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24秦贞请选择

24秦贞请选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xxoo学园校医院。

    整个房间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这是个单人病房,采光良好,房间正中放着一张巨大的白色病床,更显得陷在被褥当中的人儿极其娇美。而背身坐在床侧的黑色西装高大男人,一定是学园长无误。

    尹乐如此将《xxoo学园》这部漫画烂熟于心,当然不会不认得漫画中主cp的攻君。

    漫画男主是个因为家庭贫困一类的原因而被迫卖身的孩子,莫名其妙地园长大人就负责了他的sex实技课。虽然校园里有不许恋爱,和上课外不可有sex的校规,但他们心中仍暗地里对彼此有好感。最后,园长决定为了男主,把他退学,要他当自己的秘书,而用爱把他绑在自己身边一辈子——

    这样的狗血剧情。

    尹乐嘴角抽搐,这确实是**h漫的尿性。设定抽搐,目的直白,一切为了让主角们频繁地发生各色各样各种场合各种西皮间的h。

    不过最为违和的是——

    为啥秦贞原身这家伙,看起来正走着主角之路?

    “所以说那家伙就是秦贞?”夏宇抱着臂一脸不屑地站在尹乐身侧,小生地嘀咕,“看上去完全没有你说的那么强。”

    “不如说看起来根本是个病娇美人,啊喂——”尹乐呆脸抬头瞪了他一眼,“所以说这根本不是他啊。秦大倌人早就穿回古代了,我是在想办法,怎么能让他穿回来。你觉得打晕这货行么?”

    男神木着脸抬手一指,“你觉得他还用打得更晕么?”

    “……”

    “啧,被你说的乱死了,”夏宇不耐烦地挠挠头,一手插在口袋里迈着长腿走上前去,抬手跟学园长打招呼,

    “喂表哥,怎么回事?”

    “哦,小宇,”学园长闻声转过头,看到夏宇之后脸上倒是滑过一丝惊喜,“你怎么来了?”

    等等,表哥?!

    男神是尹乐在漫画里最喜欢的人物没有之一,漫画看了无数遍不说,连番外原画作者微博上的官方段子以及杂志逢年过节放送的特别福利,全部都仔细揣摩过……可没有哪里说过这两个人其实是表兄弟啊。

    难道是触发了隐藏剧情?!

    “听说你叫我老——嗯——老朋友兼室友过来。”夏宇硬生生地把发音滑到喉头的“老婆”二字咽掉,继续用淡定的表情答道。说着往床上一指,

    “所以你老婆怎么了?”

    “……”学园长本来还在邪魅一笑的表情顿时碎掉了,“……谁老婆。”

    “不然难道还是我老婆?”夏宇面无表情又把尹乐从身后拎出来,“或者他老婆?”

    这人还不是一般的幼稚无聊,这纯粹是在对“h被打断”这件事打击报复吧!尹乐一遍苦着脸吐槽,一遍被像拎小猫似的缩着脖子塞到学园长面前,一时间只能大脑空白地傻笑,

    “啊哈哈哈哈,学园长……你老婆还真是……”

    啊不对。尹乐作为弱鸡宅男十分合格,见到大人物如约吓得智商下线。

    “老婆你还真是……”

    还是不对。

    “还真是你老婆……欸?……”

    “行了!”学园长表情大概再也粘不起来了,凤眼一挑,索性大手一挥,威严地站起来,“你就是尹乐?”

    学园长阴冷的鹰一般的眼睛瞪视着他,尹乐不由打了个哆嗦。

    “啊,是我。我我我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可以解释……”

    “小贞已经无理由昏迷三天了,并没有受到什么外力袭击,说起来不可思议,但就像是——魂魄不见了一样,”学园长还是坐在床沿上,用十指指尖抵着下巴,看上去威严如同帝王,

    “关于这件事,你有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尹乐指指自己鼻头,“为什么是我?”

    “我需要跟你谈谈,”学园长瞥了一眼夏宇,“单独。”

    “我拒绝。”响起的却是夏宇的声音。那人一伸手把尹乐捞到自己怀中,十分挑衅地看着学园长,“要么就别说算了,要么直接跟两个人说。”

    沉默僵持。

    “好吧,如果你非要听,大概早点知道了也没坏处,”大概是事情真的很急,或是另有隐情,学园长沉默了一会终于决定开口。依旧是用指尖顶着漂亮的下颌线,

    “尹乐,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穿越过来的?”

