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她味美甘甜 > 第40章

第40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边电影宣传结束,那边纪宝如就递过好几个本子来,重点跟她提了两个狗血剧,说对方不差钱,给的数比前面演的那些剧都多。

    她打定主意想让田心接赚钱的项目,还忙中抽空般的来接机田心,试图说服田心。

    田心知道纪宝如的商人本质,看见有人找她了,这就想起她了,不等她养肥就想先吸血吃肉呢。

    纪宝如这是头回主动找田心,而且还让人跟拍,田心也就回赠她个受宠若惊的笑容,心里想着田华的事,但也只得打起精神对付了纪宝如,棱模两可的先把人哄走。

    纪宝如走的时候也挺不开心的,不过怎么也不会把不开心摆在镜头前。

    田华暂住在好朋友家里,工作没了,名声臭了,好不容易长回去的肉又被饿掉了,但没有田心想象中的颓废消极。

    好朋友上班去了,他一个人在不足六个平方的地下室出租屋里,躺着床上,翘着腿,打游戏。

    田心推开门,一见他那样,气得头发差点竖起来。

    田华一瞥,“姐你回来了。”

    他翻身下去,就去扒拉田心的包,“带吃的没?什么都没?你能不能帮我买个饭,饿死了。”

    田心放下行李箱,抡起包就砸向他。

    “姐!”

    看他想跑出去,她一把栓住门,抬腿把他踢到床上,包的带子断了一根,她又拿起拖鞋,拖鞋不得劲,直接上手打得啪啪作响,她手机从包里掉出来,视频信息响个不停,她也顾不上,随手扔到了桌子上。

    打了将近半个小时,田心这口气总算出了点,她刚用手背抹掉眼角眼泪,田华就跳起来,满脸都是指甲刮破的痕迹,他气急败坏,“你别以为你是我姐,我就真不敢回手!”

    田心冷冷看着他,“好啊,那一起死。”

    田华指着田心鼻尖,“这是你说的!死就死!大家一块完蛋,谁也别想好过!”

    他疯起来那劲跟个疯子,四处翻找趁手东西,地下室住着百十来号人,虽然是白天,可老板在,一些租客家属也在,听到这么大动静纷纷围了过来,在外面敲着门劝说,有人报警,还有人砸门。

    田华翻腾了半天,捡起一把梳子扔了,摸出键盘扔了,什么漱口杯牙刷、饭盒、充电器扔了一地,捏到了一把小刀,他抽出来,走到田心身边,手臂直抖,又猛得把小刀砸到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没错!”

    “你们还让不让我活!”

    “及时行乐有错吗?我爱跟谁搞就跟谁!”

    他车轱辘话般翻来覆去就这几句,整个人奔溃绝望到极点。

    房间门已经被撞开了,众人反倒不敢上前了,有几个劝说着几句,还有个妹妹想让田心先出来。

    田心手捂着眼睛,哽咽着一句话说不出。

    很快警察来了,但眼尖的发现跟平时出警的人好像不太一样,里面有两个行为举止很有气质,肩章有三枚四角星花,来了先疏散人群,然后交代了老板一些事宜,就带两姐弟上了警车。

    田华这时候老实多了,缩在一边,连头都没敢抬。

    田心就刚才走的时候让老板转交给田华好朋友两千块,让他先住在宾馆,完了田心过来给他收拾,该赔偿的都会赔。

    上了车田心半闭着眼睛,半句话也没说。

    到了警局,田华先被带进去,田心带到另一间房,看着像警员们平常开会的地方,有人给她倒了热水,先前一名警司递过电话,示意她接电话。

    田心愣了愣,也就接起,倒水的小姑娘和那名警司都带上门出去了。

    听见对方声音,田心不可置信,“李慕诚?”

    李慕诚声音低低的,“甜甜,是我。”

    田心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一听他声音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声音带了一丝哭腔,“你怎么打过电话来的?”

