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瞪谁谁变猫[综] > 第108章 变猫.108

第108章 变猫.10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到恋人的询问, 中原中也本能地避开视线,没有回答。

    这种时候的沉默,就已经说明了情况。因为他从来不是爱撒谎的人,尤其是面对着树里, 更是一句违心的话都说不出来。

    在前两天的温泉屋,他还一脸轻松的表示“我根本没什么好瞒着你的”,没想到真有这么件事让他无法开口。

    ——毕竟,他不希望恋人痛苦啊……

    “没关系。”

    被他抱住的少年仰起头, 仿佛读透了他的心声,根本没有半点生气或者怀疑的意思,只是用一种全然信任的坚定口吻道:“中也,我没那么脆弱, 也不是小孩子, 什么样的情况都不会击垮我。”

    “所以, 告诉我真相吧,关于这个男人的事情——”

    “我知道我不该把你当成小孩子看……”

    橘发青年抬手摸了摸怀中人的黑发, 似乎在说服着自己一样, 又头疼地嘀咕了一句:“你确实该长大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说出来的话很没有可信度, 毕竟,他永远都觉得恋人是个长不大的小鬼, 哪怕事实证明对方已经成年,且具有独立处理任何困境的能力, 他也不愿意把肩上的重担分过去一丝一毫。

    他只希望树里能够开开心心的生活, 不要去做任何冒险的事情……

    “说起他,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麻生志贺。”

    再次沉默了足足一分钟,中原中也才重新开口,一边说着话,一边注意着怀中少年的神色。

    那个名字,对于相泽树里,或者是曾经的千代来说,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于记载中足足超过了五年的人体改造,精神控制、体能强化、异能植入……也许,说成是“摧毁”才更为恰当,不过对于麻生志贺而言,他从来就没把“试验品”当成人类来看待过,一切都是为了打造完美作品,所以才无数次的进行修改而已。

    这些内容,是太宰治拷问过那个残损了一半的大脑,从而得到的有效信息,包括当年的实验记录和敌联盟的具体情况,也在之后被一一找到。

    说真的,当看见那些记载着可怕罪行的、透露着孤芳自赏般油腻的记录时,中原中也险些砸毁了电脑,再直接把麻生志贺的大脑摔成一滩烂泥。

    ——这种人真是杀了一百遍都不解恨!

    他向来手段惊人的旧搭档笑眯眯的制止了他,然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中也,别冲动呀,不是有很多办法让他更加痛苦的吗。在这个异能力如此泛滥的时代里,想找到折磨一个人的办法,简直比吃饭更简单呢。”

    不管怎么说,太宰治的话的确有道理,所以他勉强控制住了火气,等待着麻生志贺陷入真正的地狱、发出凄厉哀嚎的那天的降临。

    如果有可能,他真的一辈子都不想让树里再听见有关麻生志贺的任何消息。

    偏偏,此刻又需要他亲口告知。

    抱住他的手臂紧了紧,大约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表情,他怀中的少年匆匆低下头,强作镇定地催促道:“没关系,你继续说下去吧。”

    “麻生志贺的老师,是视频中这个男人的专属医生,同样精于人体改造。”

    橘发青年不住地轻抚恋人的头发,如同给受到惊吓的猫顺毛似的,充满了耐心与爱意,连声音都放得很低,“多年前,大约是你逃跑的时候,引发了实验室的爆炸,几乎令麻生志贺尸骨无存。而他的老师,回收了剩余的部分,摘取大脑进行改造,把他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疯子。”

    “而那个男人,据说是可以剥夺其他的能力,为自己所用,或者转移到别人的身上,所以——”

    “包括你的能力,最初也是由他转移而来,再经过磨合改造,演变为现在的最终形态。”

    这就是最难熬的部分,相泽树里最引以为豪的能力,立足于世界的资本,其实是痛苦的根源,由噩梦凝聚出的结晶,一生都要带着对方赋予的痕迹存活下去。

    那伤口无法愈合,只会在使用能力的同时,一次次刺痛他的内心。

    这样沉重的过去和未来,哪怕是最坚强的人,也会被压得站不起身,一蹶不振地坠入深渊吧。

    思及此处,中原中也忍不住收紧手臂,仿佛要将对方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温暖有力的包容着彷徨的灵魂——