    “……”

    “关于小贞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

    青月楼地底的甬道里,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秦贞笑眯眯地一会看看王爷的脸气青,一回瞧瞧沈良的脸气绿,看人互掐,其乐无穷。秦大倌人事不关己,恨不得拿着板凳瓜子坐在这里安心看好戏。时不时添个油加个醋,唯恐天下乱子不够,卯着劲地煽风点火。

    房间内火光不祥地闪烁着。教主手段不俗,此时王爷居然已经被逼得亮出‘机器’的位置。然而那层秘密保护层还在,王爷手中的筹码依旧很重,他若不松开,照旧没人打得开那层最后的保护。

    “王爷,继续嘛继续嘛。”沈良一脸yd和变态的笑容,眼神里却满满的全是毒舌吐信般的恶毒与机警,

    “赶快办完正事,我们三个还能赶上来一发。”

    话音未落,只听——

    轰隆!

    地牢猛烈地震动了一下,那远处闷闷的声响,像是什么爆炸了。秦贞略一心惊,这全然是计划外的环节。身边的沈良显然把这当做了王爷的外援,然而王爷——

    秦贞第一时间就去捕捉王爷脸上的变化。尽管很快恢复了淡定和深不可测,但他肯定在最初的一瞬,王爷眼中划过了意料之外的慌乱——

    不是王爷。不是教主。也不是师父“最后收网”的作风。

    那会是谁?

    轰隆!轰隆!

    地牢猛烈地晃动了起来,房顶上的不断有细小的石块扑簌扑簌地落下。王爷和教主都站不稳,赶忙扶住就近的东西。

    “你带外援?果然!”沈良抓住绑着秦贞的椅背,手指抓得发白,恶毒而放浪地一笑,“湘王爷,谈判破裂怎么样?”

    王爷心下一头雾水,刚想开口,却只见——

    围着秦贞的座椅脚下“噗噗”地围着响了一圈,每一发都像是一个小型的炸药,几秒钟的时间过后,这响声居然将他脚下围了个完整的圆形!

    轰隆!

    更大的一声动静爆出。然而这动静却不再是从地牢之外,而正是秦贞的座椅处。又是“嘭”的一声,整个座椅居然沿着刚刚爆炸的那个整圆,整整齐齐地向下坠去!

    “秦贞!”

    “秦郎!”

    一声低沉一声高亢,王爷和教主齐齐向坑口围去。只见这是个一人高的深坑,秦贞的座椅正落在坑底,一人正手速飞快地替他解开锁链。

    “是你?!”

    王爷的眸子深成了一汪沉水,指甲将拳头掐的青紫发白。

    穆驰。

    就是那个人。

    穆驰。

    “呵,原来不是外援,是小情儿来殉情呢秦郎,”沈良轻笑一声,眯起阴毒的双眼,右手抬起开始蓄力,“成人之美,趁人之危。阿良这就成全你们怎么样?”

    “老子倒觉得不怎么样,狗屁透了!”

    “啪”的一道掌风劈下,来源却并不是沈良,竟是猛地向他击去。沈良太过意外,只能勉强躲过这来自头顶的袭击,反手朝掌风来源的方向就是一击,却只打下好些碎石块土堆。

    “徒婿,”只听清亮的声音高声调笑了一遭,“干得不错。老子小瞧你了。那狗王爷交给你,老子来会会六神教这小兔崽子。”

    丹霞散人从房顶匿身之处轻盈地跃身而下,袅袅婷婷地落在沈亮面前,挑着下巴傲气地冲他一点,

    “沈良你个小兔崽子,老子这些天来还一直憋着气。你上回弄个假货糊弄我,就这么瞧不起老子?”

    “嘿嘿,哪能啊,”沈亮裂开大嘴哈哈大笑了两声,“您老都是下架了好久的古董了,一般我们年青人不太跟你们玩而已,别太放在心上。”

    叹笑话语间两人已刷刷刷过了百余招,掌风逐渐混乱,不时有被劈歪的掌力被弹射到墙上,每次便是一个大洞。

    **

    却说王爷拔出佩剑,纵身跃下深坑,挡住二人去路。秦贞刚刚被从锁链上解下,浑身都是软的,根本动弹不得。

    “秦贞。”王爷沉声道,眸子晃动得厉害,“给我回来。”

    秦贞软绵绵地挂上穆驰的脖子,扭头冲王爷嫣然一笑,

    “小生就此别过,从此咱也能江湖不见,后会无期了。小生觉得挺好。”

    穆驰沉默未发一言,将秦贞用布带捆在背上,夜豹似的眼睛依旧熠熠,像真正地丛林野兽般闪着嗜血的红光。

    他一个欺身向前,啪啪几招就将王爷手中佩剑夺下。特种兵的格斗虽不一定美观潇洒,却招招致命,实用有效;王爷虽然决算千里,拳脚功夫却只是个花架子,此时不过招就被彻底制住。

    穆驰钢钳似的手捏住王爷的喉咙,后者眼球暴突,勉强发出“嗬嗬”的声响。

    “要我杀了他么?”穆驰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使出全力,捏断这个他恨不得啮骨寝皮的混蛋喉管——他明明可以轻易做到——只是此时却一直用三分度力卡住他咽喉。

