里只剩下他跟厉戎峰两个, 他眨眨眼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了。

    “然然, 还好你没事。”厉戎峰将人紧紧抱住,冰封似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时然脑袋抵在对方胸口的位置,听到对方传来的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从未有过的心安。

    就这样抱了一会儿,直到怀里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厉戎峰无奈笑了一下, 他把人小心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躺在一侧,目光温柔地盯着少年消瘦的面容看。

    “是我没照顾好你。”手指划过对方变得尖尖的下巴,眼里满是心疼跟自责。

    飞行器在星际穿梭, 两个都没休息好的人, 相拥而眠。

    “唔——”时然眉头紧锁, 嘴里溢出一声细小的呻.吟。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被野兽抓走,厉戎峰就在眼前,可不管自己怎么叫,他也听不见,自己只能被野兽带着,看着厉戎峰的身影远走越远。

    “厉戎峰!”

    睡梦中,他下意识伸手想将人抓住,然后就被手里的真实触感惊醒了。

    “怎么了,我在这。”厉戎峰将他拉入怀中紧紧抱住,手掌轻轻在他背上拍着。

    “厉戎峰。”时然嗅着熟悉的味道,小声叫着。

    厉戎峰下巴在他脑袋上蹭了下:“嗯,我在。”

    “厉戎峰。”

    “我在。”

    ……

    时然不知道自己叫了多少次厉戎峰的名字,他放任自己陷入对方温暖又令人心安的怀抱里,沉沉睡去,再次醒来,已经回到了熟悉的房间。

    “然然,你可让阿姨担心死了。”米莱西坐在床边,精致的面容,难掩憔悴之色。

    “阿姨,我没事,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他咧开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来。

    “没事就好,阿姨给你做了好吃的,下来吃点吧。”米莱西眼尾有些发红,带着明显哭过的痕迹。

    “好,阿姨做的饭菜最好吃了。”时然笑容乖巧。

    等他穿好衣服来到客厅,瞬间被几只幼崽扑了个满怀,崽崽就不用说了,小家伙早就占据了他怀里的位置,小龙崽也蹲在他肩膀上,拿毛茸茸的小翅膀蹭他脸颊。

    只有小人鱼行动不便,坐在轮椅上冲时然张开双臂,红着眼睛要抱抱。

    看着面前朝自己撒娇的小幼崽,让他想起堕兽森林因病去世的小家伙们。

    他将崽崽放在肩膀上,走过去把小人鱼抱起来,看着小家伙信赖的眼神,心里一片酸涩。

    那些生病的小幼崽也是用这样信赖的眼神看着自己,可自己最终还是没有救下它们……

    他抱着幼崽的手微微收紧,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然然,快来尝尝,阿姨知道你回来,一大早就把汤炖上了。”厨房里传来厉妈妈高兴的声音。

    时然连忙擦掉眼泪,装做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嗯,好。”

    话音刚落,身后书房门被推开,他一回头就看到厉戎峰神色温柔地看着自己。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时然摇头,眼睛盯着厉戎峰缠着绷带的手掌,无声问询。

    “没事,不小心碰了下。”后者抬手揉了下他发顶。

    厉妈妈从厨房出来,看了眼大儿子垂在一侧的手臂,眼里流露出一丝心疼。

    “快来吃饭吧。”

    “嗯。”看出来厉妈妈有事隐瞒,时然又看了眼厉戎峰的手臂,直觉这伤跟自己有关。

    餐桌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午饭,但其实只有时然一个人在吃,其他一群人全在盯着他看,神色关心,让他想拒绝都不忍心。

    他咽下去一口汤,脸颊有些发红,好在身边还有个吃货崽崽在,打破了尴尬。

    “巴巴,崽崽也要——”小家伙抿着小嘴巴,淡金色的大眼睛,直勾勾看着汤碗。

    时然扭头看向厉妈妈,只有一碗,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馋猫,奶奶能忘记你吗?”厉妈妈手指在小家伙脸颊上轻轻捏了下,笑着说,“你们全都有份,奶奶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说完让家里机器人把剩下的汤端了上来。

