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病娇总是对我求而不得(快穿) > 第81章 全文完

第81章 全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忙了一天,好不容易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戚弦衣洗漱完毕后,正打算上床睡觉,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听着安静的房间内刺耳的手机铃声,戚弦衣叹了口气,拿起来一看,发现是经纪人打过来的。

    “喂?”戚弦衣的声音带着一点疲倦,实在是最近的行程太满又太忙。

    和她想比,电话那头的经纪人就显得有些急切。

    “弦衣,你睡了吗?”

    “还没有。”戚弦衣道,“怎么了?”

    她的经纪人不是轻易会表露出情绪的人,这么大晚上的,能让对方给她打电话,语气还这么焦急,估计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果然,听了电话那头的话后,戚弦衣眉间一皱。

    “凌承烨?”听到这么名字戚弦衣一时间有些晃神,接着便道,“我不认识他。”

    经纪人一听便道:“你真不认识?”

    “真的。”戚弦衣有些无奈,“真要认识你不应该早就知道吗?我什么时候瞒过你事情?”

    “这倒是。”经纪人也觉得有些道理,但马上又说,“那他为什么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会提到你,还说了那样的话?”

    “这我也不知道。”戚弦衣道,“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经纪人听后才放下心来。

    “那就好,只要你之前跟他确实不认识,也没有过接触,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公司这边去处理。”说着对方似乎又想到什么,连忙嘱咐,“对了,这两天你不要上用你的微博发任何消息,等公司那边处理完了再说。我现在就回公司一趟,跟他们商量出一个暂时的口径,如果这两天有记者采访的时候问到这个事,你就按照我们给的话去回答就好。”

    经纪人显然把这个事情看得很重,因此絮絮说了好多,一直到戚弦衣不断保证自己一定不会自作主张后,才颇有些不放心地挂了电话。

    而这边刚结束通话不久,戚弦衣的微信又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果然是经纪人发过来的,内容和在电话里说的一样,无非是叫她不要自作主张,一定要听公司的安排。

    【我知道了。】

    发了这一句话过去后,戚弦衣就把手机静音,丢到了一边,接着整个人往床上一趟。

    柔软舒适的大床让人有昏昏欲睡的感觉,但现在的戚弦衣却一点也谁不着。

    “凌承烨……”她低声念着这个名字。

    脑中突然浮现出很久以前和对方见面的情况。

    算起来,她从主神空间离开后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将近十年了。

    如果不是今天突然从经纪人那里听到凌承烨这个名字,她只怕都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和主神空间绑定过的事了。

    当初离开后来到这里,她就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刚入行两三年的小艺人。

    父母早早离世了,但给她留下了巨额的财产,真正做到了当初主神告诉她的,不会为了吃穿而犯愁。

    戚弦衣本身对娱乐圈没什么兴趣,原本想要退出这个行业的,只是没想到,当初她说没有什么心愿,主神就给她随机了一个,结果随机的这个竟然是她本身有极好的运气。

    刚来的时候因为这个身体还和经纪公司的合约没到期,她就想着用钱解决,直接赔偿解除合同。但当时这个身体正好接了一部电影,在里面饰演一个有几场戏的角色。

    戚弦衣来的时候,戏已经拍了两场了,还剩一场就这个角色就杀青了,想着再怎么样也不能中途放弃,这样会给剧组造成麻烦,所以戚弦衣就代替原主拍完了剩下的一场戏。

    之后就去和经纪公司谈解约的事。

    巧的是,那个电影制作周期并不长,戚弦衣这边还没和公司扯完解约的事,那边电影就上映了。

    而因为主神给她随机的好运特点,再加上她本身经历了这么多世界,对角色把握很到位,因此她竟然靠着这么一个只有几场戏的小角色,突然开始被更多人关注起来。

    从那之后,她在圈子里的路就变得极为顺畅,经纪公司见了这情况,自然不愿意放她离开,就开了大价钱,想要把她留在公司。

    戚弦衣本来是没答应的,因为对她来说,就算把要付给公司的违约金翻倍,也不算什么。

    只是后来一想,进娱乐圈做出一番成绩是原主的心愿,而且现在这条路又变得顺畅起来,那她就别改了,也算是替原主完成心愿吧。

    说是原主,其实也不准确。

    戚弦衣并不是占据了这个身体。

    而是有一天,她睡了一觉醒来,突然就拥有了关于以前自己没有的记忆。

    关于自己曾经是一缕孤魂,在各个世界无限轮回,后来被主神发觉,又答应主神的条件去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世界做任务。一直到最后选择结束这种无限轮回的状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这些记忆都是她突然之间觉醒的。

    所以,其实她和原主之间就是同一个人。

    只是觉醒了记忆之后的她性格会更加冷静和没有欲望一点。

    原本的她喜欢娱乐圈,想要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但经历了更多事情的戚弦衣却正好相反。

