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她味美甘甜 > 第48章

第4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田心早上醒来,光滑的皮肤上有点黏腻, 她稍微想想就知道李慕诚昨晚上干了什么。

    旁边被子里空落落的, 主人仿佛害怕被质问一早就逃了。

    田心皱着眉头下地洗澡,这才发现脖子上到处是亲吮过后的草莓印, 连胸口都是,在白皙的皮肤上绽放着, 说不出的绮丽糜艳。

    她穿好衣服后翻出一条丝巾戴上,下楼的时候莫名心虚,抬手又掩了掩。

    楼下只有陈妈一个, 一见到她就眉开眼笑迎上来, “田小姐, 快过来吃点早饭,小诚出去了, 待会儿就回来。”

    陈妈鬓角的白发比她以前见到时候多了不少, 田心过去扶她, “又让你辛苦了。”

    陈妈道, “不辛苦、不辛苦, 平时家里人少,小诚也吃的简单,有时候忙了就干脆不回来吃, 难得你过来, 家里这才热闹起来。”

    田心不由诧异,“大夫人她们不在这边吃饭。”

    陈妈小声道,“后面弄了小厨房, 小诚请了人去那边伺候,大夫人又改信佛,平时好安静,不怎么到前边来。”

    她又道,“哦,白小姐也不怎么过来,白舒雅白小姐,大夫人的养女。我倒是落得轻松,可你不知道,这家冷清的太不像家了,就算过年的时候,还不如田小姐你来了热闹呢。”

    陈妈精心做的早餐,像是可亲的长辈一样让她尝尝这个,吃吃那个,给她说着各种风味,厅外传来脚步声,人还未到,嘹亮的声音就先传进来了呢。

    “陈妈,田小姐来了?”

    陈妈对田心说,“李莞来咯。”

    陈妈一路小跑到门口,接过了孩子,李莞利落的身影也闪了进来。

    田心站起来,“怎么过来的?吃过早饭没?呀,孩子这么大了。”

    李莞拉着她坐下,自己倒水咕嘟喝起来,她额头上有层细密的汗水,田心拿了纸巾给她,问她,“这么热?刚才我还觉得有风挺凉快的。”

    李莞忙跟她说,“凌晨李直打过电话说你来了,我这就带着这小祖宗往过赶,外面倒是不热,主要是这孩子太皮了,现在能托着墙走路,一路爬上爬下就没消停过,妈呀,我扛枪负重的时候都没这么累过。”

    显见的她为人妇后开朗了不少,浑身有股子又爽利又辣的劲头,两人这边说话着呢,陈妈那边招架不住了,“祖宗,别揪阿婆头发。”

    李莞赶紧过去把孩子抱过来,解救了陈妈。

    孩子眼睛黑漆漆的,笑着居然有个梨涡,小舌头一会儿就吐出来一回,李莞不让她抓头发,他就在李莞腿上撅着小屁股跳起来,逼的李莞快要发狂了,这才停下来,又开始好奇的玩儿自己舌头。

    田心去拿给孩子带的礼物,正好有个铃铛,她拿在手里晃晃,小孩子警觉的看过来,伸手去拿,田心逗着没给他,他也不哭闹,反倒更兴奋的跳着去拿,哈乎乎的笑着。

    “真可爱。”

    田心不忍心再逗弄孩子,把铃铛给了他,捏了捏他屁屁上的肉肉。

    她一来工作忙,二来亲戚都不在京城,就算亲戚里生了小孩也多半见不到几回,所以跟小孩子接触就分外少,可一看这机灵的小鬼,瞬间就爱上了,本来想抱抱他的,又怕自己不会抱给弄哭了,只敢小心翼翼的摸摸脸蛋,捏捏小手,好奇极了。

    李莞跟她分享一些照顾孩子的心得,说着说着就提起糟心事,“我最初以为生完孩子总算完成一件大事了,没料到那才刚刚开始,头一件就是喂奶,我母乳喂养的,哪知道他那么小一只,能把我奶.头吸烂,弄得我天天边喂奶边哭,别提多狼狈了……”

    陈妈瞪了她一眼,她才发觉说错话,忙补救着,“熬过来就好了,妈妈身上的一块肉,怎么看怎么喜欢,半天不见就想念的很,他总会无意识做一些有趣的事,我都想天天守着他。”

