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9秦贞非秦贞

9秦贞非秦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此时已是晚春,乡间小路上也是一派莺柳艳艳。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抄小道前行,车轮在新雨过后的泥路上留下两条深痕。

    “想不到你还挺能打。”

    秦贞笑嘻嘻地坐在马车一侧,眉眼低垂地给穆驰缠绷带,顺手照着他的伤口就是一掌,疼得穆驰猛吸一口冷气,

    “那四个追兵都是六神教高手,你没有内力,又不懂心法,居然能把他们都打发了。小生真是佩服。”

    穆驰皱着眉头瞥了一眼死皮赖脸的某人,把他的手挡开,开始自己包扎,

    “我不打,难道让你去打?”

    “嘿嘿,那倒也是,小生现在这副身体,去也是作死,”

    秦贞看他不领情,脸上的笑意也没消褪,索性往后面一躺,远远打量穆驰,“反正现在也就咱俩相依为命。前有狼后有虎,六神教和湘王爷还不知道谁更想除掉小生,不如穆驰你也跟咱透个底,你是干什么的?”

    “我?”穆驰一副没打算刻意隐瞒的表情,沉稳地说道,“我以前是特种兵。”

    秦贞面上不着颜色,心下却是一凛,只见眼前这人面上自带一种坚毅之色,表情还是原来那副冰山禁丨欲脸,然而却莫名染上一种凛冽的杀气。秦大倌人不知从哪弄了根草在嘴里叼着,吊儿郎当地继续问道,

    “那是什么玩意?”

    “是现代的一种特殊兵种。”穆驰简单地说,“单兵作战能力很强,训练能在各种恶略环境下完成任务。”

    秦贞百无聊赖地摆摆手表示不懂,“你善使什么兵器?”

    “冷兵器的话我常用短刀,比较习惯近身作战,”穆驰包扎完腿上的伤口,把衣襟盖上,抬起头开始认真回答秦贞的问题,“但我是团队中的狙击手,常用的武器是狙击枪,你没见过,这也没有。”

    “得了,看来真作死的我还不是一个人,”

    秦贞不经意地将马车的窗帘掀开一条细缝,警惕地瞄了一眼窗外,转过头来朝穆驰咧嘴一笑,

    “总之咱俩现在一对苦逼兄弟,我不能打,你没有顺手的兵器。要是被人捉住就得往死里虐。怎么样?听起来挺带劲吧?”

    “我知道,”穆驰果真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刀,叹了一口气,低头开始擦拭,“其实你去救王爷那天,我一直扮成六神教教徒,藏在地牢里。结果后来你背着王爷逃跑太快了,我没追上。等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晕在树林里了。”

    “你消息倒是灵通,这两天没白在附近转悠,”秦贞倒没特别惊讶,更不害臊,反倒带着一脸轻薄的笑容,恬着脸凑上前去,抬手挑了挑穆驰下巴,

    “不过美人呐,话说小生一直特奇怪一个问题。”

    “你说。”

    “一般的美人都是胸大没脑,你说你是不是蛋大没脑?”

    “……”

    “没事不好好当你的调丨教师,每周免费gan一gan不要银子的美人小倌,好好过你的神仙日

    子。跟我跑过来干什么?还得平白无故作死一次?”秦贞用看傻逼的眼神惋惜地摇摇头,“古圣先贤说得多好,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作死才会死。你这回是怎么死的?我是被轮丨x虐死,永福是被砍头。你呢?上吊?投河?要是没穿过来呢?”

    沉默半晌。

    “说来话长。”

    “噗,你不说,那让小生猜猜。”秦贞轻笑出声,却没拉开距离,此时几乎凑到他脸颊,气

    息也都重重喷到他耳根,那对耳朵果然腾地红了,“你爱的是我穿越前这具身体,为了他才去xxoo学园当调丨教师?”

    穆驰没否认,眼睛直直地瞪视着前方,牙齿咬紧,像在忍耐着什么。

    “可是没想到小生穿越过来,鸠占鹊巢,把你小情儿的魂魄挤了出去,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恨我?你明知道我不是你小情儿秦贞,只是个小贱人秦贞,还乐意为我抵命么?”