    “没事的。”他说,“我会一直陪着你走下去。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而你的未来就由我来为你撑起一片天空吧。”

    “……中也。”

    被按在他胸口处的少年哑声叫着他的名字,虽然有着无法掩饰的微颤,却相当的平静,甚至还能游刃有余的反驳道:“你说错了。”

    “我不需要你一个人撑起一片天。我也是男人,有足够经受住生活考验的脊梁,不仅不会被轻易压垮,更多的时候,我希望能跟你站在一起,共同承担我们的未来。”

    树里抬起头,凝视着心爱之人略显错愕的湛蓝眼眸,忽然伸出手,环住对方的脖颈往下,用力的吻了上去。

    那其中像是承载了无数未尽之言,无数爱恋与欢欣,热情的如同燃烧的火焰,或是夏日里最为灿烂的烟花,砰然炸开照亮夜空的光泽和热意。

    “中也……”

    在接吻的间隙里,他又在叫着恋人的名字,舌尖好似嬉戏一般滑过对方湿润的唇瓣,宣示着此处的归属权,“我是不是还没跟你说过,我爱你。”

    “……你这家伙,有的时候真的很犯规啊。”

    被亲到微微气喘的青年咬了咬他的嘴唇,急促的呼吸拂过两人之间,迅速交融成一片热浪,鼓动着彼此的心跳。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做。看你的样子,根本没有逃避的意思啊。”

    “其实你真的很了解我,只是总想着自己一个人揽下所有,不愿意给我表现的机会而已。”黑发少年忍不住又吻了吻对方的唇角,才放开手站起身,拿起茶几上摆放的纸和笔,刷刷刷地写下几行字。

    他的字体跟行事风格一样利落,尾部总勾着一道锐角,看起来相当的具有进攻性。

    中原中也凑过去,就见纸张的最上端,明晃晃的写着“退学申请书”几个大字,便明白了对方的全部想法。

    不过——

    “你确定不会后悔吗?”因为恋人的情况比较特殊,他难得迟疑起来,反复确认着对方的想法,“一旦跟我一起踏入里世界,就再没有回头路。而你现在什么都不做的话,未来完全可以按照你叔叔的预想,走上一条相对轻松的光明大路。”

    “然后呢,让你一个人辛苦吗?”

    相泽树里将写好的申请书折起来,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又拉过身旁人的手臂向外走去,头也不回的道:“死心吧,我可是这辈子都赖定你了,所以什么痛苦啊快乐啊之类的,你都得分享给我一半。”

    “况且,这本来就是由我引起的事情吧?我当然要亲手解决,把什么狗屁困境都击碎给你们看。”

    “——正好,他亲手给我的东西,我就用这样东西送他下地狱。”

    他拿过玄关挂着的风衣递给身后人,表情里没有半点迷茫之色,自然地就像两个人平日里出去买菜,在探讨晚上究竟是吃荤的还是素的一样。

    橘发青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而后接过风衣穿好,又拿起帽子戴在头顶,唇边终于勾起了无所畏惧的笑容,声音里是说不尽的肆意洒脱。

    “——那好啊,老子就陪你大闹一场。反正,夜晚本来就是属于黑手党的时间。”

    在向着欧尔迈特所在的位置出发之前,相泽树里给爆豪打了个电话,约在侦探社门口见面。

    “你这个家伙,藏了好几天,还知道露面啊?”生性暴躁的少年双臂交叉,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歪着头斜睨过去,很敏锐的道:“怎么,今天有事求老子?”

    他的视线从面前人的身上滑过,又落在不远处背靠着墙壁抽烟的青年身上,明显察觉到了与以往不同的氛围。

    虽然,他和中原中也接触的时间不多,可按照男人的独占欲来想,对方怎么也不可能特意留给他们空间来交谈,自己则站在完全听不到内容的地方把风。

    除非——

    “我希望你帮我把这份退学申请书带回学校。”仿佛没听到他不客气的台词似的,黑发少年平静的递出包装好的信封,同时用一双碧色的眼眸直视着他,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还有,帮我作证,我从这一刻开始就不再是雄英的学生,之后所做的事情,也跟雄英高中没有半点瓜葛。”

    那模样认真到让人无法忽视,爆豪胜己下意识站直身体,没有伸出手去接,而是用一种忍耐着什么的声音询问着:“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还有,老子凭什么帮你?”

