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31采菊东篱下

31采菊东篱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喂喂喂喂喂喂男神你要做什么?!”

    副驾驶座被“嘭”地一声放倒,尹乐重心不稳,嗷地大叫一声,就跌落下去,脑袋撞到后椅还弹起来几分。尹乐手脚往里一缩,抖抖索索地捂脸看着夏宇。

    “做什么?当然是**做的事了。”

    夏宇长手长脚,此时已经从驾驶座一步跨坐过来,一手撑着椅边,低头将尹乐箍在身下,不得动弹。他眼睛里都是琢磨不定的神情,脖子倒是挑着,另一手十分潇洒地开始解领带。

    “不不不男神,”尹乐脑袋往挡风玻璃处一探,傻笑着抬起一指弱弱地提示道,

    “话说我们是要去医院,见秦贞来着——唔——”

    夏宇强有力的舌丨头侵略性地撬开尹乐的牙齿,似乎要顶丨到丨最丨深似的将他从头到尾刺丨穿。有技巧的舌丨头挑丨逗着尹乐的,一丨浅丨一丨深地引导它,从迟缓笨拙的回应,变成有些忘我的痴缠。他的舌丨尖依次安丨抚过尹乐叫嚣着的舌丨底和牙床,偶尔退出来紧紧地吸丨吮他软而韧的唇丨瓣。如同雄兽要在地盘中留下印记般,狠狠地昭示着自己傲然的存在。

    “嗯”尹乐无谓的反抗,在这番迅猛的攻城略地之中显得明显气力不足。氧气渐渐地离他的大脑而去,意识渐渐地离他的身体而去。在眼前简直整片的朦胧黑暗当中,触感反倒变得极为敏锐。

    据说人触觉最敏丨感的部位是嘴丨唇,其次是指尖。这才有了接丨吻和牵手的存在。

    他口丨中夏宇舌丨尖的形状和力度都仿佛清晰可见,霸道地径直碾压着他最敏丨感而羞赧的角落。他如同溺水,如同坠楼,如同电击,快丨感袭来几乎如同死亡。在不能思考的纠缠当中,尹乐也不由自主地将舌丨头探出来,笨拙地去探寻夏宇口中的空间。而这样的尝试大概被对方视作热情的回应,反倒引来了新一波的攻击。

    一个男人沉溺于和另一个男人接丨吻,这种事情不论是在漫画中还是现实中都太过奇怪。然而一来二去,夏宇技丨巧高超,甚至比他自己还要清楚他全身的敏丨感丨处所在。他被这一吻丨吻得七晕八素,浑身都翻腾起岩浆似的血液。

    这个吻仿佛长达一个世纪。

    “你没事吧?”

    夏宇气息不稳地放开尹乐,两人的唇丨瓣之间拉扯出一道晶莹的银丝。他刚想继续动作,然而身下仰躺着的那人却明显不大对劲。尹乐脸上红得简直有些病态,额头上都渗出细密的汗珠,此时除了像刚从水里捞上岸那样大口呼吸,眼神都似乎没有焦距。

    “缺缺氧。”

    尹乐拿小臂挡住眼睛,侧着头犹自大口呼吸。修长而白皙的脖颈因为情动,此刻都有些诱人得泛红。

    “你不会用鼻子呼吸么?”

    “嗯?”尹乐抬手露出一只眼睛,浑身软得像一滩泥,依旧气若游丝着,“我忘了。”

    “笨蛋。”

    夏宇继续俯下身去,

    “欸,男神,我们不是要去——”

    “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技巧?”

    “欸?”

    “和我h的时候提到别的男人,”夏宇一手探入尹乐松垮的休闲裤当中,握住已经有些半抬头的,舌丨尖一路摸索到尹乐胸丨前,报复性地一咬,那人果然情动地一哼,

    “看来是我还不够卖力。”

    “不不是啊男男神,唔,为为什么非得是现在?”尹乐难受得浑身都紧绷成一个弧度,然而胸腰不自觉地微微前挺,似乎渴丨求着更多抚丨慰。可脑海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大概还没崩断,

    “现在我们赶时间吧?”

    “不赶。”

    “而且而且被人看到的话怎么办。”

    “没人。”

    “万一一有呢?”

    “我们有多少天没有做了?”

    “欸?”尹乐一怔,低头看见夏宇依旧在自己身上埋首耕耘。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知道男神现在很不开心,

    “不——嗷呜你在丨舔丨哪丨里啊——不知道啊嗯,很久?”