    “宝宝不哭,别难过,我下午就能过去,现在马上上飞机,你在那儿等着,刚才是不是崴了脚?自己看看肿没,待会儿先眯一下,什么都不用想,你那个弟弟,我替你教训。”

    田心哭的稀里哗啦,“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你不小心点开视频通话了,我都看见了。”

    下午李慕诚果然到了,把两姐弟接出来,在酒楼顶层的贵宾通道里定了房间,田华在一个房间,门口专人把守。

    田心脚崴了,贴了膏药,一路被李慕诚抱回来,他亲了亲她眼角,“再哭要变丑了。”

    又给她擦干眼泪,刮了刮鼻子,“你这次太冲动了,就算他是你亲弟弟,你激怒他,不怕他真的……”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田心脑袋一抽一抽的疼,李慕诚坐在身后让她倚靠过来,干燥温暖的指腹替她按压太阳穴。

    “我当时太气了,他刚受了教训,这又变本加厉了,我问过人家,他不仅骗女孩,还花了人不少钱,就那个老板的闺女,上个月才打了胎,还不敢让家里知道,人姑娘才多大,他怎么能做出那种事。他自从回来,在家里你不知道有多乖,在我们面前变了个人似的,我以为他经历事了,长大了,谁想到他背后这个样子?”

    田心抽抽鼻子,不小心吹出一个鼻涕泡,怪不好意思的,李慕诚拿纸给她擦鼻子,把人抱进怀里,“好姑娘,不气了不气了,有我在呢。”

    田心一股脑儿把苦水都倒出来,“前些时候爸爸生病,我那边忙的人仰马翻,他又出了事……”

    李慕诚黑脸了,“你一件都没跟我提过,衣服的事是李直在网络上看八卦知道的,你弟弟的事是阴差阳错我看到的,田心,要不是还是被我发现,你是不是打算都一个人扛?你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我是不是热脸贴冷屁股?是不是特贱?”

    他说着要站起来,田心拖住他胳膊,头一次惊慌失措,小脸素白,眼眶泛红,“没有,我不想打扰你,害你大老远来回跑,别人找女朋友高高兴兴的,你找女朋友就是个累赘,我不想当累赘,就想你每次跟我见面都开开心心的……”

    李慕诚不去看她,定了好一会儿才抽开她手,“我过去看看你弟弟。”

    田心没敢交待什么,点了点头。

    很快到了傍晚,有人敲门进来送餐,田心左右等不到李慕诚回来,便问田华门口的卫兵,他是不是还没出来?

    卫兵回答李长官出来好一会儿了,一个人下去吃饭了。

    田心心里沉甸甸的,又没来由的心慌,随便吃了几口饭,坐在椅子上发呆。

    李慕诚回来了,脚步放轻,又轻轻关上门,他知道田心最近各个城市来回跑的站台宣传,今天又早班飞机回来,一回来又经了田华的事,身体怎么都吃不消了,以为她睡下了,回头就见她呆呆坐在那里,饭菜基本没怎么动过。

    李慕诚愣了愣,几步走过去,天气渐凉,他关了窗户,过去坐下,“饭菜不合口味?你想吃什么,我叫人重新做。”

    田心回了神,手里筷子还没放下,低头看饭菜,又吃开了,“没,刚才太烫嘴了。”

    李慕诚拿开饭菜,“凉了,我热一下。”

    田心不让,“我专门等凉了吃的。”

    李慕诚放下盘子,“专门跟我作对?”

    田心不讲话,回到床上躺下睡觉,李慕诚冷着脸端来了热牛奶,过去把人拉起来,“喝了再睡。”

    田心不肯,“不用你管,我想睡觉,麻烦走的时候帮忙拉下窗帘。”

    李慕诚顿了顿,吞了口牛奶嘴喂过去,田心睁大了眼睛,不自觉咽了下去,男人黑眸沉沉,随后重重亲在她嘴上。

    片刻后田心在被子里呜咽,“把窗帘拉上。”

    “这是最高层,没人看得见。”

    “不行!”

    男人抻长胳膊找遥控器,没找到,干脆赤着身子下床拉窗帘,拉好后钻进了被窝里。

    夜色沉了下来,田心在被窝里半眯着眼,含糊问,“田华怎么样了?”

