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13真假沈教主

13真假沈教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旌旗猎猎,六神教教众气势雄壮地开到天华山下。浩荡的队伍正中,几个教徒抬着一架玉质宝座,上面斜斜地坐着一人,身着血红色绣凤的锦袍,眼神吊着股邪气。那人架起一只手,懒懒地撑着脑袋,眼睛却是定定盯着下山之路,嘴角勾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此人正是当世第一大魔教六神教教主沈良。

    这日已是初夏,日头盈盈地略有些晃眼。沈教主却似乎一身清凉,在晃眼的日光下宛若邪神。教众中鸦雀无声,似是在静静候着什么,一时间只听见初生的夏蝉忙不迭地在山林中叫着,引出十分悠长的回响。

    “丹霞散人,您终于舍得露面来会会本教主了么?”

    沈良突然间开口,教众俱是一怔。这样安静的氛围当中,别说是脚步声,连林鸟惊飞的动静都极是突兀。才方才一瞬,更该是没有人出现的动静。众人私下里四处打量,却并没见到什么人影或是鬼影现身。忽有眼尖的教徒噤声朝林间一指,这才隐隐见到一抹红影影影绰绰地闪现了一瞬。

    “哼!”一声清亮的嗤鼻之声突兀地响起,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撑着纸伞的红衣男子已经不声不响欺身到了眼前。那人身长挺拔,容貌秀丽,却是满脸傲气而不屑的神情。明明看上去年纪轻轻,却有着目空一切的痞气。

    “好狗不挡路,挡路非好狗。我说大清早哪里来的小兔崽子,扰人清梦。趁老子还好说话,赶快把路给我让开,别妨碍老子下午赌钱的场子。”

    “丹霞散人果然超脱。本教主此行也并无大事,只是有几个疑问想请教散人,”沈良毫无让开之意,反倒做了几个手势,让排在扇尾的教众无声地朝里收了收,隐隐形成包抄之势,“散人可否让本教主上山一叙?”

    “无知小儿,自不量力,”师父斜眼将那包抄之人一瞥,挑着眼将沈良一打量,“本来看你这小鬼还算上道,来见老子也知道挑件红衣裳穿穿,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老子今天不高兴。所以谁也不想见。看到你们这么多人乌压压堵在这,我也闹心。”师父不耐烦地像赶苍蝇一般挥挥手,“快滚快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沈良素来知道丹霞散人脾气怪异,然而眼前这人虽衣冠楚楚,性子却分明是个无赖。他也不再兜圈子,朝前一躬身子,玩味笑道,

    “本教主就想请教丹霞散人一件事,问完就走。”

    “老子不想说,你难道要撬开我的嘴?”师父手一叉腰,气哼哼地挑着眼瞪回去。

    “京城青月楼的头牌秦贞,可是散人的弟子?”

    “你个兔崽子没完没了,等会别怪老子使粗。”师父将伞柄朝着日头的方向斜了斜,“老子混赌场,不混青楼。对这号人才没什么印象。”

    “那可奇怪了,”沈良脸上的笑意更浓,索性从玉椅上飞身跃下,超前徐徐走了两步。身后又做了两个手势,两边包抄之势更甚,

    “本教主先前也有幸做过这位秦大倌人的恩客,无意间得到了这个,散人又如何向本教主解释?”沈良手中晃晃地吊着一个朱红色锦缎香囊,反面绣彩云图,正面却是用金线绣了一个隶体的“丹”字。

    “我哪知道,这种货色看起来,在外面镇子上一两碎银子可以买上一筐!你要喜欢自个把自个当了,换来半两银子,买来浑身挂着玩儿也成啊。”

    沈良看丹霞丝毫不为所动,不禁脸色一黑,却见那人眼中忽地冷光一闪,

    “哼。老子最不待见你这种小子了。毛都还没长齐,就来你祖宗跟前嚣张。”

