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她味美甘甜 > 第37章

第37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田心新剧在帝都郊区拍摄,几天后进组定妆,第二天参加开机仪式,期间田心还没觉得什么,直到正式开拍,才发觉男女主、也就是右蓉和贺子绮之间有点不对劲。

    “咔!”

    几次喊停,导演已经暴躁,手指在右蓉和贺子绮之间来回转了转,一个是粉丝众多的当红小生,一个是纪宝如亲自拜托叫多多照顾的女演员,骂谁都得罪人,最终指向毫无背景的田心,

    “哎——就是你,开车故意撞人、又被心爱的男人撞破,这种心理变化怎么演出来,你没琢磨过剧本吗?”

    田心点头应道:“对不起导演,是我刚才情绪不够深入。”

    这是现代狗血偶像剧《千金归来》开机拍摄的第一场戏,演的是在豪门长大的假千金得知女主是真千金后,各种手段加害女主,更不惜开车撞她,结果女主被男主救下,并解开误会互相表露真情。

    这场戏里田心基本充当背景板,重点戏是扮演女主的右蓉和扮演男主的贺子绮,但导演偏偏指责田心,田心诚恳道歉后询问,“导演,能不能休息会儿,我酝酿下感情。”

    理由充足无可指摘,导演甚至有种感觉,这个女演员是故意拿话头堵他,道歉道的挺诚恳,结果回头就要休息酝酿感情,也不是省油的灯,这时副导附耳过来,“男女演员状态不对,要不……”

    导演下令,“休息十分钟。”

    抱着右蓉的贺子绮当下松手,右蓉没堤防,差点摔个屁股蹲。

    右蓉气呼呼的要指责对方,对方挑挑眉,揉捏手腕,一脸风轻云淡,工作人员拿来水,贺子绮示意给右蓉,意有所指,“女主角是我们当中最有份量的人,给她吧。”

    那个份咬字尤其重,别有意味,在场的目光纷纷打量在右蓉身上,女演员们为了上镜好看,都是憋足劲的瘦成排骨,右蓉一来是骨架大,稍微长点肉就显壮,二来她家底厚,进圈也是玩票性质,自然不会为了上镜就削个骨瘦个脸,或者委屈自己肚子,贺子绮就抓着这点刻意来寒碜她。

    右蓉早忍不住,一点就炸,“你说谁呢贺子绮!不要以为这里你最红,你就为所欲为,刚才要不是你,戏早就过了,也不会害田心挨骂,你还好意思说我体重,我体重怎么了?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弱,抱个人都抱不好!”

    贺子绮,“诶?这位女同志,刚才是你做鬼心虚不肯配合,一直缩着个脑袋当鸵鸟,还指望我对着你脑壳深情告白?还有你的体重,根据有关公式,你要是再长个十厘米,就符合圈内标准体重了,所以说你只是矮了点。”

    右蓉,“你!”

    田心头大,好言相劝把右蓉拉回来,悄声问:“怎么了这是,你两有仇?”

    怪贺子绮毒舌,右蓉气的脸都红了,腮帮子鼓鼓的,恨恨道:“我跟他没仇,是他小肚鸡肠,就一块出道的时候,参加个综艺节目,我两一个队做游戏,我不小心……”

    田心,“?”

    右蓉捂脸,“你知道嘛,做游戏本来就乱,我抓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把他裤子扒了……”

    “虽然扒了,可也就露了一点,又没播出,有多大点破事,他就记到现在,来不来就给我脸色看,你没看他刚才那个眼色,我一想起来就出戏,一出戏就没法演了!”

    田心没想到两人还有这么一出,她以前跟贺子绮没接触过,这两天见对方也挺高冷范,总戴着墨镜不怎么爱搭理人,而且这部剧是他红之前接的,又是部大女主戏,田心本来还以为他是因为这个有脾气,不想跟女主角磨合,没想到……

    脑子里瞬间出现一些不和谐的画面,田心尴尬的摸摸鼻子,劝说,“别想那么多了,你就当他早忘了,好好演你的就成,就算不为别的,也想想我,你们一个正当红,一个家里有矿,戏拍不下来,遭殃的是我。”

    再次开拍顺利多了,直到中午吃饭,贺子绮的助理居然过来邀请田心去房车用餐。

    坐在右蓉房车上休息的田心,“……”

    摆明了来故意膈应右蓉的。

    右蓉拉开自己房车车窗,对着正对面贺子绮房车车窗,毫不客气道,“贺子绮我警告你,收起你的花花肠子,我家田心有主!”