    李慕诚扎着她腰,在她头顶说:“写检讨书呢,没个一万字他别想出门。”

    “他上学时候最讨厌写作文……”

    李慕诚笑了一声,“那不正好,讨厌什么就让他做什么,幸好他没对你动手,要不然我直接把他扔部队里,你说情也不行,就是你这个姐姐做的太好,让他这么有恃无恐。”

    说完他捏她腰,“你现在也是,就因为有我这么好的男人,也有恃无恐。”

    田心身体缩了下,转过身抱住男人,小脸在男人胸膛上蹭了蹭,“对不起。”

    “刚才不应该跟你发脾气。”

    李慕诚道,“我也日理万机,文件堆在案头几尺高,幸好几个下属得力,这才抽出空跑过来,我也是人,不高兴就有负面情绪,还是背着你不想影响到你,你倒好,倒打一耙先生气了,生气归生气,饭不能不吃,你要是病了,我是把你扔这里不管,还是日夜守着什么都不用干了?”

    田心趴在怀里没敢抬头,李慕诚把人捞出来,“我支持你搞事业,你也要支持我工作,我们互相打气、齐头并进多好,以后不许这样了。”

    田心,“嗯,不敢了。”

    李慕诚捏她下巴,“我发现你道歉道的贼溜,这是不是避重就轻的习惯?”

    田心捧了他脸,说道:“我是诚心的,你没跟我一起吃饭,之前又黑着脸,我怕你想明白了就上来跟我分手,毕竟我这样的女朋友一点不称职,也没给你带来什么,等你上来我刚生气就后悔了,你大老远跑过来,还是为这种烦心事,我还给你甩脸子,是个人都受不了……”

    李慕诚笑,“哦,你后悔了都不肯知错就改,还继续甩脸子啊?”

    “这不是骑虎难下么,总有个心理历程的转变吧。”

    这头头是道,李慕诚把玩她发丝,“女朋友太可爱,以至于忍不住想惩罚她犯下的错误……要怎么办?”

    这恶劣的语气,田心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些不和谐的画面,顿时汗毛竖起,戒备的看向他,尔后整个人扑进他怀里,抱着紧紧的,在他耳边娇声娇语道:“老公我错了。”

    李慕诚挑眉,“叫什么?”

    “老公。”

    温热的舌尖舔过他耳廓,贝齿咬.弄着,引得男人头皮和脊背一阵酥麻,他半阖着眼,任她摆布。

    第二天田心全身酸痛脚步虚浮,反观李慕诚精神抖擞神采飞扬,看向田心时嘴角总含着一抹笑,田心脸颊发烫,顶着他灼灼目光正襟危坐,权当什么没发生。

    只是隐隐酸痛的大腿根总时不时提醒她昨夜的疯狂和激烈。

    今天早餐有点多的过分,小粥鸡蛋,鱼汤面,培根面包,甜点咖啡,沙拉蔬菜,煎包肠粉应有尽有,满满摆了十几盘,田心不由问,“有人要来?”

    李慕诚舀了一勺玫瑰红枣粥喂她,正儿八经道:“都是给你吃的,昨晚辛苦了。”

    他抹了抹她嘴唇,“还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说,早上吃多点没关系吧?不行待会儿我陪你散步。”

    昨晚上田心没吃晚饭,激烈的床上运动耗尽体力,虽然饥肠辘辘,但也只敢吃了一个苹果填了肚子,现在看到丰盛的早餐食指大动,便吞咽着点点头。

    饭后两人在外面走了三公里,田心接到了华景制片人电话,约她见面。

    “工作来了?”

    李慕诚问。

    田心放回手机,“有个制片人约我下午见一下,具体还不知道。”

    想起对男人隐瞒的惩罚,田心立马又说:“我就是纳闷她怎么不直接跟我公司联系,我们工作一般都是经纪人负责接洽安排,不过我那个经纪人,踩高捧低特势力,昨天还接我机了,想让我再接狗血剧,好好给她赚钱呢,我没给她准话,她走的时候挺不高兴。”

    李慕诚问,“会不会给你穿小鞋?”