    “五天零十三个小时。”

    “是是么?”喂男神你脑子里全是精丨虫构成的吧,“呵呵呵可是你不是还有去上课和工作么?应该——应该总不至于欲丨求丨不丨满吧。”

    夏宇凑到尹乐耳边,一边准确地捉住尹乐的右手,

    “喂。”

    “嗯?”尹乐感到男神的鼻息都喷到他耳畔,发痒地缩了缩。而一直照顾着他某处的手突然放开,到让他有了一种空丨虚的触感。下身反倒不安分地蹭着扭动两下。

    “不要用那么委屈的语气,我会觉得你在诱丨惑我。”

    尹乐感到有坚丨硬的东西刺丨人地抵着自己小丨腹,夏宇果断地捉着尹乐的手探进自己的上衣。光滑而有弹性的鼓胀胸肌上,有着薄薄一层汗。

    又是这个动作,像是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那样。夏宇仿佛特别偏爱用这种方式证实自己的存在。

    稳健而密集的深沉心跳顺着尹乐的指尖烧灼过来,指尖的触感敏感得如同精密仪器,指针一下从零刷地摇到破表。

    还未及反应,夏宇用另一只手托着尹乐的脖子,把他的头托起来,凑到自己心脏的位置。这回是更为敏感的嘴唇触碰到那块湿润的皮肤。大概是因为离得更近,剧烈的跳动更为明朗地传送到尹乐的大脑。

    “咸的。”

    尹乐呆呆的。像是受了蛊惑一般舔丨了丨舔刚刚碰到那块肌肤的嘴丨唇。刚刚他敏丨感的下唇还不小心扫过夏宇胸前那粒东西,浅蜜色肌肉上暗红色的一颗,小小的,现在正在他嘴角边。出于某种他自己也没来得及思考的原因,肌肉自动反应——

    一张口。

    他含丨住了那粒总在来回扫动着自己脸颊的颗粒。

    夏宇的身体猛地一僵。

    明明自己是男人,然而那处却像娘们似的敏感。被尹乐含丨在湿润的口丨腔里,而且他的舌丨头还在无意识地来回蹭动,夏宇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向下烧灼而去,在小腹以下鼓胀着急待喷涌的出口。

    “尹乐。”夏宇的声音有些难耐的嘶哑。

    “嗯?”尹乐含混地哼了一声,口中沾着汗液的那层剥落,现在那粒由咸至淡,已经如同美味得令人不可自拔。朦胧的意识间,他似乎想到这是男神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我现在看到别人,完全没有做的兴致。”

    “是么?”

    “这周完全没有和别人做。”

    “所以?”

    “看到你才会硬。”

    单人的座椅凶险地吱扭一响,暧昧的空气在狭窄的车厢内升温。夏宇将尹乐抱起来往上放了一点,将他的裤子尽数解下,尹乐的粉嫩的那支弹跳出来。

    夏宇张口含丨住了它。

    =============我是一只小河蟹呀,咿呀咿呀哟=============

    两人汗津津地躺在车里。

    夏宇仰躺在后座上,尹乐伏在他胸口。经常运动的深色皮肤和白斩鸡似的躯体,一黑一白,交错在一起,在这满是暧丨昧气息的狭窄车厢里显得尤其淫丨靡。

    连续g丨c三次让尹乐几乎被掏空,软绵绵地趴伏着,反倒显得尤其乖巧。夏宇抬起一只健壮的手臂,压在尹乐光滑的脊背上,一手穿过他柔软如同幼犬毛发的头发,狠狠地揉了揉。

    “现在要去做什么?”夏宇尾音上挑,试探似地提问。

    “嗯?”尹乐懒洋洋地皱了皱鼻头,像小狗抬起一只耳朵似的摇了摇,兴趣缺缺地答道,

    “随便啦。”

    “这还差不多,”夏宇嘴角不由自主地一挑,“尹乐。你是我的。”

    尹乐一下从耳朵烧红到脖根,扭着头将脸埋到夏宇的颈窝。平时本来很别扭的那人,偶尔这样直白地宣示主权,简直让人不知道如何招架,

    “喂,不要随便说这种少女漫男主的台词啊喂,太过邪魅狂霸拽简直像总裁文了喂!”

    尹乐红脸咕哝着吐槽道。

    “走了。”

    “欸?”

    夏宇似乎心情大好。一手撑着后座半坐起来,怀里还抱着尹乐。这么直起身子,尹乐变成直接跨坐在夏宇身上。两人的那处碰在一起,尹乐感觉夏宇的又精神了起来。

    “喂喂喂男神不要精丨虫上脑啊……”

    说着手忙脚乱地推开他就要往旁边逃,却被夏宇一把捞过来,在唇上轻轻吻了一记,

    “现在先不做了,晚上回来继续。”

    “晚上?!!”

    “嗯,”夏宇一本正经地点点头,“现在去办正事。”

    “正事?”

