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她味美甘甜 > 第22章

第2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莞开车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田心在后座心情复杂,快到先前看到李慕诚的地方时,她不由向外看去,也不知他还在不在那里。

    先前田华问她,“你不会喜欢上那个人了吧?”

    田心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对一个人还没有离开,就开始思念,思念他的眉眼,身形,他的微笑和威严,就是远远的看他一眼,都满心欢喜,这不是喜欢又是什么。

    她不仅心知肚明,还任由这种感情流淌,甚至期待它更炙热更激烈一些,好叫她能做出选择。

    汽车突然停了下来,田心讶异道,“怎么了?”

    李莞说:“田小姐不想见到长官吗?开车前我打电话问过,他还在这边。”

    原来她表现的有那么明显?

    她突然看到李莞在后视镜里一闪而过的神情,带着隐晦的同情和怜悯,那是做为女人的神情。

    田心不由唤道,“李小姐。”

    李莞僵了一下,“田小姐怎么突然这样称呼我?”

    “有什么不妥吗?”

    李莞短促的笑了笑,“没有不妥,只不过我一直记着自己是个战士,田小姐这声称呼叫我想到自己也是个女人。”

    田心突然问,“李小姐有没有喜欢过李长官?”

    她问的太过冒失,自己都觉得尴尬,刚要道歉,李莞想也不想,爽快的说,“当然喜欢过。”

    田心又听她说,“田小姐不知道吧,其实我跟李直是姐弟,我们九岁时被李长官的父亲李长明李主席收养,是跟李长官一起长大,那时候他也才十二岁,他母亲大夫人多年没有回家,家里主事的是二夫人,二夫人忌惮李主席的态度,不敢苛刻了他,不过我跟李直就没那么好运,她当我们是家里养的两条小狼狗,开心的时候戏逗一番,不开心了几天不叫人给饭吃,甚至于责打辱骂,拿着李主席给我们的恩情不准我们反抗和不敬,是李长官救了我们,他义正言辞的质问二太太,为什么同样是人,为什么有人高高在上,有人卑贱如狗,为什么不能同等对待。他只比我们大三岁,给我们吃穿,告诉我们什么是人和人格……您不明白,二夫人说我们是小狼狗,其实我们是的,我们从小在毒枭手下生活,五六岁就拿枪放雷杀人如麻,不是狼狗是什么,可李长官待我们如父如兄,他是一束光芒,我崇拜他敬爱他,喜欢他,后来……”

    她看向田心,长眉细眼里都是田心不曾见过的温情,她说,“后来我嫁人了,是李长官做的媒,我丈夫人很好,他让我明白了喜欢和爱的区别,所以如今对李长官,倒是觉得自己那时天真幼稚了。”

    她问田心,“田小姐懂得喜欢和爱的区别吗?喜欢是一瞬间的心动,爱却是长久的陪伴,你和长官两情相悦我们都看在眼里,不过你能一直陪伴他吗?且不说国与国制度不同,你们那里的婚姻有法律约束一夫一妻,我们李主席都有两房太太呢。”

    田心明白李莞刚才为什么会有那样怜悯的神情,因为李莞她旁观者清,知道背景家世不同,教育不同,生活习惯甚至国家制度风俗不同的两个人走在一起有多难,她知道她陷入更多情感,现在有多甜蜜,将来就有多难过。

    田心一阵酸涩闭目不语,车窗突然被轻轻敲响,李慕诚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外边,她滑落车窗玻璃,他英俊的脸庞一点点变得完整,他身上带着湿气,头发有点湿漉,鼻头有点红,浓眉俊眼被雨雾衬的更加深重,就这样弯着腰看向她。

    田心不由说:“是不是冷,不然给你带个暖宝宝吧。”

    李慕诚挑眉,头偏过去忍俊不禁,田心追问,“行不行?”

    李慕诚只好回过头来,“有什么不行的,不过要带大家都得带,只我一个人带了,他们会嫉妒。”

    田心这才发现自己的幼稚可笑,只不过李慕诚顺着她并没说透罢了,她低下头,“算了不带了,叫人看到像什么话。”

    李慕诚感受到她心情低落,伸手进来撩起她垂落下来的长发,她突然抬起头来,虽然没拿手挡开他的亲昵,可眼神冷漠拒人千里之外,她说,“这里又没其他人看着,不用做戏吧。”

    李慕诚愣了愣,她又说,“还有事吗,没事我们先走了。”

    李慕诚收回手,轻轻说,“好。”

    车窗重新摇了上来,汽车慢慢驶开了,李莞忍不住说,“田小姐何必如此,流星虽然短逝,可也璀璨过,一段感情虽然结局未知,只要爱过未尝不是值得珍放的回忆。”

    田心说,“你不是流星,又怎么知道它喜欢不喜欢那样的璀璨。”

    到了府里,李慕豪又缠上来,他拿着红酒摇晃着,一派优雅姿态,挡在田心身前问道,“田小姐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外面的百日红开了花,在雨里的风景更美。”

    田心不屑一顾,语气冷硬,“有人只知道赏雨看花,有人却在雨中奔波劳碌,为什么同样是人,区别就这么大?”