    然然那碗可是专门加了料的,不适合小幼崽喝。

    米莱西看着对面的大儿子跟未来儿媳妇,笑眯眯地想。

    时然头发有些长了,吃饭的时候额前的小卷发总会不听话的从耳朵后边掉下来,他用手别过去,不一会儿又掉了,十分影响他干饭的速度。

    “抬头,我帮你扎起来。”厉戎峰说。

    “嗯?”时然扭头看他,眼里带着一丝怀疑,“你会吗?”

    厉戎峰勾起嘴角笑了笑,伸手拢起少年柔软的头发,在脑袋上给他扎了个朝天啾。

    他看着少年瞪着眼睛傻乎乎的模样,手指在小啾啾上弹了一下,笑着说:“很可爱。”

    “我们家然然真是无论怎么样都好看呢。”对未来儿媳妇越看越满意的厉妈妈,夸赞道。

    厉爸爸也在一旁跟着点头。

    崽崽看到巴巴得了新发型,颠颠跑到厉戎峰跟前,伸着小脑袋也让给他给自己弄了个同款,父子俩一大一小都扎着朝天啾,可爱极了。

    “巴巴,崽崽也跟巴巴一样漂亮啦~”

    小家伙摸摸脑袋上的小啾啾,颊边笑出来一对小酒窝。

    “嗯,我们崽崽是最漂亮的!”小龙崽飞过来献殷勤。

    时然看着两小只,心里有些发愁。

    崽崽是自己干儿子,自己跟厉戎峰正在处对象,他将来要管厉妈妈叫妈,那厉妈妈就是崽崽奶奶。

    现在小龙崽把崽崽当老婆养,如果两小只长大后真在一起了,这辈分该怎么论?

    哎,好难啊。

    他喝掉最后一口汤,在想要不要趁孩子还小,来个棒打鸳鸯?

    不行,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姻,辈分什么的,崽崽不是还有亲爹吗,以后让小家伙叫自己哥哥好了。

    于是吃过饭,他就抱着崽崽跟他商量,以后叫自己哥哥,可是小家伙一点不配合,睁着大眼睛可无辜。

    “巴巴就是巴巴呀,为什么让崽崽叫哥哥?”小家伙歪着脑袋,一脸懵懂。

    “因为崽崽的爸爸不是我,崽崽还记得早上看到的那个人吗?那个才是崽崽真正的爸爸。”时然说完,就看到小家伙眼圈迅速泛红,紧接着豆大的眼泪就跟着掉了下来。

    “巴巴还说没有不要崽崽,你就是不要崽崽了!巴巴是个大骗子呜呜呜——”

    小家伙哭的伤心极了,小饼干都不要了,扔掉饼干抱着他手指哭的稀里哗啦,鼻子红彤彤的小模样,忒让人心疼。

    时然听人的心都揪了起来,抱着小家伙连忙哄道:“乖,巴巴不逼你了,都是巴巴不好,崽崽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哦。”

    他手忙脚乱帮小家伙擦着眼泪,心里骂自己好端端干嘛惹小家伙哭,这是他捡到的崽,现在是他的,以后也是他的,谁来也而不给,就算是布鲁尔也不行!

    “呜呜,巴巴不能骗崽崽。”崽崽小手抹了把眼泪,朝他伸出一根白嫩的小手指头来,“巴巴要跟崽崽拉钩钩,如果骗崽崽的话,巴巴就变猫猫。”

    小家伙声音软乎乎,就连惩罚都轻飘飘的,让时然看的心软。

    “嗯,拉钩钩,爸爸以后再也不会骗崽崽了。”他伸出手指,表情严肃。

    这么乖巧懂事的儿子,谁不要谁是傻蛋!