    田心发觉宝宝对妈妈的影响真是好大,李莞以前说话可没这么滔滔不绝,李莞握着她手又道,“你让长官带的那些小衣服玩具我都收到了,谢谢你。”

    小孩子看妈妈牵着田心的手,就掰开妈妈的手,自己两只手牵着田心两根手指,摇晃着,田心忍俊不禁,“我以为他要夺回妈妈,不让别人靠近,结果拉我手了,这是宝宝代替妈妈谢谢吗?宝宝你怎么这么招人稀罕呐。”

    李莞瞧了她一眼,“等以后你自己有了,就会解锁更多好玩的事情。”

    田心伸手遮住隐隐发烫的脸颊。

    李慕诚回来了,一进来就把宝宝接过来抛起来,然后接住,放在了脖子上。

    田心吓得脸都白了,结果宝宝抱着李慕诚脑袋,笑的咯咯咯嗝。

    他一个嗝给李慕诚吐了一头口水,李莞忙把孩子抱回来,“坏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李慕诚丝毫不在意去楼上洗头,下来后坐在田心椅子的扶手上,一手搭在了她肩膀上。

    他头发湿湿的还闪着水珠,田心不自觉摸了摸脖子上的丝巾,还是很给面子说,“我给你吹吹头发。”

    李慕诚压下她肩头,“不用,天气热一会儿就干了,你跟小孩儿玩吧。”

    陈妈拿了干毛巾过来,李慕诚搭在了脖子上,省得水珠掉在田心身上。

    李莞看田心蠢蠢欲动,把孩子放她怀里。

    真是软软的一团,胖胳膊胖小腿一刻不停的挪动着,像只大虫子似的,宝宝哦呜叫唤了两声,好像跟田心交流什么似的,田心也就问,“宝宝你说什么?是不是说这个大姐姐好漂亮啊?”

    宝宝很给力的扑上来,软乎乎的小嘴巴在田心下巴上啵了一下,然后两把就扯下丝巾。

    这下扒过来看两人互动的李莞和陈妈一下子看到田心脖子上种的草莓印,李莞第一个反应过来,转过头去偷笑,陈妈还想凑近看看,边关切询问,“是过敏了吗?很严重吗?”

    随后很着急,“小诚你怎么照顾人的,你知不知道,有没有看医生?”

    李慕诚忙把人安抚去了厨房,李莞很识眼色的抱起宝宝,“我看他差不多该睡觉了,抱他睡会儿去。”

    随后就进了楼下一间屋子,田心已经重新绑好丝巾,瞪了李慕诚一眼后上楼去了。

    李慕诚随后跟过来,鼻子蹭在她脖子处,“老婆,你身上好香,抹了什么?”

    田心把人推开,“别得了便宜卖乖,看你干的好事,你是僵尸吗,专门啃人脖子,怎么不吃了我。”

    李慕诚笑,“胸也亲了的。”

    田心回他,“色魔。”

    她想起没见到助理她们,便问起来,李慕诚道,“一早就出去玩了,有李直带着,你的助理什么都稀罕,先前我收到信儿,都跑进百.家乐出不来了。”

    田心瞪眼,“别好的不教教坏的,他们玩上瘾了,赶明儿怎么戒。”

    李慕诚安慰她,“没那么严重,外人摸不清行道容易陷进去,自己人让他们随便玩,尽了兴也就没多大兴趣了。”

    田心头痛,“你忙去吧,我再躺会儿。”

    李慕诚躺在她身边,把玩头发,“好不容易来一次,你打算在床上渡过?”

    田心耳朵痒痒的,她抽回头发,“最近都没怎么睡好,在剧组不停吊威亚,来你这里又颠簸一路,昨晚上喝了点小酒还算睡的安稳,我趁着再睡个回笼觉。”

    李慕诚爬起来,“那我给你做个马.杀鸡,你睡你的。”

    田心奇道,“你还知道马.杀鸡,你是不是还知道大保.健。”

    李慕诚跨.坐上来,扳正她身体,“你居然还知道大保.健,这么不单纯,一点不像我的小可爱。”

    田心无语了,随着肩膀往后推了一下,她疼得叫起来,“轻、轻点。”

    李慕诚把手伸进去,“用力才能出效果,你这么疼,说明这里有问题。”

    他揉捏着骨头,“酸吗?”

