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她味美甘甜 > 第50章

第50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来年三月份,田心被拍剧广告支配的日子终于要告一段落了, 年前成立的工作室发出休息和结婚通告, 田心转发并配了自己美图,庞大的粉丝团在底下疯狂刷屏:

    “田宝宝, 如果你被绑.架了,请眨眨眼!”

    凌晨, 在京城郊区小别墅二层卧房里,田心对着李慕诚眨了眨眼,李慕诚气得咬她嘴唇, 又啃上脖子。

    田心把电脑合上扔在一边, 刚要跑开, 他长腿勾了上来,闹了一阵, 田心喘着气把他脑袋托起来, “不早了, 赶紧起来洗漱, 早点回了老家, 还有一堆事要办。”

    两人跨国结婚比一般人结婚要麻烦一些,暂休通告一出先把证领了,在京城请朋友们吃了顿饭, 再去女方老家办婚宴, 最后回男方家里办正式婚宴。

    起初李慕诚提议包机把人都请到一起办,田心觉得不好,每一拨人不是一个圈子, 到时候照顾起来容易顾及不周,看着排场,但也有点草率。

    其实田心是有点小私心。

    她父母虽然在京城多年,根到底是在那个小县城,当初田华结婚的时候,父母就想两头都办一回,田华觉得没必要,通知到就行了,提供路费和住宿,又方便又快捷。

    田心懂弟弟的心思,他对老家没多大感情,也不想媳妇儿舟车劳顿。

    说到底男孩子比较粗心,田心比较细腻,平时工作忙没怎么陪伴父母,这次更不想叫他们落下遗憾,李慕诚反正都听她的,田家人那边一通知老家,他就派人过去安顿。

    田心一想到他事事为自己着想,心尖都软软的,从床上起来又忍不住弯腰过去亲了亲男人嘴唇。

    李慕诚刚穿上袖子,被她突然的动作打断,他迎着她微微抬头,眯了下眼。

    田心亲完他帮他套上薄薄的线衣,又拿昨晚上就熨好的裤子递过去,李慕诚舔了舔嘴唇,眼角眉梢带着笑意,轻轻道,“老婆。”

    田心收拾被子,抬头,“老公?”

    看他只看着自己笑,她轻抿着唇角也笑起来。

    李慕诚趿了拖鞋,提着裤子站起来,穿好后拿开枕头,方便田心重新铺一下床单。

    两人洗漱后下了楼,田爸爸刚从厨房出来,“怎么不多睡会儿吶,还不到七点钟,不着急的。”

    田心道,“早点走高速人少,安全一些啦,爸你再给田华打个电话,叫他不要迟到。”

    “好。”

    她进了厨房把田爸爸热好的牛奶端出来,又进去煮面条,好了后喊,“好了,自己来端哦。”

    李慕诚头一个进来,就见田心手边摆着四个大碗,面条已经捞好,配着嫩绿的菠菜,上面卧一个香香的荷包蛋,旁边小锅里熬着鸡汤,她舀起分别浇到面条里,浓郁的味道便弥漫开来。

    李慕诚拨开她头发,吻她额头,“老婆辛苦了。”

    田心问,“妈起来了吗,没起来面就先放着不浇汤了,免得坨了。”

    李慕诚端了托盘笑,“爸说妈六点起来就一直在打扮,你最好过去帮帮忙。”

    田心推门进去,就见洗漱间灯开着,她敲敲门,调侃道,“刘丹凤,你干嘛呢!”

    田妈妈吓了一跳,“咋咋呼呼,连你妈名字都喊上了。”

    她走出来,穿着女婿特意在国外定制的婚宴礼服,罂红奢华的蕾丝面料,长款改良旗袍,搭配她精心妆容,相当典雅。

    田心惊叹,“妈你这是要抢我风头吗!”