    田心笑,“不会吧,再怎么着指着我们赚钱呢,我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她对付我,那她也自损八百。伤人伤己,她不会那么做的。”

    她走在前面,手伸进他兜里牵上他手,提到工作,眼睛里亮晶晶的,说着自己的规划,“我还有一年合同到期,今年算是蹭了当红明星的热度,还有点水花,接下来再接再厉,争取明年有份好成绩,等我红了就在这里买个大房子,以后我们不用住酒店,你的所有来回开销都由我报销,你放心好了,就算我红了,也不会眼高手低不要你的。”

    李慕诚大掌揉揉她头顶,进了酒店后搂着她肩膀进了电梯,经过田华房门口,田心脚步顿了顿,李慕诚说道:“你先回去,我进去看看你弟弟。”

    “好。”

    不一会儿后李慕诚回来了,递过田华的检讨信,“他没脸过来,你先看看这个再决定原谅不原谅他吧。”

    李慕诚端着咖啡走开,田心展开了信纸。

    今天预报有雨,云彩遮住太阳,天空转瞬阴沉起来,凉风起,小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李慕诚关掉电脑,提着厚外套走过去给田心披上,田心抬头眼眶有些泛红,折住信纸回身抱住男人的腰。

    她轻声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又厌恶他做的那些事,他又是我亲弟弟,说他罪大恶极不至于,可这次也不想轻易放过他,我先前想着不然把人放在我身边,也让他知道赚钱养家多难,现在又怕他还是糊弄我,万一他再惹出事,我更不知道怎么办了。”

    李慕诚点头,随后说:“不然还是放进部队吧,我咨询过一些人,说他这种情况大概率出现心理问题,上次是我草率了,只把人送进医院,没想到安排人做心理疏导。部队的事你可以跟家里说公司安排他做集训,有个半年就够了。部队里训练强度大,每天锻炼完倒头就睡,他也顾不上瞎想其他,到时候我跟人打个招呼,照顾一下他,不怕被人欺负了。”

    “你要是舍不得他去,这话都当我没说,咱们再想其他办法。”

    田心点头,“就按你说的办,我过去看看他。”

    田华坐在套房的小沙发上,正低头抠着桌子,听见响动他抬起头来。

    低低喊了声,“姐……”

    他脸上有伤痕,李慕诚找人给他处理过,抹着透明的膏药,看起来像一张花脸。

    一瞬间田心就后悔了,后悔当日不管不顾的动手打他,他两小时候从来不像别人家的姐弟总是吵架打架,田心也从来没嫌弃弟弟年纪小就不愿意带他玩,走在哪儿都是牵着他手,攒钱给他买漫画书,买球鞋。更多免费小说关注vx工种号:岚 喵 推 文

    两人感情好,有了好吃的好玩的也总想着对方,有次弟弟听别人说姐姐长大后会嫁人,就跟他不是一家人了,弟弟嚎啕大哭,回来就跟妈妈说长大后要娶姐姐,逗得全家哈哈大笑。

    她从来没打过他,以至于她把他打成这样,他都没还一下手。

    “姐,对不起。”

    田华站起来,足足高出田心一头,瘦长的身子微微佝偻,看她一眼又飞快垂下头。

    “还疼不疼?”

    田心碰了碰他脸颊,田华没有躲闪,摇了摇头,“不疼。”

    田心硬起心肠把送他进部队的事说了,田华微微错愕,尔后又恢复平静,或许现在对他来说,暂时换个环境反而要好一些,不过……

    “我能不能见见秦璐,我想跟她说几句话……”

    秦璐是那个公司老板的女儿,田心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女孩名字,田华手机被摔坏了,田心想了想便说:“我待会儿给你买手机去,你自己联系,看人家愿不愿意见你。”

    “嗯。”

    田心往出走,田华又犹豫,“我朋友那里……”

    田心道,“叫了两个人过去帮他把房间收拾出来了,要赔他东西,那男孩什么都不要,后来给他枕头底下压了点钱。”

    随后她突然问道:“那条朋友圈,为什么我这边没看到?”

    田华抬头看了她一眼,喏喏道:“拜托他们设置了家人不能看……”

    田心大概猜出来就是这样,这算什么,总是自以为是觉得自己的事情自己能扛住,最后不还是家人出面!

