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32重杀回学园

32重杀回学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此夜里月影也黑,吴杰槽医院的后花园里也几乎黑不见指。白天里优雅荫郁的园木,现在全化为黑黢黢的影子,在残月的光线下显得有些可怖。

    “嗷!”秦贞身后一阵痛叫,又是噗通一声钝响。显然魏迟绊到什么,然后重重地扑倒在地。

    “怎么了?”秦贞无奈地返回来,拉着一只胳膊把他拽起来,“这不还没到过年么,你这熊孩子忙着磕什么头啊这是?”

    魏迟泪眼盈盈地抹了一把鼻头,

    “我夜盲。”

    “你真是攻?”

    “啥?”

    “小生还真没见过这么弱的攻,涨姿势了。你媳妇呢?这么些天没见着他啊。”

    “他在外求学辛苦,别说你了,连我都一个月没见着他了。”

    秦贞一脸“这熊孩子真不争气”的表情,摇摇头,

    “古圣先贤说的好,普洱越放越香,菊花越放越痒。你把你媳妇菊花晾着一个月,你觉得能有什么后果?”

    “他能不要我了。”魏迟水灵灵的双眼顿时又溢满了泪水。

    “确实。”

    “那怎么办?”

    “跟我混啊。你当这一声老大是白叫的么?”秦贞见这人真的两眼一抹黑,比瞎子还瞎子,这么逃亡起来真心没用。干脆将人往肩上一抗,迈步就走。

    “啊啊啊啊大侠!”魏迟猛地被拎起来,吓掉了半条命有余,在秦贞肩膀上张牙舞爪哭天抢地,“您您您到底什么来路啊!”

    “小生姓秦,单名一个贞字。京城青月楼鼎鼎大名第一倌,**抵百两,菊花值千金。”秦贞抬手拍拍他屁股,

    “别乱叫唤,你看你这不是学艺找对了师父么?”

    “原来是穿越过来的,”魏迟点点头,突然觉得有啥不对,“欸?!你你你是穿越过来的啊?!”

    “嗯。”秦贞淡定点点头,“小生就是你们口中的古人。”

    “可你不是受么?我能跟你学啥啊?”

    “那你想学啥?”

    “我想学——”魏迟虽然看不见,而且头倒着向下颇为充血,可此时愣是从充满渴望的心中射出一道希望之光,

    “我想学如何一夜七次金枪不倒,让我媳妇□欲死欲仙,从此重新过上性福美满的生活。”

    “那你去买xx可牌壮阳药不就行了么?”秦贞撇头一啧。这些天在病房电视里,他愣是把这几句广告词听了八百遍,听得耳朵出茧,反射性地想吐,

    “怪不得这么不上道,你这思路不对。”

    “那我应该——”

    难得魏迟摆正心态,虚心求教,然而这边话音未落,却只听围墙附近有轻微的树枝断裂声“啪啦”一响。

    “嘘!”秦贞猛地一拍魏迟屁股,示意他闭嘴,无声地飞身躲上一个凉亭房檐,凝神谛听。树枝断裂的微弱声响在静谧的夜中被无限放大,魏迟本就胆小,这时只觉得断枝声和自己轰隆的心跳,简直震耳欲聋。然而眼睛看不分明,这种恐惧感又因未知而放大了几分,使他只得用力抓住秦贞衣襟。

    “你说这么晚能有什么事啊?犯得着突然拉警报么?老子差点裤子没提就被警备长踢出来。”

    原来树枝断裂的来源是两人的脚步。听声音这是被突然召集而来的警卫,秦贞还不熟悉现代武器,穆驰又不在附近,他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鬼知道,”另个一粗声粗气的大汉也不敢大声说话,然而声音里显然满是怨气,“医院围墙这么长,这样分配人力也特么没用啊。真要是有人从这突围,碰上专业的,就凭咱哥两个怎么能拦得住?!小命不搭进去不错了。”

    “而且究竟该从里防还是从外防?头儿说了么?”