    小家伙很好哄,拉完勾立马扑进他怀里笑了起来。

    时然重新递给小家伙一块小饼干,后者蹭蹭他脸颊,小手摸着他耳垂,跟他更黏糊了,一整个下午都没从他肩上下来过。

    得亏小家伙个子小没多少重量,不然就变成甜蜜的负担了。

    他好笑地想。

    晚上,把几只小幼崽哄睡后,他就被厉戎峰牵着手去了屋后的花园。

    厉戎峰的手很大,跟他一比,自己的就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

    他偷偷打量了下厉戎峰英俊的侧脸,心想个子也高,比自己高一个头。

    视线继续向下,看到被笔直西装裤子遮住的某处后,脸颊瞬间爆红。

    好大。

    怪不得每次自己想要进一步发展就会被对方拒绝,因为自己这样真的好像发育不良……

    可是他已经十八了,不是小孩子了!

    唔,准确来说还有一个月零四天,他就满十八岁了。

    他垂下脑袋,想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事,回过神来人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然然,等你成年后,我们就订婚好不好?”

    厉戎峰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时然以为自己在做梦,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但是,就这?

    这也叫求婚?

    他扭头看向周围,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什么都没有。

    “不要。”他瘪着嘴巴,脸颊埋在对方胸膛里,小声嘟囔,“哪有这样求婚的,连个戒指都没有。再说了,一直以来都是我追你,你没追过我,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唔——”

    话没说完,就被封住了嘴巴。

    他惊讶地瞪大眼睛,随后被一只带着暖意的手掌遮住了。

    厉戎峰的嘴巴,好软。

    他心脏跳得厉害,大脑像一团浆糊一样,一片空白,只剩下眼前人温热的体温,跟柔软的唇瓣。

    “傻瓜,吸气。”

    厉戎峰捧着他发烫的脸颊,轻笑出声。

    “呼——”

    时然深呼吸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嘴巴就再次被封住,这次不再只是浅尝辄止,而是充满霸道跟占有,只是接个吻他腿就软了,整个人没骨头似的紧靠在对方怀里。

    “喜欢。”厉戎峰气息有些不稳,他抱紧怀里的人,急切又认真,“然然,我喜欢你。”

    恋爱次数为零,只有一张嘴巴厉害的熊猫崽子,被一个吻打的措手不及,他不吭声,把脑袋埋进对方怀里装鹌鹑。

    “然然。”

    “你现在先别跟我说话……”时然红着脸,小声说。

    察觉到某处变化的厉戎峰,抱着人的双手微顿,随后又很快冷静下来。

    他抱着人在树下站了会儿,怀里的小鹌鹑,才红着脸把头抬起来。

    “天气真不错啊。”时然抬头望天,被牵住的左手,不自在的甩了甩,然后被握的更紧了。

    他胸口一跳,下意识吞了下口水。

    厉戎峰看着少年红透的脸颊跟耳垂,笑着应了句:“嗯,是挺不错。”

    时然眨眨眼睛,他一边踢着脚下一颗小石子,一边装作不在意的说:“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订婚?”

    “不是,另外一句。”时然将一颗石子踢飞。

    “吸气?”

    “……”时然踢了个空,差点闪了腰。

    “不是这句,下一句。”他抿着唇说。

    面前的少年垂着头,露出来一截光洁雪白的脖颈,因为害羞,染了一层绯色。

    厉戎峰视线在上面停顿片刻,回过神来不再逗弄少年:“然然,我爱你。”

    声音很轻,却让时然心头一震。

    “谁问你这个了。”他踢飞一颗小石子,嘴角的弧度压都压不住。

    十月份的天气,有些微凉,时然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不但没感觉到冷,相反还觉得浑身暖洋洋的。

    厉戎峰抱着人又站了会儿,说道:“回去吧,你穿的有点少,容易着凉。”

    “等一下。”时然掌心轻轻摸着对方手心的绷带,心疼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弄得?”