    “这种事情对大家都没坏处吧,我希望雄英一方永远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不用因为我这个异类,而受到什么不必要的指责。”

    他面前的少年在说着自己是“异类”的时候,神情上没有丝毫波动,仿佛已经彻底接受了自己的特殊之处,根本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

    微凉的风轻轻拂过,带走了黄昏时刻最后一丝暖意,于是,夜幕终于降临,将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眸中点燃了一束光。

    对人生一帆顺遂的爆豪来说,那大约是从未见过的奇异光景,包含着游离于日常之外的事物——若要仔细形容,应该是与不远处站着的中原中也,拥有了相似的某种内容物。

    没办法阻拦的。

    这是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随之不觉有些好笑的自嘲着:他干嘛要阻拦这个家伙去作死,根本就没有义务啊……只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相当不甘心而已。

    那种即将错失什么的强烈预感,终于触动了某根心弦,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句话便吐口而出:“信不信我直接在这里把你打趴下,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可是,你根本打不过我啊。”

    树里走过去,不管对方如何抗拒,硬是把信封塞了过去。然后,他拍了拍对方的肩,不再像以前一样故意去戳爆点,而是压低声音做了告别:“再会了,爆豪,你以后成为职业英雄的话,没准我们还能有交手的一天。”

    “……喂——!”

    奶金发色的少年愣了一瞬,才后知后觉的伸出手,试图拽住离去之人的衣摆。可他的指尖仅仅蹭过了翻起的边缘处,就被一道红光隔离开来,完全错失了继续前进的机会。

    他抬起头,视线正好撞上了青年平静无波的蓝眸。

    似乎对他的反应早有预料,却完全没有把他当成对手的意思,对方用一种冷酷到可恨的模样转过身,迎接着走到身边的恋人。

    “我们走吧。”

    “嗯。”

    相泽树里任由重力异能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带来了熟悉的失重感,就像是乘着夜风而起的一片叶子,根本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幸好,握在腕间的手指,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

    “我真觉得,你的异能很便利啊,怪不得总是加班。”

    像是为了缓解战前过于紧绷的气氛,他侧过头看向身旁人,用一种充满欣赏的态度,从对方的头顶一直扫到脚下。

    橘发青年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瞬间收起了黑手党工作状态下的冷漠表情,有些无奈的警告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一会儿的战斗,我绝对不可能站在一旁当观众。”

    “……突然感觉,你太了解我,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树里心虚的移开视线,俯视着下面快速滑过的街景,隔了几十秒钟之后才试探性的道:“那你就站得近一点?唉,你别瞪我,只是觉得我应该没问题的啊!”

    “没得商量。”

    “中也——”

    他又习惯性的拉着长音去叫恋人的名字,刚琢磨着是不是该使出必杀技,便感觉周遭的空气一变,似乎是被什么强有力的东西搅拌着气流,制造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是直升飞机。

    “欸?什么情况?”

    正在进行实况转播的记者倏地扭过头,望向不远处忽然出现的两道人影。因为天色发暗,暂时没办法看清楚长相,他很怕是敌人的援手,便摘掉耳麦,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同事,小声探讨起来。

    “那是飞行的能力吗?职业英雄中好像没有这号人物啊,所以果然是……敌人吗?”

    “没、没准是哪个隐姓埋名的英雄出来助阵呢!我们要向好的一面想啊!不要乌鸦嘴!”

    “是啊,本来这次的敌人就已经是超级寻常的强大!你看,半个神野区都被毁得差不多了啊!简直是噩梦一般的场景……”

    几个人心惊胆战向下望去,又很敬业的给了战斗区一个特写。

    从镜头中可以清晰的看到,NO.1英雄似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苦战,好几次都险些被基本失去五官的敌人掀翻在地,稍不留神,场内的局势便会落入一边倒的可怕境地。

    对于收看直播的观众们而言,大约是如图末日降临一般的恐怖——毕竟,谁都不会相信,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作为精神支柱存在的欧尔迈特,竟然会有输的一天!

    不可能的!那是和平的象征啊,是绝不会倒塌的强大男人!是英雄二字的具象化!

