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瞪谁谁变猫[综] > 第109章 【番外:后日谈】

第109章 【番外:后日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昨日围捕敌联盟时发生的战况, 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呢,欧尔迈特?”

    商场顶端的巨型屏幕播放着采访实况,笑容满面的记者将话筒向前伸出,充满期待的看着身旁的NO.1英雄。

    为了让观众更加清楚事件发生的具体情况, 在两人的背后,还播放着昨夜录制的战斗场面。

    出于保护少年儿童观众身心健康的考虑,过于血腥的部分全部加上了虚影。不过, 任谁都能看出,后期出现的巨大怪兽直接杀死了敌联盟幕后BOSS的事实。

    关于“它”究竟是善是恶,做的事情是否符合当代社会的主流观点,已经在网络上掀起了讨论的热潮。

    类似于——

    “虽然敌人(villain)该受到制裁, 不过交给法律来处理不是更好吗?这样血腥的杀戮手段, 会给社会带来很多不安定性吧?”

    “那种怪物,根本已经失去了作为人类的意识吧?唔哇、如果它哪天暴走的话,连普通人也无法幸免于难的吧?”

    “说真的, 这实在是太令人恐慌了, 希望政府部门能进行处理,还给我们一个和平稳定的生活环境。”

    “大家需要的是拯救别人的英雄,而不是只会杀人的怪兽。”

    “不过欧尔迈特在的话, 就算它哪天成为了敌人(villain)也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吧?”

    ——网民们的言论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

    虽然有一部分的人认可“它”的所作所为,但在整体大环境的压制下, 很快就变成了水中泡沫, 无声的消散于大海的浪潮之下。

    采访者挑选了其中的一部分投放至大屏幕上, 非常娴熟的制造着舆论噱头, 同时期待着NO.1英雄能说出什么带爆点的消息来。

    毕竟,昨夜的战况实在是有些复杂,大约只有参与其中的当事人才能说得出始末逻辑。

    “我认为——”

    欧尔迈特坐直身体,摆出一副与平日里差不多的爽朗模样,掩饰着尚未愈合的伤口所带来的刺痛感。除此之外,他还要尽力压下心底的情绪,作出符合NO.1身份的评判来——这对他本人来说,实在是有些艰难。

    一瞬间之内,他的脑中闪过许多画面,有高层们明里暗里的叮嘱,相泽消太对着手机神游的样子,以及,某个小鬼最后瞥向他的那一眼。

    ……嘴上说得霸气,其实,根本就是快要哭了吧。

    “我认为,有一点需要纠正。”

    他收敛了经常挂在脸上的笑容,非常严肃的伸出一根手指,认真道:“是'他'不是'它'。他依旧有着人类的心,怀揣着莫大的善意和勇气,走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

    “——对此,我确信无疑。”

    街道上,正在仰头看着实况转播的行人们,不由交头接耳的探讨起来。而孤身一人站在原地的黑衣少年低下头,舔了舔手中快要融化的蛋卷冰淇凌,又咬住脆皮的部分,完全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由于他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差不多遮住了小半张脸,所以旁边议论纷纷的人们并没有发现,其实话题的中心人物就站在自己的附近,非常悠闲的吃完了一支冰淇淋之后,便双手插兜不急不缓地离开了人流密集的地带。

    他仿佛没什么目标似的,非常随意的走了好一会儿,直到听见海浪的声音,才抬起头辨别了一下方向。

    ——虽然只来过一次,不过,应该是没有找错吧……那个海边的墓园。

    与此同时。

    在一株生长茂盛的大树下,本该宁静肃穆的环境下,却正有一个人随意的靠坐在墓碑旁,还举着播放视频的手机,好似给沉睡于此处的好友分享一般,用跳脱的语气点评着——

    “你看到了吗,织田作,这个孩子真的很有趣呀。我昨天在看实况转播的时候,差点笑得背过气哦!”

    “唔、虽然'笑死'也是一种自杀方式啦,但果然还是太痛苦了!是窒息伴随着全身酸痛的感觉,我绝对、绝对、绝对不想尝试!”

