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7教主你个受(全)

7教主你个受(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此日已是秦贞穿回来的第三日。

    京郊西侧,白璐山下,溪水绕田,不起眼的青瓦宅院里香烟帐暖,秦大倌人这些日的日常却是——

    “秦……秦郎……让我翻过来……我想看着你……”

    身侧美人面飞红霞,连丨声丨丨娇喘,恨不得浑身都化作一滩水,腻在他身上。秦贞笑眯眯地拍了两下美人光丨滑丨紧丨绷的白嫩屁丨股,抬起他两腿架在肩上,挺丨身又做了一轮冲丨刺。

    “成,沈美人,还想怎么玩?小生都依你。”

    秦贞脸上一副要疼他三生三世绝不分离,若要有违天打雷劈的绝世好攻表情。一手温存地抚摸他的长发,一手照顾着他前面,胯间每一下都准准撞丨到他最销丨魂之处。

    要说秦大倌人技艺最精妙之处,却是在眼神。就算是客人此时舒服得双眸紧闭,红唇轻咬;叫唤得欲丨仙丨欲丨死,生活不能自理,也必须含情脉脉,以“如水般温柔的眼神”专注而深情地盯着他看。以防恩客突然诈尸,垂死惊坐,精分的死鱼眼是绝对不能让人看到的。

    “美人,”秦贞摆好满眼笑意盈盈,腾出手指温存地抚上红艳小唇。当世第一大邪教六神教教主沈良,此刻却浑身酥软,眼丨含丨媚丨色,主动张口含丨住秦贞手指,任他伸进来不住搅动,与丁香小舌纠缠,带出缕缕银丝,

    “别咬着,嘿嘿,放松,小生最喜欢听你的声音了。”

    “唔……嗯……”果然随着嘴唇的失守,有节丨奏丨感的破丨碎丨娇丨吟不可避免地逃逸出来,那美人忘情地攀住秦贞腰丨部,主动挺身迎合着律丨动,下丨面的小口也激动地反丨复丨夹丨紧,铃丨口颤抖,不断渗出蜜汁,

    “就是那里……啊……再来……唔……”

    青月楼第一倌进可攻退可受,耐丨力果然也不辱使命,又与沈良足足缠斗了两个多时辰,方才作罢。轻纱帐内被丨翻丨红丨浪,直做到美人浑身脱力,软在被中,再也丨浪丨不起来。

    “秦相公,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当然,”个屁!秦贞暗自将白眼翻到帐顶上去,毕竟有求于人,拿人手短。纵然觉得这话穷摇得简直不忍直视,鸡皮疙瘩有如滔滔江水飞流直下三千尺,嘴上却还是忙不迭地满口胡扯道,“古圣先贤说得好,愿得一人心,携手包馄炖。美人你绝逼就是小生想要一起包混沌的人!”

    “秦郎!”

    沈良平日里其实毫不女气,英姿勃发,专狠毒断,是个冰山美人。却每每只在秦贞床上少女心十足,也不知道这歪诗究竟让他触动到了哪里,这人突然泪眼盈盈,八爪鱼般把秦贞缠了个结实,

    “告白真甜!人家都感动了。那你到底喜欢人家哪里啊?”

    “唔……”秦贞支起手肘,抬眼打量,怀中人儿身形修长,面若桃花,一头乌发滑不溜手。最妙在于屁丨股,又白又圆挺翘紧绷弹性十足,绝对是对一等一的绝世好屁丨股。秦贞想到此处,便倒也不委屈自己,从善如流地在美人屁股上揉捏了两把,又“啪”地打出一声脆响,

    “既然是美人,当然是哪里都喜欢,嘿嘿,尤其是有绝世好屁丨股的美人。”

    沈良听了这话娇羞一笑,将头窝在秦贞臂弯,拿手指在秦贞结实白皙的胸肌上,任意划着圈圈,脸上一副幽怨的怀春少女之色,

    “这两日闵敬王回京,本教也到了收网的时刻了,我要回去收拾那些杂鱼,就再也没工夫跟你这样日日缠绵了。”

    “不要紧,”秦贞作深情状抚摸着沈良侧脸,“小生这不是要陪你去嘛,就算不能继续享用美人的极品屁丨股,但是男儿大仇不报非君子,能和美人并肩杀敌,倒也是另一番情趣。”

    “你就那么恨那湘王爷?还要专门潜入天府大牢去杀他?”

    “此事夜长梦多,你知道湘王爷曾经一手遮天,党羽众多,真等到法场上那天,保不齐有旧党前来劫法场,”秦贞撑着身子从床上爬起来,就这么光着背对着床帐前去放洗澡水。沈良满眼爱慕地看着他肌肉精实充满阳刚之气的身体,干渴地咽了咽吐沫。

    “那货曾经灭了老子满门,而且还找十八个壮汉轮番折辱老子。这些小生都跟你说过几回了,此仇不报,难解心头之恨呐!”