    这一刻,他们不约而同的冒出了一个念头:若是欧尔迈特真的输了,又有谁能够保护他们呢……?所以,欧尔迈特绝对不会输!

    “真可悲啊。”

    相泽树里俯视着金发男人艰难战斗的身影,心头忍不住升起一股愤怒之情,如同燎原的大火,烧得他连呼吸间都仿佛充满了灼灼的火星。

    “明明有人可以帮他吧,结果,却任由他一个人苦战到底吗?这就是——和平的象征欧尔迈特,必须要承担的重量吗?”

    “NO.1英雄保护世界,那么,谁又能保护他呢?”

    “你虽然记不得许多事情,可对于欧尔迈特的热情,还是没有消失啊。”他的恋人有些吃味的咕哝着。

    对于其他人来说,现在的战况已经差不多一脚踏入了绝境,可于中原中也而言,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是略微棘手的程度而已。

    所以,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平淡的询问着:“打吗?我帮你控场。”

    “好啊,老子现在就要捶爆敌人的狗头。”黑发少年解开了颈部的皮革带,塞到恋人的口袋里,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往下冲,“艹,我罩着的人(猫)都敢欺负,真是活腻歪了。”

    话音刚落,他的身体便化作巨大的兽型,猛地向着下方扑了过去。

    “吼——!”

    野兽充满暴躁与血腥气的叫声瞬间响彻天空,震得直升飞机一同跟着抖了好几下,才堪堪稳住平衡。

    而橘发青年却丝毫不受影响,动作利落地冲进战场内,顺手拍了拍两位战斗人员的肩膀,将重力异能向外扩散,牢牢地锁住了他们的行动能力。

    “相泽少年?还有你是……?”

    一脸懵逼的NO.英雄半跪在原地,原本两米高的身型仿佛瞬间缩水成一米,须得仰视才能看清楚身边人的长相,显得格外弱小、可怜又无助,“是操控重力的能力吗?说起来,为什么要连我一起摁住……?”

    “你的身体,根本就没办法再战斗了吧。”气场两米八的黑手党干部拍了拍衣摆上沾到的一点灰尘,略显嫌弃地道:“别让那个小鬼担心啊,真是的。”

    “……抱、抱歉!不对,我想问的是,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

    “因为不满意英雄世界的规则,所以——”

    青年用一根手指推了推帽檐,一瞬不瞬的盯着不远处的情况,唇角露出了一丝张扬的笑意,“只能用黑手党的方式来解决了。好好看着吧,树里可是憋了一肚子的气,准备把对手撕成无数块呢。”

    “你的意思是……”

    欧尔迈特知道很多内情,很快便明白了面前人话中所指的含义,只能长长地叹出一口浊气来,“恐怕,相泽君要失望好一阵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太乱来了吧……”

    眼前上演的场景,对于常年站在光明世界中的英雄们,大约很难接受画面。

    那看起来足有四层楼高的巨型野兽,正一脚踩住无面男人的身体,任由对方如同垂死挣扎的小虫一般,拼命扭动着释放种种能力。他本不至于落入如此凄惨的境地,偏偏被重力异能锁死的身体没办法灵巧活动,大大降低了他的战斗能力。

    如果说AFO正常水准下的力量可以达到十成,在经过欧尔迈特的消耗战后,大约还剩下六成。而猝不及防之下受到港黑重力使的牵制,能发挥出来的部分,也就剩下不到三成。

    三成的概念是什么?

    应该是,任何一个受过训练的职业英雄,努努力都可以击溃的程度。而像是排行榜上有名的几位,也许根本不费什么力气,便可以轻松打败他。

    “真是没想到啊,我竟然、也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面容恐怖的男人状似平静的感慨着,仰起头来,望向多年前亲手栽培出来的凶兽,仅剩的嘴居然硬生生做出了慈爱的弧度,“千代,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吗?是因为,那么多的孩子里,唯独你具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像是不屈的野草,迎着狂风肆意生长,会长长久久、千千代代的存活下来。”

    “是我给了你能力,给了你生存下去的本事,给了你与世界抗衡的本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应当是如同你的父亲一样的存在吧。”

    “从一开始我就清楚的知道,英雄的世界里不会你的容身之所。”

    “啊啊、这个社会是如此的陈腐可悲,没关系的,我会为可爱的孩子们创造一个,能够无条件接纳你们的本性,让你们释放恶念的世界。”

    他明明受了伤,却依旧能发出咏叹调一样催眠人心的声音,甚至主动张开怀抱,如同要拥抱踩踏自己的可怕凶兽一样,宽厚到迷惑人心的程度。

    “糟糕,相泽少年,不要听他乱说出来的话!”