    “总之,该怎么说呢——”

    他仰起头,将后脑枕在微微泛着凉意的墓碑上,唇边的笑意一点点淡了下去,变成了某种包含着怅然和追忆的复杂神色。

    “那孩子最终,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踏入,当初我们一起逃离的地方啊。说真的,让我稍微觉得有些挫败呢……”

    他的声音渐渐放低,一如多年前,讲述过世人眼中美好的童话故事后,又用自己奇怪的理解方式,以近乎浮烟般轻柔地口吻来进行解析一般。

    不过,这次却明显有些不同。

    “明明是万无一失的计划,每一步都跟我预计的相同,根本不该出现差错。可如你所见,我确实失败了,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完败。”

    “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直到……”

    他忽然自嘲似的轻笑出声,抬起手挡住穿透树荫飘落下来的阳光,一双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试图遮盖着其中薄雾般地轻愁。

    那不知是阳光的倒影,还是他与生俱来的内容物,正透过最深沉的心之海上浮,显现出某种他无数次认真的、仔细的确认过不曾存在的事物。

    “——他跟我说,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很奇怪,不是吗?这个世界上,居然会出现没有办法去分析、去辩驳、去推翻的东西,这与我的生存习惯完全相悖……”

    “曾经我认为,没办法理解'喜爱'为何物,才是战无不胜的秘诀,却没想到,我恰恰也是败在了这里啊。”

    “呐、织田作,如果你听到了这些话,又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呢?我真的很想知道……”

    自言自语了许久,身着沙茶色风衣的青年终于站起身来,将口袋里的宝石吊坠放在墓碑前,然后向着前方走去。

    在他的身影刚刚消失于树木后方的同时,仿佛是一种无形的默契,或者是计算之下出现的结果,一直在寻找着正确方位的黑衣少年转过身,大步朝墓碑的方向走了过来。

    “啊、终于找到了……”

    那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深潭似的碧色眼眸,俯下身认认真真地确认着墓碑上的姓名。不过,亮闪闪的绿宝石实在是太过惹眼,大约是刚一低头的功夫,就已经引来了拜访者的目光。

    他愣了一下,才伸手拿起眼熟的吊坠,视线下意识地搜寻着四周,试图找到送它来到这里的人。

    然而,除了静默伫立着的大树和墓碑外,他并没有发现太宰治的身影。

    “那好吧,我只能当作是织田先生您送给我的礼物了。”他很守礼节地鞠躬道谢,然后又继续道:“我今天本来就是为了感谢您而来的,虽然,我们并没有真正的产生过交集,但是您确确实实救了我。如果不是时机不允许,我很想与您像是普通朋友一样相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们没准意外的投缘?”

    “咳咳,就当是我的自我感觉比较良好吧。”

    “不管怎么说,感谢您给了我重生的机会,也感谢您……”他没有收回的目光落在大树的一侧,从这个角度看,刚好可以捕捉到一条沙茶色的风衣系带,正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着,好似灵巧的猫尾巴一般可爱,顺便带着点自欺欺人般地胆小与稚气。

    “——同样救了那个家伙吧。虽然是个不讨喜,热衷作死又傲慢的男人,从来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只顾着自己的想法与计划。”

    “但他现在,的确已经变成了一个好人。”

    “能把一个满肚子黑水的家伙教成这样,您真的很了不起。”

    他的声音相当诚恳,让躲在树后偷听的太宰治一时竟有些分不清,这人究竟是在夸还是骂,不由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

    ——真是让人一点也笑不出来的道谢呢……同样是猫科类,这孩子的记仇程度可比敦君要高上太多了啊,小心眼。

    想着想着,他终究还是勾起唇角,无声的笑了笑。

    黑发少年说完了心里话,又跟墓碑好好的告了别,才转身按照原路返回。正巧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几下,他伸手拿了出来,翻开盖子放在耳边,便听见里面传出了吵吵闹闹的声音。

    “真是的,你这家伙到底要多久才能到啊?现在屋子里你的小弟们已经快哭出一条河了,快来把他们带走吧。”

    黑羽快斗无奈的吐着槽,背景里是一片哭天抢地的嚎叫声。

    “呜呜呜老大——”

    “什么?是老大吗?!我们好想你啊,老大!”

    “那些网友实在太过分了,我精分成二十个人也吵不过呜啊啊啊——”

    “我今天没骑车,走路稍微慢了点。”被迫低调的某大佬重新戴好墨镜,不急不缓的边走边道:“先让创真开火做饭吧,那样他们就没时间再瞎嚷嚷了。”

    “真是餐巾纸一样脆弱的兄弟情啊……”

    快斗心很累的回过头,对厨房里准备就绪的大厨挥挥手,传达了一下最高领导人的指示。

    特意请假过来聚会的红发少年爽朗一笑,背过手系好了围裙,毫无怨言的围着料理台忙碌起来。

    很快地,屋内便飘起了诱人的香气,馋得所有人都没心思再想别的事情,眼巴巴的等着幸平流美食的登场。

    “叮铃——”

    挂在门外的风铃随着大门的拉开而发出一声脆响。

    “哇、好香的味道啊!”