    “玻璃划的,伤口不深,是妈太过紧张了。”厉戎峰头揉揉他脑袋。

    时然仰头看他:“是因为我吗?”

    “别想太多,回去吧。”

    “嗯。”他点头,乖乖跟着人回了卧室。

    是厉戎峰的卧室。

    回到房间,他躺在熟悉的大床上抱着枕头翻滚了两圈。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他心里边像装了一只小兔子,‘怦怦怦’跳的欢快。

    片刻后,浴室门被推开,里边的人带着一身水汽出来了。

    时然抱着枕头挡住一半脸颊,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对方的好身材偷偷流口水。

    直到对方察觉到他炙热的视线,迈着一双大长腿朝他走来,时然目光不自觉下移,只看了一眼连忙将目光撤了回来。

    厉戎峰:“怎么还不睡?”

    “等你一起……”时然抱着枕头,小脸儿通红。

    下一秒便被一双长臂拥入怀中,他睫毛颤啊颤,大脑不受控制的上演了一场双人肉搏战,然后、然后就没了……

    厉戎峰手搭在他腰上,规规矩矩抱着他睡了一整晚,连个姿势都没换的!

    第二天早上,时然顶着两个大黑眼圈下楼吃早餐,还被两位长辈问起,晚上是不是没睡好,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只好胡乱点头应了。

    “啾啾——”

    吃过饭陪几只小幼崽在客厅玩了会儿,刚起身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啾啾声。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结果扭头一看,就看到一团雪白的毛团子朝自己扑了过来。

    “啾啾!”

    小雪豹毛茸茸的身子在他颈窝使劲儿蹭着,小奶音既委屈又难过。

    “小白,你怎么来了?”时然双手托着小家伙圆润的小身子,心中十分惊喜。

    精心养了小家伙两月,说不想是不可能的,当初他走的时候还纠结了下,要不要把小家伙带走,后来想到小白是有家人的,就放弃了。

    现在看到小家伙突然出现在面前,怎么可能不惊喜。

    “啾啾~”

    小雪豹用粗短的爪子指指身后。

    时然偏头看去,就看到大白领着一群小幼崽出现在门口。

    时然:“?”

    “喵嗷——”大白朝他叫了一声。

    老大,我带着小崽子们来投奔你了。

    从大白眼睛里看出来,它想表达的意思的时然:“……”

    好嘛,他这真成幼崽收容所了。

    “小然然,哈喽呀~”

    门外,卫州突然探了大半个身子进来,仔细一看他怀里还抱着一只毛茸茸,是小八。

    “你怎么也来了?”

    话音刚落,蒙徳、雷克的脸相继出现。

    时然:“?”

    怎么都来了?今天到底什么日子,厉戎峰生日?阿姨跟叔叔的生日?

    都不是啊。

    想了一圈没想出原因,索性不管了,抱着小雪豹跟几只跌跌撞撞冲他跑过来的幼崽,给家里几只幼崽介绍新来的弟弟妹妹们去了。

    中午饭凑了一大家子,一桌差点没坐下,因为小幼崽们都想跟时然挤在一起,于是坐拥十几只幼崽亲近的时然,成了全家最富有的崽。

    “巴巴,崽崽要喂弟弟妹妹们。”终于长大一些的崽崽,搓着小手自告奋勇。

    “好,等你吃饱了再帮爸爸。”时然抽空回到。

    “嘤——”

    手边一只毛茸茸抱着他胳膊,仰着脑袋要喝奶奶。

    “乖,等我喂完小八就喂你喝奶奶。”时然摸了把小六的脑袋,扭头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哎,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他瞅着一排坐等自己投喂的小幼崽,忍不住感叹道。

