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20大决战前夜

20大决战前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香烟帐暖。

    天华山内阁里,一炉沉香静静燃着。床上的白纱帐子突然轻轻动了一动。

    穆驰不太适应光线似的微眯着眼,抬起一只手挡了挡光线。他撑起半个身子,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太熟。而且后脑钝钝地疼,身子也有点飘。

    这特么的是哪?

    穆驰一只拳头抵着皱住的眉头,刚想站起身来,却听帘子微微一响。他一扭头,只见一个着红衣的娇小身影鬼头鬼脑地往里一探,刚好跟他对视上。

    “白连花?!”

    “你你你!”白连花张着嘴抬手抖抖索索地指着他,猛地朝后退了两步,手上的瓶瓶罐罐摔了一地,然后卯足了劲大叫一声,

    “师父!这货醒啦!”

    “叫叫叫!就知道叫!”果然一个清亮的嗓音应声由远及近,脚步也赌气似的跺得啪啪直响,

    “这倒霉孩子。假警报拉了三回,敢情你特么玩得不是蛋,是老子我吧?”

    未见其人先见其声,一身夺目红衣的丹霞散人,果然如料打着帘子走进来。穆驰看着他一怔,这人脸上居然少了七分平日里的光彩,黑眼圈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一脸气哼哼的表情更是向外散发着“我不好惹”的低气压气场。

    “醒了?”

    “师父,我……”穆驰绷着的神经终于放了下来,毕竟见到了可靠的人,“你……”

    “你!你!你!,你什么你?”

    这话听起来怨气十足,似乎还带着点狠劲。穆驰好歹在多年的作战中培养了敏锐的反应力,在抬头的一刹发现了师父脸色非常不对,及时向侧边一滚,勉强躲开他一掌。侧身撞翻了一堆桌凳。

    “师父你这是……”

    话都没讲完,丹霞散人阴沉着脸,又一掌朝他狠狠劈来,穆驰见躲闪不过,赶忙拿起一个木质雕花圆凳招架。寻常木质如何招架得祝丹霞散人掌风,顿时应声碎成粉末,扬了两人一脸。丹霞又是一拳硬硬劈下,穆驰只得使出格斗术徒手招架,硬生生接下这一拳。只听“喀拉”一声。

    显然是左手小臂骨断裂的动静。

    穆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头上冒着冷汗一手扶住自己软掉的手臂,一边防着他再打过来,

    “你发什么疯?秦贞呢?”

    师父似乎一愣,“你特么问我?”

    他抬手作势又要揍,而且这回一脸认真,骑在他身上抬手要往脸上招呼。丹霞散人不知道为什么像是气疯了,恨恨地咬着牙,再不顾什么劳什子风度形象,袍子一撂就要继续动手。穆驰赶快拿唯一的好手拦着他,

    “差不多行了,有话不能用嘴说么?”穆驰又问了一遍,“秦贞呢?”

    “你特么快得了吧你,”师父将他领着领子往旁边一甩,高傲地哼了一声,捡起一个矮凳垫在屁股下面坐下了,

    “老子真该把你废了,一早就把你废了。”

    穆驰完全没听懂他这怨气从何而来,

    “我现在在哪?”

    “天华山,”师父鼓着嘴跟赌气似的,又怨念地看了他一眼,刚悲愤地张开嘴,但又似乎不知道从哪说起似的把抬起的手指晃了晃,最终落在他头上一个爆栗,

    “老子昨儿收到的秦贞那小兔崽子的信,让我去六神山西面山下接应你们。”

    穆驰登时警觉,六神山西面刚好是他们约定逃跑路线的反向。

    “谁知道到了只看到你小子在那里睡成麻袋,死猪一样。老子在六神山周围哼哧哼哧地试了一整天,发现先前给你们地图中所有的机关和阵法全换了。”师父恨恨地踹了穆驰一脚,“你非要去保护我们家小兔崽子,现在保护到哪去了?”

    穆驰突然怔住了,他“嘶”地一声咬了下牙,单手往地上一捶。刚刚还昏昏沉沉的脑袋,这时候像是一个激灵一样全被灌满了昏迷前的记忆。

    然而不论怎么回忆,他的记忆都暂停在自己说出“你特么就是这么看我的?”那一刻。妈的,他脑子里疯转着的逃跑计划他被蒙在鼓里欺骗的不甘感他打算以偷到的那东西为要挟换出两人的想法……混蛋,该死,他还有些话没说完。

    “妈的,”穆驰又捶了一下地板。那人当时说那句“去吧,回去就能见到小贞”时候的表情简直要把他的心脏拧了再戳烂,他现在觉得满肚子都是那种掏心掏肺想要杀人的感觉。简直像是一辈子的污点,然而——

    他居然在那之后就被刺晕了丢出来。

    穆驰想把自己杀了,也想把沈良那畜生杀了,更想把自以为是得突破天际的混蛋秦贞杀了。我特么也是男人,穆驰把拳头磕出血来,凭什么要任由你替我决定。

    在两人都没有觉察的角度,窗纸突然轻微地响了一下,有什么人飞快地从窗沿下跑走。师父登时惊觉,推门一看,却只见空无一人的长廊。

    “师父,秦贞有话让我带给你。”