    田心有气无力,“……你懂这个?”

    李慕诚手掌向下,一个个按过脊柱上算盘珠子,他手掌大,又温暖有力,田心开始哪哪都痛,后来从骨头深处,酸酸痛痛里透着股舒服劲,声音也嗯唔了起来。

    李慕诚声音温柔起来,不时在她耳畔说说话,田心觉得身体都快被揉成面团,全身软软的舒服极了,尤其是触摸到敏感地带,她还摊开了任他拿捏。

    李慕诚捏过她脚,这就把人翻了过来,田心半阖着眼,一动不动。

    李慕诚躺下来,一手撑着头,一手拿掉丝巾,手指一路划过草莓印,摸上锁骨,轻巧的解开她胸前的纽扣。

    “痒。”

    田心嘴唇发干。

    李慕诚嘴巴凑上来,“哪儿痒?”

    事后田心埋怨,“我说你手指乱动痒,你怎么理解的?”

    李慕诚抱着她,“那你舔嘴唇干什么,一副让人随意采撷的模样勾引着我,我不干还是不是男人。”

    田心气结,“我那是口渴了。”

    李慕诚笑,“老公拿口水没喂饱你吗?”

    田心气的打他,“别以为耍嘴皮子我能绕过你。”

    李慕诚抱着她腰肢,脑袋埋进去,“老婆,我错了。下次你扒光我,你怎么做都行。”

    田心掀开他下地找水,喝了半杯才解渴,李慕诚下来系好皮带,就着她手把剩下半杯喝完,侧耳听了听,说道,“他们回来了。”

    外面已经黄昏,田心这才知道两人又在床上闹了一下午,倒是经过李慕诚的特殊按摩手法,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听到楼下吵杂声,也猜到助理她们回来了,便说:“老公,帮我找下衣服,顺便放下热水。”

    “好的,老婆。”

    田心亲了亲他下巴,“老公真乖。”

    洗浴过后两人下了楼,那两保镖收住兴奋的神色,主动先站起来,一脸恭敬。助理跳在田心身边,小声说道,“你现在特别美,比精修出来还要美。”

    田心不经夸,“真的?我没化妆,就涂了口红。”

    助理捧着小心心,“真的!你浑身散发着一股被爱情滋润过的气息,皮肤嫩嫩的,整个人白的发光。”

    田心红了脸,李慕诚忍俊不禁,偏过了头。

    陈妈准备了晚饭,招呼大家吃饭,田心叫李慕诚干脆在大餐厅跟大家一起吃,李莞哄孩子又睡下也出来了,李直两年不见高壮了很多,人也仿佛腼腆起来。

    田心偷偷问李慕诚,“李直今年多大了,怎么还长个头?”

    李慕诚倒是发现李直对田心助理很不同,虽然礼貌周到,却有些心神摇动似的,一趁对方不注意,就把目光放在对方身上,对方只要看回来,他又把目光晃开,李直一直在李慕诚身边办事,他心里的小九九,没有李慕诚看的更透彻。

    田心摇了摇李慕诚胳膊,“想什么呢?”

    李慕诚回过神来,桌子下握住她手,“吃完饭带你去个地方。”

    田心眼睛亮晶晶的,羞涩的低下头。

    饭后助理还在追着李直询问百.家乐,李直潜意识想要靠近对方,一面又觉得拉开两人距离才是对的,他目光躲闪,却礼貌又害羞的说道:“赵小姐,玩物丧志不好,你该休息了。”

    赵瑜蛮不理解他,“你年纪轻轻,怎么这么喜欢说教,还有不要叫我赵小姐,我就一普通人,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我叫赵瑜,王俞瑜,记住了吗?”

    田心过去给李直解了围,“好了不要逗他,你赶紧洗漱去。”

    赵瑜气鼓鼓走了。

    李直对田心笑笑,“田小姐跟长官晚上出去吗?”

    田心小声问他,“你知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儿?”

