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她味美甘甜 > 第18章

第1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慕诚跟田心商议要来个将计就计,既然某些人认为他们是男女关系,那么演给他们看好了,一来他越重视田心,某些人越不敢轻举妄动,算是保护了田心。二来李慕诚的计划也已到了尾声,跟田心的恋情是剂猛药,不怕有人不跳出来。

    这里最大的赌场叫百盛,一到夜里一二点,外面灯光璀璨的几乎照亮半条街,现在白天反而没那么引人注目。

    这里楼下是赌厅,楼上是客房,专为各地来往的客人提供住宿,再楼上是餐厅,再往上就是按摩房。

    此时一间包装奢华严密的按摩房里,一水鲜嫩姑娘挤在门口等待挑选。

    按摩床上躺着个人,白色按摩垫布覆盖着他背部以下,他肤色偏白,有点像久不见光的病态,但身材瘦削肌肉紧致,看着保养得当。

    那背部的两根肩胛骨微突着,纹着两只细长兽翼,线条是黑色,边缘渗着血红,衬着他肤色冲击力十足,活像天使和恶魔的较量。

    黄瑞金走过来,躬身在他耳畔询问几句,随即挥手把一水姑娘和按摩师傅哄走。

    那人起身穿衣,黄瑞金便帮衬着递衣送裤,那人抬起狭长双眼促狭的睨了一眼,看见黄长官有些不灵便的腿脚,和上着支架的左手,鼻子里哼了一声,拿手挡开。

    男人正是年轻蓬勃的年龄,可半点鲜活劲都没,反而态度倨傲,少言寡语,加上那病态的肤色,更显得阴沉冷鸷。

    他是李慕诚同父异母的弟弟李慕豪。

    同样做为李主席的儿子,李慕诚能够进入中枢部门继承父业,他却一直被流放般在国外读书,好不容易读完书回来,父亲又把国外投资的家业交给他管,他几次明着暗着表示想回来做大哥的左膀右臂,最后被父亲一句“狼子野心”彻底寒了心。

    他不过是二姨太生的孩子,所以渴望权利的时候,就被定性是狼子野心?

    李慕豪冷笑,李长明再叱咤风云也有身体不济的这天,他想为李慕诚掌风驶舵,难道还能跳出棺材板。

    黄瑞金知他少言寡语,便起了话头,说道,“二公子您来的不凑巧,您也看到我现在什么情形,李慕……哦,你大哥李长官自从跟那个女演员好了,行事越发专横张狂,我夫人不过与那田小姐有些微误会。”

    他指指自己身上,“他真是一怒为红颜,也不怕折了颜面,用那些粗鄙又粗暴的手段,几次……这次要不是您约,我不会出府门的,呵呵,想我跟了李主席多年,要是李主席知道这些,不知做何感想。所以你来找我没用,我啊,老了没用了!”

    李慕豪幼时折断腿,走路一直颠簸,常年习惯拄着一根拐杖,此时他慢慢走到窗边,用拐杖撩起窗帘一角,刺眼的光照了进来,逼得他眯着眼,看着深远天际,反问,“大哥既然这样行事,黄长官为何不告去仰光。”

    黄瑞金也拄了颇是气派的拐杖,为了不跟他撞拐,他把拐杖扔在一边,一瘸一拐走过去,“怎么没去,亲自去了几次,可奇了怪了,家里现如今操持的居然是一直不肯回来的大夫人,大夫人啊,她可不给我三分薄面,三言两句就打发了我,每次说李长官身体不适,不想见人。”

    见李慕豪不言语,他凑近些,“李长官身体再不适,难道还不肯见见我们这些老臣?”

    李慕豪突然转身过来,差点撞到黄瑞金,可他也不避开,直直发问,“黄长官一直在政法部,想不想更进一步?”

    黄瑞金退后一步,脸上似笑非笑,“你还年轻,到了我这个年龄就想明白了,人老了就要识相,做官做到什么是顶,不如及时行乐。”

    “黄长官这话,就算我父亲的棺材板答应,李慕诚他答应吗?”

    “你说什么?谁的棺材……”

    黄瑞金一脸震惊,“不可能!那个女演员我绑回来逼问过,她透露过那边一切安好!”

    李慕豪言语肯定,阴鸷冷漠,“早死了,大夫人李慕诚母子一直隐瞒至今!我母亲千方百计,昨夜才探明消息!”

    今天李慕诚在楼里办公,引得楼里上上下下各个部门的人纷纷侧目。

    因为他不是独身一人,随行的还有位年轻小姐。

    一张办公桌上,李慕诚在那头认真批注文件,田心在这头翻看杂志,不一会儿她实在憋不住,拿手挡着脸一侧,去问李慕诚,“你们办公楼来来往往的人怎么这么多?”

    李慕诚抬头看去,窗外走廊上假意交谈实则偷眼来瞧的人一窝蜂散的散,躲的躲,过了一会儿才清净下来。

    李慕诚笑,“不是,是因为我这里有位身姿风流,长得好看的小仙女。”

    田心,“要不然我还是回去,这样也打扰到你工作。”

    “不必,这么难得的机会,我想表现表现。”

    “表现什么?”