    田妈妈摇摆腰身,故作妩媚,“想当年妈妈结婚,穿着的红衬衣、黑皮鞋都是借的,全身上下就内衣裤是自己个儿的,还是你们好,赶上好年代,看看这面料多软多细腻,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穿这么好的,上次田华结婚我穿的那身够可以了吧,小诚给订的这身更好,穿上这样的衣服,才觉得妈妈也是朵娇花,就是你爸爸没照料好。”

    田心哭笑不得,“好是挺好的,你现在就穿上不怕弄皱了,咱们还要坐车呢。”

    田妈妈把背面向田心,叫她帮忙拉开拉链,“我就试试,这身等去你婆婆那边婚宴再穿,小诚定了好几身衣服,我都穿一穿,叫他知道妈妈对他是很满意的,哪像你爸,都把衣服挂起来舍不得穿,我碰一下吧,他嚷着我给他碰了个大褶子,都跟我急。”

    田心小心护住田妈妈精心弄好的头发,帮她换了件不那么隆重的,边说道,“妈你不用着急,我这边带了造型师和化妆师,到时候给你打扮的美美的。”

    田妈妈把高跟鞋脱下换回拖鞋,人也自在了些,说道,“现在不比从前,妈就是十天半个月不打扮也没事,现在你有名气,老公又是……不是普通人,妈妈总得有点形象,不然哪天跟你出去被拍到,别人还以为我是老妈子,也影响你的形象不是。”

    说到田心老公的时候,田妈妈微微叹了口气,自打知道他的身份,就深怕田心以后委屈了都没地方说,尽管都知道女婿好,对女儿更是没话讲,可再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但是这种话没法对田心说。

    田妈妈也就私下里常常嘱咐她,事业和家庭都是重要的,家里女人常在,那才叫家,女人不在男人就没了着落,可女人也不能守着家不管自己事业,只有手里有份自己的事业,不管大小,总能让自己腰杆子硬一些,所以不缺钱的情况的,家庭为主,事业为辅就很好。

    田心也是这样想的,尤其是那年她去李慕诚那儿,虽说家里有佣人,出门有卫兵,看着风光气派,还是掩饰不住他孤零零一根大光棍似的生活气息。

    其实那时候田心有想过干脆先把证领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后来想想光领证,他过得也是丧偶式婚姻,并不能解决问题根本。

    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还是有次他半夜打来一通电话,他也是试着打一打,没想到她接起,口气很抱歉的说半夜醒了突然很想老婆,不小心就把电话拨出去了,接通电话听见她声音一下觉得不孤单了。

    那天田心让他开着免提睡觉,听着对方呼吸声,就好像还在一张床上睡着。

    如果不是这通电话,田心还不知道他一个日理万机的大男人也是会孤单的。

    这之后,她只要想到他一个人洗漱睡觉,心里就难过。

    田妈妈换好衣服跟田心出来,李慕诚看着田妈妈立马夸了两句,田妈妈笑的合不拢嘴,拍了一下田爸爸,“你跟女婿多学学行吗?良好的婚姻先从赞美对方开始。”

    田爸爸摘下远视眼镜,也很给面子的打量田妈妈,“嗯,衣服好看,人也好看。”

    然后对田心说,“你妈妈底子本来就好,不然光靠爸爸一个人,你绝对不会长这么漂亮的。”

    田华带着秦璐也来了,田家人收拾好就一起出发。

    李慕诚叫小龚去了田心老家安排,他身边没带人,打算自己开车,上车见田心进了副驾驶位,他往下轰人,“你去后面坐。”

    田心委屈,拉着门把手,低低道,“我想挨着你。”

    李慕诚不许,田心特无语,知道他考虑安全问题,便道,“统共三个小时路程,路上人少,你开车我最放心了。”

    李慕诚表示没得商量,田心碍着田爸爸在后面坐着,不好跟他撒娇,便听话坐后面去,田妈妈坐田华的车,跟儿媳妇一起坐,上车前嘱咐田心,“你路上别睡觉,看着点小诚,累了就到服务区休息一下。”

    随后大家出发,到了老家还不到中午,田家在老家的房子早就卖了,小龚提前订了县城最高档的酒店,跟田爸爸的两个兄弟一个妹妹,田妈妈的弟弟妹妹等候在酒店门口,田爸爸妈妈一下车,兄弟姐妹们就围拢过来,场面一下热络起来。

    “田华都这么大哩,结婚的时候姑姑没去成,都没看上你媳妇子。”

    “媳妇子漂亮,快带上喝口水去。”

    “咱们家大明星咧?”

    “那个是女婿子?好气派的人哇!”