    李慕诚很快联系好了部队培训,他跟田心都忙,也就定了第二天把田华送走,田心下午跟制片人见面,李慕诚开车跟她一起走,两人打算完了再去超市一趟,顺便给田华准备好生活用品,还让田华自己拉了个清单。

    下午田心来到约好的咖啡厅,进门后服务生周到的接过雨伞,引田心来到座位,对方已经来了,是个装扮精致的女人,华景是业内数一数二的传媒公司,这位优秀的美女制片人,田心自然听过她的大名,所以带了点矜持。

    对方倒是很爽快,一见人就站起来伸出手,“田小姐你好,上午我们刚通过电话,我是何君悦。”

    田心道,“久仰,久仰,叫我小田就好了。”

    何君悦特别有女强人的风范,说话也是直爽痛快,不提那些客套话,直接切入主题道,“我们公司打算开拍一部青春励志电视剧,觉得你的形象特别适合女主角,前些时候也跟你们公司的纪总联系过,不过纪总说你有其他活动,抽不开档期,也向我们推荐过其他演员。”

    她目光锐利,表情有些机敏又有些微妙,田心轻轻放下咖啡杯,微笑着点点头,表示在倾听,何君悦反倒有些讪讪,随后又说:“我这个人一向固执,觉得哪个演员合适,就是等她档期也是愿意的,后来又跟纪总联系过两次,也都没等到什么好结果,要是别人或许就算了,我反而更想见见田小姐,想知道你的看法。”

    田心知道她这种资深媒体人,洞察力不是一般人能比,既然能亲自找过来,就是有十足的把握,便也不揣着了,直白道,“其实这件事纪总没提过,我刚宣传完电影回来,手里有几个本子在挑选,要是能跟贵公司合作,荣幸之至。”

    “田小姐是个爽快人。”

    何君悦简单介绍了下班底,又递过剧本,在她第二次瞥向手表的时候,田心主动站起来道,“那就这样,剧本我拿回去看,也尽快给您个答复。”

    “好,期待跟你合作。”

    何君悦笑眯眯的。

    目送对方离开后,田心也上了车,李慕诚在驾驶位等着,见人回来便帮忙系好安全带。

    田心拿着剧本翻看,李慕诚问,“什么故事。”

    田心也就念出来,后来声音越来越小,专注的捧着剧本,都不怎么搭理李慕诚。

    岔路口等待绿灯,李慕诚大掌伸过来揉她头发顶,“回去再看,小心头晕。”

    田心这才放下剧本,又去翻原小说作者和编剧资料,不由说:“怪不得眼熟,原来是这个编剧,她很厉害的,去年那个热播剧就是她改编的。”

    李慕诚笑,突然想起什么,说道:“我要不要给你配个助理什么的?平时拎个包打个伞什么的,身边也有个人帮衬,不然派李莞过来,她办事细致,就算有个突发意外,靠她那个身手,你吃不了亏的。”

    越想越觉得合适,李慕诚这就打算定了,汽车再次开动,田心凑近一些道,“你是不是忘了,李莞已经结婚了呀?你忍心叫人家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给我拎包打伞当保镖啊?”

    李慕诚一拍额头,“对哦,我都忘了,她怀孕了,这才刚跟我请了假。”

    田心笑,“你这什么破脑袋,这事不用你操心,我现在还不至于没人帮忙就忙不过来,再不济还能让爸爸妈妈找家里亲戚过来帮忙呢。”

    到了超市李慕诚停好了车,两人手牵手进了超市,田心在服装区照着尺寸买了一堆内衣内裤,外衣外裤,毛巾澡巾牙刷牙膏擦脸油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洗面奶剃须刀,甚至膏药还买了几副,以防弟弟训练受伤,她拎起蚕丝被又看起来。

    李慕诚拖她走,“你当他是度假去的?心疼起弟弟来确实要比过我这个男朋友,那个剃须刀,能不能给我也买一个?”

    田心忍俊不禁,“这你都吃醋,以后我们两是要过一辈子,你用得着这么着急嘛。”

    她还是又挑了把剃须刀,专门挑了比田华那个还要贵的,她也知道田华在部队用不到那么多东西,所以两人就下楼去了食品区。

    “吃得也不用这么多。”

    李慕诚单手撑着推车,捡出一袋什么果脯之类的,“这种甜唧唧的东西,他喜欢吗?再说去了部队一准要没收了。”

    田心接过又扔回去,“给你买的。”

    又说:“这都是特产,这个糕点酱肉烤鸭酥糖你带回去,待会儿我再去买对小手镯和宝宝衣服,你帮忙带给李莞,我都知道她要生小宝宝了,带点心意才好。”

    李莞当时说怀孕,李慕诚还没觉得什么,现在经田心嘴里这么一说,小宝宝小宝宝的,不由心里一软,拉着推车凑在她身边,拇指摩挲在她后背,悄悄问,“那我们……”

    什么时候能要个小宝宝?