    丹霞散人不信任地哼了一声,转过头瞪了他一眼。暗暗权衡了一下抓住那人和听徒儿情报的重要度,还是走到一处暗格,触动机关,原本还是雕花书架的地方打开了一道门,

    “进来说。你特么要是敢撒谎老子就剁了你jj。”

    后山隐蔽的山洞里。

    白连花还有些气喘吁吁,他刚刚太不小心弄出了动静,差点就要被丹霞发现行踪。这时候他仔细检查了周围,小心翼翼地背风燃着一张传声纸,用低低但笃定的声音说道,

    “王爷,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不知道六神教用了什么法子,但他们已经抓到了秦贞。这消息确凿,那个从漫画里穿过来的□师穆驰,就是被他一命抵一命地换出来的。而且丹霞散人也没能把他救出来。而且听起来,这回沈良要大开虐戒了。”

    五六公里外孤宅炉火旁的王爷似乎没怎么注意后半段,他在听到“穆驰”的那一刹那就僵在了原处。

    “啪”的一声,黄杨木椅的扶手被硬生生扳下了一角,王爷额上暴起了青筋。

    “王爷,那您看……”西苑在一旁小心伺候着,挖空心思揣摩着主子心思,又当心别说得太直白,让这别扭主子下不来台,

    “那叫‘穆驰’什么的……”

    “闭嘴,”王爷低吼一声,一碗滚烫的茶水就泼到他身上。西苑被烫的快要滚下一层皮来,还忍着不敢言语,赔笑着乱手接住宝贝茶碗,识相地立在一边不再搭腔。他思忖这叫“穆驰”的货估计活不过当月了。就算他年纪不大,这等事情还是见识过几回。秦大倌人向来没什么节操,就算王爷着意折辱他也受之如饴。然而但凡这阴沉别扭的王爷,万一要是觉得秦贞对谁动了哪怕半分真心——

    那人便铁定要死绝了。

    王爷阴沉地站起身来,踱了两步,突然伸手将桌上的瓷器摆件一股脑全扫在地上。还不过瘾,又一手拉翻了一人多高的木架,上面的金贵摆件也都纷纷应声而落。一瞬间这空寂的房间里木架翻倒声瓷器碎裂声西苑心疼的嗷嗷声此起彼伏,这院子打落成起就还没这么热闹过。

    一?命?抵?一?命?

    王爷木着脸,又拿起一个釉金白瓷笔筒,朝远端的墙上砸去,任他碎成粉末碎片。一命抵一命?谁教你的一命抵一命?!谁教的你——

    为了别人一命抵一命来着?

    天华山暗格内,丹霞散人静静听完穆驰的陈述,独个捏着下巴沉思良久。

    “那什么,徒婿啊,”丹霞散人缓缓抬起头,表情还是有些别扭,就像是小孩子犯了错别扭着不好意思承认似的,穆驰听到这久违的称呼也是一怔,

    “老子错怪你了。看来这不是你始乱终弃胆小怕事,临阵丢了我家小兔崽子一个人在魔窟里。也不是敌方探子,故意害我徒儿。”

    “只听我一面之词不要紧?”穆驰皱着眉头也没抬头看他,自己开始检查断掉的手臂,这时候手臂还没处理过,依旧软塌塌的,弯成诡异的角度。钻心的疼。

    “得了吧,自家小兔崽子自己清楚,虽然老子不乐意承认,不过这特么还真是这小混蛋的风格。”丹霞散人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一边利落地帮穆驰接骨,一边摇摇头感叹道,

    “脑子太特么好用了。随谁呢这真是。”

    “最后那句暗号什么意思?”

    丹霞抬头看了他一眼,接好骨又用夹板给他固定好,“那句不是说给你听的,是说给我听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这句的时候,眼里有些心疼,转头又责备地看了穆驰一眼,

    “你知道这回你带回来的东西是什么么?”

    穆驰皱着眉摇摇头。

    “这世界是有穿越法则的,”师父略有些沉重地叹了口气,在他对面坐下来,从头开始缓缓解释道,“千年以来灵源家就是守护这一法则的家族。他们隐姓埋名,活得非常低调,因为树大招风,总会有人觊觎他们的权力。”

    “穿越的必要条件是那个机器和两件宝器。灵源家的族长必须要不惜一切手段地保护这些东西,维护各个时空之间的秩序。秦贞就是这一代的灵源家族长。”

    “湘王爷和六神教各夺走了一部分的宝器,他们的任意使用,已经使各个时空之间的穿越秩序已经严重发生了紊乱。真身穿对穿灵魂互换书穿……这些乱七八糟的穿法已经影响到不止一个时空了。如果那三样宝器中有一样被损坏,恐怕……”

    “恐怕?”