    又对田心道,“别被他表面骗了,他本质就是只花蝴蝶。”

    那边车窗打开,亮出男人闲适的笑容,贺子绮放下酒杯,拄着下巴,轻嘘道,“什么时候改改你这咋咋呼呼的性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这样有人敢追你吗?”

    又对着田心打了招呼,“田老师,上午那场戏连累你了,要不要接受我的歉意一起吃个饭?”

    伸手不打笑脸人,田心便道,“不用啦。”

    贺子绮也不多说,绅士的微笑点头,转身跟右蓉同时关了车窗。

    几天下来,田心倒是发现贺子绮这个人其实挺好的,独处的时候浑身散发一股生人勿近的高冷气质,跟人相处时挺有礼貌,也不耍大牌,尤其是对条件不好、容易被导演骂的女孩子很怜香惜玉,所以那些女孩子们总会围着他转,送他一些小礼物,或许这就是右蓉所说的“花蝴蝶”属性。

    但是只要跟右蓉在一起,两人不出片刻就争锋相对,非要争个你高我低。

    好在都是有专业素养的演员,除去最开始那场戏,后面两人没闹出什么事来,双方公司约定捆绑营销,两人剧照访谈等随后也放在网上,引起网友热切讨论。

    但贺子绮毕竟是当红小生,有无数老婆粉,女友粉,亲妈粉为之疯狂,虽然理解剧组宣传,但在一次贺子绮有意无意点赞了右蓉微博后,粉丝迷妹们好像生怕从来不给女演员点赞祝福生日等的偶像对右蓉有了什么特殊感情,立马反扑到右蓉微博底下疯狂谩骂,直接把右蓉骂上了头条。

    贺子绮有多得意,右蓉就有多丧气,跟田心无力吐槽道,“他粉丝也太双标了,明明是两家公司炒作的,点赞也是他给我点的,结果都跑过来骂我勾引她们偶像,说我故意组cp,真以为她们偶像是人民币,谁都喜欢啊。”

    右蓉算是看清楚纪宝如了,这摆明想让她借着贺子绮热度被人骂得黑红起来啊。

    田心拍了拍她脑袋,一枝花突然出现在眼前,两人同时抬头看到贺子绮,贺子绮笑容可掬,“刚道具组的小姑娘给我的,鲜花配美女,正好送给人美心善的田老师。”

    田心失笑,这不摆明故意气右蓉嘛,于是对他摆摆手,“什么老师不老师,贺老师叫我小田吧,麻烦您站过去一些,挡太阳了。”

    右蓉顺势哼了声。

    贺子绮也不恼,站在一边闲闲的把玩花朵,话锋转向右蓉,“刚才说我坏话听到了,告诉你啊,偶像行为不上升到粉丝,赞是我点的,有骨气你找我啊。”

    右蓉腾地站起来,“那你说,你干嘛给我点赞,你就是故意整我!”

    期间贺子绮拿出手机对着她拍了下,还鼓捣了片刻,田心跟右蓉也没放心上,没想到他突然亮出手机屏幕,说道,“这次是我错了,大不了给你道歉,记得回复啊~”

    屏幕反光看不清,隐约是微博,田心拿出手机果然就看到贺子绮20秒前发博了,配图是右蓉气鼓鼓的小脸蛋,上面画着小胡子,文字: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兄弟~

    田心噗笑出来,右蓉趴近一看,转头就去找贺子绮算账。

    有人喊田心,粉丝探班,让她去一下,田心正纳闷,就见附近很多人看着她小心讨论,走到门口远远就看见那里摆满了包装精美的鲜花,清一色鲜红欲滴的红玫瑰,就像一片花海,说不出的梦幻和招摇,吸引了剧组大部分人前来观光,就连导演都跑过来了,问旁边的工作人员,“有人在这儿告白?咦……这不是年产量一株八枝的卡罗拉花色红玫瑰……”

    这种顶级品种,再加上这个数量,可想而知有多贵,导演都倒吸了一口气,跟吃瓜群众一起变得热情高涨起来,虽然送花很老套,可架不住人人热爱狗血和八卦,尤其送花的神秘人出手太大方,让人止不住遐想。

    这时一位手戴白手套,西装革履仪表堂堂的男人从大卡车上走下来,一步步走过来,随着男人走近的步伐,导演能感觉到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不由悄声问身边的工作人员,“我今天发型怎么样?”