    “说个屁。守着就得了,”大汉鼻息重重地哼了一声,“反正看人力分配就知道了,咱这不是重点防范部分。西面小门那边有警备长带着真家伙和二十来个人守着呢。咱这边外面就是悬崖,天然屏障,谁会傻到从这走啊。”

    魏迟听得腿一软,差点从屋檐上滑下去。

    “得,哥们,有你这句话咱就放心了。咱也就坐这好赖守到点钟一到,然后回去补觉是正经。”

    秦贞倒是意料之中地一笑。

    他抬手拍拍魏迟屁股,轻手轻脚把他从肩上取下来放在屋檐上。“啪啪”封住他面上和肋下两处穴道,魏迟先是觉得嗅觉渐渐离自己而去,渐而便有些呼吸不畅。

    秦贞从牛仔裤后袋里取出两片指甲大的黑片,然后用这些天刚学会的打火机嗤地点燃,趁墙下两人不备,弹指射至他二人脚下的空地处。

    这黑片毫不起眼,燃着后甚至没有火星,只是幽幽地散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深蓝色淡烟。那两个警卫带着夜视镜,视野内一片荧光色的清晰。然而这蓝烟渐渐扩散开来,不多时就将二人包笼起来。

    “老大,你——”魏迟不舒服地一哼,却被秦贞捂住口鼻。

    “嘘,等等。”

    秦贞收起插科打诨的神态,双眼警醒如同鹰眼,掐着时间看着那两个警卫“噗通”一声重重倒地。微风吹得树林哗啦轻摇一阵,此番过后,院内再无声响。

    “好了!”

    秦贞这才仿佛松了一口气,直起身子来拎着魏迟轻身一跃,准准落在围墙电网之外。他又将魏迟靠在墙边,“啪啪”帮他解开穴道,

    “得了得了,”秦贞笑得腰都直不起来,“瞧你吓得怂样。起来,走了!”

    魏迟小脸吓得更煞白了,果真很怂地答道,

    “我我我看不见!而且他们不是说外面是悬崖么?!”

    秦贞一脸“服了你了”的表情,从兜里拿出一个军用小手电,打开塞在魏迟手里,

    “这样行了么?”

    “欸?”魏迟结果手电揉揉脸,眼睛眨眨,顿时一乐,“行了。老大,你居然会用手电。好高级的古人啊!这手电哪来的?”

    “网购。”

    魏迟顿时震惊了,“你你你……”

    “小生就不能学习新技术么?”秦贞傲然鼻子一挑,大手一挥,袅袅婷婷就要往前走,却被魏迟一把拉出t恤后襟,

    “老老老大!这这这是悬崖啊!”

    “这孩子怎么还结巴了呢。”秦贞略有些不耐烦,指指悬崖边一脚宽的一条小路,“这不是路么?”

    魏迟刚有点血色的小脸又白了,上齿磕上下唇,愣是一句话也讲不出,“……”

    “小生都不想说你是受了,”秦贞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敢情你这是颗铁铮铮的妹子心吧。小生带你出来本来是想让你带个路,看来也不用指望了。那你在这呆着吧。咱后会无期,好聚好散。乖。”

    “别……”

    半小时后。

    “老大,您真是好人。”魏迟一副被彻底征服了的表情,被秦贞扔在了路边。脚刚一沾地就恨不得狗腿子状地给他跪下,

    “您要真把我放那,我可就没命了。”

    秦贞哼了一声,也没答话,伸手拍拍衣角。他一身轻功卓然,扛着一人倒是不累,只觉得这人太胆小,得好好吓吓。他抬头打量这大概已是大路,平整宽阔的深黑色柏油高速公路宛若通途,然而这似乎是郊外,过往车辆并不太多。这条公路沿山蜿蜒,他们身侧是郁郁葱葱的山林,公路那侧还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虽然这是晚上,但公路上路灯通亮,宛如白昼。

    “xxoo学园,你知道怎么去么?”

    “嗯,”魏迟终于恢复了常态,感受到自己现代人的常识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远了点,不过现在这么晚了,这地方不太好等公交,我们打的士去吧。”

    “行。”秦贞明显一脸没听懂地大手一挥,笑眯眯地说,“总之能把小生带去了就行。”

    魏迟呆了一阵,张口问,

    “老大,你有钱么?”

    秦贞摇摇头,“没有。不然带你干嘛?”