    正是因为经历了太多,所以她更喜欢简单点的生活,本身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达成的心愿。

    只是后来想着,既然这条路已经走通了,那就干脆一直走下去,看看到底能到哪一步。

    抱着这样的想法,戚弦衣最终放弃了和经纪公司解约。

    接着在这个圈子里一待就是十年。

    成绩越来越好,名气也越来越大。

    到了现在,她在圈里已经十分有名气了,每回去参加什么活动或者拍戏时,别的艺人见了她的都会叫一声戚老师或者戚姐。

    最近这一年,戚弦衣已经有些觉得累了。

    她渐渐起了息影的心思。

    只是因为和经纪公司的合约还没到期,所以也没提这个事。

    本来想着等合约到期了再说,没想到今天突然出了这样的事。

    思及此,戚弦衣重新拿起手机,接着登录自己的微博小号。

    刚一进去就看见了热搜上第一的内容。

    凌承烨理想型是戚弦衣。

    后面还跟了一个红色的“爆”字。

    看着这个在记忆中的名字,戚弦衣心中泛起一点涟漪。

    没想到来了这个新的世界,还会碰到和凌承烨同名姓的人。

    戚弦衣之前是听说过这个人的,只是没怎么上心。

    这个世界的凌承烨据说是这两年入行的,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别人要熬资历等运气,他却一出道就有无数顶级资源像他倾斜,再加上本身自己也很争气,所以短短两年就迅速火了起来。

    戚弦衣无意中听公司的人提起过,说凌承烨身后似乎有人特意捧他,所以才会一入行就事事顺利。

    而现在他虽然不到30岁,却已经成了顶流,一举一动都能引得无数粉丝尖叫。

    原以为不过是同名同姓罢了,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真的和对方扯上什么关系。

    戚弦衣想着,指尖不自觉地点进那个热搜,接着便看见好几个粉丝众多的营销号发了一段采访视频。

    视频的内容是今天下午凌承烨参加某个活动接受采访时说的。

    里面的记者在问问题时随口问到了对方有没有想过找女朋友或者结婚的事。

    照理来说,像他这样的顶流一旦被问到这样的问题,都会选择避而不谈,或者顾左右而言他。

    因为现在的明星不比戚弦衣那个时候。

    戚弦衣刚入行时,更看重的是个人能力水平,而现在的明星更偏重于身后的公司和本身的人设。

    只要人设立得好,自然能吸引无数粉丝。

    凌承烨也是这样,他的粉丝里有无数的女友粉和老婆粉,都是不能接受他和任何女星有一点绯闻消息的,而他的经纪公司也是走的这个人设。

    因此凌承烨无论是拍戏还是参加综艺抑或是商演,都尽量避免和别的女星有过于亲密接触的机会。

    直到今天,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凌承烨不仅没有逃避这个问题,反而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接着说,自己的理想型是戚弦衣,就算真的找,也是戚弦衣。

    他没有说是找戚弦衣那样的,而是直接说了戚弦衣的名字,这让一旁的记者都愣住了。

    因为谁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毕竟戚弦衣入行十年,现在在圈内的地位人人皆知,而且她这么多年来一直独来独往,除了些捕风捉影的传言,从来真正被人见过她和谁有过绯闻。

    但做娱记的脑子都转得快,听了凌承烨的话后就连忙顺着问下去为什么会喜欢戚弦衣,如果没希望会怎么办。

    凌承烨并没有回答前面的那个问题,只是看着那个问他的记者,眼神认真。

    “我只有这么一个理想型,如果没希望,以后都不会再有喜欢的人。”

    视频的结尾定格在这里。

    戚弦衣看着手机屏幕里那张比记忆中年轻许多的面容,指尖轻轻婆娑着。

    接着她点开评论区。

    发现里面早已被凌承烨的粉丝攻占。

    前排热评基本都是在嚎的。

    理智点的是说自己爱豆应该只是开玩笑的,激进一点的都已经开始骂了,说让戚弦衣不要碰瓷自家哥哥,自家哥哥和她没任何关系。

    而戚弦衣的粉丝也不是省油的灯,见她被骂也赶紧下场。

    结果就演变成了双方粉丝互撕。

    整个微博顿时极为精彩。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条下午就出现的热搜一直到现在都还在第一,热度一直没下去。

    戚弦衣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头。

    闹成这样,难怪经纪人这么晚了还给她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戚弦衣决定关上手机。

    而正当她打算退出微博时,不小心点了一下,然后整个界面就刷新了,接着一条新的热点跳了出来。

    是凌承烨的微博亲自转发的那个视频,配文是“我采访时说的都是认真的”。

    霎时间,整个微博又一次沸腾。

    戚弦衣第二天一早就被紧急叫去了公司,原本以为是告诉她这个事情怎么解决的,没想到去了之后才听到说,公司这边之前替她接的一个综艺节目,临时加了一个嘉宾。

    而好巧不巧,加的那个嘉宾,就是昨天闹得整个微博天闹翻覆的凌承烨。

    戚弦衣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不由地问经纪人,然后才知道,原本公司知道这个消息后是想和节目组那边沟通一下,说现在正值风头上,能不能不要让凌承烨和戚弦衣上同一期节目。