    工作人员仔细瞅了瞅,“……挺好。”

    “田小姐你好。”

    男人道。

    导演看了看身侧的田心,不知怎的,感觉自己从万众期待的女主角沦落到配角一样,头次体验到人类的本质是柠檬精。

    男人递过来一张签收单和笔,礼貌道,“这是田小姐的快递单,请签收。”

    在看到男人的一瞬,一点酡红已然爬上田心脸颊,她低下头去,心脏砰砰跳动,随意在单子上划上姓名,手指甚至有点微微发抖,说不清是有点恼李慕诚的招摇过市,还是潜意识里各种情绪交织下让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长官晚点到。”

    男人狡黠的眨了眨眼,在靠近田心时悄声道,说完装模作样拿走快递单,这才离开。

    这一幕被游走在剧组外面的记者拍下,很快放到网上,又引起新的一波议论,而田心本人是从人群中挤出来的,因为鲜花和网络上的热度很快又引来附近群众,大家都像过节一样跑这里参观拍照,导致田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花,倒是道具组老师找了过来,又亲切又热络的喊田心田老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话,最后才说明想用田心的玫瑰花搭建男女主表白场景,田心心不在焉的答应了。

    这一天有太多人跟田心搭话,导致田心总出戏,导演也不为难人了,直接结束拍摄,让演员们回去休息。

    右蓉看着花海整个人都冒着粉红泡泡,艳慕不已,倒是贺子绮酸酸的,扔掉焉了的那枝小白花,吐槽剧组,“剧组够穷的,演员的礼物也要借来搭建场景,给租金吗?”

    右蓉捡起小白花,乐不开支,“没听导演说嘛,卡罗拉花色的玫瑰花,最顶级的品种,用它搭建场景让观众感受到我们多良心一剧组,不然用你这小白花?呵,又不是奔丧~”

    贺子绮头一次被右蓉说到哑口无言,顶着一张高(qi)冷(nao)的帅脸走开了。

    从剧组出来已是傍晚,田心回宾馆梳洗换衣服,搭了门口一辆出租车就去留言上的地址。

    随意一瞥,司机摘掉帽子露出脸来,俨然是下午扮演快递员的李直!

    田心差点失声尖叫,下意识看后座,空无一人,李直已道,“长官在那边接待几个人,抽不出空亲自接田小姐,我怕车显眼就租了这个在外面等,哈,刚才已经拒载好几个人了。”

    田心失笑,随后问,“他最近不忙吗还往这边跑?你们什么时候到的,过来都没提一句。”

    李直一一作答,见她心情畅快,便也不提她那天离开的事。

    李慕诚下榻的地方在一个会所,初看门面没有什么显眼之处,前面还是正常经营,进去后才觉得大有乾坤,弯弯绕绕一直走到一处院落门前,门前站着两个西装革履的人,田心看着脸熟,想来是李慕诚带过来的卫兵。

    卫兵点头致意,李直道,“长官在里面,田小姐进去吧。”

    田心走进,看到是一座典型的小四合院,听到厅里男人们爽朗的笑声,她站定有些踌躇不前时,厅门开了,李慕诚率先走了出来,随后那人握着他手,“改天不忙就到寒舍坐坐,我也好为你接风洗尘。”

    李慕诚点头,看到田心后他招了招手,田心赫然发现其他几人都是新闻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有李慕诚跟他们结交也属平常的意识,但一时有点震撼,像极了小学生突然面对教导主任,有点不知所措,只一味笑着,“您好,您好。”

    有人问,“……这”

    李慕诚坦言,“女朋友。”

    几人当下对田心十分热络,李慕诚捏着田心手指,感受到她身体有些发僵,只得向各位大佬讨个好,“好了,各位请回吧,改天李某一定登门拜访,你们再待着,可是要吓坏我小女朋友了。”

    几人爽朗一笑这才一一离开。

    好半晌田心才捂上心口,眨了眨眼回过神来,李慕诚爱死了她这小可爱一样的模样,先她一步,重重亲吻上她粉唇,直到她嘴唇又烫又肿,这才意犹未尽松开她,沉沉黑眸注视着她,猛得把人抱了起来,“收到的鲜花喜不喜欢?”

    田心下意识勾上他脖颈,脸颊滚烫,杏眼水汪汪的,嗓音里不由带着嗔怪,“都上热搜了,你说喜欢不喜欢?”