    李慕诚这边牵着田心下车,就被一水的方言围拢,却也没人敢上来招呼,大家只好奇的站在两边看着,自动给她们让出一条路。

    田心哭笑不得,低低说李慕诚,“人一看你就不像个好人,都不敢靠近你了。”

    田心率先去拉七大姑八大姨手,亲昵的招呼,“姑姑你身体好点没?二姨好久不见!三叔你咋又胖了!呦,这是二毛蛋,都这么大了,待会儿妗子给你拿好吃的……”

    旁边李慕诚努力微笑。

    小龚被挤在一边,看着自家长官的模样,真是皆笑啼非。

    好在大家很快接受了他,一张张或粗糙或厚实的手握了过来,“女婿子,能喝酒不?”

    “头一次来,快进去休息休息哇。”

    李慕诚只听清喝酒两个字,也就不断点头,“能,能喝。”

    田华怕姐夫不适应,跟在姐夫身边,看姐夫笑的挺开心,心里抹了一把汗。

    小龚办事多了自然想的周到,整个酒店包了下来,一层的餐厅临时改装成会客厅,摆着几张很大的沙发,茶几上各种糖果瓜子坚果水果更是满满当当,一边放着电视,方便小孩子们看着玩。

    一大家子聚集在一起,不时有晚到的人过来,小龚询问田妈妈后,这就叫酒店的人准备饭菜了。

    田心回了房间稍微休息洗漱了下,李慕诚端了一小盘珍珠丸子过来,“先垫下肚子。”

    田心张嘴,他叉了一颗递过来,田心含糊道,“谢谢老公。”

    随后帮他脱掉外套,摆了毛巾帮他也擦了脸和手,亲了亲他嘴唇,“辛苦了。”

    李慕诚笑,“撒呼呼。”

    说的一口改良版方言,田心忍俊不禁,凑过来,“你说什么?”

    李慕诚说,“说你傻乎乎的,跟老公还要客气。”

    田心轻轻点了点他鼻子,说道,“那是因为我心疼老公,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然后又问他,“你哪儿学的撒呼呼,说的还挺正宗。”

    李慕诚又喂她吃了颗丸子,“你姑姑说你爸爸撒呼呼咧,订这么大酒店可要花多钱,住她们家就好了咧们。”

    看他有样学样学的那股认真劲,田心笑得没抽起来,开始还担心他不适应,没想到一会儿后她那些表哥表弟堂兄堂妹的都摸过来敲门了,叫唤着,“姐夫,喝酒咧。”

    “妹夫,打牌哇!”

    李慕诚亲了亲田心嘴唇,“好了老婆,我先出去了,饭好了叫你。”

    田心揉揉男人头发,“你少喝点,别跟他们拼,明天咱们还要办喜宴敬酒呢。”

    李慕诚道好。

    亲戚们也不敢真灌醉李慕诚,好歹第二天要上事宴,把女婿灌醉了,耽误人家大事,吃完饭喝差不多就上了麻将桌,家里人玩,筹码就小一些,李慕诚又叫小龚到前台换零票子去,田爸爸醉倒先睡去了,田妈妈不用小龚去,翻出自己的零钱给女婿,“妈这儿还有呢,不够了再过来拿。”

    田妈妈给的大方,让女婿敞开了玩,李慕诚欣然接受。

    田心陪田妈妈跟亲戚们唠嗑,田妈妈不尽兴,晚上跟几个姐妹一块睡去了,还要夜谈,叫田心早点休息。

    田心哪能睡得着,又见李慕诚他们玩的天昏地暗,围着一群人看,便凑在小的弟弟妹妹小外甥小侄女堆里看电视。

    有个小的说,“妗子,你拍的电视比别人都好看,你是剧里最好看的。”

    有个大一点的妹妹说,“这是我姐姐,我姐姐是娱乐圈的顶级明星,刚才我出去还有记者拉住我要采访呢!”

    田心忍俊不禁,知道媒体追到这儿来了,还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就叫了小龚出去招呼人家吃点,安排地方住下。

    到了晚上精力充沛的小孩子也扛不住了,小侄女嘴里还啃着苹果,坐在那里已经开始小鸡吃米了,田心把孩子抱过来,送到三婶那里,见李慕诚一时半刻下不了桌,便先去休息。

    她睡得迷迷糊糊,李慕诚回来了,专门去外面洗漱了才躺回来,田心翻了个身,“不玩了?”