    堕兽星的事情已经解决,一部分动物在大白带领下,到混赌星生活,几只小幼崽因为跟时然比较熟悉,被安排在了小龙崽藏宝藏的林子里,家里几只幼崽经常去找几小只玩。

    时然在混沌星呆了一段时间,某天登录光脑才想起来自己好久没直播了,于是领着一群小崽子开了直播,刚出镜星民们就沸腾了。

    【嘤嘤嘤,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时宝开播了】

    【我去,这才是人间天堂啊,这么多毛茸茸的小幼崽,好可爱[星星眼]】

    【时宝时宝,我家也有一只毛茸茸,好像是小猫崽,小家伙最近不怎么吃东西惹,已经看过医生了,但是查不出原因,你能帮我看一下吗[图片][图片]】

    图片上是一只黄毛小猫崽,琥珀色的眸子,粉嫩的肉垫,看模样应该是只小橘猫。

    第一张是小家伙躲在柜子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第二张是抓拍,小家伙看着门外,眼睛湿润。

    不知道为什么,时然有种感觉,小橘猫很可能还有流落在外的兄弟姐妹,于是他告诉这位星民,可以多带着小家伙出去散散步,它可能在家呆着太闷了,小动物跟人类一样,也是需要交盆友的。

    大家哈哈大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谁知道这位星民领着小橘猫出去遛弯的第二天,就在家附近发现一窝毛色一样的小猫仔,看着明显就是一窝的!

    然后这位星民来时然社区底下还愿了。

    某星民:[图片][图片]怪不得小黄最近闷闷不乐,原来还有其他兄弟姐们,感谢时宝让我步入了人生巅峰!

    照片里足足有四只小橘猫,第二张图里一位年纪不大得小姐姐捧着一只小橘猫,埋头吸肚皮,肩膀两侧还各趴着一只,第四只被她顶在脑袋上。

    星民们看到后,简直不要太羡慕。

    现在几乎人人都可以养宠物,那些毛茸茸是厉戎峰让人从堕兽星带回来的孤儿,小家伙们的父母已经不在了,留在堕兽森林就是个死,于是在活获得了布鲁尔的同意下,将没人抚养的小幼崽们带了出来,并替小家伙们寻找合适的家庭。

    当然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有领养资格,想要领养必须通过考核,证明品行没问题,不会发生虐待小动物的事情,才有领养资格。

    不过也有特殊情况,就像这位小姐姐,小幼崽自动选择了她当小主人,就可以简单签个不会虐待幼崽的合约,就可以把幼崽领走。

    至于后来又发现没有登记在内的幼崽,发现人具有优先领养权利。但是需要上报,禁止私下买卖。

    因为幼崽数量有限,并不是人人都有,这位小姐姐出门溜个弯,一下捡到三只,大家都快羡慕嫉妒疯了。

    于是在时然直播间疯狂催他带着小幼崽多多直播,还有星民问火锅店什么时候重新开业,好久没吃,馋死了。

    时然表示最近已经在商量重新开业的时间了,届时不仅有新菜品,还有新玩法。

    星民们大喊期待。

    在厉家老宅呆了大半个月,厉戎峰也将星界的事情处理完毕,预计十一月中旬会去洛克星参加军事演习,在这之前有一周假期。

    于是他们收拾好东西,打算回帝都一趟,然后再去洛克星,时然也跟着,他要把分店开起来。

    回到帝都,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战争本来就没打起来,甚至很多不太关注星网的星民,压根不知道星界发生的事依旧每天按部就班,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

    其中就有罗伊,这家伙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逗小松鼠,要不是时然给他打视讯通知他火锅店重新开业的时间,这家伙还在他的小出租里窝着呢。

    火锅店定在十一月十号开业,他找师傅做了好多种口味的冰激凌,都是这个世界没有的口味,造型上也很是下了一饭功夫,还有皮影戏也熬夜写了很多新故事,什么妖魔鬼怪,狐狸书生应有尽有,保证让一群没见过世面的星民们大开眼界。

    他还写了一本带颜色的,准备等哪天单独拿给厉戎峰看,自己男朋友一点不主动,那就由他来主动好啦。

    夜里,时然抱着小黄书,裹着被子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厉戎峰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少年嗖的一下,把什么东西藏进了被子里。