    走进屋内的绿发少年发出一声惊叹,而跟在他身后的人则非常礼貌地道了一声“打扰了”,带着一贯冷静的表情走进屋内。

    “啊、欢迎光临!”身兼老板和大厨双重身份的幸平创真回过头,很敬业地询问着:“要吃点什么?菜单里的食物都可以选择哦,或者,挑战一下我自制的味蕾地狱?”

    “啊、不、不用了,我要普通的猪排饭就好!”

    绿谷出久意识到了危机,赶忙摆手拒绝,顺便很有同学爱的招呼着身后的轰焦冻,“轰君要吃点什么?”

    “普通的冷荞麦面就可以。”对此执念许久的少年开了口,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恰好避过了某个死亡陷阱。

    红发少年只能遗憾的收起装满鱿鱼脚的盒子,再次投入到厨房的工作当中。

    “你们两个雄英的学生,一点伪装都不做,就这么大剌剌的出现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擅长变装的魔术师看着面前学生模样的英雄预备役们,很无奈的摊了摊手。

    “欸、欸?还需要做伪装吗?那个、我想……记者应该不会追到餐馆里来吧?”绿谷下意识摸了一把自己软蓬蓬的头发,似乎是有些紧张,忍不住小声碎碎念起来。

    “说的也是啊,我们倒是没关系,万一连累相泽君被发现,没准会引来监管部门,然后实施抓捕工作的吧?!啊、怎么办……不不不,要冷静、冷静一点思考对策……”

    “绿谷,他的实力很强。”

    发色半霜半赤的少年落了坐,丝毫没有被黑羽快斗故弄玄虚的模样吓到,依旧声音平稳的道:“如果他真的想逃跑,恐怕没有任何人能抓住他。”

    这评价极高,说出去恐怕会惹来键盘侠们一顿炮轰和嘲讽,说他不过是夸大其词。然而对于知情人而言,这就是个默认的事实。

    闻言,绿发少年不太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有些尴尬地道:“确实啊,是我想太多了……因为相泽君明明是跟我们同一年嘛,居然会强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那家伙根本就没办法用常理来判断啦。”

    黑羽快斗失去了捉弄人的乐趣,只能无聊的撑住下巴,语气闲闲的感慨着:“反正他不管做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感觉吃惊的。你看,正常人谁敢去泡黑手党高层干部啊,简直是作死嘛,结果他可好,直接让自己成为其中一员,估计要不了几年也能变成干部了吧。”

    他这边话音刚落,一群被评价为“餐巾纸兄弟情”的猛男团就眼神发亮,开始吹起了彩虹屁。

    “那是,我们大哥真的很努力的!又强又帅!跟大哥夫简直是绝配!”

    “早在他们相遇的第一天,我就有这种预感了。因为,只有大哥夫这种真男人,才能配得上我们老大!”

    “没错,虽然大哥夫矮了点,但是真的很猛男!虽然矮了点……”

    “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没办法相信老大是下面的那个……”

    “没准大哥夫才是下面的那个吧……”

    “快住口!不要聊这么禁忌的话题!万一被传出去了,你们想挨一顿社会夫夫的毒打吗?!”

    眼见话题越来越歪,一个稍微机警点的小弟赶忙制止同伴们。可就算能成功阻拦了惨案的发生,也挽回不了污染纯情高中生们心灵的罪过。

    绿谷出久呆愣了半天,才颤巍巍地挤出一句:“所以说,相泽君的恋爱对象,是、是男人?”

    “对于现在的社会来说,性别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吧?”同样是高中生的怪盗魔术师接受度良好,还能拍着身旁人的肩,笑嘻嘻的告知:“你也见过的啊,就是体育祭过来看比赛的那个,橘色头发的小小只。”

    “那不是相泽君的哥哥吗?”

    脑洞开到天边的池面系担当歪歪头,非常天然的反问着。

    绿谷出久每次看到他这样,无力感便会油然而生,根本没办法再继续纠结其他事情,“你怎么还记得哥哥的设定啊?轰君,那个真的不是啊!是相泽君的前辈!……不对,是相泽君的恋、恋爱——”

    大约是被念叨了太多回,没等他成功憋出“恋爱对象”几个字,餐馆的大门便倏地被人拉开,露出一张戴着墨镜的大佬脸来。

    “我怎么听见谁在叫我的名字?”