    受了重伤的NO.1英雄自觉不好,立马出声制止,还想强行站起身,继续与惯爱耍阴招的对手决一死战。

    然而,身着黑色风衣的青年抬起手,拦住了他的动作,依旧无比镇定的道:“那种不痛不痒的迷茫期,他可是早就跨过去了啊。啧、还说什么没有容身之所——”

    如同应和着他的话一般,蓄势待发的凶兽低下头,用一双在黑夜中闪烁着幽绿色的巨大猫瞳盯着爪下的男人,倏地张开布满尖锐利齿的嘴,朝着对方的头狠狠地咬了下去。

    那是猫科动物捕猎时的特定动作,好似它抓住的不过是一只老鼠,咬住头向上一拽,便令对方喋喋不休的脑袋分了家,咕噜噜地滚到了另一侧。

    鲜红的血色瞬间从残存的躯体里迸发出来,仿佛开了闸的管道,拼命向外喷射着内部储存的液体。

    由人类来看,这必然是无比残忍的画面,完全违背了人道主义精神,简直可以打上无数马赛克,以防止不小心看到之后会做上整夜的噩梦。

    连欧尔迈特都露出微微不忍的模样,而站在旁边的青年则满意的轻哼一声,补充了自己之前的未尽之言。

    “老子身边就是他的容身之所啊,哪里还用得上你这种臭虫来提供。”

    说罢,他快步走上前去,打开之前特意留下的一件风衣,对逐渐缩小的恋人细心的叮嘱道:“稍微慢点,要是让别人看到你这一身的痕迹,老子可是会打人的啊!……当然,肯定不是打你,唉,手先伸进来——”

    变回人形的相泽树里抬手蹭了蹭嘴,满脸吃到了什么垃圾物的嫌弃表情,非常不爽的嘀咕着:“好难吃,这种人渣,果然连血都是臭的。”

    他这边刚抱怨完,口袋里的手机就嗡嗡地震动起来,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来电。在恋人的注视下,他平静的接起通讯,仰头面对着高空拍摄的相机,毫不犹豫地道:“消太,他说得对,光明的世界本就不符合我的生存习性。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很抱歉。”

    “——但是,我不后悔,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

    “感谢你曾经收养了我,不过,也该到了分别的时刻了。我的叔叔,我的监护人,我的……父亲,再会了。”

    像是怕听到对方的声音一样,他匆匆挂断了通讯,转身望向伤痕累累的NO.1英雄,确认对方还没有到达最糟糕的状态,才迈开腿,一步步向着布满夜色的街道走去。

    橘发青年跟在他的身后,一直等拐进小巷里,才拽住他的胳膊往怀里拉,非常无奈的道:“别强忍着啊,想哭就哭吧。”

    “中也……”

    黑发少年把额头压在他的肩膀上,完全失去了之前杀伐果决的模样,仿佛变成了脆弱的小孩子,喃喃地道:“我没有家了……这下,是真的回不去了。”

    “别说傻话啊——”

    中原中也捏住恋人的下巴,对上了微微泛红的漂亮眼眸,用尽一生的温柔,交付自己的承诺。

    “——我给你一个家。树里,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END—————

    后面的一点情况。

    “中也,家里的海鲜是不是没人接收,太糟了……会不会直接返回去了啊?”

    “……你这家伙,老子跟你说了这些话,结果满脑子就想着吃吗?!”

    “我肚子真的很饿,没来得及吃晚饭就出来了啊……”

    “……不会退回去的,只会放在门外。算了,直接去饭店吃吧,还有,先跟我回去换身衣服和鞋子……脚,有没有划破?抬起来我看看。”

    “你带我一程吧,中也——”

    “……撒什么娇,又不是不让你围在脖子上。慢点,喂、不许咬!你到底想不想吃饭了啊?别惹火了!”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