    “你问我?”秦贞居然这时候也能轻笑出声,他趴在秦贞背上,玩味地盯着王爷瞧了瞧,“算了吧,他还有用。”

    穆驰猛地将王爷丢在地上,不知道为什么眼神中滑过一丝阴沉。

    湘王爷坐在地上狂咳一阵,抚住喉咙快要将肺叶都咳出血来。大概这辈子都未曾如此狼狈,此刻甚至显得有些颓然,

    “秦……贞……”

    两人刚要走,听到这话,秦贞又示意穆驰停住。

    “你给我回来,”王爷的声音嘶哑的厉害,“你骗我的……我可以不计较……”

    他终其一生都没见过这个男人如此卑微的一面。

    “呵”,秦贞怔了一怔,伏在穆驰宽阔结实的背上,末了还是回头绽开一个惊艳得有些过分的笑容,

    “客官您还是请回吧。小生今儿之后就从良了,喏,这可不有个恩客把小生赎身走了?”

    穆驰身形一顿,眸子有些深。

    “小生就此别过,从此江湖不见。”

    **

    穆驰背着秦贞一路飞奔,转眼就到了城外。

    “相公,”穆驰听到身后秦贞轻声唤道,“二缺,蠢货。”

    “嗯,我就是。”穆驰有些气鼓鼓地放狠话说。

    “就在这停吧,让我瞧瞧你。”难得秦贞收起了调笑的语气,指了指前面的树林。穆驰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将秦贞放下来,让他靠在树干上。

    “做什么——唔——”

    秦贞眼光盈盈地瞧了他一刻,突然猛地抓住他的衣领朝自己一拉,就这样狠狠撞丨上他的唇。互相柔软的嘴丨唇都磕上坚硬的牙齿,这个深丨的丨让丨人丨无丨法丨呼丨吸丨的吻,不可避免地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两个人都努力将口张到最大,侧着头想要将舌丨头丨捅丨到丨最深处。

    还不够。还不够。

    明明是这样紧密的相贴,明明两个人的血液都融在了一处。但还是觉得不够,还是觉得寂寞。穆驰狠狠地咬破他的嘴角,秦贞则更猛烈的咬回来。

    吻着吻着就变成激丨烈丨的丨做丨x,他们在厚重的落叶上叹息着翻滚,

    “傻缺——”背对着穆驰的秦贞连声音都在颤抖。穆驰从未见过这人如此情丨动的一面。由于软筋散是功效未失,他只能任他摆布,于是穆驰将他更深地压入落叶。

    明明已经这么深丨入他的体丨内,却还是觉得不够。他在剧丨烈的摆丨动中狠狠咬住他的肩膀,然后在秦贞不知是吃痛还是舒服的哼声中丨s丨j。

    即使已经这样了,却还是觉得不够。

    他保持着在他体丨内的姿丨势,用尽全力抱住秦贞,仿佛想要将他绞进骨血。

    “小生我快死了,傻缺。”

    “不许死。”

    “可是我真的快要死了。”他知道他说的是那毒。

    “不许死。”穆驰恶狠狠地冲着他耳朵说,然而心脏却如同不跳了那样,让他整个人缺氧得难受,“你不死的话,我们就什么也不做了,我带你去卖煎饼。我答应你。”

    “一路卖,一路吃?”

    “嗯,一路卖,一路吃。”

    秦贞轻声地笑了一下,隔了半晌,

    “那挺好。”

    “你不许死。”穆驰又重复了一句,“我大概有办法救你,你让我试试。”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段子】

    哈哈八一八总受自己的段子。

    昨天总受码字一天一夜,晚上飘忽地终于想起来(捶手)哦要去吃饭啊!

    然后刚出寝室就遇到了一个男纸,大概二三十岁的样子,也很像大学里的学生。

    男纸;:[同学,问你件事,你们学校有多少个门啊?]

    我:[啊,有好多,有@#¥……%#¥¥%#¥(共八个)……]

    男纸:[好多门啊……]

    我:[是啊……]

    愣了一会。

    男纸:[其实是这样的,同学你别误会,我来你们学校做业务,然后现在手机没电了……你懂我意思么?]

    我:[(爽快地)懂啊,你是想打电话吧?]

    男纸:[是的,那能不能……]

    我:[(呆脸抬手一指)前面充话费的地方有座机可以打电话啊。]

    男纸:[……]

    我:[要我带你去么?]

    男纸:[……]

    我:[……]

    男纸:[我很急,能不能接你的手机打一下?]

    我:[(呆脸)可是充话费的地方就在你身后啊……手机和座机有差别?]

    男纸:[……我还是再找找吧……]

    #好像无意间鞭笞了一个骗子(捂脸)#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