    没想到一向和公司关系好的节目组这次竟直接拒绝了。

    公司这边再三追问,才终于得知了真相。

    原来是节目组背后有人施压,让节目组不得不接受凌承烨上这期的节目。

    而公司这边因为已经和节目组签了合同,如果不去就要面临巨额赔偿。

    但公司本身也不想失去戚弦衣,因为公司高层都知道,真闹起来,戚弦衣是完全拿得出赔偿和公司解除合同离开的。

    于是公司这边叫了经纪人来,想让她劝说戚弦衣去参加这次的节目。

    “弦衣,这次公司也是实在没办法。”经纪人看着戚弦衣,“你就当帮公司一个忙,去录完这期节目,只要在录制期间不和凌承烨有什么接触就好了。”

    戚弦衣这个经纪人是她刚入行时就开始带她了的,因此两人之间关系甚好。

    戚弦衣原本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是要拒绝的,她甚至想过,那违约赔偿金可以她来付。

    可看到经纪人这副模样,再加上她自己细细想了半天,本身对这个凌承烨也有了点兴趣,因此就点头答应了。

    她想看看,这个凌承烨跟她之前认识的,究竟有什么不一样。

    录制节目当天,因为知道凌承烨的粉丝有些不太理智,为了在录制期间不出现什么状况,节目组特意把前来参加节目录制的粉丝选了又选,确定都是理智正常的才放进来。

    戚弦衣因为本身有通告,所以没来得及赶上下午的彩排,只能在出通告的时候抽空看了下节目组发的台本。

    接着在晚上六点之前赶到了现场。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到的最晚了的,没想到当节目都开始录制了,她也没看到凌承烨的身影。

    开场舞跳完后,主持人就开始按照台本走流程。

    戚弦衣见凌承烨没来,心里疑惑了一下便也没再想。

    也许对方临到头了又不想来了也说不定。

    这种事情,毕竟也不归她管。

    于是她跟着主持人的节奏,按照自己之前看到台本上额度内容一一往下顺。

    原本都是挺流畅的,戚弦衣跟着一起做游戏也觉得很有意思。

    但到了后期,有个类似于真心话的环节,接着每个来录制节目的嘉宾都开始说自己入行后不为人知的心酸事迹,听着让人格外动容和落泪。

    本身入这一行就不是容易的事,每个人在熬出头前都有别人不知道的酸苦,旁人无法理解,但同为行内人的嘉宾和主持人就十分有触动之心。

    有这么两个嘉宾说完后,整个录制厅大半人都因为心酸或者心疼而留了泪。

    把戚弦衣都给听懵了。

    她甚至趁着别人不注意时,看上偷看自己手上的台本,结果发现上面并没有写这个环节。

    因此到了她说的时候,她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尤其是看着下面自己的粉丝那早已酝酿好的,只等她说出同样心酸的事迹时就要留下的泪时,她更加愕然。

    倒不是没得说。

    实在是先前入行那两年,她虽然也只是在圈内沉沉浮浮,没什么起色,但也不像别人那样心酸,毕竟再不济,她本身还有父母留下的巨额遗产,根本不愁过日子。

    比起别人实在是好太多了。

    至于什么刚入行被人瞧不起,或者没戏拍之类的,在她看来根本不算什么事。

    她当初经历的那些世界,每个世界都比现在更心酸。

    所以她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可眼见着大家都在等她说,她也只能在记忆里找到一个事情,接着说了出来。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令人心酸的事情。

    不过是当初她刚入行,好不容易接到一个商演的活动,结果刚好碰到一个有些名气的艺人,两人同台演出,结果来的全都是那个艺人的粉丝。

    结果当时名气不显的戚弦衣被冷落在一旁,原本主办方还安排了签名活动的,但因为戚弦衣根本没有粉丝,因此主办方便直接不按照合同约定,取消了戚弦衣事后的签名活动。

    一席话说完后,戚弦衣还没什么反应,就看到台下自己的粉丝一个个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有些人还在下面喊着,跟她表白。

    戚弦衣见状,心头忽地一暖。

    有时觉得,有这么可爱的粉丝,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这个环节过后,按台本上来说,应该是即将进入尾声,但没想到节目组又临时加了个神秘嘉宾的环节。