    沈良顺从地头点如捣蒜,任凭秦贞走回来把他打横抱起,还一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他宽阔的怀里,

    “你能来帮我,我已经高兴至极了。何况刺杀湘王爷本也在计划之中,此事又不宜让教内之人动手,只好仰仗秦郎。”

    秦贞步履稳稳,面含笑意,将沈良缓缓放入热气腾腾的木桶之中,自己也一迈步跨了进去,将他一伸手揽入怀中,

    “美人身丨下死,做鬼也风流。只要是你开口,小生当然甘愿肝脑涂地,万死不辞。”秦贞一手滑过温水探丨入丨美人后丨面,调笑道,“只是这里,不赶快清理干净,小心闹肚子。”

    沈良知道他指的什么,脸上又是一红,干脆转过身骑丨坐在秦贞身上,软身送上樱唇,

    “秦郎急什么。你这样帮我,我也无以为报。俗话只道**一刻值千金,不知道这等酬礼,秦郎是收还是不收?”

    刺客什么的都在夜间活动,这也是有其道理的。

    现下秦贞一身标准刺客的纯黑夜行衣,正立在京郊小宅当中,让沈良给他整理仪容。教主擅长易容,刚才花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才完成了这个巨作。方才他手执泥塑,照着秦贞的要求,这里填平些,那里垫高些,活脱脱将风流倜傥秦大倌人整成了另一个人。

    秦贞拿起铜镜,咧嘴呵呵一笑,

    “还不错,是个美人。”

    “当然是美人,秦郎就算化成个叫花子,气质也是极美的。”沈良好整以暇,柔身环上他脖子,在他未沾泥塑的唇畔轻吻一记。

    “你可要小心,刺杀不成不要紧,能抽身而退才是最重要的。”

    “得了吧,别看小生这样,身手可不错,他们抓不着我。”

    秦贞转头又在铜镜里注视了一下自己。那分明是穆驰的帅脸。

    全然出自无意,自己竟不知怎的就将外貌描述成了这般。他想了想,十分好玩地一笑,拿着镜子摆了个穆驰惯有的冷冷禁欲表情,哈哈捧腹着从窗口跃了出去。只留下莫名其妙的沈良,一人呆立屋中。

    天府大牢位于京城城南十分隐秘之处。

    秦贞照着沈良指点,一路触动机关,直过了二十七道凶险关卡才到了天牢大门。这些关卡设计淫丨巧,招招夺人性命,有些甚至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生卡在那里血流尽至死,或是跌入满是食肉巨鼠的坑洞之中,活活被啃尽血肉。

    秦贞不怕死,还经常找死,但白白死的事情他还是坚持不做。二十七道凶关下来,他只是左臂被划了一道伤口,其他部分倒还齐整。为防刚才划伤他的利器上喂了毒,秦贞停□来躲在暗处,从怀中摸出两粒天容丹吞了,又运气防止毒液扩散。

    天牢内部宛若迷宫,还有武功高强的侍卫把手。秦贞按照沈良的地图一路摸过去,避开了些最厉害的,迷倒了些中等程度,至于些挡路的杂鱼,他也就顺手砍了。他先照计划潜入主控室,偷到了底层地牢的钥匙,接着又层层下潜,直到位于地底深处的地牢之中。

    “王爷?”

    秦贞颤声道。他把地牢上下两层的侍卫全部放倒,颇花了些时间,身上也来回多了许多伤痕。最深一道在右侧大腿,刚才破门时首先与他缠斗的那人分明是天华派高手,善使长剑,一剑下来,伤口几乎深可见骨,血肉都翻了出来。

    “嗯?”

    只听微弱一声应答,秦贞知道这人还有气。只是自他记事以来永远冷漠霸气的王爷,此刻却被粗大的铁链吊住双手,朝两侧吊在空中,身上几乎没有好肉,白色的囚衣被撕成条状,染着斑斑驳驳的鲜血。

    “哼,又是些杂鱼,”王爷睁眼瞥了秦贞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声音虽然虚弱,却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威严之感,“本王说了,要杀要剐自然都随意,不必再费心了!”

    “王爷,是小生来救你了。”秦贞忍住内心强烈的震颤,单足一点,使轻功攀在一根锁链上,达到和王爷相同的高度,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瓶,拔开塞子,凑到王爷嘴边。

    “秦贞?”王爷表情明显有些惊愕,他努力转头凑到瓶边,闻了闻瓶内液体的气味,“果真是你。你没死?”

    “这是王爷的云白浆没错,只有小的才有。王爷快喝了,这前后缘由我们出去再说。”

    王爷的表情略显怪异,然而他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张嘴把云白浆整瓶喝下,片刻之后,他脸上果然泛起了血色,一些大处伤口也逐渐开始愈合。

    “小的偷到了钥匙,这就来给王爷开锁。”

    “呵,你居然没死,”王爷并没有因为秦贞想要开锁的尝试泛出任何高兴之色,反倒失声一笑,“十八罗汉居然都没把你弄死,本王调丨教的倒是真好。”

    秦贞身形一顿,动作慢了下来,却也不回头看他,继续检查锁链的机关,却一时总找不到锁孔,

    “小生就是王爷养的一条狗,王爷想让我死,直说便是了,推给贾员外做什么。”

    “哼,你倒聪明,看出来是本王做的了?”