    李慕诚笑,抱着她进厅坐在椅子上,认真道,“我是个俗人,送花还是李直出的主意,要是你喜欢我接着送,要是不喜欢呢,把李直叫进来,你好好骂他一顿。”

    田心锤他,“甩得一手好锅,以后不许那么招摇。”

    李慕诚道,“就要招摇。”

    田心从他臂弯爬起,拽了衬衣领口,“不许。”

    李慕诚宽厚的手掌捏着她腰,把人送在眼前,黑眸里细碎的星点一闪一闪,仿佛故意跟她作怪,“就要。”

    田心失笑,咬住他嘴唇,反被他抵开唇舌,一路长驱直入,贪婪的攻城略地。

    一阵难言的酥麻蹿过四肢百骸,最后在田心脑中炸开烟花,她感受到一片凉意,随后温暖干燥的手掌沿着腰肢攀岩而上……

    很久后李慕诚松开她,在他看来只是浅尝辄止,田心却早已头发松乱衣衫不整,她微微喘息着,脸颊两团红霞越发衬得娇艳妩媚,李慕诚舔了舔嘴唇,又忍不住靠近,田心推开他,说话时才发现嘴唇破皮了。

    李慕诚叫了李直去买软膏,随后帮田心重新梳理头发,两人这会儿才腾出空好好说话。

    说起这次来帝京,也不完全是为了看田心,不过田心不便对他的一些策略发表看法,也只是听听,李慕诚话题一转,突然说到新公司。

    田心,“经纪公司?只签我一个?”

    李慕诚捏着她下巴微微往上托,从镜子里更清晰看到她错愕的表情,随着他点头,田心干脆转过身来,认真道,“不许。”

    李慕诚蹲下跟她平视,“这也不许那也不许,我什么都不做,怎么让人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受我保护?”

    田心居然跟着点点头,“有点道理哦……”

    又认真分析,“可是这样只会让人觉得我傍了一只大土豪,说不定还是油光满面满腹便便的那种类型,毕竟大家认知里的金主都是那样的。”

    李慕诚敲了敲她脑袋,倒是觉得此时的田心比在国外更活泼狡黠一些,便也摇摇头,捏着她下巴很是无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挫败,不能为红颜一笑一掷千金,讲的话在你这里什么都不算,看来以后只能做老婆奴。”

    田心捂脸笑,很害羞的钻进男人宽厚怀抱,她在他怀里小小的一只,皮肤白皙润滑,长发如海藻般浓密乌黑,李慕诚摸摸她长发,黑眸里满是宠溺和疼爱。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两人吃过晚饭就出门转转,夜风凉爽,不少人出来散步遛狗,有头发花白相互搀扶着的老年夫妻,有带着小孩儿的年轻夫妻,还有打情骂俏的小年轻,田心和李慕诚本来还互相为对方考虑般,出了门就各走各的,渐渐也牵起了手。

    以前在李慕诚的地界,出于他本人的地位和威严,还有跟随的卫兵,田心又脸皮薄,两人就算牵手也是偷偷摸摸,现在到了田心这里,李慕诚自觉维护她形象,也不好在外面大刺刺跟她亲热,所以先前在四合院里还亲密无间的两人,出来后气氛瞬间冷下来,可小手碰大手,大手碰小手,又看别人手拉手,李慕诚最终还是忍不住,“田心,可以拉手吗?”

    夜幕下男人高大身形在侧,穿着简单的休闲服帆船鞋,英俊的眉眼含着笑,却又有点天真般的苦恼,田心忍俊不禁,率先牵起他手,“当然可以了,大诚诚。”

    那语气就跟喊幼儿园小朋友似的,她的轻松和笑容感染到他,他连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两人经过篮球场,李慕诚自然想露一手,进去后投了个漂亮的三分球,随后对田心招手,“来,投一个。”

    田心后退,这种激烈的运动她不想参与,要是不小心被撞个脑袋,摔一跤,那可有看头了,摆摆手,“同学,我是拉拉队,负责给你加油的。”

    李慕诚却好像玩心大起,非要拉她下场,被他牵住手腕,田心蹲下来,“我不要去,不要不要啦。”

    两人跟小朋友一样拉扯半天,因着旁边没人,便也玩闹的没有顾忌,田心投了球,看也不看就赶紧抱着脑袋跑开,生怕被砸到自己头上。

    那边篮球撞到架子反弹回来,被李慕诚折身捞住,篮球压在臂弯里,一手去拉田心。

    田心捂脸退后,“我真的不行。”

    李慕诚凑近在她耳边低语,田心面红耳赤,“不行的……”

    李慕诚蹲下身来,四下看着附近,招手,“乖,过来,现在没人。”

    最终田心恨恨般锤他后背,才小心跨坐上去,随着男人站起,重心不稳下,她抱住他脑袋,随后笑着催促道:“快啊,把球给我。”

    果然,开始还不要不要的,骑到头上就开始耀武扬威了,李慕诚压着她腿,一手举起球递过去,故意吓唬道,“投不进去可不许下来。”

    转眼田心就把球投到球筐外,李慕诚偏头,“大甜儿真棒,最厉害了,等回去我就叫李直组织篮球队,你的大前锋,我给甜甜喊加油。”

    田心忍俊不禁,差点翻下来,这次弯下腰把李慕诚整个脑袋都抱住了,追上球,他脚尖勾球,在篮球飞起的一瞬间喊,“甜儿,抓住。”

    田心抻长胳膊拿回球,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她逗他,“李慕诚,我们是不是天生一对?”