    穆驰憋了半晌,耳朵红得要滴出血来,才硬生生憋出一句,

    “哪那么多为什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么?”

    “不不不,”秦贞满脸笑意盈盈,把下巴抵在他颈窝上,慵懒地抬头瞧他,“小生这不给你提供个选择么?把我在这扔下去,让我烂在阴沟里。坐这辆马车往前一直走就是颖城。”秦贞伸手拍拍他结实的胸肌,调笑道,“凭你这小身板,古代现代一样混得出来。”

    穆驰眼里几乎要喷出怒火,兜手将那笑得一脸无赖缠在自己身畔的人拉近身来。一手狠狠捏住秦贞的纤腰,俯身重重地朝他唇上吻下去。这一吻重而充满侵略性,几乎像是要把眼前这人吃拆入腹。马车猛力地颠簸了一下,穆驰也毫不为所动,只是将秦贞柔韧性极好的腰身尽力贴合自己滚烫的胸膛,伸出舌头敲开贝齿,在他口内寸寸吮丨吸过来。秦贞的气息渐渐粗重起来,抬脸条件反射般轻启微唇与他纠丨缠,丁香小舌一寸寸舔丨舐过侵入口中的强劲舌尖,晶莹的口丨涎丨淫丨靡地从嘴角流下。

    良久,穆驰喘着粗气猛地放开他,两人都面色盈盈,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秦贞气息不顺,抬手擦了一下唇畔,噗地一声开始不停地大笑,笑到整个人都软倒在穆驰怀中,

    “如何?”

    穆驰垂眼看着他,半晌才答道,“甜的。”

    秦贞止住笑,侧抬起头看着穆驰,“你个疯子。小生这叫职业素养,怎么样?正宗的京城冰

    糖葫芦,味道不错吧?”

    穆驰沉默良久,轻柔地将秦贞拉入怀中,将下巴抵在秦贞后颈,贪婪地吸了吸鼻子。他双眼微阖,用低沉而温柔地嗓音说道,

    “小贞,我只是不想看你死。”

    秦贞猛地地怔在那里,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穆驰的鼻息喷在他发间,有些微麻麻的□。秦贞抿下嘴唇,眸子沉了沉,颤抖地抬起一只手,反环住穆驰的脊背。他费力地吞咽了一下,刚想开口,却听穆驰继续沉声道,

    “只要你不死,说不定哪天我就能等到你回来。”

    秦贞眼中刚刚温润起来的目光又自嘲地冷了下去,手僵在穆驰背上不知该上该下。半晌,秦贞终于抬起手,大喇喇地抚了两下穆驰的脊背,无赖地哈哈笑出了声,

    “你个疯子,快给我别做梦了。谁都乐意小生死,可小生自己还没活够。等我活够了再让你

    那小情儿来替我吧。”

    颖城永福客栈。

    客栈掌柜的身材短小,中年谢顶,穿着棕黑的褂子,方方的大脸上长了一颗大痣。痣上生长毛,正落在鼻孔旁边,十分醒目,令人过目不忘。此时瞧有人打帘子进来,掌柜的马上放下账本,殷勤地迎上去,

    “客官,住店?”

    “嗯,我娘子身染风寒,不便活动。帮我们开间楼上清净点的房间。”

    说话的声音清冷低沉,分明是穆驰。只是他容貌稍加修饰,唇上贴了胡子,显得更加沉稳成熟。而他口中的“娘子”则一袭白衣,娇立在侧。他娘子身材高挑,风姿卓然,却有弱不禁风之美,整个身条柔柔地靠在穆驰臂弯,只是拿袖子掩着嘴,不住轻咳。

    “这位……”掌柜的哪里见过这等美人,眼睛都直勾勾地痴了,却见白衣女子如水的娇眸一转,竟是向他飞了个媚眼。不禁心如擂鼓,面色棠红,口中结结巴巴不知所措。

    “在下娘子身体不好,吹不得风,还请掌柜的速速带路,”穆驰暗自恼怒地捏了一把秦贞的腰,将他又往身侧带了带,“还有,附近哪里有信得过的郎中,在下还得再去抓点药。”