    “猜得出一点,刚才才确定了,”秦贞声音平静,倒并无波澜,只是手上解锁动作不停,依旧不抬头看他,“贾员外夫人为了争风吃醋,倒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我虽是王爷暗使,却自信并不可能有敌方知道,所以也不会费心除我。反倒是京城皆知王爷宠丨幸我,敢出手动我的人也不多……”

    “哼,那你还回来救我做什么。”

    秦贞咧嘴一笑,这一笑却难得笑得丑极了,“谁知道呢。”

    沉默半晌。

    王爷突然沉声道,“你走吧。”

    “啊?”

    “本王就算是出去,也是丧家之犬一条。难不成你还狂妄到以为,你区区秦贞,就能护我周全?”

    “王爷不出去,小生就是丧家犬一条,”秦贞终于抬头看上王爷双眼,惨然一笑,“别看我这样,拜王爷悉心调丨教所赐,小生功夫拳脚也有上俩下子。再不济,不还有条狗命么?”

    空旷的地牢里突然传来轻声一笑,接着是啪啪啪的鼓掌声。

    “哈哈哈,真是一场好戏。王爷,想不到你作恶至此,不忠不义,还有人愿意追随。佩服,佩服。”

    秦贞猛地转身,将王爷护在身后,拔出腰侧软剑就要迎战,却听身后王爷声音温凉冷淡,毫不惊讶地说道,

    “本王能让沈教主如此大费周章,也算值得了。”

    秦贞心下一惊,定睛朝远处一看,那身着红袍,衣袂翩翩之人,不是沈良是谁?!

    “是你……”

    “秦郎,”沈良嫣然一笑,“你这血淋淋的样子真好看,弄得人家都有凌虐欲了。方才明明有云白浆,自己不喝一滴,偏要给那死鬼喝,现在还撑得住?”

    “嘿嘿,千金难买老子高兴。沈美人,你演技不错,小生受教了。”秦贞嘴上倒是硬,眼前却渐渐昏花起来。天容丹抑毒效果虽好,但却制不住双毒。刚才被天华派那厮砍得一剑,虽然看似无毒,却是药引,猛烈地诱发出他在机关处中下的毒剂。

    “那当然了,秦郎乐意演戏,人家当然乐得奉陪,反正秦郎如此美人,我倒是不亏。”沈良言笑晏晏,一声响指,几条更粗的链子从墙内钻出,像有生命一般,牢牢捆住秦贞,将他吊在和王爷相同的高度。

    “呵呵,彼此彼此。”秦贞咧嘴一笑,既然知道下场如何,倒也风度不失,嘴里浑话上还要赚足便宜,“**一刻值千金,小生这时候倒成了巨富了,只赚不赔的生意,我也爱做。”

    “只是你可知道你家王爷为何想方设法要引你过来?”

    秦贞一愣。既然王爷知道沈良,那就断无理由不知道他复生的事情,那刚才——

    “我给王爷出了道选择题。秦郎秦郎,你看如何?”

    他和王爷脚下轰然一响,一道石门洞开。地牢幽暗的火光见,他依稀辨别出那是无数条缠绕在一起的巨蟒。巨蟒身上绿光莹莹,一看便是剧毒。他又抬眼一看,他和王爷的锁链不知道何时联动在了一起,正在缓缓地左右浮动着。假如一边坠下,另一边就能升起。

    “俗话说得好,人生就是不断选择的选择题。你如此忠心效忠的王爷,又会如何选择呢?”

    作者有话要说:(防雷预警)未来会有些小波折小悬疑小伏笔

    然而!亲妈拍胸口保证儿子绝不是贱受,亲妈不喜欢渣攻贱受的戏码所以这两人绝对不是哟~

    后面会有大的剧情翻转哟

    【感谢读者】

    读者:羽毛妖月一言执念苦恋总受的总攻大人cβ晏落隐骨绝世神受北之玄

    感谢大家啊支持啊(抹泪)每天在卡文的时候,总受君就会毫无节操地上来撸一遍大家的评论,顿时就会觉得灵感哗哗而来。

    前两天都写到凌晨四点,昨天写到凌晨两点,卡文真的伤不起(掩泣),不过好在及时码出来了,总受君更完文就去补个眠~

    【今日段子】

    今天来818总受的机油汉子的段子人参。

    昨天机油汉子在长途车站候车。一个同年龄段的杀马特小哥坐在旁边,突然抽起烟来,摆着忧郁而沧桑的表情,幽幽地吐着烟圈。

    一吐就是10分钟。

    机油汉子按耐不住了,把白色薄荷糖瞧瞧全部捏碎成粉末,摊在a4纸上,开始凑上去闻。一边凑到杀马特的身边,小声说道:“兄弟,来吸个粉呗,带劲。”

    良久,杀马特把烟掐了,走了,空气又清新了。

    #硬汉的鞭笞方式让人不住点赞#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