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36陪我隐居吧

36陪我隐居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月色清冷,透过顶层套房的落地玻璃,整个城市的灯火繁华刚好可以被踩在脚下。侧窗开了一条缝,吹进的强风将乳白色的厚缎窗帘高高卷起,秦贞打了个激灵,侧身感受到的冷风和穆驰温暖的胸膛形成反差,加上突然脱力后药效强盛的虚弱,眼前的景象尤其让他感觉高处不胜寒的萧条。

    “妈的。”这帮孙子。秦贞眼睛通红地啐了一口,扯着穆驰衣服的指节都用力得发白,一**难耐的**像沼泽一样将他的意识向下拉扯。他从小就做着双料间谍,尔虞我诈的把式见得比谁都多,像今天这回实打实地中招,在秦大倌人这里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大概这蒙汗药事业发展了千年,古今自有大大的不同,秦贞用那稀薄的意识把整个过程捋顺一边,恼怒地还是没发现破绽在何处。

    更何况他本着意让穆驰置身事外,早早把他支得远远的。谁料自己倒被反噬一口。今天若不是穆驰出手这一招漂亮的相救,秦大倌人倒先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丢脸丢大发了。

    “秦贞,”穆驰压着声音,直视着秦贞的那双眼睛黑得像是丛林里的野兽。他费了一点劲才把软成一滩水的秦贞从身上拉下来,两只手扶着他肩膀防止他滑到地上,

    “醒醒。你现在还不能倒,再给我撑一会。”

    “嗯?”秦贞发出一声十分粘腻的鼻音,吊着一双凤眼扫了一眼穆驰,显然脑子已经不太清楚。他脸上不正常的绯红已经烧到了白皙的胸前,细瘦修长的双手把穆驰脖子上都抓出了红痕。秦贞喘着气,头撑着穆驰的肩膀断续道,

    “相公,我想要。”

    “秦贞……”穆驰刚抬手拍拍秦贞的脸颊,想要把他唤醒,右耳的耳机里突然传来哗啦哗啦的调频声,一个声音急迫地说,

    “目标的支援到达49层a翼2号走廊中段,还有2分30秒可以用来撤退。”穆驰眸子一沉,抬起右手轻叩了两下无线耳机表示了解。

    无线电里沉寂下来,穆驰捏紧拳头环视四周,带走秦贞一个人好说,但眼下晕着的浅葱学园长是这回的主要目的,必须要带回去撬开嘴巴。秦贞的喘息越来越难受,鼻尖和脖颈开始冒出薄汗,他眼睛里的迷茫和清明交替来回,显然也在做着殊死挣扎。

    “穆驰,怎么走?”

    “窗子。”

    “不管怎么样,快让我醒过来。”

    秦贞此言一出,穆驰也正好下定决心,长手一捞便把秦贞横抱起来,三两步冲进浴室,把花洒温度调至全冷,就这么冲着他兜头浇下。

    他本来浑身就未着寸缕,眼见得冰冷入骨的水所到之处就冰的泛白,像是争夺领地似的,自上而下地一寸寸把他身上不正常的红晕逼下去。秦贞一时间也不答话,一手扶墙闭着眼睛打冷战,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水珠,也颤得厉害。

    “怎么样?”

    “行了,咱们走。”过了半分钟,穆驰觉得跟半个世纪那么长,秦贞却突然猛地睁开眼,抹了把脸就利索地从水里走出来,他嘴唇冻得青紫,眼睛里却恢复了明亮的清明。

    “你行么?”穆驰赶紧拿浴袍把这人裹到怀里,动作间抹了一把腰身美臀,果然瘦了不少,顿时心疼得厉害。

    秦贞甩了甩乌亮头发上的水珠,挑着眼斜睨了回穆驰,竟又带上了点那标志性天王老子都不怕的笑意,

    “怕我半路撑不住又浪起来了么?我也怕,不然咱还是上个双保险。”

    穆驰一向自恃反应敏捷,但居然没防下这么一着。电光火石见,秦贞从穆驰腰间抽出短匕首“嗞啦”一声,往左手上就是深深一道,浓红的血呼地争相涌出来。

    “你他妈……”穆驰惊得目眦欲裂,劈手就把匕首夺下来,紧接着条件反射就冲着秦贞右脸一拳,“你他妈这时候还胡闹!”