    掌柜的忙不迭地弯腰抬手,将二人引上木质楼梯,捡最里面一间整洁的客房让他们住下了。白衣女子一直以袖遮面,含笑不语,此时又转脸向掌柜的一笑,弄得那男人几乎魂飞魄散,口水快要挂到胸口。

    “笑笑笑,就知道笑,笑死算了。”掌柜的刚走,穆驰就将秦贞向凳子上一甩,冷冷讽道。

    “哟,相公,”秦贞调笑着终于开口,那把声音无赖非常,倒确是他真身。这“娘子”款款站起身来,将白袖一甩,柔身靠上穆驰臂膀,抬手拧了一把他的鼻子,

    “古圣先贤说得好,多吃盐,少吃醋,不然容易肾亏。”

    “哼,废话真多,”穆驰眉毛一挑,将秦贞打横抱起,放在床上,从柜中拿出被子给他盖

    了,

    “这些天就藏在这里好好休养。你的外伤和内脏伤得都重,我当时也只是给你做了些应急处理。不趁早养好落下病根,到时候追杀的人来了,我也救不了你。”

    秦贞拿肘子撑着榻间软枕,含笑盯着穆驰只不言语。

    “又笑!”穆驰耳朵一红,转脸尴尬一咳。秦贞平日里虽然毫不女气,身材也精实健壮。然而他五官精致,加上他为求“专业素养”,一直控制饮食,身形偏瘦,扮成女装却成了另一番风韵。此时秦贞斜卧在床上,一身白衣翩然,轻笑晏晏,穆驰觉得气息有些紊乱,直不知该把眼睛往哪放。

    “你在这等着,我出去给你请医生瞧瞧。”

    “可别,”秦贞赶忙抬手抓住他,头摇得如同拨浪鼓,“就小生这伤,让郎中一把脉就完了。保不齐我的病症方子传出去,传到哪方的眼线耳里,顺藤摸瓜就能把我们给齐锅端了。你快去找店家要副纸笔,我给你写几副方子,你去不同的药店抓药,回来再按我说的法子帮我煎药。我配上内息调理,几日就能转好。”

    “你还会开药?”

    “俗话说的好,在家靠自个,出门靠自个。除了收尸不能自己来,小生其余的事情都得备着一手不是?”

    穆驰捏着秦贞写的方子,怀里揣着些碎银和铜钱,开始上街找药房。颖城倒不是小镇,市场上熙熙攘攘,卖各类小玩意的铺子应有尽有。穆驰看见一个茶馆门口有老汉支着摊子,一束稻草垛子上插得都是红彤彤的冰糖葫芦。他停步略一沉思,走过去买了一支。

    “客官,给儿子买的?”老汉憨憨地笑着把糖葫芦拿纸包好,递给穆驰。

    穆驰耳朵一红,接过纸包,只是含混地答了一声。正要走,只听老汉指指茶馆里,憨笑着说道,“客官不进去听听?京城来得新段子。讲湘王爷智战六神教教主沈良的,里面说的那青月楼头牌小倌机智非常,现在火得不行呢。喏,今儿都讲了第七场了。”

    穆驰觉得有些好笑,心想这古代的传媒行业倒也发达,便摇了摇头走到茶馆门边,想顺势听两句。无奈茶馆根本被挤得水泄不通,还有些小孩猴子似的攀在房梁上,瞪着眼睛听第七遍的重播。

    “……谁料那小倌却是故意被捉,早在天府大狱里埋下七七四十九颗炸雷。且这炸雷设计淫巧,能定时爆破。小倌只听得胸前沙漏一停,说时迟那时快,他一触机关,却是将王爷活活坠入蛇坑!……”

    听众齐齐地吸了一口冷气。

    “……这沙漏并非寻常沙漏,其中砂质,却是小倌独门研制的秘药。只见这小倌跳上高出,将漏斗一敲,六神教教众悉数粘上其中粉末。未几,只听六神教教众纷纷惨呼。那几人高的巨蟒竟从坑内爬出,张开大口就向人群扑来。原来这独门秘药,正是吸引巨蟒的源头……”