    在主持人的一番介绍下,台下原本因为等不到凌承烨而有些不耐烦的粉丝眼睛都亮了。

    因为她们都知道,这是自家爱豆要出来了。

    果不其然,在主持人话音刚落的瞬间,舞台上方缓缓有个人从半空降落。

    他长发飘逸,白衣长衫,面容清峻,眉眼如画。

    在落地的瞬间,手中折扇一展,看着下方的粉丝,声音低沉动听地念了句词。

    正是他进来热播的剧中这个角色的代表性台词。

    台下的粉丝见状先是静了一瞬,接着全都开始尖叫。

    声音大的似乎要把整个录制厅都掀翻。

    主持人也是很配合地夸了一番,一旁的嘉宾脸上也带着笑意。

    唯有戚弦衣,看着对方宽袖中的手腕出神。

    这次节目录制完成后,戚弦衣破天荒地没有第一个离开,而是主动去化妆间找到了凌承烨。

    这时化妆间除了凌承烨还有别的嘉宾,戚弦衣一进去就和别人打了个招呼,接着径直冲着凌承烨走去。

    旁的嘉宾见状,便想到昨天晚上微博的热搜,面上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神情,接着都离开了。

    待化妆间只剩下他们两人之后,戚弦衣才看着对方道:“你……”她顿了顿,似乎在想怎么开口,半刻后才继续说,“可以把手腕露出来我看看吗?”

    凌承烨坐在椅子上,面上带着笑意,听了戚弦衣的话后什么也没说,竟直接举起手来给她看。

    戚弦衣看了半晌,最终声音带了些沙哑。

    “这腕表你……哪来的?”

    虽然已经结束任务这么多年了,但戚弦衣始终记得,在最后那个世界里,她曾经碰到过一个青涩害羞却能力很强的大男孩,也曾经给对方送过一个腕表。

    那个大男孩她以前轮回世界中从来没出现过的。

    他和戚弦衣遇见的男人都不一样。

    所以失去了记忆的她才会对秦宏扬有莫名的好感。

    无关男女之情,却会一直记得。

    而眼前这个人手上的腕表,和之前她送给秦宏扬的一模一样。

    做工精致又很适合青春活力的男孩。

    但在这个世界,没有这么一个腕表品牌,更不会有这个腕表。

    方才凌承烨在台上时,抬手的瞬间露出了这个腕表,这才让戚弦衣瞧见之后出了神。

    凌承烨听到她这么问,轻声开口:“这是我自己画了模样,请人做的。”

    戚弦衣听后一怔,接着看着对方的眼睛。

    半晌之后,她缓缓道:“你……究竟是谁?”

    如果是秦宏扬,为什么又和当初主神空间排名第一的凌承烨长得这么像?就连名字都一样。

    如果是那个凌承烨,为什么会知道这个腕表?

    凌承烨听后,清峻的脸上带上一抹温柔的笑意。

    “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

    “……”

    戚弦衣沉默半晌,脑中似乎闪过什么。

    “都是你?秦宏扬是,戚逸明也是?”她想到当初在那个世界时,戚逸明身上带给她的熟悉之感。

    接着她看见眼前的人缓缓点头。

    “你……”

    一时之间戚弦衣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方明明是主神空间第一的攻略者,为什么会出现在她这个世界?

    “难道也是做任务?”戚弦衣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了。

    谁知凌承烨听后竟摇了摇头。

    “我已经是不是主神空间的攻略者了。”

    “什么?”

    “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凌承烨道。

    他放弃了在主神空间这么久以来做任务得到的一切,只为了和001换取一个跟随戚弦衣来到这个世界的机会。

    凌承烨站起身。

    虽然这个世界的戚弦衣比他大了这么多岁,但在身高上,凌承烨却远比她高。

    “戚总……”他的声音带了些当初秦宏扬的感觉,“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我投奔你,你愿意收留我吗?”

    戚弦衣听后不知该怎么说。

    如果对方紧紧是凌承烨也罢了。

    可一看到他这样,戚弦衣脑中就浮现出秦宏扬的模样,尤其是在知道了这两个本就是同一个人后,她就更无法拒绝了。

    对这个大男孩,她似乎总是会生出无限的纵容之心。

    良久后,她才终于下了决心,缓缓开口。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接着就看见眼前的男人面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如同当日的秦宏扬一样。

    “谢谢你!”说着竟一把抱住了戚弦衣。

    戚弦衣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一懵,回过神来正要推开对方,却又生生忍住。

    她真的把眼前的人当成秦宏扬了,怕自己推开他,他会露出以前那样难过的神情,因此便什么也没做,之后甚至也伸出手,回抱住了对方。

    而感受到她主动回抱住自己的凌承烨,没再有别的动作。

    但在戚弦衣没看见的地方,他脸上的神情变得诡异起来,双目中也闪过满足和扭曲的光。

    我终于能触碰到你了。

    付出再多又有什么关系?

    我的弦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