    这拳打得不轻,秦贞脑子都有点嗡嗡地疼,他转过头啐了一口血,抬眼看着穆驰用最快速度给自己止血包扎,笑喘着气道,

    “疼。”

    “你他妈脑子有病。”

    “醒了。”秦贞笑眯眯抽回绑好的手,又开阖几下,制造了点新的疼痛刺激脑神经,疼痛给他带来一波一波冰冷的清醒。随着意识的回流,他的行动力也渐渐回来,用最快速度穿好衣服。他这人如同衣服架子,连简单的酒店深蓝色两件套睡衣都被他穿出一点倜傥味道。

    他和穆驰对视了两秒,两个人似乎都有种默契。他很想问穆驰是怎么找过来,又是怎么破坏一众保镖防御,找到自己的。他也知道穆驰很想问自己为什么不告而别,浅葱是个什么角色,现在他究竟在计划着什么。然而两个人谁也没问什么,默契地分头收拾现场捆绑浅葱。

    “混蛋的救兵过来还有多久?”

    “30秒。”

    “秒是个什么玩意?”

    “秒就是……”

    不用穆驰继续解释了,秦贞已经听见了走廊里巡查的脚步声。那大约是二三十个汉子,并非训练有素,而显然是没什么专业素养的暴徒,并不会着意掩藏自己的脚步。这群人大概对套房内的状况并不知情,已然调笑打屁地朝这里进发,毫不掩饰的饱嗝夹杂着粗俗的笑声——

    “老大应该把那小鸭子干得挺爽吧!”

    “看那张脸,就知道下面紧得不行。哎呦,老子也他妈想尝尝味儿。”

    “你特么还是滚回去干你家老娘们吧。”

    “滚蛋!那小孩儿不是浅葱那大王八的相好么?现在还不得是在咱老大身子底下浪丨叫。这他妈想起来就叫人神清气爽。”

    怕就怕的是这个,秦贞和穆驰紧张地一对视,两人的鼻尖都有些冒汗。房间都已收拾停当,抹去了打斗的痕迹。浅葱晕过去的手下们也已藏在柜子里,一时半会不会被触发。然而这群人显然是套房外面地板上拱着的老男人的手下,这场黑吃黑的战役里,他们还是第三方。

    “老大!”那群汉子发现门被反锁,里面又有自家老大的闷叫,顿感不对,直接上脚踹门。

    “嘭!”的一声巨响,为首一个汉子身高至少185公分,壮得像头牛似的身子包裹在纯黑色的西装里,头顶几根黄毛还十分嚣张地支楞着。这兄弟显然十分忠心,感觉不对盘之后眼睛都急得烧红,攻城石柱似的就往里冲,

    “谁他妈敢动老大老子削了他!”

    豪气冲天的怒吼只换来一间空空荡荡的屋子。外间里衣衫一件件地散落进里屋,黄毛一怔,这种**的气氛好像又不大对劲。

    跟在后面的瘦猴抖抖索索地探出个头,两支贼亮的眼睛轱辘一转,“哥,咱不会是坏了老大的好事吧?”

    黄毛摆摆手示意他别吵,恐惧地咽了口吐沫,难得压着步子缓缓走进里屋。

    “老……老大?”这个场面异常平和,然而却让这几个汉子倒抽一口冷气。

    “那小鸭子呢?”瘦猴哑着嗓子问,他感觉汗毛倒竖,脸都有些僵。

    绑架秦贞的肥胖老男人被扒得精光,呈大字型被放在大床的中央,丑陋而发黑的下丨体软塌塌地朝着门的方向展露着。他脸扭向一侧,了无生气,仿佛刚刚他们在门外听见的闷叫都是幻听。

    与此同时,这个套间里的其他陈设整洁得诡异。门窗都紧紧地从里面锁着,乳白色的窗帘生了根似的定立在满面玻璃的灯火与星光之中。

    **

    从顶层垂下的特制金属绳索,用肉眼远看几乎完全不能察觉。穆驰的背上绑着昏迷的浅葱,攀在下面,而衣着单薄的秦贞露着白生生的手臂脚脖子,正爬在上面。两人手脚上都有特制的套子,通电过后会产生磁极,可以牢牢地吸附在绳索和墙体上。高层剧烈的风里,穆驰几乎向上吼叫着,

    “秦贞,你撑得住吗?我们要这么爬到30层!”

    秦贞屁股一摆,向下露出个头,眯着眼脆生生地一笑,“我掉下去你接着么?”

    “你他妈给老子抓好,”秦贞那后半句话被烈风吹跑到夜空里了,穆驰想也没想就张口接到,“掉下来也先砸我头上。”

    秦贞把头正过来,鼻尖在手臂内侧一蹭,哼哼地偷笑了几声,心里莫名的就有点猫爪抓挠似的痒。丝丝地抽着,可是舒坦。他往下看,城市的道路红通通黄艳艳地亮着,星罗棋布,却像死亡一样空洞地长着大口。他不怕死,死了几回了,几辈子都攒着劲,看着十分热闹的一人,其实总在一个人扛着。外热内冷,没依靠过谁,也没信任过谁。

    可是这一刻,在这陌生世界上空危险晃荡着的这一刻,他却由衷地感觉踏实,舒坦,高兴。

    “穆驰。”他朝下嚎了一嗓子,不为什么,就想叫着玩。

    “怎么了?”回应的声音却十分紧张,像是怕他哪里出了问题。弄得秦贞只得没话找话。

    “你干嘛还回来找我?”