    这说书的几乎像是拿着摄像机守在现场直播,连细节都细致入微。穆驰哭笑不得地听得这些细节,只怕三分真,却有七分水分。本来即使他本人在现场,也并不知道秦贞那天究竟怎样设计逃脱,还顺便端掉六神教几乎大半势力。现在听了这书,更觉得扑朔迷离。心下只想改天逼着秦贞自己跟自己说实话。

    穆驰毕竟刚刚穿来古代,也颇好奇此地风土人情,此时兜兜转转,在集市里走了一圈,又买了些其他新巧玩意。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抬脚迈进第一家药店。他从怀中掏出方子,递给郎中瞧了,却见郎中喜笑颜开,直向他拱手作揖,

    “这位客官,恭喜您呐?”

    “怎么说?”

    “恭喜您夫人喜得贵子,”郎中抓好了药包,又把一些丹丸盛在一个瓷瓶当中,塞在他手里,“这是上好的安胎药。祝您到时夫人顺顺利利产下儿子。”

    穆驰嘴角一抽,脑门上满是黑线。然后他果然在第二家店第三家店和第四家店,分别取到了治疗痔疮腹泻和妇科疾病的药。穆驰在心里将秦贞骂了个八百遍,在爆发的临界点上迈进了第五家店——

    “客官,”郎中却是用十分同情的眼神看着他,“您的药抓好了。另外,这是老夫几年来精心研制的特效药,用过的人都说好。”

    穆驰一个头两个大,知道自己被耍了一圈,但还不得不把药材抓回去,此时气得眼睛都要喷火。

    “这回方子又是治什么病的?”

    “客官您……”郎中拉远一步惊愕地看着他,然后带着猥琐的笑容凑近穆驰耳边,小声说道,“客官您不是……不丨举嘛?……我们这药……”

    “不……不丨举你妹夫!”穆驰恨不得把手上所有物事全砸上一遍,“秦!贞!卧!槽!你!八!辈!祖!宗!的!”

    穆驰气冲冲地杀回客栈,刚想推门进去,把这些劳什子药材全部全部砸到秦贞脸上。却突然听到客房里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穆驰猛地刹住脚步,贴在门板上谛听,却无端地听不分明,只隐隐听到秦贞沉稳冷静的嗓音依稀飘过来的只言片语,

    “……事不宜迟……尽早动身才是……”

    他猛地推门进去,却见客房里秦贞白衣翩翩地背向他而立,房里再没有别人。进来的那瞬间,他分明见到秦贞把什么纸一类的东西,凑在烛火上烧尽了。

    听见门响,秦贞款款转过身来,脸上绽开惊为天人的嫣然一笑,

    “相公你可回来了,让娘子一顿好等呐。”

    作者有话要说:小虐怡情大虐伤身

    亲妈会偶尔带点小波折,但整体绝不会大虐的啦(笑打滚)

    读者桑们请放心,总受是亲妈,深深爱儿子,不信乃们看啊看(指)

    【感谢读者】

    读者:啊言七洛mamie北之玄浅滟羽毛晏落转身苦恋总受的总攻大人jenny881003。

    感谢大家过来和总受亲妈讨论剧情卖萌示爱(划掉)……什么的wwww每天看到大家的反馈,都是超级正能量加油站(捂脸)。

    【锁】

    亲妈自带被锁体质(惨笑),收到的小黄牌都可以用来打扑克了。

    为了不影响阅读,请还木有看过的读者猛戳[文案]上的“和谐炖肉锅”这个按钮,就会把你们传送过去;或者在[加精评论]里找答案吧~lol

    读者君们都是聪明的姑娘窝窝窝什么都木有说(捂嘴巴)

    【每日段子】(虽然好像没人反馈了但还是坚持写~喵)

    围脖上开来的一个段子。

    昨儿看到这么一幕…男生a站在前面,后裤兜放了一个计算器,男生b坐在后面说,「借我一下计算器。」a冲b扭扭胯,示意他去拿,说了一句「小心点拿,兜里有别的东西。」…于是b一脸认真虔诚学术地蹲了过去,隔着a的后裤兜用起了计算器按按按按按。

    #请在一起!#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