    “藏什么呢嗯風?”他挑眉问。

    “没什么啊。”后者眨眨眼睛,表情可无辜。

    厉戎峰盯着少年脸上可疑的红晕看了片刻,伸手在少年脑袋上揉了把,语气有些无奈:“睡觉吧,明天不是还要准备开业的事。”

    时然撑起身子,在男朋友嘴巴上亲了口带响的,然后挥挥手:“晚安~”

    说完扯过被子,闭着眼睛一副打算好好睡觉的样子。

    厉戎峰“?”

    小孩儿有些不对劲,今天未免太过老实了些,往常自己从浴室出来,小孩儿早就流着口水(?)扑上来了,今天怎么回事?

    “然然?”他叫了一声。

    被子里的小鼓包没什么反应,仔细一听竟听到了对方平稳的呼吸声。

    厉戎峰表情微顿。

    睡着了?

    他摇头失笑,随后伸手把被子往下扯了扯,露出少年光洁的额头小巧的鼻尖,以免少年闷坏了。

    第二天,时然醒来后早饭已经做好了,他躺在床上翻滚一圈,直到肚子咕咕叫才爬起来,趿拉着熊猫拖鞋往厨房走。

    厨房里,帅气英俊的男朋友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皱眉道:“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

    说着走过来,牵起少年的手,回了卧室。

    时然刚睡醒,脑子还有点懵,直到被人按在床上,身上套了件灰白相间的大熊猫卫衣,才眨巴着眼睛清醒过来。

    “厉戎峰~”他伸出胳膊圈着男朋友脖子,撅着嘴巴在对方英俊的侧脸亲了一下,随后撒娇要抱抱,“抱我去。”

    厉戎峰照做,大手拖住某只熊猫崽子的屁股,将人带到了客厅里。

    时然身上这件卫衣是厉妈妈买的,是大熊猫造型,但他只穿过一次,早就忘了衣服后面还有个大熊猫尾巴。

    他本来打算换身衣服,但想起这身是男朋友给自己穿的,有心想要炫耀一下的熊猫崽子就没换,还找了身颜色跟自己比较搭的衣服,哄着厉戎峰穿上,然后大大方方牵着男朋友的手,去了火锅店。

    于是乎,所有员工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被萌翻了。

    “小老板,您今天真可爱。”萨那瞥了眼他身后圆圆短短的毛尾巴,笑着说。

    时然看了萨那一眼,觉得有些怪怪的,他挠挠头,心想可能太长时间不见面,萨那有些激动吧。

    但当他注意到大家频频落在自己身后的目光后,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他伸手在后背上一摸,摸到一个毛茸茸的尾巴……

    时然:“……”

    震惊jpg.

    他维持了一年多的社会精英人设,崩了!

    如果萨那知道自家小老板心中所想,一定会忍不住吐槽:小老板,您好像对自己的定位不是很清晰啊,你从始至终就是小甜甜好嘛!