    他停顿了下,话没说出来呢,田心就越过他,又给推车里塞了几瓶秋梨膏,叮嘱道:“这个是下火的,你肝火旺,平时喝点。”

    李慕诚只好道,“好。”

    从超市出来,两人给田华买了手机,经过女装专卖店,田心心里一动,本来想买条丝巾给大夫人带回去,脚步顿了顿,还是算了。

    她从李直那里得知大夫人那个养女不知道怎么惹到李慕诚了,后来被李慕诚送出了国,大夫人和他大吵一架,但是没回去,依然留在了李慕诚的府邸,看得出来想跟他修复母子关系。

    李慕诚既没怎么跟田心提过母亲,也没正式介绍两人认识,两人发生冲突的事谁也没提起过,后来田心想明白,他在父亲葬礼前送走她,大概也是不愿意把她扯进那些窝心事里。

    这么想,她干嘛还要上赶着给大夫人带礼物。

    两人进了孕婴店,小奶瓶小玩具小衣服琳琅满目,田心好奇的左瞅瞅右看看,光看着就觉得小宝宝们的东西真是太可爱了。

    “两位是给宝宝买的……还是要送礼的呀?”

    店员礼貌的走过来,观察到对方小腹平坦,便带他们走到后排,“这是婴儿宝宝衣服套装,这是多功能抱毯,那边是爬行垫伞推车,看您需要什么,想要什么价位的……”

    李慕诚客气的打断她,“你去忙,我们自己看看。”

    男人浑身散发着沉敛通达的气质,英俊高大,如炬目光扫过来,店员微微脸红,“好的。”

    店员离开,田心拿下口罩捧起了玩具盒子,“哇,你看这是牙胶摇铃,可爱不可爱呀?我小时候都没这些东西呢。”

    李慕诚笑,“那买两套吧。”

    “为什么啊?是双胞胎?”

    李慕诚捏了捏她脸颊,“因为这里还有个大宝宝,让大宝宝也体验一下婴儿时代。”

    田心佯嗔看了他一眼,拿了两套玩具,两套外出用品,挑了蓝色的,这样不管生男生女就都可以用了,又给孕妈挑了外出服,不能光期待着小宝宝的到来,就忽视了孕妈,孕妈也要美美哒的。

    田心就跟李慕诚讲着,“孕期情绪容易产生波动,李莞老公工作忙吗,她平时情绪好不好呀?”

    李慕诚不答反问,“从哪儿懂这么多的?没见你提前做过功课,明明怀孕的是李莞,我怎么觉得你身上都有母性光辉了,刚才晃得我差点睁不开眼。”

    田心捂着笑,告诉他,“我之前演过孕妈,是个小配角,塞着假肚子,但是怎么都演不出那种感觉,就看了好多书,还回家问我妈,自然就懂啦。”

    “有的人生孩子很轻松,有的很难,不过到底是女人了解女人,你们男人不懂女人多难的,你们只要贡献精子,女人要奉献一生的……”

    突然想起李慕诚母亲,她脸色不自然起来,忙调转了话题,“你看这个托腹裤,李莞现在肚子大吧,我们把这个也买了,她穿这个走路就不费劲了。”

    她折身,撞进男人胸膛里,猛得就呼吸一窒,抬头看去,男人脸上却是一副奇异的神情,说含情脉脉也不像,又仿佛带着许多期许似的。

    他低下头来,拇指又摩挲上她后背,轻轻问道:“你想不想要宝宝?”

    田心眼睛眨眨,突然就明白了他的期许从哪里来的,他这是父爱泛滥了,她抬起头,看着男人眼睛,也轻轻说道:“想,特别想要和李慕诚的小宝宝,男孩女孩都想,我们靓男俊女,生的宝宝差不了,就算歪打正着生丑了,我也喜欢。”

    她捏他下巴,把他拉回现实,“可是现在不是时候,李长官,拜托给我点时间啦,我们过两年考虑这个问题好不好?”

    李慕诚懊恼的站直,提起东西搂住她,“好吧,听甜甜的。”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