    说着他大红色伞面一转,一阵箭雨从山上各处射出来,噗噗数十声,箭箭正中排头教众的脚前一寸。排在前面的教徒却一脸木然,并没被吓得有丝毫退缩。师父冷声一笑,暗自里打量一遭,心里有了八分底气。

    沈良这边也不示弱。大抵是觉得反正撕破了脸,他便也不再顾及礼数,直接大方地将指挥手势打得天花乱坠。身后教众搬弄着沉重的兵器,略一拧动机关,一大股黑色的烟云从兵器中喷射出来,在半空中渐渐凝成低云。教众又是一阵捯饬,只见黑云全部化作细密的黑针,朝丹霞散人猛射过来。

    只见丹霞散人面上依旧摆着气鼓鼓的脸,毫不在意地将红袖一摆,口中短短地念了一道咒,竟将数万枚黑针生生停在半空。他右手又挽起一诀,轻轻抬手一指,所有黑针竟顺从他的一直倒转方向,直朝着沈良教众眉心,

    “哼,这点三脚猫功夫也敢拿出来现眼。”

    师父左手悠悠地转着伞柄,右手懒懒地一挥,所有的黑针登时齐齐朝教众射出。六神教教众还要四处奔逃,却哪想这黑针如同长了眼睛,追逐着目标准准朝背心刺去。

    “没用的,”师父傲然站在远处,脚步一分都没有偏离原位,“老子在黑针里又加上了解语咒,让我瞧瞧你这些教众都是些什么货色!”

    果不其然,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种“噗噗”的声响。每当一簇黑针刺入一个教徒背心,都如同戳爆了一个气球,那人便“噗”地一声急速缩小下来,直至缩成半个拇指甲大的黑色爬虫。

    那沈良眼中突然划过一丝惊惶之色,还未及他重新镇定下来,一支长箭突然簌簌地穿过空气,“铮”地一声刺过他左腋下衣衫,竟将他钉在树上。

    沈良赶忙想要挣脱,谁料抬眼见丹霞眸子一沉,又是一声响指,另支长箭应声而出,“铮”地一声又穿过他右腋衣襟。两支长箭显然不想夺他性命,然而这精准的箭法却生生令人胆寒。显然意在警告他,虽然现在不想取他性命,但废了他的一只手,和一箭穿喉,对于这人来说都是手到擒来。他额上开始泛出冷汗,缓缓地环视了一周,却发现两支箭是来自不同的方位,现下整个树林沉静,压根不可能找到射箭人的所在。

    师父撑着纸伞一脸悠悠然的冷笑,一步一顿地走到他跟前,拎起下巴瞧了瞧,又用力扯了扯他的面皮。沈良的脸被他扯得通红,皮子都快要给扯下来,师父这才放手,退一步叹息道,

    “居然是真货。不过这等三脚猫功夫,可惜这张脸了。”

    他说着又踱步开来,面带调笑之色地一字一顿,打着手数数,“一二三四……”

    他每数一声,都有一支长箭应声飞出,精准地刺过他的衣襟钉在树上,十几声之后,他才渐渐发现,这人居然是打算照着他的形状在树上描出个人形的边来!

    竟是这种猫玩耗子的玩法。

    “你可别乱动哟,说不定人手滑就刺到眼睛里啦,你还是小心点好。”师父一本正经地拿一手撑着这古树,点头建议到。话说钉住沈良的这棵树倒是棵少说百年树龄的大树,盘根错节,不可环抱,令这人此时就像被钉在平面靶子上一般。

    “让我猜猜你什么时候能招呗,”师父冷冷地挑眼看着他,“沈良那兔崽子,老子又不是没见过。才不是你这种怂包子。反正你已经闹得我错过了下午的赌局,那老子也就索性慢慢在这跟你耗着。”

    那被钉在树上的“沈良”神经高度紧张,已被不停射出的箭吓得几乎心跳停止,却听丹霞散人继续悠悠地说,

    “老子活了九十八年,你个兔崽子都能投胎几回了。哼!我还能不知道,你们六神教现在本来就元气大伤,不剩几个人了。还能折腾出这么多人来老子这闹腾?还有啊,下回想用‘撒豆成兵’,那表情也稍微弄得活泼点,一看就是初学者的水平,啧啧,老子都替你掉价。”

    “沈良”还是咬着嘴唇不语。

    “还不说话?哑巴了?刚刚不还挺横的么?”师父鄙夷地瞥他一眼,“我山上的宝刹是你这种渣渣能‘上去一叙’的?说说吧,你们教主去哪了?到我这来究竟又是想干什么?”