    “恐怕就不是扰乱秩序这么简单了,估计现在这整个时空都会坍塌。”

    穆驰摸摸鼻子,表示其实还是没大听懂,不知道这和秦贞以身涉险有何关联,但还是决定先听下去。

    “原本灵源家守护的法则当中,穿越是必须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比如生命或者是与之等价的某样东西。但前些日子,老子和小混蛋推断,六神教最近似乎制造出了一种可以影响这种法则的东西,可以让人不用付出代价就进行穿越,虽然还不稳定,但成功率估计已经很高了。”

    “难道……”穆驰心头一震,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红布抱着的黑银器,这银器成短棍状,只有巴掌大,上面雕着花,还有些未干的血迹。穆驰是把他缝在左腿里带出来的,所以如何也没被六神教发现。

    “恐怕是小兔崽子想把你送走,”师父撑着头略微有些苦涩的一笑,“马上要开始一场大混战了,你要走,我就帮你启动这个。不用再死一回就能滚回去。”

    穆驰突然想到山洞里那个告别吻,还有“去吧,回去就能见到小贞了”的那个表情,心里腾起不只是酸楚还是气愤,他一锤桌子,挺身站起来,沉声说,

    “我不走。”

    师父有些沉默不语。

    穆驰还是觉得心头压着什么疑团,转身继续问师父,“那他为什么非要被沈良抓住?其实明明是可以逃跑的吧,就算他想要这没用的玩意。”

    “蠢货,”师父摇摇头,“这是一箭双雕啊。”

    穆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问你,机器现在在谁手里?”

    “王爷?”

    “嗯,那沈良想不想要这东西?”师父一脸朽木不可雕的表情嫌弃地摇摇头,“沈良当然想要,他都想疯了,可是上回连宝器都失守了,当然气不过。这回想要一股脑都抢回来。”

    “所以呢?”

    “沈良这回好不容易抓到了我们家小兔崽子是王爷软肋这个把柄,你说他又不笨,能不好好利用这个逼着王爷乖乖就范?只要使个苦肉计,就能将计就计,顺水推舟,借刀杀人。借着沈良的手让王爷把机器亮出来。多上道的添堵手法啊。”

    一时信息量太大,穆驰有些怔在原处。

    “他想要被沈良抓住,总不能大喇喇地跑过去直接跟他同谋吧。沈良本来就多疑,加上你这一闹,正好抵消了动机。沈良现在肯定觉得自己得了宝贝,正觉得计谋顺风顺水呢。王爷那边听说小兔崽子肯为你抵命,一定也不淡定了。”

    “我去救他。”

    “穆驰,”丹霞突然收起了插科打诨的表情,严肃地叫了一声他本名,穆驰又是一怔,“我劝你,还是听小兔崽子的,滚吧。你这种半吊子的态度救不了他。呆在这也是添乱。”

    师父红袖一拂,转身背向他,

    “老子生生转世十次,别以为什么能瞒着老子。你这么对我徒儿,就是看他长得像你旧情儿吧?”

    不是的,穆驰握紧了拳头,内心怒吼道,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张口争辩。

    “他周围的人都死了。”师父似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

    “那小兔崽子,”师父声音浅淡地说,“刚会记事就被灭门了,她娘把他藏在马粪里,从来就是一身血气一身臭味。哼,到现在还是。我那些年正在地底闭关修炼,回来的时候小兔崽子都十来岁了。在泥里滚着长大的,什么肮脏勾当都做过。我见到他那会他已经开始在湘王爷那里做男宠了,明明没脸没皮的事情,偏被他做得一脸嚣张。”

    穆驰感到喉咙里有些什么在不住地滚动。

    “其实这小鬼觉得自己晦气,沾上自己的人都会死。先是克死了全家,后来稍微跟他熟识点的朋友都被湘王爷杀了。”师父自嘲地轻笑了一声,“唯一靠得住的也就是我这个老不死的了,反正克死了我也没用,克死了我还能活。”

    “我要去救他。”穆驰觉得喉咙里哽得难受极了,以至于浑身都有些发颤,“大混战在哪里,带我去救他。”

    “你要是没这个觉悟就最好还是别特么辜负……”

    “秦贞那混蛋说过,”穆驰勉强咧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心里塞满了那混蛋欠扁到极致的笑容,“一日夫妻百日恩,和尚吃素不吃荤。”

    “这台词给你说,从头不合适到脚了!”

    “谁知道呢,都说了感情真挚,就是好诗。”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读者】

    读者大人:-_-||晏落羽毛披着马甲的骗子壁持鱼的猫小茗浅爷莫莫瑶23玄殿艾耽卿舞圈圈无语阿暖酱圣歌玉卿农夫山泉有点咸

    (泪目)感谢浅爷的长评,太感动了,窝已经撸成微博挂上去了~喵

    【今日段子】

    哈哈哈这个机油妹子的段子太经典了简直。

    话说这个机油妹子刚上大学的时候,学校给每人发了一章工行卡,然后妹子去银行开卡,工作人员让她改个密码。

    改什么呢?妹子很苦恼。

    于是她掏出钱包,拿出一张红色的**,把上面的钞票编号后六位输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想[啊哈哈哈哈我真是天才这样别人就绝对猜不到我的密码了]

    然后——

    她一出门——

    就顺手把这张100花掉了。

    #你要问什么是智硬的最高境界请看这里吧xddd#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