    “快走。”时然扯着身边的人,红着耳朵快步朝更衣室走去。

    换了一身新衣服出来,他松了口气,幸好还没到开业时间,没人看到他犯蠢的样子,不然就丢人丢大发了。

    他扯扯衣角,庆幸到,却不知早有员工偷偷将这一幕录下来,发布到了星网上,粉丝们这会儿已经被萌的嗷嗷叫了。

    熊猫崽崽长大后就不怎么卖萌了,以前还经常cos其他小动物跟她们互动呢,现在好不容易看到长大后的熊猫崽崽穿萌装,都激动完了。

    熊猫崽崽本崽,对此毫不知情,正在主持店铺重新开张的事。

    今天不仅唐洛来了,唐爸爸唐轩也来了,带着小糯糯跟唐妈妈,一家四口整整齐齐出现在火锅店。

    “古地球商店”在唐轩的打理下,早就成了全星际最火爆的网购商店,大家对幕后老板的好奇度依旧十分高,但没办法,对方藏得很深,他们压根揪不出来。

    于是乎,还没暴露身份的唐爸爸,每天有大把时间陪伴妻儿。

    大儿子小时候没好好陪伴,是他心里的痛,小儿子的成长可不能再错过了。

    唐轩跟时然对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笑了起来。

    又过了会儿,小白狼跟罗伊相继赶到。

    小白狼琅昀已经能变身了,小白狼十四五岁,变成人后是个模样有些清瘦的小少年,细胳膊细腿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听琅家长辈说,刚变成人那会更瘦,现在已经养过来些了。

    时然伸手捏了捏少年细瘦的胳膊,实在无法跟没变身前的样子联系在一起。

    “然然,好久不见。”罗伊笑容开朗,肩上的小松鼠也不似原来那样怕人了,见到时然两只爪子揉揉腮帮子,不多会儿就吐出来一颗小榛子。

    “吱吱——”

    小家伙仰着脑袋,绿豆眼期待的看着他。

    时然面带微笑:“……谢谢,我不吃,松松留着自己吃吧。”

    “吱吱——”

    小松鼠没听懂,攀着罗伊胳膊,滑到他掌心里,把小爪子里的榛子放在他手里,示意他拿给时然。

    罗伊揉揉小家伙脑袋,把榛子递给好友:“拿着吧,我家松松可不轻易给人榛子,你就收下吧,当是哄着它玩了。”

    时然接了过来,看着对方宠溺的笑容,有些惊讶:“你现在喜欢带毛的动物了?”

    “还是不太喜欢。”罗伊皱着眉头说完,看着手心里的小松鼠,露出一脸老父亲般的笑容来,“但我家松松不一样,松松既可爱又乖巧,没人不喜欢。”

    时然:“行叭。”

    “崽崽跟其他几只幼崽呢?”罗伊问。

    “今天开业第一天,我怕他们到处乱跑出事,就让小白狼带去楼上玩了。”时然说。

    “那我领松松找他们玩去,我们家松松平时没什么朋友,现在终于有小伙伴了。”罗伊神情雀跃。

    时然点头,这边的事情他已经处理好了,于是跟罗伊一起上楼找几只幼崽。

    刚进包间,时然就被小雪豹扑了满怀,这些日子小家伙跟吹皮球一样,一天一个模样,短短半个月长大了两圈,有时然两个手掌那么大,突然冲过来砸在胸口,简直要命。

    时然被砸的咳嗽一声,小家伙也知道自己又忘记控制力道了,脑袋埋进他脖子里,啾啾叫着小声哼唧,试图用撒娇蒙混过关。

    时然揪住小雪豹一只毛耳朵,教训道:“少卖萌,你马上就要成年了,成年雪豹是这么个叫声吗?”

    小白早就变声了,叫声从啾啾变成了有些浑厚的“喵嗷”,但可能是跟崽崽他们呆久了,经常啾啾叫着向时然撒娇求抱抱求摸摸。

    “喵嗷——”小白舔舔他下巴,讨好的叫了一声。

    时然本来就没生气,听到小家伙讨好的叫声,板着的脸就装不下去了。

    因为小家伙实在太可爱了,肉垫软乎乎,摸上去手感好极了。

    “好了,我不生气了,去玩吧。”他在小白脑袋上撸了两把,将小家伙放走了。

    “啾~”小白仰头朝他叫一声,撒欢似的跑开了。

    “你把他们养的很好。”罗伊说。

    “你也不错。”时然笑着回他。

    下午六点,一天的工作结束,飞行器上时然抱着几只玩累了昏昏欲睡的小幼崽上网冲浪,结果刚打开星网,就看到一张自己穿着一件熊猫卫衣,冲厉戎峰傻笑的照片。

    他心里咯噔一声,拉着页面往下滑,果然看到了星民们兴奋的尖叫声。

    [夫人嘤嘤嘤]:哇哦,我们时崽依旧还是当初那只熊猫小崽崽,好可爱~

    他撇嘴,心想:这叫帅气逼人好吗。

    [夫人元帅配一脸]:来吧,让狗粮来的更猛烈一些吧!顺便问下,什么时候结婚?[狗头]

    他抿了抿唇,脸颊有些发烫:应该快了叭。

    [元帅yyds]:元帅好帅,呜呜呜,这么帅的男人怎么就不是我的呢[大哭]

    他瞪眼:想得美!