    那人歪了歪头,抬手摘掉鼻梁上的遮盖物,将一双碧绿的眸子充分的暴露于众人的视线当中。

    因为中招的次数太多回,黑羽快斗本能的捂住眼睛,仿佛被什么强光刺激到了似的,还不住的摆手抗拒着:“不好!快抱头蹲下!有埋伏!”

    由于身体的条件反射太过迅速,绿谷和轰率先做出了反应,本能地往桌子下一躲。而一群猛男团也跟着趴了一地,仿佛刚被什么生化武器击中一样,个个缩得跟鹌鹑似的。

    反倒是神经最大条的幸平创真没有听从指令,转过头,与刚刚进门的好友打了声招呼:“哟,等你好久了,今天还是老样子吗?”

    “……话说回来,你们一群人,到底在玩什么游戏?”

    被说成是玩游戏的一群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尴尬的抬起头,朝左右两边看了看,确定没有发生化猫的惨案后,才干笑着站起身来。

    “其、其实是我们彩排好的欢迎仪式!因为好久没看见老大了,要、要隆重一点才行!”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

    “老大!有没有很惊喜?……拜托你一定要惊喜一下呜呜呜——”

    知道相泽树里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一帮猛男赶忙凑过去,跟八爪鱼似的抱住他的两条长腿,拼了命的哀嚎着转移注意力。

    “——我们真的好想你啊!老大!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猛男团哭天抹泪的样子格外真情实感,要不是刚刚跟着一起犯了蠢,绿谷简直快要相信了他们的说辞。

    “感情真好呢。”提供错误指挥的蓝眼少年单手撑住下巴,毫无愧疚的感慨着。

    他旁边的轰焦冻也点点头,表情认真的评价道:“确实很好,有点让人羡慕。”

    “啊、好累,要吐槽的地方太多,根本不知道该说哪个好……”绿发少年吐魂似的小声嘀咕着,十分无力地抬手打了个招呼:“相泽君,能再次见到你真的很高兴呢……”

    对小弟们的殷勤状态习以为常的黑发大佬歪歪头,先是意思意思地嫌弃了他们两句,才抽出腿,向餐桌的位置走去。

    “你们两个的实习期还没有结束吧,就这么请假出来,真的没问题吗?”出于大哥的心态,他关心了一下两位英雄预备役的近期状况,顺便把一罐蟹肉罐头交给幸平创真,让对方加入今天的猫饭套餐里。

    “没问题的,负责教导我的格兰特里诺先生很好说话,只要我天黑之前回去就好啦。”绿谷出久反手揉揉自己乱蓬蓬的头发,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打听着:“不过,我还以为会叫小胜一起来的,因为你们毕竟是在一个地方实习,感情应该变好很多吧……”

    “可是,爆豪不是不同意把自己的昵称改成小弟三号吗。”轰翻开手机,亮出昨晚聊天的页面当作证据,非常平淡的分析着:“相泽君也说了吧,要带着小弟一起聚会,爆豪不同意的话,就没办法了。”

    ——不、轰君,那明显只是相泽君在欺负小胜而已啊!虽然、虽然很不敢相信小胜也会被欺负……

    满腹槽意的绿谷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只能一脸麻木的点了点头。

    “算了,轰君你开心就好……”

    “爆豪啊,他就算是想来也来不了。”

    同样情商极低的大佬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在袅袅升起的雾气中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因为,他在接受政府方面的询问啊,哪怕是烦得要命,也没办法炸了公家的大楼跑出来吧。”

    作为武装侦探社的另外一位实习生,再加上最后一个见过相泽树里的证人,以及手中还握有退学申请书这种麻烦的东西,爆豪胜己几乎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在接受轮番轰炸,这会儿不知在心里把某人骂了多少遍。

    啊,也在群聊里大吼大叫了一番,不过没有说出具体原因就是了。

    ——居然被欺负到这种程度吗……不愧是加入黑手党的大佬!

    当事人的幼驯染对此表示震惊,不过很快又觉得,事情的发展也算是情理之中,只能继续麻木的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相泽君你开心就好……”

    “你这家伙到底要无视我多久啊!”