    李慕诚点头,“对,还白头偕老。”

    砰的一声,球入筐,田心,“耶!”

    李慕诚,“棒棒的,棒棒的。”

    到底不比年轻的小伙儿,把田心放下去,李慕诚多捏了两把腰,田心目光斜斜瞥过来,“注意点啊,老人家。”

    被女朋友这么赤果果的鄙视,李慕诚站在原地,捏了捏眉心,“不是,我腰没问题……”

    走远两步的田心发出大笑,“逗你呀,怎么听不懂话?”

    李慕诚无奈去追女朋友脚步,“好吧。”

    天色不早,李慕诚送田心回去,担任了出租车司机,田心玩心还未褪去,很霸气的说:“以后你就是我专职司机。”

    李慕诚很称职道,“好的,太太。”

    到了剧组下榻的宾馆门外,两人不敢再这么玩闹,田心一直没敢问他什么时候走,这时候也不得不问了,得知还要待两天,这才高兴了一点,不过他白天忙,她白天也要忙,两人只晚上一点时间相见,实在难舍难分。

    看着宾馆房间的灯光渐渐少下去,李慕诚突然道,“甜甜,我好像忘记回去的路了。”

    田心不疑有他,“那我们先折回去,你认一遍路。”

    李慕诚很肯定的调转车头,不一会儿就到了会所门口,田心很贴心的问,“记住了吗?这次不会忘记了吧?”

    李慕诚点头,“记住了,我先送你回去。”

    随后又把田心送回宾馆门口。

    两人再次分别,田心刚踏下车门,突然犹豫道,“我包是不是没拿?剧本还有里面……”

    李慕诚,“没关系,我们回去取。”

    来回几次,出租车又停回了会所门口,李直趴过来,朝车窗里望,“咦,又回来了,反正是睡觉,睡哪儿不一样,田小姐住这儿吧,明儿早我送你过去,肯定稳稳当当的不让你来回跑。”

    这么讲,是长官我不稳当,来回跑了好几趟?

    李慕诚脸色微微一黑,但还是很肯定李直的提议,看向田心,田心觉得身上微微发热,“那……”

    李慕诚立马接口,“李直去准备热水澡,甜儿,洗完澡早点睡。”

    李直不知道怎么搞的,收拾出来的房间里淋浴坏了,暂时安排田心去泡澡房,泡澡房里四下无人,水池里热水氤氲,田心刚要脱掉衣服,就被泼了一身热水,吓得后退半步。随后听见男人沉沉的嗓音响起,“大甜儿,你怎么在这儿?”

    李慕诚游到水池边,英俊眉目显露出来,他裸着膀子,隔着白雾,随手又甩了田心一脸水,挑起眉头,好以整暇看着她。

    田心实在太清楚李直的尿性了,转眼就想明白了,心里暗骂李直,扯着笑,“我走错房间了,你继续。”

    “等下。”

    李慕诚指了指矮凳上的浴巾,“别来回折腾了,把浴巾裹上,凑合洗吧。”

    说完就去了一边的角落。

    田心小心翼翼脱掉衣服裹上浴巾,出其不意的钻进水里,泼了李慕诚一脸水,大仇得报这才去了另一个角落。

    两人很快泡完,又依次冲了澡,出来后李直刚打完哈欠,一看到两人瞬间精神抖擞,随后又纳闷,“这么快?”

    李慕诚觉得这话的隐藏含义,简直是侮辱他的男性尊严,面上不动声色,说道,“今天你去值班吧。”

    李直,“诶?怎么我值班?外面有人……我明天要送田小姐上班的,不能疲劳驾驶。”

    李慕诚,“嗯,你明天就补觉吧。”

    又对田心道,“走吧,甜儿。”

    他脚步刚走,田心笑盈盈的跟李直拜拜,“小直,加油哦。”

    李直怎么看怎么觉得田小姐转性了,居然学会冷嘲热讽了。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