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4无节操学园

4无节操学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贞醒过来的时候,有种大睡三天三夜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怪异感。

    梦里他和“十八罗汉”殊死搏斗,大战八百合。那帮犊子的虐人技术比起王爷还要有过之无不及,直吓得永福那没用的蠢货差点晕过去。最后在罗汉们把秦贞的直1肠扯出来之前,幕后黑手傲然登场,居然是贾员外那老男人的发妻。秦贞笑眯眯地吐了她一脸血,宽厚大气地告诉她,

    “小生才不乐意做正房,多累啊,独守空闺还得人老珠黄。为这么点事您说您犯得么……”

    没等他叨叨完,贾夫人一巴掌扇过来,打得他满脑子嗡嗡作响,麻了。不过也正好,有效缓解了身后陡然拔出的梨花木带刺假阳丨具,秦贞再没什么知觉,彻底昏了过去。

    事实上他确实不知道身在何处。

    宽广的大床上被褥凌乱,房间里的设施他几乎一样也没见过。一个长相十分英俊的短发男人正在他身上卖力耕丨耘。宽阔的肩膀和结实的胸肌上汗光盈盈,浅栗色的刘海湿哒哒地搭在前额。秦贞感到自己体内的物丨事坚丨硬丨滚丨烫,然而这男人眼中却明显没有沉溺。

    “喂,不要走神!这时候要用双腿缠住我的腰,继续用眼神诱丨惑我。”那人一瞪他,严厉地拍了一把他的屁丨股,胯丨间的律动却没有减慢。

    “是……嗯……好厉害……啊……”秦贞脑子也不用反应,下意识地张口就来。

    名倌大人也不是吃素的料,虽然环境不熟,不过现下做的事情可是如同吃饭喝水。秦相公可是有职业荣誉感,你说他不要脸,行;说他术业不精,那可不行。

    秦贞打开两条修长笔直的腿,紧紧缠绕住男人的腰部,脸上带着放丨纵而迷丨乱的表情,作不可自持状全身攀附上去。口中不住难1耐地哼1哼,一边用唇1舌寻找那人的敏丨感丨点,一边有节奏地将股丨峰夹紧。果然不一会,那人牙关紧咬,古铜色的肌肤上渐渐浮现了雾蒙蒙的红晕。

    “唔……抱紧我……啊……别…别碰那里……唔……就是那,快,快让我解脱吧……”

    秦贞一边心里翻着白眼,一边天花乱坠地讲着情话。名倌秦相公专业技术过硬,这会要有人听房,估计觉得这俩人爱意情1动,绝对是三生三世的厮缠恋人。

    “哦?”那男人眉毛一挑,反身将秦贞压在身下,手力大如铁钳,将他牢牢压住,身下的律动又加快了一些,“是突然开了窍?还是课下有用功练习?进步倒是挺大。”

    那人声音低沉悦耳,并没有寻常客人情动时的嘶哑。反而像是做着某项精密的科学实验,有着某种冷静的禁欲色彩。男人冷着脸又捅了快半个时辰,弄到秦贞浑身快要散了架,这才将家丨伙抽了出来。

    “秦贞,”那男人从床上站起身来,背对着他朝浴室走去。秦贞撑起身子笑眯眯地打量这人堪称完美的身材,啧啧,这单子活倒是不亏。却听那人继续沉声说道,

    “你今天表现不错,我可以给你一个a+。课就先上到这里吧。好好复习早上讲的理论知识,明早还要小测。”

    秦贞一愣,脑子又开始疼了。刚刚那段话,他不得不说是一个字也没听懂。不过秦贞向来从善如流,虚心谦逊,赶忙赔笑着从床上滚下来,请教到,

    “客官,你是谁啊?”

    “嗯?”男人皱着眉头转过身来,“已经开学两个星期了。你还没记住自己导师的名字?我是穆驰,你的sex实技课老师。”

    “嘿嘿,”秦贞傻笑两声,继续摇头表示不懂,“这位穆官人,小生这是在哪来着?啧啧,你看看,我大概不是脑子长泡了就是被撞了,我这记性哪。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小生咱计较。”

    幸好秦贞有职业操守,就算脑子被驴踢了,也记得在正经地方跟自己xxoo的男人都是金主,得摆出一副狗脸好好伺候。

    “我说了,我是你sex实技课的老师。你留下把实验室收拾干净再走。”穆驰不一会便穿戴完毕,这衣服在秦贞看来十分怪异,裤子深灰色贴身剪裁,笔直修长的双腿线条毕现,上身是件白色的单衣。秦贞只觉僵硬刻板,毫无飘逸之感。

    “那什么,”秦贞略微感到自己和对方的谈话微妙地错开了,自己貌似无意间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而且估计在这个禁欲脸“老师”身上,是挖不出什么所以然。不过秦贞一向务实求真,问话懂得抓住重点,

    “小生就两个问题,穆官人您回答了我就滚。一是这衣裳长得真奇怪,小生不知道怎么穿呐。二是小生肚子饿了,该去哪吃饭?”