    说罢她绕过他上楼,李慕豪突然从后面追上来,一把揽住了田心肩头,又欺身拦住,“田小姐,我可不只是会赏雨看花,你如果更深入了解我,会发现我更多好,不如我们聊聊你的电影?”

    田心怒火攻心,不知道这个李慕豪这么不识好歹,她不好发作,只得说,“你先把手拿开。”

    李慕豪微微一笑,“你不答应,我不拿开。”

    田心又气愤又无语,李莞突然来了,一把抢过李慕豪手里的酒杯泼到他脸上。

    “李莞你敢,你不过我家一条狗!”

    李慕豪震怒,边骂边抬脚就要踹去,被李莞手腕一翻擒到了手里,田心听到骨骼咯吱的响,生怕他两打起,听李莞说:“二少爷,我可不是当年的小女孩。”

    说罢她松手,李慕豪一个不稳差点摔倒,按着自己腿脸色更白了几分,李莞扶田心上楼,房间里田心焦急皱眉,“他会不会记仇,会不会倒打一耙,会不会……”

    李莞神色平常,反过来安慰她,“秋后的蚂蚱跳不久了,再说是他先招惹你,真被长官知道一定赶他出去。”

    她又说,“不过还是别叫他知道,他会生气的。”

    她说生气不如说心疼田心,田心听出这层意思,偏过了头,告诉她,“晚饭我不吃了,今天累了想好好睡一觉。”

    李莞说好。

    李慕豪这事最后还是被李慕诚知道,他干脆打发他住了酒店,不过田心的态度突然变了。

    田心有好几天避着李慕诚,

    只有李慕诚不解其意,这天早上久等不到田心来吃早饭,他叫李莞上楼再去问问,李莞只得去了,回来又说,“田小姐想多睡会儿,现在还不想吃饭。”

    李慕诚怒气上来,不由摔筷子,“等我走了她才想吃饭是吧!”

    陈婶在那边忙劝慰,“小诚别发火,怒气伤身,说不准田小姐是真的瞌睡,你别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

    陈婶劝慰起人来那话是一套一套的,李慕诚连声答应,送她进厨房,“好好好,不生气。”

    李慕诚从厨房出来照直上了楼,走到田心门口犹豫几番还是轻轻敲门,一会儿后里面传出她的轻声细语,“我不吃早饭了,叫他别等了。”

    李慕诚不说话,又轻轻敲了敲,反复几次,终于听见她来开门,门开了一条缝隙,她长发披着,穿身碎花长裤短袖睡衣。

    李慕诚伸手撑在门上,以防她闭门,说道,“起来啦。”

    田心钻到门后面,“我还想睡会儿。”

    “吃完再睡回笼觉好了,赶紧下来吧。”

    “不了。”

    田心要闭门,他手撑着不准她闭,他突然用了力从门缝里挤了进来,站在了她面前。

    田心吓得退后一步,他眼神深沉,身强力壮,浑身好似压抑着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那不明所以的情绪弥散开来,压得她手软脚麻,一下子靠在了墙上。

    李慕诚见吓到她,换了熙和笑容,“走吧。”

    田心低着头,“干嘛强人所难。”

    “那你干嘛要躲着我?”

    听到他的发问,田心稳稳心神抬起头来,可视线在触及他之后还是躲闪开了,“没有的事,你赶紧走吧。”

    “为什么连看都不愿看我?”

    李慕诚走近,田心偏过头去,心里恳求他离远一些,再远一些,她没有意识到她绞着的双手都被他看在眼里。

    李慕诚握住她手,放在自己胸口,“那天你说我们是做戏,我一直以为你知道我心意,看来你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现在我告诉你,我心里有你,我喜欢你,你不陪我吃饭,我茶饭不思,走的时候看不到你,我不想走,回来看不到你,我睡不着,心里想的一直是你。”

    原来他说情话是这个样子,一本正经的叫人只想倚靠过去,他离这么近,身上都是浓郁的男性气息,那么高大挺拔英俊,叫人难以拒绝。

    她耳朵陀红,脸颊发烫,急于把手抽回来,他力气太大,她抽不出来,气的只想哭。

    他附在她耳边,低低说,“你心里难道没有我?你的喜悦,你不拒绝我靠近,我都能感受到。”

    田心却死心塌地只做只鸵鸟,李慕诚等不来她的回答,低头看到她的手在较劲中发了红,终究心软还是松开了手,他黑眸暗淡,“你好好想想,我等你回复。”

    脚步走了出去,依旧没等来只言片语,李慕诚推门出去了。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