    李直机警的站直了,口风严密,“下官不知道。”

    田心越看他越有意思,“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跟我的约定?给我监督你长官,当我的眼线。”

    李直为难起来,“田小姐,对不起,那时候我年纪小、野惯了,给你跟长官造成了很多困扰。”

    田心忍俊不禁,摸摸他头顶,“我们李直真的长大了。”

    李慕诚从身后把她手牵回来,“不要逗他,你也是小孩子吗?”

    李直准备了车,两人这就出发了,也没带其他人,汽车出了大道后朝着僻静处行驶,田心也不问去哪儿了,窝在李慕诚胸膛上,给他讲一些剧组的趣闻。

    李慕诚捏着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应着,田心抬起头看他,“你今天不对劲。”

    李慕诚仿佛被看穿,一下子窘迫起来,“你说什么?”

    田心趴在他眼前,手心蹭他下巴,“你是不是有心事?跟我在一起不许想其他。”

    李慕诚松了一口气,亲亲她眼睛,“没想其他,只想着你。”

    “我就在你眼前呢。”

    李慕诚道,“我想着怎么让你开心,不白来一趟。”

    汽车停了,入眼之处黑漆漆的,田心借着车灯看外面,没发现有什么奇特之处,“这黑乎乎的,野地喂蚊子……”

    李慕诚,“……”

    李慕诚松开田心丝巾,遮着她眼睛绑在脑后,轻轻道,“抱着我。”

    田心听话的抱住他脖子,整个人被抱出了车,走了一截路后,他把她放下来。

    田心突然有点紧张,“慕诚?”

    李慕诚手托在她胳膊肘,田心摸过去抓着他胳膊。

    一会儿后李慕诚说,“摘下来吧。”

    田心听话的摘掉丝巾,一时间被眼前震撼住了。

    她站着的地方,四处黑漆漆,就连月亮都感受到什么似的,躲进了云层,唯一的、无数的小光点正在天空中漫天飞舞,让田心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星光隧道中,梦幻无比,她欣喜的伸出手,“萤火虫!”

    此时音乐声不知从哪个方向响起,在悠扬的乐声中,一束光从远方打过来,打在了乐师们身上,田心才看到那支乐队,连李慕诚暂时离开都没意识到。

    “甜儿。”

    稍顿后,李慕诚在身后轻轻喊她。

    田心转过身来,光束随之移动过来,打在了两人身上。

    田心有很多次在黑漆漆的舞台上,被追光灯照射着,追逐着的体验,没有一次来的比这次更激动,更欣喜。

    因为旁边站着爱人。

    而这是只属于他两的舞台。

    仿佛值得一辈子收藏、妥善安放的时刻。

    李慕诚站在对面,只一会儿的时间,他已经换了正式服装,一身白色西装,手里捧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递过来。

    田心抱住玫瑰,李慕诚又站了回去,田心很快意识到什么,浑身都激动的颤抖。

    在音乐的尾音中,李慕诚突然单膝跪下,拿出了戒指。

    “老婆,嫁给我。”

    他跪的那一下子,田心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心脏那块儿软的厉害,又跳动的差点晕过去,她眼泪止不住,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一切梦幻的好像做梦一样。

    李慕诚等了好久,“老婆,遇上你是我的缘份……”

    这种时候他反而卡壳了,嘴唇也隐约颤抖着,好在亲友团终于看不下去了,从黑漆漆的车里跳出来,举着手电筒、欢呼着站在车顶上,大声喊着,“嫁给他——嫁给他——”

    田心似乎听见赵瑜破音了。

    随后李直也破音了。

    紧接着是李莞。

    她好不容易发出声音,嗓音尖的让自己吓了一跳,“老公、帮我带戒指。”

    李慕诚这才起来,牵着她手戴上戒指,亲着她嘴唇,“老婆,我好爱你。”

    到了第二天,两人从满是花瓣的床上起来,说起昨晚上的事,田心问,“昨天你是不是提前打腹稿,到了关键时刻又忘了?”

    李慕诚反问,“那你呢,那么久不让我起来,是太激动了吗?”

    田心娇嗔道,“是你思考不周,送的花束太大,我压根抱不住,不知道该先叫你起来,还是把花放在哪儿。”

    两人互相嘲弄对方,笑成一团。

    作者有话要说: 助理:我终于有了名字。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