    秦贞趴在穆驰背上噗嗤一笑。

    这会秦大倌人打扮得如同土匪,和穆驰一起躲在高处观战。这里是个穆驰选定的天然掩体,树石交错,非常适合狙击。穆驰和秦贞此时身上都挂着树叶,脸上也用泥巴涂成花脸,若不是身上这些古人装扮,倒真有了几分现代军人野战之感。

    穆驰严肃地将秦贞从肩膀上抖了下去,用气流声说,

    “别闹。一会小心出人命。”

    说着稳稳拉开弓箭,“簌”地撒指又是一箭。百米之外的沈良脖颈右侧树干,又深深扎入一箭。

    “相公好箭法。”秦贞看他冷着脸,索性打了个滚半躺在旁边地上,两手一抱头,舒服地枕在石头上,歪头朝他赖皮一笑,

    “古圣先贤说得好,工作的男人最帅气。相公果然这时候最迷人了。”

    穆驰没理会他的调笑,手支起弓箭朝周围一划,

    “要是狙击枪,效果更好。800米内无人区。”

    秦贞顺手捞了两颗野果,在衣襟上擦了擦,一个丢到嘴里,一个递给穆驰,“那你后来为什么不继续做了?这职业差别也太大了吧?”

    穆驰沉默不语,又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朝远处比划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痛苦。

    “小生猜的话,大概因为你那小情儿?”秦贞话里带笑,脸上却也不看他,只是枕着双手,怔怔地瞧着头顶林叶间影影绰绰的日光,“跟我说说?”

    穆驰也不答话,沉默了一阵,突然问,“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职业理想是什么?”

    “那是啥?”

    “就是你小时候,想着长大要做什么?”

    秦贞啃完了野果,继续躺下闭目养神,隔了半晌,才说了一句,

    “那种事情,谁知道啊。”

    穆驰看远处的师父不再打手势,知道审问已经到了最终阶段,不再用他远程掩护,便收起弓箭,坐下来叹了一口气,

    “我小的时候,特别想当将军。”

    “呵,还够远大的,”秦贞咧嘴笑了一声,“为什么啊?”

    穆驰低着眼,手上继续将弓箭收到套子里,有些生涩地答道,“我说了你别笑。”

    “嗯,保证不笑。”

    “因为小贞他特想当将军夫人。”

    秦贞果然没忍住,噗的一声喷了出来,笑得满地打滚,泪都激了出来。过了半天他才捧着肚子擦着眼泪,指着穆驰说,

    “你……哈哈哈……不行……噗……我真没忍住……”

    穆驰自失地一笑,也没责怪秦贞,抱着臂也靠在岩石上,眼睛微微闭了起来,

    “小贞是个好孩子。”

    秦贞渐渐收了笑声,坐直起身子,擦了擦眼泪,

    “挺好,你这理想挺好。”说着他转了个身子反身趴在岩石上,眼神有点失焦地看着远处,声音却还是笑笑的,

    “比我好。其实我小时候,特想长大之后推着车子卖煎饼。”

    穆驰睁开眼睛,有些疑惑地盯着眼前这人。秦贞虽然一身泥巴,吊儿郎当地趴在石头上,却还是遮掩不住这人身上散发出的某种夺人眼球的气场。这种气质他毫不熟悉,却又渐渐地开始非常熟悉。他似乎无所不能受,却其实凌厉得惊人。他似乎对着何种痛苦都能自如地嘲笑一通,又似乎在无时不刻地自找罪受。

    这人不是他的小贞。他太复杂,太神秘,太没有节操。然而,穆驰却发现自己此刻,无比地想要更加了解他。

    “我就想着之后有个人能陪我一起卖煎饼。一路卖,一路吃,一路吃,一路卖……”秦贞嘿嘿一笑,转脸朝穆驰灿烂一笑,

    “其实我从来没吃过煎饼。你说那能好吃么?”