    现下暖气停了,虽然会客厅开着空调,可人进人出,李慕诚又刚洗漱了,怕凉到她,裹着被子先暖手脚,轻声道,“再玩明天就起不来了,明天再陪他们玩。”

    田心暖暖的脚踩上他的脚,又把他手牵过来,钻在他怀里,声音软糯,“老公你怎么这么好。”

    李慕诚抱紧她,“我老婆是个亲宝贝,这么乖乖,老公都舍不得对你不好。”

    他下巴在她头顶蹭了两下,摩挲到她嘴唇,亲着亲着田心遍身起了火,抱着又暖又香又软的身体,李慕诚说道,“甜宝宝,这次我们不用tt了吧。”

    田心捂着他嘴巴爬到他身上,最后她被烫的发抖,又忍不住抱怨,“怎么这么快?”

    李慕诚懊恼道,“里面太烫了,忍不住。”

    田心笑,刚想下来又被他制止,他说,“别动,睡老公身上。”

    田心懒懒的捏他皮肤,“为什么?”

    李慕诚感叹道,“以后老公的弟弟每晚不会孤独了,终于有地方放了。”

    这么想,念在它可怜的份上,田心也就不坚持了,反正明早也要洗澡。

    谁知道没一会儿,李慕诚抱着她翻了个,田心,“又怎么啦?”

    李慕诚压着她,“刚才那样不好,你躺着受孕几率大。”

    田心想了想,不知道从哪儿看来的,腰下面放个枕头防止流出来,跟李慕诚说后,他立马抽出自己枕头放过去。

    两人现在就保持着奇怪的姿势睡觉,田心又觉得不对,“我们不备孕吗?我刚结束工作,身体还没调养,现在怀宝宝是不是不太好?”

    最后两人还是冲了澡,李慕诚很惋惜,对着水流说,“爸爸的宝宝们,你们还会回来的。”

    田心怪异又好笑的瞪他,“真怀上的话,它现在已经不在下水道了,在我肚子里呢。”

    田心发现自从他们领了证,他也变得神神叨叨起来,时不时还要感慨一番,她还问过田爸爸,是不是李慕诚中年的更年期要到了?

    田妈妈听见还瞪她,人家年纪轻轻的小伙儿,才刚三十出头,就是没更年期也要被田心念叨出来了。

    两人又躺下,田心怕他太高兴反而睡不着,就把胳膊伸他脑袋下面,把他搂在胸口睡觉,还一边拍他后背。

    李慕诚嘟嚷,“从来没人这么搂着我睡过,现在我像不像你的大宝贝。”

    田心胸口一阵酸胀,搂紧了他,“老公真乖,你是最乖的大宝贝。”

    两人的婚宴足足摆了三天,头天小龚就发现预先的五十桌不够,这还是让参加的人分批来的,后来才知道那些没被通知参加的人也来了,有很多田爸爸田妈妈叫不上名字的远方亲戚朋友,还有田心记不起模样的同学,很多都是听说了跑过来的,这些人多少跟田家人有点关系,不放进来也不好,何况人家一来了也是先掏礼钱的,李慕诚倒是当机立断叫人再摆上桌子,干脆就当摆了流水宴。

    在老家办完婚宴,田家人也就告别了亲戚朋友回京,又马不停蹄去男方那边,那边是正式婚礼,婚礼办的相当壮观,大夫人亲自出来操办,也给足了田爸爸妈妈面子,还邀请他们在那边住一段时间。

    田爸爸反正退休了,田妈妈的小饭馆也都转给了合伙人,儿子和媳妇儿和和睦睦不用他们操心,女儿这又新婚,他们正好当度假。

    田心新婚就住进大豪宅里,大夫人兴许是亲而远之就不去凑热闹了,跟白舒雅还住在老宅。

    李慕诚本来想带田心度蜜月,田心体谅他公务繁忙,而且她这几年跑外面跑的够多,反而觉得家里舒服,正好趁着田妈妈爸爸都在,又可以陪老公还可以陪父母,一举两得。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