    “不是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吗,你现在有没有感同身受?”

    李慕诚一瞬不瞬的看向她,他端正的坐姿,拿笔的姿势,嚼着笑的样子,像是温和的学长,在亲切的询问她无关紧要的话。

    田心把杂志挪到脸的这一侧,想要遮挡他灼热的目光,转而忍俊不禁,干脆躲在杂志后偷笑,她也并不看他,调笑的语气回道,“帅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像洋葱一样有层次有内涵才行。”

    李慕诚大言不惭,“我就是洋葱,如果你愿意一层层剥开我的心,就会发现我更帅。”

    办公之后,两人打算吃过便饭去医院,走出办公室门,李慕诚伸出胳膊,田心会意的上前挽住,她今天穿着一袭长裙,更是婀娜多姿,引人注目。

    李直留在医院看护田华,这时跟随李慕诚的是刚从大夫人那里调回来的李莞,李莞长眉细眼厚唇,虽是女儿身却巾帼不让须眉,同样是李慕诚得力手下。

    此时李莞只不动声色跟随着,到了医院,田心跟李慕诚进了病房,李直随后出来,他一见李莞,惊奇的张大嘴巴,“你……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李莞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站在门口像一支标杆,李直凑过去偷偷问,“那边的事都结束了?所以你才回来的吧?”

    李莞像是才看到他,“有人办事不利妄揣主心,不适合再待在长官身边,我是来顶替他的。”

    李直揉揉鼻子,“你懂什么,你还是个女人呢,你是不知道……”

    李直像是找到同道中人,一股脑把前段时间的事全盘托出,指望在李莞这里得到认同。哪知李莞皱着眉打断他,“胡闹!”

    李直,“……”

    李莞说:“以你的说法,那田小姐聪慧胆大,应该是极为有主意的人,如果我们长官是普通人,二人也能凑成一段佳话。可他是上位者,更需要一段有助于巩固地位的婚姻,到时候田小姐能甘于人下去做二姨太?长官又是怎样的为难!”

    李直听她话里有话,低声询问,“是不是大夫人那边给相中了人?”

    李莞皱眉并不透露,只说,“你一早就不该把田小姐安顿在府里。”

    李直心虚的反驳,“那,那也没什么吧,田小姐跟长官现在只不过做戏……”

    李莞朝门上的玻璃窗看去,那二人男糙女娇,目光无意间交汇之时,她都能感受到那电光石火的惊心动魄,她说,“你觉得他们是在演戏吗,恐怕是彼此动心只差戳破那层窗户纸。”

    从医院出来,李慕诚亲自把田心送进车里,才又坐进去,李莞驱车往李府的方向行驶,李慕诚不经意的令她改道,说:“去尼古寺。”

    田心眨眨眼,“尼姑寺?”

    李慕诚笑,“古人的古,非尼姑的姑。是我们这里最耀眼的寺庙,传说佛祖亲自开光,寺里的释迦牟尼佛像有四尺高,身上贴满了金箔,有传闻只要把金箔贴在佛像上,佛祖就会保佑你。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过去看看。”

    如果是李直,必然立马提醒长官,那佛像只能男人去贴金箔,女人只能在厅外拜拜。

    李莞能沉得住气,一路上除了必要的话,几乎不曾开口,汽车经过农贸市场的时候,李慕诚让李莞停车,下车买套男装来。

    李莞不仅拿回来了男装,还不知在哪儿找了顶假短发头套。

    田心疑惑的看向李慕诚,李慕诚给她安抚的眼神,农贸市场附近在修路,路不是太好走,看着外面尘土飞扬,李慕诚说道:“等这里的路都修好了,就会像你国家的城市一样干净美丽,到时候无数旅客会来到这里,会来看我们的寺庙,教堂,独一无二的风景,很多年后人们再说起这里,不会只有赌场和吃野生动物。”

    这话不仅让李莞动容,也一瞬间击中田心内心,她不自禁抓住他手,轻轻说:“我的国家也是经历多少磨难,多少代有作为有理想的伟人共同努力建设了现在平安富足自由的国家。我们的领导提出不忘初心,因为不忘初心,才能在找到正确路线后,做到长期坚持永不动摇,你是做大事的人,你有这样的决心,就一定会做到最好。”

    在她惊觉她动作亲昵,想要把手收回的时候,李慕诚抓住了她手,嘴角嚼着笑,“那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看到那天?”

    在这狭窄又相对封闭空间里,在他神情注视下,不止田心心跳如雷面红耳赤,严肃的李莞都微微脸红,她心里叹息,爱情是最强壮的铠甲,也是最脆弱的软肋,那些甜言蜜语,何曾听李慕诚对其他女子诉说过。

    见田心羞的无地自容,李慕诚松开了她手,听她低低控诉,“果然,我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