    每回秦贞的肚子都是亲儿子,这时候又十分应景地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动静。

    穆驰嘴角一抽,下意识觉得这人身上有什么蹊跷,但又忍俊不禁,略微憋出内伤。他略一沉吟,还是捡了个折中的办法,生硬地一咳,保持住威严霸气的形象,走过去,拾起散乱一地的衣服,开始给他往身上套,

    “我没弄在里面,你回去寝室再收拾吧。”

    秦贞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私下感受了一下自己后面,发现确实没有平时的粘腻异物感,不禁觉得这位“老师”有点攻德。他伸开手脚大方地站在那里,任由穆驰给他穿衣。穆驰高他一头,秦贞才到他的下巴。一时间两人靠得十分贴近,穆驰将衬衫绕过秦贞的脑袋,点点头示意他把手伸进袖子里。

    动作几乎像暧1昧的拥抱。

    “小生还有一事想要请教啊,”秦贞倒是觉得没什么,但他尖眼看到穆驰的耳根明显有点泛红,便笑眯眯地主动搭话打开话题,“你说你是我‘老师’,你教我什么?”

    “不是刚刚教完了么?”穆驰奇怪地低头看了他一眼,腾出一只在帮他系扣子的手指了指大床,“xxoo学园是全国唯一一所为将来要投身于x服务行业的人而设的专业寄宿制学校。sex实技又是你们学分最重的一门专业课程。所以我当然是教你……”

    “你是说你来教我房中秘术?”秦贞有些不可思议地退了一步,觉得有些荒谬地笑眯眯摇摇头,“不不不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秦贞一脸严肃地直盯着穆驰的双眼,满怀荣誉心地说道,

    “古上先哲有句话说得特别好,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但在这档子事上,小生自认绝不会输给你。”

    “哦?”穆驰眉毛一挑,嘴角滑过一丝玩味的笑容,转身朝门外走去,“我承认你有些天分,不过你得慢慢证明给我看。”

    秦贞没想错,他果然死了。

    身上没伤口,模样身段长得还跟原来一样,又到了陌生的世界。秦贞一边吭哧吭哧地收拾房间,一边四处打量。果然跟志怪小说里说的一样,他这绝对是借尸还魂,或者起死回生。

    秦贞恨不得叉腰仰天大笑三声,老子果然福大命大,命不该绝。

    “秦贞!你果然在这里!”

    一个穿着跟他一样衣服的少年嘭地推门进来,秦贞盯着他的脸一愣,

    “永……永……永福?!!你……你……你也死了?!”

    这少年分明是永福,虽说换上了这丑不拉几的衣服,一头乌发也剪短了,不过脸还是一样好看。屁股嘛,嗯嗯,屁股也一样翘。这样看起来更翘了。不过重点在于——

    “你要把你主子我气死了!就死我一个人也就算了,结果你这蠢货还跟我一起死。你当是什么?殉情?你这是把老子的命拿去喂狗了么?”

    “那……那什么……”少年唯唯诺诺,欲言又止。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不是永福,我是尹乐。”那少年略一思考,恍然捶手大悟。他偷偷瞄了眼四周,鬼鬼祟祟地把门拉上,

    “难道说,你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你什么意思?”秦贞登时惊觉。

    “你是不是死了,然后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到了这个地方?”长着永福脸的尹乐扯住秦贞衣袖,一副见了亲人的表情,“我就是啊!尼玛坑爹啊!我是个宅男,宅了一星期之后出去买泡面,结果被车撞死了,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了。”

    “唉,想不到同是天涯沦落人,小生是被人轮x死的。”秦贞惟妙惟肖地摆出一副感同身受泫然欲泣的样子。

    “天哪,壮士,我真同情你,”尹乐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居然是这么苦逼的死法。同样都是苦逼的穿越,我顿时感觉心情好了一点。”

    “……”

    “话说,你是从哪里穿越过来的?”

    秦贞干瞪眼看着他,发现自己又一回插不上话了。尹乐一张嘴简直像连珠炮一般朝他倒豆子,

    “我在这里呆了两周了,发现这特么居然和《xx学园》这部漫画的设定一模一样。你看过这部漫画么?不,你不要笑,没错,我就是腐男。他们都说腐男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但我作为腐男,也是有操守的腐男。嗯,一看你的脸就知道你绝对没看过这部漫画。但它讲的是……”

    “不错,讲挺好!”秦贞施施然从椅子上站起身,笑眯眯地朝他点点头,然后伸手一抓,拦腰就把那满口废话的熊孩子捞起来,甩到自己肩膀上扛着。秦贞心满意足地拍拍他富有弹性的屁股,朝门口走去。

    “你你你这是干什么?你听明白了么?”