    魏迟一脸苦逼,从口袋里左翻右翻掏出来凑了一百块钱,塞到秦贞手里,

    “我出来身上没带多少现金,只有这么多了。”

    秦贞转身抬脚就走。魏迟赶快拉住他,

    “老老老老老大,别生气。这点钱估计能打车做到市内,过后我再给你取。”

    **

    xxoo学园。

    这学园占地面积非常之大,后墙一直延伸到半山腰。秦贞让司机把的士停在附近几条街,和魏迟一起步行走近围墙。这围墙之外的一条小路虽然整洁,却鲜有人经过,淡黄色的路灯明晃晃的,几个摄像头在高墙之上灵敏地转动。

    秦贞似乎已经轻车熟路,躲在阴影处,“噗噗”数声弹指将几个墨袋分别弹向那处。墨袋十分精准,在刚刚触到摄像头的瞬间就发散开来,紧紧包住设备前端。学园围墙这处虽然依旧防守严密,然而相较起来已是警备最为松散的一处。而摄像头的位置,也是在秦贞与穆驰计划之时,穆驰反复与秦贞讲解过的。

    “老大,刚刚碰到你的时候我只当你是人参导师,”魏迟瞪着眼睛严肃地看着秦贞,“这一路跟下来才发现你是真人才啊!”

    “嘿嘿,哪能啊,”秦贞咧嘴一笑,从阴影里站起身来,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雕虫小技熟能生巧罢了。而且你还没见过小生真正的专业领域呢。”

    魏迟也忙不迭地跟着站起来,亦步亦趋地跟上,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进去?爬墙?”

    秦贞扭头风情万种地一笑,抬手拎起魏迟的后领纵身一跳,点脚越过高墙,又轻盈地落在墙内柔软的草坪上。这地方刚好在高墙的黑影之下,有一人似乎在那里等待已久。然而周身隐在黑影之中,看不清面目。

    “秦贞,你终于回来了。”

    那声音实在别扭到十分,生硬得仿佛一点也不愿见到刚来的两人。然而语气中却有一点无法掩饰的兴奋。

    “哟,”秦贞嘴角一勾,两手往胸前一抱,斜睨着眼睛盯着那人,然而眸子里全是笑意,

    “见着主子回来了,不高兴么?你这小兔崽子。”

    “哼,转回来又祸害这个世界,有什么好处!”

    白连花脸的永福照旧是一脸刚毅的表情,老大不情愿地从阴影里走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读者】

    读者大人:路人甲上卿慕言墨鸩水寒青藤欠我江山,你总要奉还坤雅^^ 妞,大爷给你笑一个!~ 苏凉凡 莫尔水泠帝圣撸主你个磨人的小妖精漫天飞舞以往会走路的bug 羽毛羽毛13368596

    谢谢大人们的窥屏,窝今天会集中回复大家的啦,总受不是很多时间用电脑,所以已经好久没刷后台了(笑),然而隔段时间会来窥屏。所以读者大人们的留评窝基本上都会第一时间看到哦,然而可能回复会有滞后。鞠躬)请读者大人们见谅啦wwwww

    窝会趁一有空就上来认真回复大家的。因为大家的评论不论是短是长,是讨论剧情还是提出意见,总受都觉得很感动(抹泪)。总受爱每个读者,也非常重视读者大人们的感受哦╭(╯3╰)╮

    【今日段子】

    哈哈哈这是总受自己遇到的段子。

    话说昨天陪着外婆一起看电视,外婆在看“红歌会”。到有一个两两pk赛的时候,选手要抽签决定pk的对手。这时候已经抽完了签,还没有公布结果,主持人把一个人美歌甜的姑娘先拉出来问:

    主持人:[这位美女,你希望等一下抽到的是和谁pk呢?]

    美女:[我希望能够抽到民歌选手pk。]

    现在场上还有1号,和最后一号,两个男生是民歌选手。1号长得非常帅,末号就一般的样子。

    主持人:[啊,那现在还有一头一尾两位男选手是民歌选手啊。(调戏地)那美女你其实是希望和1号选手组对吧?他很帅哦!]

    美女:[(非常娇羞地以手捂嘴,侧脸笑着点点头)]

    主持人:[那好我们现在看看结果,大家亮牌。]

    美女的表情顿时僵了。1号和末号将相同的“b”号牌举在胸前,越过人群相视一笑。

    然后越过美女——

    走到一起——

    友好地——

    抱住了——

    住了——

    了——

    #23333因为外婆还在旁边的原因,我简直憋笑憋到内伤2333333#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