    受到冷落的黑羽快斗不满的抗议着,抬手抱住好友的肩膀,相当哀怨地道:“从进门开始,你就没正眼看过我一次啊?真是的,倒是先关心我一下啊!”

    “你又不是小孩子——”

    “我是!”尚未成年的怪盗魔术师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对方的辩驳,指了指自己的一张俊脸,相当厚脸皮的说道:“你看,是充满胶原蛋白的一张脸!是青春的证据!由于昨晚没睡好,我还长了一颗痘呢!”

    “我可是一直在担心着你啊,结果现在看来,只有我一个人把这段感情当了真,你这个渣男——唔!”

    “你还是好好吃饭吧。”顺手用筷子夹起刚刚上桌的寿司,往面前人喋喋不住的嘴里塞了进去,树里看着对方仓鼠似的咀嚼着,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我最近对话多的类型真的很没辙,大概是见得太多了,还没有一个是好人的缘故吧。”

    “为了不挨打,你还是再吃一个吧。”

    “唔、喂——让我、唔、好好说话啊!你这个暴君——唔唔唔!”

    “感情真好啊。”

    终于等来心心念念的冷荞麦面,轰焦冻拿起筷子,似乎是有些羡慕(?)的看了眼旁边的投食画面,才低下头,安安静静的吃起了饭。

    绿谷出久表示今日的吐槽量已用尽,暂时不想再开口,只想当一个莫得感情的食客。

    一顿饭的时间过得很快,为延长相聚的时间,活在过年气氛中的猛男团们还提议去酒吧或者KTV,好好重温一下跟老大混日子的光荣岁月。

    结果——

    “不了,我待会儿还有事情要做。”

    接过一个电话后,黑发大佬站起身来,结清了所有人的账单,然后拎起之前搭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对一旁的未成年们询问道:“你们呢,用不用我送一程?”

    “嗯?你今天不是没骑车来吗?”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在消化中变得缓慢的大脑又反应了一会儿,蓝眼少年才很无语的嘀咕着:“况且,刚吃完饭就坐你的车,绝对会被甩到吐出来了吧……”

    “没、没事,我们坐电车回去就好!”绿谷求生欲极强的跟在后面回应着。

    “那好吧。”

    相泽树里抓着外套的肩线一抖,手腕转了个圈,便将它重新穿在了身上。因为衣服的材质非常硬挺,下摆在翻起波浪时,还发出了相当具有气势的破空声。

    现在,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都跟真正的黑手党没什么区别了。

    在他推开大门的同时,外面的街道上恰巧响起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一辆流线型的酷炫跑车来了个利落的甩尾,正好停在了他的面前。

    由于没有棚顶一类的东西,所有人都能很清楚的看到驾驶者的模样。那人一手撑住方向盘,一手搭在座椅靠背上,扭过头望着幸平餐馆的方向。

    “——上车,任务比较急,我路上再跟你解释。”

    “好。”

    树里大步走过去,旁若无人的亲了亲恋人的脸颊,惹得对方满脸无奈之后,才单手撑住车门,直接跳了进去,转身跟送行的小弟们告着别:

    “好了,别哭丧着脸,有时间多打电话联系,又不是不能见面,下次再聚吧。”

    “娱乐活动到此为止,接下来,可是我的工作时间了。”

    他笑了笑,重新戴好墨镜遮住一双绿眸,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伸手按开了音响,在激昂**的摇滚乐中,习惯性的叫着身旁青年的名字。

    “——中也,我们出发吧。”

    “还真是像模像样呢,小鬼头。”中原中也踩了踩脚下的油门,在引擎轰出响彻天际的声音里,勾出露出一个肆意的笑容来。

    “这回,真的要让你见识一下黑手党的世界了,连我都有些期待了呢。坐稳了——”

    一声叮嘱尚未落下,就被跑车搅起的狂风快速冲到了一旁,仅剩下劲爆的摇滚乐与之一同起舞。

    仿佛是冲进夕阳衔接黑夜的大门一般,色彩绚丽的跑车瞬间失去了踪影,唯独轰鸣声还残留在街道当中,好似是为即将出现在晚间的神秘世界,拉上一层隔绝普通世界的幕布。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对此有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称呼——里世界。

    那是由黑暗、**、贪婪、争抢交织而成的地方,放大了人性的丑恶,剥离了虚伪的面具,一切都是为了至高的利益而存在。

    但那又如何?它是崎岖之所,也是能够接纳一切事物的归处。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