    “没有,”秦贞实诚地说,打开门朝外走,一脸赖皮地在他屁股上拧了一把,“小生一个字也没听懂。”

    “那怎么办?这地方没法混哪!会被爆11菊的!”

    “嘿嘿,”秦贞咧嘴一笑,“那跟我混呗。小生我看你顺眼,有我一口饭,就不缺你的。”

    “你你你你是被轮x死的,被爆1过1菊当然不怕,我怎么办啊!会死人的啊!”

    “怕什么,我教你啊。小生可是青月楼的头牌名倌,进可攻退可受,还没有小生我伺候不了的主。古圣先贤说得好哇,所谓时代在变,人的需求是不会变滴。小生要是换个地方就混不出来,就自切jj一百遍给你瞧。”

    xxoo学园餐厅。

    秦贞翘着二郎腿,笑眯眯地等着尹乐吭哧吭哧地把他的午餐端过来。

    “你就喝粥?吃得饱?”

    “谁说小生就喝粥,”秦贞照例开始往肖肖的一碗粥里搅入大量的蜂蜜,“小生这不还吃蜂蜜呐。”

    “啧啧,真看不粗来,”尹乐一脸崇敬而好奇地盯着他,开始啃手里的炸鸡,“你刚刚这么轻松就把我扛起来了。力气这么大,我还以为你能吃很多!”

    “世风日下啊,你瞧瞧你吃的什么东西,”秦贞惋惜地摇摇头,抬手指了指尹乐手里的炸鸡,又抬眼扫了扫食堂里五花八门各类番邦料理,

    “受无受德,靠后面吃饭的人居然不吃流食。”

    “你真是青楼小倌?各类**小说里特别火的那种青楼头牌?”

    “话题跳跃略大啊,你就这点特像那熊孩子,”秦贞点点头,“所谓术业有专攻,行行出状元,小生这也是有所专长而已。你也别自卑,只要勤学苦练,终有一天你也能达到我的水平。”

    “不我没自卑……”

    “但你得先把那炸鸡扔了,不然你绝对是作死。”

    “不可是我……”

    “白粥温润肠胃,蜂蜜美容养颜。你瞧瞧你,啧啧,明明长了一张好脸,却面带菜色,真白瞎了永福的脸蛋哪。”

    “我很忙啊大哥。我是宅男所以要煲动漫追新番打游戏看小说买手办啊,这都是深夜作业好么,”尹乐一副无奈脸,继续啃了一口炸鸡,“对了秦贞,你刚刚一直在说‘永福’,那是谁?也是小倌?”

    “不,那就一熊孩子,没脑子没心眼。长得跟你一样,比你说话还不带脑子。”

    “不我才没有……”

    话音未完,突听食堂另一端碗盆炸碎,人群哄地一声炸开锅。一时间怒吼声厮打声辱骂声啜泣声,一齐登台,碗筷飞舞如同戏台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你个贱人!”秦贞伸长脖子,透过人缝看见一个黑色短发的高大男子将一个白弱的男孩推倒在地,赏了他一巴掌,又结结实实地把一盘油腻腻的料理扣在他脸上。

    “不!他是爱我的!”男孩满头汤水,用手胡乱擦着,眼里不停滚出泪水,但仍倔强地抬头与黑发男子对峙。

    秦贞一手撑在桌子上支着头,一手戳戳尹乐,满脸贱笑,

    “有热闹不瞧非君子。怎么招?走起瞧瞧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读者们支持】

    小生这厢有礼了!乃们的支持就是我的鸡血啊~(握拳)就算是不断与河蟹大人抗争,小生也有了继续掉节操的动力~

    读者:羽毛间&失妖总攻三千影绝世总攻绝世神受(乃们两个喂!)晏落

    谢谢乃们的支持哟!!wwwwww

    【今日段子】

    小生有个基友妹子,她号称她的人参就是一个充满段子的人参。

    这周妹子中耳炎,在校医院打吊针。坐在对面的刚好是一对你侬我侬的小情侣,女孩子在输液,男孩子无微不至百般照顾,穷摇剧般地握住她的手,深情地盯着那姑娘三个小时。

    小生的机油妹子因为是一个人去的,就经常请那男孩子帮忙倒个水啊换个瓶子啊叫下护士啊……

    然后——

    突然间——

    女孩子“哇”地一声哭了粗来!冲男孩子大声吼道,

    “原来你不止对我一个人这么好!原来你对所有人都这么好啊!”

    #机油妹子石化现场#

    【后续】

    总受听完之后对机油妹子说,“这时候我果断应该过去接你,对着男孩子大吼一句:‘你不是说你去开会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然后拖走机油妹子,深藏功与名。

    #论反鞭笞的重要性#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danmei.la 手机版阅读网址 wap.danmei.l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