    “……卖煎饼。”高楼间实在太冷,风又太大,秦贞愣愣地似乎只听见了这几个字。

    “什么?”

    “快给我往下爬!”

    眼前又有点发虚,不过绳子勒着手上的伤口,那一**直击胸口的痛又能把他唤醒。秦贞觉得自己他妈的一定是幻听了。那时候快要穿越回现代,似乎是有人曾经和自己约定过“如果这回不死,就陪着你去卖煎饼”。可是——

    约定什么的,从来都是喂狗吃的吧。不过能把这种蠢话记到现在的人一定也是蠢货。

    然而一旦这种期待在心头涌起来了,就很难压制。秦贞接下来的爬行过程都有点恍神,心里两股力量拉扯来回,恨不得就要狠狠扇自己两巴掌,来杜绝自己万一会错意的落差。

    “你在愣什么神?难道要这么爬去地下室?”穆驰皱着眉头站在30楼的阳台里,拦腰把秦贞捞进来,又狠狠压在怀里包住,“冷不冷?”

    “唔……嗯。”

    穆驰的鼻子在秦贞颈窝里流连蹭动,温暖的大手顺着他的脊骨腰线确认似的抚摸,全然不带情丨欲地。秦贞略一恍神,似乎终其几世,也还没被人如此珍重信任地对待过,以至于颇有些别扭。

    “我说相公……唔,”秦贞刚想换上笑脸开始插科打诨,却被穆驰的吻堵住了嘴。秦贞瞳孔猛地紧缩,笑意全散成了惨白。

    高空的夜风十分冷,然而穆驰的唇却烫得灼人。他唇间浓烈的烟草味道和强势的男性气息简直有些呛人,让秦贞忍不住张口吞咽。穆驰从一开始迷醉似的吸吮下唇,到后来扫荡似的攻城略地,两个人交缠得几乎忘记呼吸是怎么回事。

    “你……”秦贞犹自大口喘着气,眼角有些魅惑地发着红,“你要把我的火又撩起来了。”

    “我负责,”穆驰把脸深深地埋在秦贞的颈间,当他的唇碰到那里的肌肤时,秦贞又忍不住一次战栗,“不许再这样乱跑了。”

    穆驰难得用这样严肃的语气别扭地说道,秦贞看到这人耳朵都有些胀红,“说好的一起卖煎饼。等我陪你干完这一票,你就陪我回老家隐居吧。”

    “欸?”

    “再不许反悔了。”穆驰鸵鸟似的哼完这一句,在秦贞颈侧狠狠地咬上一口。

    秦贞抬起一只手愣愣地抚上穆驰的后背,那张弛有力的肌肉纹理几乎不真实地在手心跳动着。

    “嗯。”秦贞嘶哑地回了一个字,梦游似的几乎心如擂鼓。

    “咳咳,那个。”身侧的玻璃阳台门吱扭一声推开,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来,“你们站在外面干嘛?”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读者】

    单手^_^口袋*节操帝王玄殿l小黄瓜紫色风铃苏凉凡将将计就计哦哦 nc小孩最爱重口味!!路人羽毛恶魔的微笑永远永远戳亮眼

    【今日段子】

    矮油总受班里唯二两个汉纸乃们真是够了!(捂眼睛)好嘛,汉纸a汉纸b妹纸1妹纸2总受,我们五人是同班好友,一起建了个微信群。正值开学时候,总受和妹纸们又被他们戳瞎眼睛了嘤嘤:

    [汉纸a]你拖鞋霉了,我帮你丢了。(ab两人单独一间寝室,开学a在收寝室,b没回来)

    [汉纸b]棉拖?丢了丢了。你等我回来,我还晚点,这边鬼事贼**烦。

    [汉纸a]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被子也霉了。我帮你洗了,放在你床板上了。你床板我帮你擦了。

    [汉纸b]卧槽?!我记得我放了干燥剂。

    [汉纸a]你桌上的王老吉是我从家里带的可以喝。

    (第2日)

    [b]狗你又不上课

    [a]反正都是眼子

    [b]是副院长的课喂!

    [a]明早看心情吧,我不在就帮我随便扯个理由。

    [b]你求我啊

    [a]→_→,乖,么么哒

    [妹纸1]你们慢慢**

    [妹纸2]狗男男你们滚粗

    [总受](呆脸)欸?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