    天华山东侧。

    新广和左护法依旧将自己睡成死猪,白连花此刻却眼睛大睁。

    他冷冷地爬起来,将枕着自己屁丨股的新广踹到一边,又朝地上啐了一口,默默地拔出身上插着的各种冷箭。不同于平日里白内障一般的白痴小眼神,此刻的白连花眼中闪现着冷静而训练有素的淡定。他将右手两指放入口中,轻声地打了声呼啸,不用多时,一只白鸟就从远处飞了过来,扑腾扑腾地落在他跟前。

    白连花又起身踹了两脚新广和左护法,确认他在酒里下的麻药够量,嘴里还嘟嘟囔囔着,

    “真是蠢货,没想到六神教左护法居然是这种草包。本来以为要花点功夫帮新广打到你,再迷倒新广,谁知道居然还有人自投罗网。啧啧,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落下的白鸟训练有素地抬起一条腿,白连花从善如流地从它脚上的锦囊里那处一支火折子,和一条长长的白纸。这纸名叫传声纸,燃烧之,并且对它说话,声音就可以传到送纸的人燃着的炉火中。

    白连花打着火折子,点燃传声纸,言简意赅地说道,

    “王爷,我已经成功穿越回来了。由于不知道的原因,这次穿越已经不需要死亡作为必要条件了。而且我找到了秦贞,他果然是双料间谍,还是丹霞散人的徒弟。不会有错的,他一定是你当年灭族的灵源家还存活的后人。”

    作者有话要说:【公告】

    亲妈还是决定要把“公告”放在其他东西前面,当然是因为……(挠头)为了表现总受亲妈的诚心啦(笑)。

    总之,这一周亲妈进入了惨绝人寰的考试月,本周有五门考试,还有一些口译任务。好比说明天要做一天的陪同口译,所以根本摸不到电脑呢。亲妈大概本周就算是每天晚上都不睡觉地码文,估计也不能保证日更了。

    所以,本周就要改成[隔日更]了哟,今天亲妈也是抱着电脑四处奔走,见缝插针地码了新章出来。

    但是隔日更什么的只持续到[下周一]亲妈考完学分最重的那门课位置,之后又会重新回复日更啦。

    那就(捧脸笑)希望各位读者桑们来祝福亲妈人品大爆发,可以顺利挺过这一周吧~同时也不要离亲妈而去哟~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读者】

    读者:艳为安qzuser泪轩然帕狐刀江洛微微凝眸处乖乖个隆冬三千影帕狐刀妖总攻啊言婕酱~糖萍萍圣歌一马平川七洛不会做梦的孩子浅滟路人甲晏落羽毛爱疯5懒得宅一言执念三又糖洗白白zerbyss女仆咖啡店店长大人。

    特别鸣谢:总受君人生第一条长评。感谢【艳为安】姑娘这样用心的评论和解读,真的很感动,也很鸡血。对于作者来说,这真的就是能够收到的最好的爱。(总受君已经把它制成长微博,挂在围脖上了,表示要永远珍藏tut)

    【今日段子】

    哈哈总受君今天来讲讲窝的一个基友妹子——给我看的短信截图。

    基友妈:宝贝,你最大的优点就是长相不变老,这么多年了,你始终顶着一张二十多岁的脸,真好。那句广告词怎么说的来着,岁月不曾在你脸上留下痕迹。

    基友:可是妈,我今年才十九岁。

    #妈我一定不是你亲生的#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