    “你不是要去医院么?”这句却是满满的不情愿。

    “是哦!”尹乐呆着脸一捶手,然后转头望着夏宇,“男神原来你也不是这么心胸狭窄的男人。”

    “哦?”语调和眼角都上扬,夏宇带着明显威胁的语气俯视着胸前这人。

    尹乐咧嘴心虚一笑,赶快抬手朝旁边一指,转移话题,

    “这里脏了欸。”

    “哦。”夏宇面无表情。

    “车里脏了哦。”尹乐脸红地指指车座上几处大片的白浊,“不要清理一下吗?”

    夏宇套上裤子,又捡起一件衣服把尹乐包起来,打开车门,就这么抱着他从车上走下来,

    “回去冲一下,然后换台车吧。”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想是太阳已经落山了。

    **

    夜色正浓。无节操医院的后花园里一片静谧。

    “老大,你还在等什么?直接走啊!”

    压着声音说话的正是快枪手护工魏迟。一脸神色急躁,拖着秦贞的袖子就要走。

    “啧啧,这熊孩子,”秦贞撇着嘴抬手就是一个爆栗。他一身衣服倒是好看,此时换下了病服,人立刻精神起来。只是这人入院的时候一身昂贵的休闲装,精英气质十足,现在的t恤牛仔裤,总觉得有些小孩子气,连年龄都显小了五岁,

    “不是教给你了么?心急吃不了热**。逃个跑都能急成这样,你说你家受君能对你满意么?”

    “可是老大,医院的大门晚上八点可就封住了啊,我们要怎么出去啊?”

    “有我在你怕什么?”

    秦贞风流倜傥地瞥了魏迟一眼,拎着他的领子轻盈地跳上窗口,矮身躲在窗沿下的一个窄台上。魏迟被吓得半死,抓着秦贞的腰死命不放,

    “老老老老老大——,我我我我恐高。”

    “嘘。”秦贞反手捂住他的嘴,“先观望一会。小生又不让你掉下去。闭眼先睡会,乖。”

    “唔——”魏迟委屈地眨眨眼,低头又看了看三层楼的高度,有点眼晕,还是顺从地闭了起来。

    秦贞正了脸色,不再同魏迟插科打诨。专心致志地看进窗口。

    这是他住了多日的3838号病房。中间那张病床上安静地躺着一个人,那人身着病服,睡颜安恬,仿佛睡了百年不曾醒来。

    “老大,”魏迟冷不丁地在身后又用气流声小心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精力,偷偷把你孪生兄弟弄来掉包啊?这什么计划?我有一种你在下很大一盘棋的感觉。”

    “嗯?”秦贞似乎被打断了沉思,他抬眼又看了看睡在病床上的小贞,回头赖皮咧嘴一笑,“哪能啊。小生就会吟歪诗,哪会下棋那么高级的玩意。”

    “那——?”

    “小生就觉得我弟弟穿病服特好看,你有意见么?”

    魏迟还要说话,却被秦贞一把捂住嘴巴。病房时钟的指针刚好指到8点整,房门如常咔哒一响,查房的护士抱着资料簿走进放来,

    “3838号病房,秦贞。”护士拖着声音懒洋洋地想要点个卯就走,却在走进病床的时候发现了不对劲之处,“秦贞!秦贞——?!”

    病房和护士站猛地想起尖利的警报声,值班护士长接起通话器,

    “请讲!”

    “33838号病房秦贞!生命体征出现异常!快通知医生!”

    窗外的秦贞冷静地注视着医院里乱成一锅粥的景象,不由地勾了勾嘴角。他又拎起魏迟的领子,脚尖在几层楼窗口依次点了几下,稳稳地落在花园的地面。他拍拍身上的微尘,抬头笑眼盈盈地瞧着魏迟,

    “走吧。”

    “可是老大,你孪生弟弟——”

    “不要紧,”秦贞将手摆得优雅,“小生可相信吴杰槽医师和吴杰槽医院的大家了,他们肯定能救我弟弟。”

    “可是——”

    “熊孩子,走了,”秦贞敲桥他头,转身就走,“你不是想解决你和你家受君的问题么?小生带你去个好地方。”

    “哪?”

    秦贞回头嫣然一笑,“xxoo学园。”

    **

    直线距离300米外,闻讯赶来的吴杰槽光着脚蹲在小贞的病床上,咬着手指眉头紧蹙。背后黑压压站着的医生护士大气不敢出,都在身后抖抖索索地站着。

    “什么时候发现的?”

    吴杰槽冷不丁地发话,身后躲着的查房护士身形一抖,

    “刚刚刚查房的时候,8点……”

    “媳妇,”吴杰槽不等她说完,就转头冷静地对站在一旁的杜子说道,“马上通知警备室,加强医院所有围墙的警备。这事情有蹊跷。”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