    心里吐槽完,抓过一旁坐着的男朋友,自己钻进对方怀里,摆好角度拍了张照片,然后光速上传到星网主页,并置顶。

    [一只时然]:[图片]男朋友好粘人,唉╮(╯▽╰)╭

    发完后,他盘起腿坐等大家前来吃狗粮。

    五分钟后,他评论区沦陷了。

    [夫人嘤嘤嘤]: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元帅,时宝你受苦了

    时然笑眯眯:不苦不苦。

    [请用狗粮撑死我]: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狠狠的拍,姐妹们,我今天已经吃饱了,你们呢[微笑]

    [你狗我狗全是狗]:真好,今天又是狗粮吃到撑的一天[今天吃了吗]

    时然靠在厉戎峰肩膀上,哈哈大笑。

    厉戎峰看着少年开心的模样,嘴角扬起微笑的弧度。

    第二天,时然接到格兰军校通知,五天后开学。

    于是为了赶在开学前将分店开起来,他跟厉戎峰商量后,决定提前去洛克星。

    分店早在之前就装修好了,也没受到野兽群的攻击,只用找人打扫一番就可以正常开业,于是在1号店重新开业的第三天,2号店就在全星际人的期待中,火热开业。

    开业当天,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店里招聘来的员工压根忙不过来,他现从1号店调遣了几个人来,才把局面控制住了。

    时然还把家里两只幼崽放在收银台前,当了一回招财猫。

    “哎呀,这是什么品种的宠物?好可爱呀!”

    收银台前,一个结账的小姐姐看着柜子上趴着的小九,双眼冒金光。

    “我可以摸一下吗?”她询问道。

    收银员小姐姐看她指的是小九,于是笑着说:“它叫小九,是只白狐狸幼崽,你可以摸摸它的背,只要不吵到它睡觉就行。”

    后者满脸惊喜,伸出手在小九毛绒绒的背上摸了把,顿时被那软绵的手感惊住了。

    “喵~”

    小九都开始营业了,自己还没开张,小六不满地叫了一声。

    “唔,这是小猫仔吗?好想摸一下,但是它看起来好凶的样子。”有人注意到趴在另一侧的小六,伸手跃跃欲试,但是小六模样忒凶,没一个敢上手摸的。

    “喵~”小六伸了个懒腰,爪子拍了下面前的猫碗,里边几个星币发出丁玲咣当的响声。

    众人:“……”

    懂了,原来是只给钱才能摸的小猫咪。

    于是下一秒,纷纷投币rua了起来。

    刚处理完一个小事故的时然,抬眼就看到小六眯着猫眼,沉浸在赚钱的满足感中。

    他捏捏肩膀,笑了起来。

    这两小只,一个懒的能睡一整天,一个是小财迷,就爱听星币相互碰撞的声音,最适合当招财猫不过。

    “小老板,您来一下。”包间里有员工叫到。

    “来啦。”时然应了一声,又忙去了。

    第一天结束,时然累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最后还是被厉戎峰抱上飞行器的。

    当时他人已经睡着了,不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公主抱,脸颊肯定红的滴血。

    作者有话要说:

    宝子们,正文完结啦,接下来是有爱番外,大概有个几万字,是回到地球的追妻小故事,不太喜欢的宝子可以选择不购买哈,感谢宝子们一个多月的支持,啾咪~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